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思危:國歌的「誤解」

居安思危

人氣 7
標籤:

【大紀元5月10日訊】如果你真有一顆愛國的心,請在激情的燃燒下,唱完這首國歌後,把歌詞一句句的寫下來,認真的學一下歌詞的內容,以便增強對歷史的瞭解和國情的理解。看一看你對其中的意思是如何理解的。我先把自己不成熟的理解寫出來,拋磚引玉,說的觀點有不對的地方望憤青們見諒;說的觀點與讀者有相同或者相似的地方,望大家深思。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奴隸」,是什麼時候的事?辛亥革命,已經推翻了中國的封建帝制,中國已經脫離了封建帝王的壓迫和束縛,中國還有奴隸嗎?誰是奴隸?也許你會說:這首歌是寫在抗日戰爭時期的,當時,在侵華日軍的鐵蹄下,中國民國的子民,一個個就像被奴役的奴隸一樣。是的,你說的也許沒有錯。但把這首歌作為人民翻身當家作主、被「解放後」的紅彤彤的新中國的國民,把這首歌作為國歌,說我們是奴隸,誰承認?誰接受?作為生在紅旗下,長在新中國、在愛國主義教育下成長起來的中國人,是絕對不能承受的。

也許你會說:那只是象徵:象徵什麼?象徵著解放前的現實?還是解放後的事實?為什麼解放前沒有被定為國歌,解放後反到定為國歌了呢?國歌是為了回憶歷史、還是為了激勵後人?

「把我們的血肉化築我們新的長城」

「新的長城」在新的長城之前,我知道,中國有一個長城,那是秦始皇修的長城。因為現在有了新長城之說,我們就把它當成舊長城吧!用於區分與秦長城的區別。舊長城是封建帝王為了保護帝王的利益和外族的侵略,用奴隸的血汗和生命修築成的。兩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在無數代中國人的努力下,好不容易被推翻了。怎麼又要修築一個新的長城?這個長城是用於什麼的?是為了把人民圈養起來,還是為了抵禦別國的侵略?秦始皇修的長城是用磚石修築的,我們卻要用血肉修築?那的需要多少人的生命和鮮血呀?中國所有的人口加起來,能修幾米高、幾米厚、幾公里的新長城?人的生命就那麼不值錢嗎?難道在今天的國人眼裡,把人的生命和熱血看的連磚、石頭都不如嗎?還是這樣修築的長城更牢固、更堅強?

如果把前面的前提與這個過程結合起來去理解,更讓人毛骨悚然。如果在沒有作為國歌以前,「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去築新的長城」,你還可以想想願不願意用「血肉」、是不是可以「起來」中取捨的話,今天成為國歌就成了一個指標,你不起來,就成了怕死;不願意就成了敵人,不用血肉築長城就成了漢奸、賣國賊。而掌握這個標準話語權的人,也由作詞者個人的認識判斷,變成了國家的強制意志。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急時候」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時候?解放前,中華民族五千年來,經歷了無數次的危急,只不過亡的是那個朝代,人民不是活的好好的嗎?那一個朝代下,人民不是作為被剝削者?在外族的侵略下的民眾,和今天的民眾的被壓迫、被剝削,有什麼兩樣嗎?解放後,在強大的當權者的話語權下,什麼時候說過到了最危急的時候?這不是在誹謗政府、顛覆國家嗎?是真實的人民處境的危急、還是執政者感受到了世界範圍內對其生存的危機?還是這兩種處境在中國兼而有之的真實體現?

「每個人都被迫著發出了最後的吼聲」

每個人?我怎麼不知道。是指過去中國的所有人,還是今天中國的所有人?如果是過去的人已經發出了「最後」的吼聲,今天中國人已經沒有了吼的機會,不管你是不是被迫,再吼就是違法的。如果是今天的人被迫著發出了最後的吼聲,你吼吼試試,在強大的人民民主專政面前,我敢嗎?更何況解放了六十年,這個最後是什麼時候?是解放的前一年吼,還是解放六十年後最後一聲吼,吼的聲音多大,你是被迫的,還是被國外敵對勢力利用的?它讓你吼,你不吼,你是違法;它不讓你吼,你吼了,你也是違法。在中共中央領導下的人大還沒有出台實施細則之前,吼與不吼,怎麼吼,什麼時候吼,那是你說了算的嗎?

「起來!起來!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起來,起來,起來,就成了一種必然,由不得你不起來,更由不得你去思考。你說你感冒了、生病了、下崗了、吃不飽了,沒有錢坐車了等等,都是與黨對立,與人民為敵。說輕了,你就成了一小撮被教育改造的對象;說重了,你是消極怠工,對黨不滿、對國不忠,是政治問題,判你個顛覆國家罪也是有可能的。再不「 聽話」,就剝奪你的話語權;再不「聽話」,就剝奪你的人權;還不聽話,一怒之下,乾脆剝奪你的生存權。殺一殺儆百,以儆傚尤。

「我們萬眾一心」

我們萬眾一心,「一心」是指一種想法,一個目標,團結起來?

「冒著敵對態度的炮火」

然後,用我們的血肉之軀,冒著敵人的炮火,不管是死、是活,前進吧!

「前進!前進!前進!進!」

任憑敵人的炮火多麼猛烈,不管前面是刀山還是火海,我們團結起來,前仆後繼,勇往直前,一直往前走,不要往兩邊看,一直「走」到「井」裡,走到死胡同裡,直到全民死亡。難道這才是作者的希望,還是執政者選擇其為國歌的期盼?

如果這樣的歌詞,是外國敵對分子宣傳的,我們政府一定會通過外交部強烈抗議、嚴正聲明,甚至人民日報社論會口誅筆伐一番。但如果是我們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的英明決策,那就另當別論了。歌唱起來也就那麼滿腔熱情、激情澎湃、熱血沸騰啦。

就這樣,沒有人為之深思、沒有人為之懷疑。一直在中國的大地上傳頌了六十多年,成為民族的「輝煌」、國人的「驕傲」。

歌詞就「誤解」到這裡,我們在說說歌曲,歌曲據說是作者受到國際歌的影響寫出來的。上世紀要求人人會唱會背、曾經在中國紅遍大江南北的國際歌,現在卻成了新的工人階級和真正的無產者下崗失業後抗議的一種進行曲,不知道現在唱起這首歌來是不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巴黎公社的鬧劇,已經在世界歷史上消失了近一個世紀;國際歌的聲音也已經在中國的「紅歌」中不知不覺的消失,甚至成為網絡搜索的禁歌,年輕的一代甚至不知道國際歌為何物;不知道國歌的樂曲,何時才會在中國的大地上銷聲匿跡?或者成為又一支下崗失業者、新的無產者抗議的合法的救生曲?

我不知道中國的國歌應該如何去寫,也不知道外國的國歌是如何寫的。但我覺得,國歌的寫作至少要有正面的認識,體現人性善良、真實、寬容的一面。

人性的惡的一面,通過不正確的國歌,引領著民眾一步步走向邪惡、走向血腥、失去理性;帶來民眾的更大苦難、民族的更多災難。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單身貴族不可輕忽的 人生責任與風險
台外資:獲利了結賣壓重 止跌看季報
愚公新說:居安思危
南歐債信危機 朱雲鵬:居安思危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左媒揭趙小蘭 兩會報告除一國兩制
【時事縱橫】拜登失言洩真相 兩會招「兩晦氣」
【財商天下】天下第一村華西村 神話背後的真相
【秦鵬直播】9成美國人厭惡中共 台欲懲中港貪官
【新聞大家談】遭跨國文字獄 王靖渝揭中共黑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