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下跪求見不如舉手罷免

姜維平

標籤:

【大紀元5月5日訊】最近,我的故鄉大連出了一條千人下跪求見市長的大新聞,不僅網上炒得熱火朝天,而且市委做出的撤職決定也快捷訊速,孫明馬上被趕下臺了,由駱東升履新接任,似乎事情已經平息了,有人在抨擊被撤職官員冷血的同時,並讚揚上級領導的果斷和英明,這當然很是簡單爽快,但在我看來,這都是表面現象,真正隱藏在幕後的東西深不可測,它借助於專制政體媒體割喉的掩護,使善良的人們不明真相,我想提幾個問題:市長免職了,書記呢?下級免職了,上級呢?他們有沒有錯?如此眾多的群眾聚集,由少到多,由區到市,當地共產黨養的國安特工不知道?恐怕不那麼簡單吧?別把財力雄厚效率極高的大連國安看傻了啊!還是讓我明說吧,這顯然是一起在地方官員內鬥的縫隙中發生的群體性事件,它聯著省市以至最高層中南海的人事糾葛,折射著民間百姓的無奈和期待,胡溫若不果斷進行政治體制改革,類似事件就是星星之火,必將燎原。

我很瞭解大連的莊河市,說它是市,不如說它是縣城,這是一個縣級小市,以前它是大連最窮的貧困縣,小小的市長才是七品芝麻官,他竟拒不接見上千個百姓,逼得他們4月13日跪拜在地,引起軒然大波!他不是民選的,就不會為老百姓謀利,以至於此,奇怪嗎?難道他的前任不是這樣嗎?以前我常去該城採訪,幾乎見過所有的市級官員,原市長張某我很熟悉,他對待上訪的民眾比孫明熱心嗎?我敢說,他們在現有的一黨執政的體制下,都是一樣的無所作為,只不過沒有這麼大的場面和網路的推動效應罷了!那時,各級官員主要都是薄熙來提拔的人馬,莊河的書記是第一把手,通常情況下,會支援二把手市長的工作,既便有勾心鬥角,也不敢背後煽風點火,看他的熱鬧;第二,國安局的人,都是薄熙來在金州工作時的秘書車克民掌控,他是大連國安局黨委書記,他利用德國等進口的先進監控設備,會在事件處於萌芽時即瞭若指掌,報告上級,立即毫不留情地嚴厲鎮壓。實際上類似村民征地補償和揭露官員貪腐的群體性事件,在我的印象中,已多次出現,司空見慣,每次很快被消滅在萌生之中,帶頭維權的群眾領袖,都被薄熙來的耳目以各種罪名抓捕入獄。如果哪個媒體敢加以報導,薄熙來非把記者送進牢獄不可!

但如今事過境遷,雖然原市長張某已升為大連副市長,市委書記夏德仁名義上還是大連的一把手,但從省委下派的市長李萬才則顯然與以往不同,省委書記王瑉親派的省公安廳副廳長王立科已在4月27日,擔任了大連副市長兼公安局長,高峰新任大連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這說明大連官場的大清洗已箭在弦上,蓄勢待發,那麼薄熙來的眾多嫡系部隊會坐以待斃嗎?他們難道不會利用群體性事件製造麻煩嗎?這就是大連目前的耐人尋味的政治背景。

其實千人跪拜的真相是這樣的:城關街道海洋社區,即是原來的海洋鄉,雖然城市化步子加快了,村民變成了居民,但村支書劉某連唯我獨尊,專制霸道的封建意識和作風依然十分嚴重,而且他和其他的村幹部一樣,貪婪腐化,民憤極大。近期房地產開發生意很好,書記和開發商勾結一起,倒賣土地,共同發財,但給村民的經濟補償卻很少,以前薄熙來當權的時候,基層的官員大都如此,誰敢放個屁?因此農民的訴求是合理合法的,也是由來已久的,按照莊河的經濟發展實力,官方滿足他們的要求只需九牛一毛,但二把手的市長說了算嗎,不用說罷免村官牽一髮而動全身,因為下面小官的錢是送給大官的,單是征地補償資金的標準就非一人能辦,它的額度是區內規定一致的,如有變動,一般情況下,需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集體討論,意見統一,才能執行,書記焦正家不表態,下面有關部門不支持,連基層的社區政府領導都不積極配合,市長已是無計可施,恰好孫明又是一個窩囊廢,他當然不敢見群情激昂的民眾了,而一些反對他的黨內對立派正在書記的支持下,熱盼群眾聚集跪拜,以證明他的無能,逼他下臺,取而代之。大連國安的秘密員警骨幹都是薄熙來留下的死黨,車克民,萬國濤,王富選,鄭義強等人,他們都希望莊河出問題,最好出個驚天動地的群體性事件,這樣一來可以一舉多得:一是可以彰顯薄熙來執政時的英明穩定,二是可以給4月14日至17日視察遼寧剛走的李克強上眼藥水,三是可以打亂王瑉和王立科的人事佈署,正因為如此,該事件發生後立即有人把照片刊登在互聯網上,自然引起了讀者的強烈公憤,薄熙來在大連時的吹鼓手,原大連第八中學語文教師,評論家于某某馬上在4月27日的《大河網》上刊發了題為《莊河市長被責令辭職的啟示》的吹捧文章,其司馬昭之心盡人皆知,此人80年代初曾是我在《大連日報》副刊任職時發過稿件的業餘作者,其以寫雜文見長,後投靠薄熙來,在90年代中後期,不論言行還是文章,都恨不得能和薄熙來穿一條褲子,每當市政協人大開會時,電視臺都會播出此人帶領某幾個知識份子,敲鑼打鼓去給薄市長送感謝信的鏡頭,令人不齒!其實這些拍馬屁的文字,薄熙來及其馬崽早在事件發生前已背得滾瓜爛熟了!他們是政客和文人的相互利用和表演,薄熙來給他個優秀教師的美名,他回報一個虛假的民意支持秀而已!而且在他的上述文章出籠的同時,國內臭名昭著的“烏有之鄉”網站更是露骨地鼓噪,連專制暴君毛澤東都捧出來了,有人寫文章說,面對千人下跪,如果毛澤東來到民間會如何親民,溫情,如何熱情對待訪民,等等,看來推出薄熙來還感到份量不夠,紅色革命接班人還要有祖宗護身,殊不知毛澤東當政時曾叫4000萬個跪拜的人活活地餓死,而薄熙來“唱紅打黑”不過是在借助鍾馗打鬼罷了,他心目裡的“惡鬼”是胡溫為首的共青團派!而莊河的孫明顯然不是薄熙來留下的人馬,被薄的死黨也劃入了“惡鬼”之流。

過去,薄熙來曾親自多次到莊河市接見華豐傢俱公司的老闆赫某某,為其出口海外的實木傢俱做廣告,還結交了眾多官商勾結的鐵哥們,現在,薄熙來後院的大本營正在加速分化瓦解,不僅很多見風使舵的老闆投靠了新主子,而且各級官員大都在尋找新的保護傘,他們無一不擔心人事變化會危及自身利益。評論家于某某對薄熙來的效力十分及時,配合得也恰到好處,他已充分體現,也同時暴露了所謂“莊河千人下跪事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它是在薄熙來的追隨者,書記焦某某等人不作為情況下出現的一次突發事件,它顯示出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已愈演愈烈,而薄熙來的發家之地則進入了白熱化的危急程度,當地官員為了維護自身既得利益,正在察顏觀色,權衡利弊,等待胡江兩個權力中心最後的血腥決戰,出了結果,再做決策,而最終的格局目前尚不明朗。撲溯迷離的形勢和你死我活的內鬥只能使老百姓受苦遭殃!

故此,在我看來,千人下跪,不足為怪,大多數中國百姓的愚昧和輕信,已使國家吃盡了苦頭!1976年10月,當北京市長吳德宣佈毛主席的遺言“你辦事,我放心”時,華國鋒橫空出世,中國的民眾不是山呼海應,堅信不疑嗎?而後來證據表明,這遺囑純是子虛烏有的謊言!它有力地說明了中共官員的貪婪狡詐,往往是通過老百姓滲透骨髓的皇權思想和可憐奴性在起作用,正是這一致命的弱點即柏楊講的“民族劣根性”,一次又一次地使官員篡黨奪權,愚弄百姓的陰謀得逞!再說六四事件發生之前的三位學生領袖,不是也在人民大會堂的臺階上跪拜過了嗎?最後得到了什麼結果呢?故我堅信,下跪膜拜,不如舉手罷免,不論習近平,李克強,還是汪洋,薄熙來,王岐山,李源朝,最終誰上臺,哪一個當了中共18大的一把手,如果拒絕政治體制改革,都不會在現有的社會政治框架裡,給老百姓帶來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和法制,因為中國的歷史已經證明:民主和尊嚴,不是皇帝恩賜的,不是清官授予的,不是官員狗咬狗之後出現的奇跡,應當是憲政民主制度保障的天賦權利,是覺醒了的老百姓自已爭取的,或者說下跪膜拜的人不應當是群眾,而應當是老百姓一人一票舉手罷免的官員!我不否認,如果換了一個當官的人,莊河市可能短期內會好一點,新任的官員靠個人品質,會做一兩件好事,會被捧成“青天大老爺”,但是沒有監督制衡,沒有新聞自由,久而久之,也會身不由已地追隨前人而去,或坐在百姓頭上耀武揚威,貪污受賄,或欺上瞞下,草芥人名,等到鬧得民怨沸騰,引起風波,再由上級罷免,開始下一次輪回,下級如此,上級亦複如是,百姓還是歡呼跪拜,而中華民族的百年夢想和美好前程就是如此周而復始地原地打轉,變成泡影!

所以,拂去千人下跪的如雲表像,打破人治的夢想吧!民眾應當勇敢地站起身來,對中國的一黨執政的專制統治者大聲說“不!”胡錦濤等中共領導人不要再內鬥,不要再做秀,更不要沉緬于恩賜百姓小恩小惠時得到的廉價而愚昧的目光中,搔首弄姿,自我欣賞,進而迷失了人類的良知,耽誤了時代的航程,忘記了歷史的責任!中國目前的治癒社會百病的靈丹妙藥即是民主與法制!千人跪拜,不如舉手罷免,民眾做主!斬將換馬,不如政黨輪替,三權分立,平等竟爭!胡溫如果真有信心,就應當帶領共產黨員到民政局登記,把權力歸還人民,開放黨禁和報禁,讓其它黨派和他們平等竞選,讓昂頭挺胸的老百姓通過一人一票,選出自已滿意的國家各級以至最高領導人,引領中國走向世界!這才是國家民族之大幸!也是本書生善意之願望!

2010年4月29日於多倫多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姜維平:礦難不斷的中國  滑向何處?
姜維平:表演時代的怪物「本山號專機」
姜維平: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們的孩子?
姜維平:但願高智晟很快將獲准離境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台灣潛艇為何用鋰電池?三大優勢
【拍案驚奇】習整肅瞄準高層 孟建柱也進射程?
【軍事熱點】美國國會要求增產F-35戰鬥機
【秦鵬直播】黃明志流淚回擊中共封殺:人們覺醒
美聚焦中共宗教迫害 林曉旭披露更多內幕
【珍言真語】練乙錚:對華投資須考慮兩因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