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謝田:谷歌中國事件的回聲和後效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商學院教授)

【大紀元4月4日訊】談判角力兩個月之後,谷歌正式宣佈退出中國大陸的搜索引擎市場;移到香港的谷歌中國,不再對「法輪功」、「天安門」、「六四」等敏感詞彙進行過濾。谷歌空谷傳音,其回聲一定會不絕於耳;而谷歌雖然移居香港,但保留大陸的研發和銷售,意味著此一事件還有精采的續集。谷歌得以回歸其「不做惡」的信條,也迫使中共再度在世界人民面前顯現其本來的面目。


谷歌事件暫時落幕,其後效應會陸續展開。圖為加州山景市谷歌總部的員工在公司內提供有機食品的「未名餐廳」用餐。(Getty Images)

空谷回聲不絕於耳

說起來,谷歌中國事件既荒唐又好笑,中共拚命封鎖互聯網,其實就是為了封鎖法輪功的訊息。谷歌一直協助中共審查許多敏感詞彙,做為市場准入的交換條件。它對法輪功新聞的封鎖最為嚴厲,谷歌中國(Google.cn)過濾法輪功的信息高達97%。

前段時間谷歌開始攤牌,部份解除對互聯網內容的過濾,「天安門」、「六四」等半敏感詞彙已經被解禁,從中國谷歌的網上可以看到王維林擋坦克的照片。唯一被繼續封鎖的,是「法輪功」和「九評」、「退黨」的內容。也就是說,兩個月來谷歌與中共談判的實質,就是圍繞著是否允許「法輪功」和「九評退黨」的內容進入中國。而談判破裂,恰恰說明在這個問題上,它戳到了中共的痛處,所以它在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之時,仍然不鬆口,堅持要谷歌進行自我審查。

一個擁有核武器的政權對一個精神修煉如此如臨大敵,既說明了當權者的顢頇和愚蠢,也說明了能夠面對如此邪惡勢力的精神團體,一定具有正義和超常的力量。谷歌退出中國大陸,可以說是自由和正義的勝利,也是人類精神力量的勝利。

令中南海頭痛的,是這個事件的後續反應。谷歌音未落,又一美國互聯網巨頭部份的退出中國,抗議審查。全球最大域名註冊商「好老爸」(Go Daddy)宣佈不再提供新的.CN中文域名。公司高管告訴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國家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對域名註冊的管理越來越嚴,因擔憂中方新政策可能影響用戶安全,公司決定不再提供新的.CN域名。「好老爸」是全球最大的域名註冊商,放在Go Daddy上的網站數量居全球第一。

空谷回聲餘音繞樑

據說,谷歌公司內全天提供員工免費、豐富的餐飲,員工們甚至可以隨便在上班時間娛樂、休息、放鬆,以便於創造力的發揮。看來谷歌寬鬆管理、優裕待遇的制度,的確吸引了高質量的人才,谷歌中國搜索器移師香港,是一步絕妙的好棋,是成熟商業決定下非常智慧的一步。而且,正如法國廣播網指出的,谷歌搬家將一國兩制擺上了火山口,讓人們再一次得以親眼觀察到,這個人類社會權宜和荒唐的怪胎,注定是不會長久的。

移師香港,谷歌並未離開中國人的市場,公司並且可以在近距離內觀察中國市場的變化,並隨時準備回去。公司的研發仍然留在中國,仍然可以發揮國人的智慧,開發出適於中國市場的新網絡產品,他們的手機和手機軟體的銷售也在繼續。明瞭谷歌的立場和不向邪惡妥協精神的國人,會更加讚賞谷歌的舉措,除了憤青,國人會越來越惠顧谷歌的產品。如果沒有中共從中作梗、當局伺機報復的現象發生,谷歌產品的市場份額只會有所增加。

到那時,國人在用腳投票、逃離專制之外;也會用錢投票,表明對捍衛自由者的支持。谷歌的退出,實際上是進了一步,像張果老倒騎驢,看似離市場遠了,實際上離目標市場、未來獲利更近了一步。

《華爾街日報》說,谷歌在鑽「一國兩制」的空子,這個空子鑽得好。如果中共和香港左派以此為藉口,加快二十三條立法的動力,那只會更加暴露中共在香港的險惡目的,促使更多的人們認識到捍衛香港自由的可貴。

谷歌進入中國的努力,從開始的投資網易,到試圖收購百度,到最後獨資進入、在上海設立辦事處,進軍之路非常坎坷。坎坷的原因,不是因為市場和競爭,而恰恰是其開發市場的潛力和競爭力、亦即其全方位提供訊息的能力,是如此的先進,以至於在面對中共這樣的集權政府時,谷歌只需要做自己應該做的、本本份份的商業行為,就會擊潰中共統治的基礎。

與中共合作,就要放棄自己「不做惡」的價值觀;而放棄「不做惡」的價值觀時,也同時必須放棄自己的獨特、世界最先進的生產力。何去何從呢?谷歌必須選擇。人們不得不歎服,神明智慧的安排,是這樣的巧妙和有序。

外企的出路何在?

谷歌走了,人們紛紛猜測誰會從中得利。據說中共準備找微軟來代替谷歌的位置,會給予微軟種種政策上的好處,讓微軟的搜索引擎Bing來取代谷歌。按紅朝慣用的「統一戰線」伎倆,這是完全可能的,但這也未免有點像拿棒棒糖哄小孩子。微軟會不顧其主要產品——軟件在中國被頻繁侵權的教訓,而步上谷歌的老路,主動過濾、自我設限,而只為了爭取中國市場老二的交椅?恐怕沒什麼希望。

雖然中共官員承認中國經濟發展離不開外資,但中國政府是否能增加外商的投資信心,現在被劃上了一個巨大的問號。

一方面,是外商對中國投資和經營環境憂慮日益加重。中國美國商會公佈的調查顯示,越來越多的美國公司感到在華不受歡迎,在華銷售下降;另一方面,中共總理親自會見在華外商高層主管,以安撫人心。中國政府願意與谷歌談判,就顯露了其底牌,它對外資依賴的程度遠遠超過了外界的想像。越來越多的外國企業,如通用電器、福特、新百倫,都萌發了轉移業務到中國以外的打算。

谷歌的退出,中南海最為恐懼的,正如許多人指出的,是其示範和放大效應。當北京歐美商會的老闆們這個週末聚會時,他們在雞尾酒會上談論最多的內容,一定是谷歌退出帶來的消除恐懼的作用。他們會發現中共才是紙老虎,谷歌能做到的,他們也應該能做到;而在中國市場的唯一出路,正是谷歌事件所揭示的,拒絕配合中共。

昔日中南海的座上客,今天開始盤算著怎樣離開紅色惡龍,這恐怕是谷歌的「豐收之歌」餘音未盡時,中共最恐怖的夢魘。◇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66期【商管智慧】欄目 (2010/03/25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b5/168/7776.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新紀元】中共信訪制度 名存實亡
市場營銷:谷歌中國事件的回聲和後效
【新紀元】中共政權的對外投資
【新紀元】童文薰:當「顛覆政權」成為家常便飯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日本停40年援助 中日關係惡化之謎
【橫河觀點】歐洲將結束大流行 輝瑞開發疫苗?
【方菲訪談】桑普:重手壓制香港 中共內部不穩
【拍案驚奇】 薄熙來大祕被「雙開」
【菁英論壇】美中防疫政策背道而馳 專家解析
【新聞看點】汪洋喊「促統」美雙航母南海演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