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80後與中國前景(2)

【大紀元6月10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播放影片)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歷史的傷口》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摀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 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哦……哦……哦……

永遠都記得,永遠都記得歷史的傷口。
永遠都記得,永遠都記得歷史的傷口。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歡迎各位觀眾朋友回到我們直播現場,我們討論的是「80後與中國前景」。我們今天邀請到一位80後的孔靈犀先生,以及視頻連線的施毅先生,他們都是80後將近90的年輕人。希望觀眾朋友撥打我們的電話號碼646-519-2879,或者Skype:RDHD2008,中國大陸的免費電話是400-708-7995,撥通了以後再撥899-116-0297。不管是對他們這個活動或對這些年輕人有什麼樣的問題,歡迎您們打電話進來發表您的看法。

那麼接著剛剛孔先生所提到的,橫河先生是不是給我們介紹一下,這次的六四紀念活動普遍來講跟以往有什麼不一樣?

橫河:從我的感覺來說,第一是各地的活動開始有所增加,這和5年前還不太一樣。六四以後中共用了一個政策,基本上算是收買全國人民,然後經濟發展了,大家都去忘記這一段歷史,所以這一段歷史確實是在很多人心目中被抹掉了。

前些年除了香港以外,海外的紀念活動參加的人數是越來越少,只有香港一直維持著相當的數量,但是這兩年我們可以看到參加的人開始多起來了,而且年輕人也開始增加了。你像有一篇關於香港的報導,在英國紀念六四,可以看到很多二十多歲的人,在英國的中國領館前活動的時候,有很多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主持人:但他們大部分從香港去的。

橫河:是香港去的,對,但是也有從中國大陸去的。香港今年人數特別多,去年只有6萬多人,據組織者估計有15萬,警方也估計有將近12萬人,所以香港的人數是特別多。我覺得六四這件事情,中共要大家淡忘的努力似乎並沒有成功,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其實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在關注這件事。你像國內《南都報》畫了一個漫畫、黑板報的漫畫,另外還有一個是深圳衛視「正午30分」節目,也有平反六四的圖像在裡面,那從這些圖像上看,參加座談會的還都是年輕人,所以無論在國內國外,年輕人對這件事情的關注已經越來越多了。

主持人:我們剛才談這個問題,一般來講,80後、90後,你們出生的時候,中國已經改革開放很多年了,大家覺得80後的年輕人,你們一出生就是在一個比較寬鬆,比較富裕的社會,所以對於您們的一些表現,可能大家會聯想到很多,比如說到憤青,大家會想到這些都是80後的人。

那麼我們談到你們這次六四的活動,說您們是一種像憤青的表現,我覺得我要把這個情緒表達出來,或者是像您剛剛講的,也許您的情況比較特殊,從小您母親就帶您參加過六四,實際上您有經歷過,所以您特別有感覺。那您是不是可以談一下您所瞭解的一些朋友?等一下也請施先生談一下他的想法,對這個事件所抱持的態度。

孔靈犀:我覺得我們長輩這一輩人,很多人挺有意思,他們很像一個詞:「插旗派」,什麼三君子,四君子,五什麼什麼,然後對於很多學生呢,他們給來個標籤:「憤青」。

我覺得「憤青」這個詞,如果你一定要下一個大概的定義的話,我覺得就是年輕人,在不成熟、不理性的情況下,不瞭解很多事實真相的情況下,用一種極端的方式去表達自己心中的憤怒,並且拒絕去溝通。他們對於一個事物好像有自己比較完整的看法,但他們這種思考的模式是在一個非常狹隘的框架當中,或者是咬著自己的原則不容挑戰,而沒有真正去檢查、反思和思考這個所謂的原則。我覺得這樣的可以算是所謂的憤青吧。

但是另外一方面講,很多學生從小到大就生長在這樣的環境裡面,受到這種你說洗腦教育也好,你說這樣一種觀點的薰陶也好,很自然的大家很多的觀點都比較類似,甚至就和「黨媽媽」類似。也就是說憤青這個詞我覺得是挺帶有貶意的,你也認可吧。

所以我覺得這些插旗派他們一方面忽略我們這一代人成長的環境,就是我剛所提到的,經濟可能比較寬鬆,然後思想、政治上可能很嚴酷,非常單一化的一種教育。第一、他忽略,他不去很認真的思考為什麼我們有這種所謂憤青的舉動?另外一方面他又非常期待我們這一群人,我們這個年齡的人像一個智者一樣去回應這個事件,回應他們這種期望,這是我覺得很荒謬事情。

主持人:好,那我們先接聽一下紐約的李小姐,她在電話線上,李小姐您好。

李小姐:你好,主持人好,今天聽到這個80後的孔先生他們的行為很感動,然後就想問他們,難道他們不害怕嗎?如果他們將來回國,甚至現在在紐約這個地方就有很多特務,他們沒有為自己的以後著想嗎?我就想問一下這個。

主持人:好,那這個問題我想請施先生回答一下,施毅您聽到剛剛李小姐的問題了嗎?

施毅:我有聽到,其實她說的這些事情是存在的,但是我更相信至少在美國我們是安全的。因為首先我們去拉那個條幅,歸根究柢就只是一種言論,Symbolicbehaviour(象徵性的行為),我覺得沒有任何問題。

即使我要回國的話,我想肯定會有問題,但是我想我不會去害怕,因為如果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即使說回國之後被逮捕,或有任何其他東西,但我還是會保留我的想法,因為我覺得我做的事情是對的,那麼如果當局需要做出一些反應的話,那讓它們去做吧,我想我還會這樣。

主持人:好,那孔先生呢?

孔靈犀:首先先謝謝李小姐的問題,我覺得我們做這個事情是發自內心的一種聲音,我們對於良知和正義感的追求,就我個人而言吧,我並沒有考慮到那麼多個人利益的算計,回國怎麼怎麼樣,這個怎麼樣?如果你想那麼多的話,把那些很可能不存在的恐懼想出來的話,這樣你會裹足不前,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從另外一方面講,我就直接回答李小姐的問題,有兩方面,第一、在美國是不是有很多特務?第二、回國會不會帶來麻煩?

我覺得特務這個東西嘛,這倒沒什麼,因為大家都是正常人、普通的交流,而且據我所接觸的很多人,他們自己本身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們並不是單純的一種線人、特務,他們自己也有自己內心的理念。

我個人非常相信通過理性交流,可以改變人家的觀點,既然我們允許自己的觀點可以得到不同的改變,我們從小到大不是一成不變的,我們是經歷很多東西、很多社會上的變化的,那我們也允許別人通過交流後改變自己的觀點。所以在美國本身就是不會存在任何危險,或者存在任何東西,而且我也見過中國領事館的人,也和他們很坦誠的交流,這都沒有什麼的。

主持人:各位觀眾剛剛聽到這兩位80後、90後的年輕人,他們非常的直爽,沒有前怕狼,後怕虎,那麼請您接著談回國的那個部分。

孔靈犀:就是說回國會不會出現什麼麻煩,甚至牢獄之災啊,這個東西完完全全不用擔心,為什麼呢?六四這個事情本來就是一個錯誤,這是一個歷史的錯誤,遲早有一天會得到平反也好,昭雪也好,我覺得這兩個詞是有一些不一樣的,這個你可以等會問為什麼我會選昭雪或者是平反。

如果回國的話,國安叔叔他要是問我為什麼要搞這個事情,我說這很簡單啊,你看現在說什麼江澤民無罪,胡錦濤無罪,就是對六四這個事情,沒什麼太大直接的關係,就是說鄧小平也死了,唯一的存在的人就是李鵬了,當年毛澤東的種種錯誤都能夠去把它改正過來,李鵬的錯誤憑什麼不能去把它改變過來,遲早有一天會平反的,這是很正常很自然的事情,沒什麼擔心的。

主持人:那我們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布達佩斯的滕先生,滕先生您好。

滕先生:你好。嘉賓好,我是想說,我是北京人,文化大革命、六四的時候我整個都參加了,我四個孩子都比這幾個孩子大,都四十多了,他們是親歷者,他們能有這些個孩子這些個認識,我這四個孩子要都像這幾個孩子這樣,我就高興了,我感謝這些80後的年輕的孩子,謝謝這孩子,我的話完了。

主持人:好,謝謝滕先生,紐約鄭先生。

鄭先生:我也是北京人,我比這些年輕人大二十多歲,六四的時候,那時候我也在北京,也親歷了這場運動,這個就是聽了他們的話給我一種非常欣慰的感覺,就是說這個一旦人們獲得了客觀公正的信息以後,一旦人們自己去獨立思考的話,很多事情就會真相大白。

那非常感謝這兩位年輕人,給大家做出來的這樣的事情,那我記得以前去年還是前年,還有一位德州的小姑娘,他也是90後,或者80後的學生是吧,她也是獨立思考才做出那樣的決定,所以我感謝大家,能夠今天這樣獨立思考中國的問題,做出明智的決定,謝謝。

主持人:好,那我們再接聽一下中國大陸的福州金先生的電話,金先生您好。

金先生:我要講的就是施毅和孔靈犀這兩位好青年,我們向他表示感謝,他們是80後、90後的,對我們非常振奮,你告訴他們,他們的行動在我們國內,我們都看到了,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就是所有有良知,記住六四這個事件的人,仰望天空都看到了,他們的這個行動對我們非常感奮,非常感謝,我就講這些話。

主持人:好,非常謝謝,您講的話他們兩位都在線上,都聽得到,那我們再接聽一下休士頓的高先生,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你好,我很佩服這些80後的青年,非常非常佩服,感謝他們,非常感謝,我自愧不如啊,非常非常感謝。

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那麼各位觀眾朋友,我們聽到了他們這兩位年輕人他們的發言以後,的確覺得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孔靈犀:我覺得是不是我們年輕的朋友應該對這幾個打電話的朋友表示一下我們的一個回應。

主持人:好。

孔靈犀:剛才就是說您是希望能夠等到一個問題讓我們回答,結果4位打進電話的都是表示感謝,表示支持的聲音,像這樣的聲音,首先我們當然是非常感激,這樣的聲音我個人郵箱裡面有收到上百封這樣的信息,而且就是說據一個合理的估計的話,可能橫幅這個事情,可能十幾萬,甚至幾十萬的人知道這個事情,你覺得我個人心情是怎麼樣的。

主持人:我相信您們應該是覺得很欣慰自己做到的事情能夠受到肯定,這是我自己的感覺。

孔靈犀:我個人感覺非常的慚愧,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什麼事情也沒有做,我們僅僅只是在一個紀念的場合說了一句真話,然後就有這麼多人對我們表示支持和感謝,但是你想想看在國內還有更多的人,他們身陷牢獄,他們在經受著牢獄之災,他們在一線去維權,去抗爭等等,他們只是為了一些最基本的道義和良知、社會正義,他們卻付出了自己的幾年,甚至幾十年的生命,而我們幾乎什麼都沒有做,所以我個人感覺是非常非常慚愧的。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80 後與中國前景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透視富士康 鮑彤:中國模式致社會全面變態
「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2)
澳洲攝影師提供歷史照片紀念六四
倖存者:吳高興結束「被旅遊」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重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慶典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