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舉行「六四」座談會及燭光悼念

紀念「八九」愛國民主運動暨「六四」大血案21週年

標籤: ,

【大紀元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夏墨竹墨爾本採訪報導)今年是「八九」愛國民主運動及「六四」慘案21週年。2010年6月3日-5日,由中國民主運動墨爾本聯盟主辦的各項紀念活動:紀念「六四」研討會、紀念八九「六四」愛國民主運動21週年燭光集會和「六四」愛國民主運動社會宣傳和圖片展等,在維省展開,四處傳播希望的火種。

「克服內心的恐懼,站出來紀念『六四』」

6月4日下午,由中國民運墨爾本聯盟和《天安門時報》社舉辦的「紀念『六四』21週年暨《天安門時報》創刊一週年」座談會在澳大利亞國民委員會會議廳舉行。參加座談會的有中國民主運動人士、人權活動人士、獨立作家、報業行家及《天安門時報》讀者代表及中國留學生代表。座談會由《天安門時報》副總編黃濟長先生主持。

座談會開始前,與會者首先為「六四」死難者默哀三分鐘。主持人黃濟長是「八九」天安門民主運動的親歷者。他說,他是當時北京遊行隊伍中的一員。當呼喊口號的喇叭傳到他手上時,他因沒有喊好口號而被一些同學取笑。旁邊的一位同學從他手上奪走了喇叭,因口號喊得好而被眾同學鼓掌讚揚。然而,在21年後的今天,這位當年口號喊得很棒的同學已經是中共體制內的高官,對民主已經毫無興趣。黃濟長先生說,「六四」大屠殺是摧毀中國正義和良知的大暴行,「六四」後的21年是考驗每個人道德和良知的21年。

高精度圖片
由中國民運墨爾本聯盟和《天安門時報》社舉辦的「紀念『六四』21週年暨《天安門時報》創刊一週年」座談會。(攝影:胡宥華/大紀元)


高精度圖片
齊家貞女士在發言中。(攝影:胡宥華/大紀元)


墨爾本著名華文作家齊家貞女士在發言中說,中共殺了那麼多無辜的人,但至今21年過去了,連一句道歉、一句認錯的話都沒有,還想盡辦法掩蓋歷史,企圖要人們遺忘,但事實是掩蓋不住的,天安門母親的心還流血。你們說,年邁的老人無辜失去子女,他們會忘記嗎?她還表示,在中共當局利用中國人民的血汗錢收買和操控海外媒體,而且大多數華文報人為了利益一邊倒向中共的今天,《天安門時報》的存在意義重大。

高精度圖片
《天安門時報》創辦人、總編阮傑先生在發言中。(攝影:胡宥華/大紀元)


《天安門時報》創辦人、總編阮傑先生表示,《天安門時報》與天安門民主運動是一脈相承的,兩者的精神是一致的,兩者的使命也是一樣的。

中國民運墨爾本聯盟秘書長張偉強先生、獨立筆會作家阿木先生、「自由中國」代表葛雷思女士等也做了發言。

參加座談會的藍天女士表示,她之所以要來參加這個活動,「首先是想悼念那些冤死的靈魂,更重要的是讓活著的人不要忘記『六四』血案,也不希望今後再發生這樣的慘案。我們在海外知道整個『六四』真實的情況,但在中國大陸,直到現在,新聞消息都是封鎖的。有很多年輕人不知道有『六四』這樣一件事,也不知道『六四』被打死的是愛國學生,他們的說法和中共的說法一樣,稱『六四』是反革命暴亂,這是一件非常可恥、非常悲哀的事情。『六四』這些人為了民族、為了國家死去了,卻被現在這些人說成是反革命暴徒。所以每年紀念『六四』,我都要去參加這樣的活動,而且我也希望所有來到海外的中國人,都不能忘記『六四』。我在網上看到,今年香港紀念『六四』有15萬人參加,我就非常感慨。」

她說:「如果中共這樣下去,像這樣對待『六四』,以及對待每一個中國人,我相信還會發生『六四』事件。事實也證明了,而且再發生比『六四』還慘,因為中共已經學會了隱蔽自己去迫害人。現在中國正發生著大面積的迫害,而且『六四』發生以來這21年,整個社會的發展讓人覺得更可怕,因為很多人被中共的坦克車和槍聲嚇住了,人們越不吭聲,越想保護自己,其實越保護不了自己,最後被迫害的都是每個人自己。」

參加座談會的墨爾本資深民運人士高建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六四』發生以來,在海外華人當中,至少有那麼一部份人,堅守一種道德底線,每年『六四』紀念日,都能站出來,克服內心的恐懼,站出來紀念『六四』。大家對八九『六四』一直沒有忘記。自『六四』發生21年來,共產黨始終沒有公佈死亡人數,始終沒有對『六四』死難者說一聲道歉,任何人道關注都沒有,對此大家都很憤怒。共產黨自『六四』執政以來,如今社會貧富差距這麼大,社會矛盾這麼嚴重,人心敗壞到這種程度,都跟中共鎮壓『六四』有直接的關係。當年『六四』提出了反腐,但今天共產黨越走越遠。那些權貴們的口袋裡都揣著好幾個國家的護照,一旦有什麼情況,他們就跑了。共產黨對國家、對民族是極不負責任的。」

高精度圖片
墨爾本資深民運人士高建先生在發言中。(攝影:胡宥華/大紀元)


他說:「當年我沒想到共產黨還能維持這麼長時間。有很多問題,比如『九一一』的事情、北朝鮮的問題,國際上出現的很多事情幫了共產黨的忙了,讓它延續到今天。共產黨自『六四』以來執政的這21年,對中國人民來講是一場災難。今天這個社會物慾橫流,道德淪喪,共產文化已經把這個國家、民族摧毀得已經差不多了。今後重建中華民族的文化,可能需要兩代人、三代人的努力,所以今後的任務還很艱鉅。《大紀元時報》和《天安門時報》,他們從不同的方面對中共的共產文化進行了抵制,在揭示歷史真相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

90後中國留學生:應該記住這段歷史

高精度圖片
中領館前的六四真相展版。(攝影:胡宥華/大紀元)


當天晚上,中國民運墨爾本聯盟在墨爾本中領館前舉行了燭光悼念活動,緬懷21年前在天安門廣場上遇難的學生和市民。在悼念活動中,與會者首先默哀一分鐘,悼念「六四」的亡靈,然後分段朗誦了大陸詩人及作家廖亦武先生的長詩《大屠殺》,最後與會者宣讀了「天安門母親」的「六四」聲明。在「六四」21週年之際發表的這篇年度聲明今年改以「祭文」的方式發表。聲明批評中共當局對「六四」事件諱莫如深,並對年輕一代的民眾推行「強迫遺忘」。

高建先生也參加了當晚的燭光悼念活動,他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們在中領館前燭光集會時,中共領館請了幾十個警察,還有騎警騎著高頭大馬站在那裏,馬路也封掉了,好像如臨大敵。我們就問,你要這麼多人幹什麼呢?我們每年『六四』都在這裡搞活動,都很平和的,沒有任何事情。那些警察對我們很友好,他們說,我們也知道,領館要求這樣的,那怎麼辦。這說明中共已經越來越虛弱了,它的時間已經不長了,我們已經看得到它的底了,對此我很有信心。」

在悼念人群中,除了當年的民運人士之外,也有90後的中國留學生。雖然「六四」慘案發生時他們還沒有出生,但他們主動尋找真相,拒絕遺忘。90後大學生美西和子遙都是剛到澳洲的留學生,這是他們第一次參加「六四」悼念活動。他們的年齡與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年齡相彷,他們憂國憂民的思想似乎也很相似。

留學生美西說:「我第一次知道『六四』,是從我爸媽那兒知道的。因為從老師、從學校、從教科書上面是根本不會知道這些真實的情況。」他還說:「年輕人如果把中國的前途也忘掉了,只是為了出國留學、讀書移民的話,那就太可悲了,因為我們是國家的前途和希望。」

留學生子遙說:「我上網查到一些關於『六四』的信息,看了很多『六四』的照片,看到他們那麼年輕,心裏非常難過,我覺得應該過來紀念一下。」他表示:「真相永遠都不會太晚知道,我們都應該記住這段歷史。」

香港留澳學生查理對這樣的燭光悼念活動並不陌生。他說,他以前每年都去香港的維多利亞公園參加那裏的「六四」悼念活動。

另外,「六四」愛國民主運動社會宣傳和圖片展於6月3日和5日,分別在維省傑朗市(Geelong)和巴拉瑞特市(Ballarat)舉行。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2)
「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3)
港府配合中共 警方襲法輪功真相點
吳高興:正義輿論不應對此保持沉默!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陸囤糧能吃嗎
【紀元播報】蓬佩奧:病毒大流行讓全球看清中共
【十字路口】中共「制裁」美方 面臨四大風暴
【重播】伊萬卡與商業巨頭討論促職業發展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防疫 嚴控國民回國
【紀元播報】閉關鎖國?中共稱經濟內循環惹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