七歲不能言 卻憶前世事 周西水遇奇人授法術

明古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6293
【字號】    
   標籤: tags: , ,

明末清初時,江蘇江浦縣有個人名叫周西水,他小時候不會說話,卻記得前一輩子的事。等他長大能說話時,他對人說,自己前世是某個城邑的人,經常到某個地方玩耍,還曾在院子裡放了一個案几,院子裡有一叢紅薔薇。他還說:「現在我仍時常夢到那個地方。」

周西水七歲時,在門前玩耍。有位和尚從門前經過,看了看他說:「我和這個孩子有前世因緣。」周西水立即應聲開口說話了。父母見兒子能說話,分外高興,就讓他讀書。而他每讀一本書,就像預先讀過般的熟悉,沒幾個月,他就讀完了《左傳》、《國語》、《史記》、《漢書》。

十四歲那年,家人送他到山中學舍讀書。

一天傍晚,他在山溪旁休息,忽然來了位老和尚。和尚問他:「你忘沒忘七歲時,我們曾相見呢?」他說:「沒忘。只是不知恩師姓名。」和尚說:「我的法名寶蕊,是福建人。」

周西水便邀請他留在學舍,每天跟他談論象緯律歷、六壬丁甲、勾股洞章等天文、曆法、數學之術。不到半年,周西水就通曉了這些知識。

寶蕊臨走時,又向周西水傳授黃河、海道、九邊等地理方面的學問,並且對他說:「我的法術還未找到合適的傳人,現在我要雲遊四方去尋訪了。」寶蕊和尚還對周西水預言說:「十年之內,天下必會大亂,而你是另一個朝代的人物。」

寶蕊說這話是在明朝崇禎九年(西元1636年)。到了崇禎十七年(西元1644年),果然發生了改朝換代的大事。而且周西水還果真當了清朝的官吏。

清朝初年,周西水以明經的資格成為候補官吏。他常常想到寶蕊臨別時贈送給他的詩,詩中有這樣一句話:「元夕燈前尋賈子,秋風台下拜鄒生。」他百思不得其解。

當他候補成為房山縣令時,時值上元節也就是元宵節,他和同僚在賈公祠宴飲。周西水問:「這是誰的祠廟?」同僚告訴他:「這是唐朝詩人賈閬的仙祠。」周又問:「他有子孫嗎?」小吏回答說:「有個賈某,是他的後裔。因拖欠稅款,被押在監獄裡。」聽到這,周西水便下令放出了賈某,自己代他交了拖欠的稅款。

當年秋天,周西水又調到平谷縣當縣令。

上任的當天,他外出勘察田畝。夜晚,他住在山村古廟。等到天亮時,他起床看那祠廟的匾額,竟是鄒衍的仙祠。至此,他才悟出寶蕊在「元夕燈前尋賈子,秋風台下拜鄒生」這句詩中早已有預言。

後來,他記述了寶蕊和尚傳授的知識,撰寫出《三才儒要》三十卷。@*

事據《池北偶談》

--摘編自正見網

(點閱輪迴轉生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陰間朋友講:「你剛剛到此,不知這裡的法則。錢財生帶不來,死帶不去。生前積德行善者,可將其功德帶來。功德巨大者,到此仍是大富大貴。
  • 有一次蘇東坡在旅途中快要抵達筠州時,在前一天晚上,筠州的雲庵和尚、蘇轍、聰和尚三人同時做了一個同樣的夢:夢中三個人一起出城,迎接五戒和尚。但第二天迎來的是蘇東坡,
  •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一個人種下善因,就會收穫善果;種下惡因就會得到惡果。因緣就像匍匐在大地上的藤蔓,有時人的眼睛看不見,但它的另一端卻是牢牢繫著一個果子。果實的酸甜苦澀,也只有自己一眼能分辨出來。
  • 中共前黨魁在全世界出醜,掌權期間更是在中國大地禍國殃民,導致天災人禍不斷。一位老方丈曾說,江澤民是蟾王轉世,中共政壇出現過的2個人注定是他的剋星。
  • 前一世和這一世的他有著一樣的名字,前一世他是有宿命通的大和尚,明確預告了來生將要歸來的日子,這一世他是進士任欽差,彷彿冥冥中早安排他走上「歸途」之路。奧妙的是,就在歸來的前一晚,他為何能在另外空間裡事先托夢做預告?
  • 不丹是一個神祕的國家,有著濃厚的傳統信仰,人們相信輪迴轉世。特別是對高僧大德轉世的信仰,是賦予人們巨大安慰和希望的源泉。《祕境不丹》一書的作者,不丹大王太后多傑‧旺姆‧旺楚克就曾記錄了她親自參與的,尋找轉世靈童的神奇故事。
  • 篤信藏傳佛教的不丹,被譽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而這裡也是一個充滿神祕色彩的國度。不丹的王太后多傑‧旺姆‧旺楚克就曾以她優美的筆觸寫下《祕境不丹》一書。在這本書中,王太后還描述了她找到自己的前世的奇異經歷。而這一切,都從一個夢開始……
  • 之前我們講過不少輪回轉生的故事,大家都非常喜歡聼。故事中那些清楚記得自己前世的孩子在我們生活中非常罕見,這也給輪回之説蒙上了一層神祕的色彩。 然而在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坪陽鄉這個特別的地方,能清楚記得自己前世的人卻比比皆是,而且很多都是成年人,人們稱這些人為「再生人」。
  • 現代人許多難以相信瘟疫是瘟神在另外空間行瘟布疫的結果。真有瘟神嗎?不說遠,就說上世紀二〇年代的江蘇有一則瘟神輪迴轉生的真人實事記載,足以打破現在的人應對大疫的思考。
  • 兩個曾經轟動世界的輪迴轉世案例,一個發生在土耳其,一個發生在印度,二者都有一個共同點:再生後攜帶的胎記正好與被害時遭受的傷害吻合。轉生後,兩人都在2歲前後談論起自己的前世,對前世的家人表現出強烈的思念。奇特的是,其中一人還協助警方,在多年調查無果的情況下,找到了凶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