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校長隨感】桃花烙

吳雁門 (台灣雲林縣口湖國中校長)

Getty Images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人往往會因為一件事、一句話或一個人而改變了一生。」我熱愛教育與輔導工作的一生,確實是被一個人改變過的。

長年來,我常能從庸庸碌碌的校務行政工作裡抽身而出,並且樂此不疲地廝混在學生群中,協助遭遇身心適應困難的學生們。這非比尋常的美妙因緣,每每讓我想起小學一年級時,我意外噴烙在余心老師衣服上的桃花……

當大女兒國小畢業時,我以畢業生家長和校友的身份坐在典禮會場的貴賓席上。當時的心情相當波動,除了因為這棟充滿回憶的老舊禮堂過些時日就要拆除外,我適巧地就坐在將屆齡退休的余心老師身旁。她頭髮略見灰白,一身雅淡的白衣花裙還似久遠的昔日,移近椅子,她頻頻親切地問我話,但多數的時候她都是靜靜地坐著沉思。

儀式進行到頒發畢業證書,近百位畢業的小朋友隨著司儀的口令站了起來,我也看見孩子正朝台上凝望著,她不知道她爸爸記憶的溪流此刻正溫馨地流淌過心頭:三十餘年前了,這時間夠遙遠的,於某次才藝表演的晚會上,我與班上的小朋友即在這棟當年新建的小禮堂裡,合唱了兩首開場曲,其中有首叫「月光明」的輕快曲子我們更是唱的起勁。演唱一結束,余心老師摸著我們一個個的小腦袋,直誇大家演唱得太完美了!每個小傢伙興奮地領取兩個熱饅頭後,乘著月色,便成群結隊地踩著腳踏車回兩公里外的家。這往事,我自是記憶深刻,那年,我小四。

「請各位同學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傑出校友吳學長,為學弟妹們說幾句話!」聽見校長的邀請,我始回了神,余心老師用手肘輕輕地推推我,這回她沒有摸我的頭,而以頷首微笑表示肯定和鼓勵。水漆林國小是所小型學校、參加畢業典禮的來賓也不多,因此,我從容的走到麥克風前準備說個故事:「人的一生中將會經歷許多次的畢業典禮……」也許是起得平淡,接著聊了近分鐘,學弟妹們也平靜的聆聽著,但感覺的出來,大女兒是有些失望的。

我敏感的拉回主題,娓娓地說道:「幼兒園階段的小朋友畢業離園,我稱之為巧克力牛奶式的畢業典禮!六歲的年紀,只有甜蜜的回憶,不懂得離愁。」一聽到巧克力牛奶,這下子來勁了,小朋友們閃爍著興味滿溢的眸光,似在詢問著,那國小階段呢?「國小畢業的年紀13歲,功課的競爭壓力與人際間的摩擦也隨著增多了,因此,可以稱為養樂多式的畢業典禮!六年的國小生活,是甜蜜中帶酸的日子。」我環視著流露出盈盈笑意的學生們,知道都聽上心了;但是,眼下不是專題演講的場合,所以兜了一小圈子後,我便開始分享起余心老師的故事來。

小一時,有天早上打掃環境的時間,我在教室前的洗手台旁玩耍,一不小心的撞傷了鼻子,致使鮮血直冒,同學們見狀嚇壞了,我則淚眼汪汪、無助的平躺在地上啜泣著。有同學很快的跑到辦公室跟老師報告去了,沒多久,有位年輕的女老師馬尾巴晃呀晃地,從辦公室那頭驚驚慌慌的奔跑過來。她蹲了下來,快速地從她的花裙子口袋裡掏出一條手帕來,輕輕揩著我沾滿血跡的臉……。說至此,我回頭向余心老師微微點頭致意。「三十多年了,那手帕上的芳香味仍然依稀聞得!」學生們已經猜著我是對即將退休的余心老師表達謝意,因而,齊聲笑了開來。

我接著說:余老師一點也不嫌我髒的將我抱在懷中的進了教室,此時,方發現我的鼻血竟然噴在老師潔白的衣服上,轉眼間即逐漸的暈染開來,那形狀好似一朵朵盛開的桃花。國小時我沒看過桃花,但是,老師曾經領著我們讀過桃花紅、李花白的文章,所以我知道盛開的桃花是鮮紅色的。我再度回頭看看余老師,她神色慈祥的思索著,但終究還是搖了搖頭,這事她早就忘了。

「後來呢?」前座的一個孩子低聲的問。「當年的小朋友已經是中年了,而老師像媽媽般溫暖的懷抱,實在是令人難忘!」學生們以為我是在逗樂他們,於是又笑出聲來,但笑聲卻是乍起即斂,他們看見了余心老師正由皮包裡取出一條手帕,低頭擦拭著眼角上的淚花。

一回座,我恭恭敬敬地向老師行了禮,感謝她對我的教導,特別是她照顧弱勢學生的風範,對我於日後的教育與輔導生涯中產生了鉅大的影響。沈默片刻後,余老師找出一張紙來,她用微顫的手寫下兩行字送給我。在德育成績優良的頒獎樂聲中,我讀著紙片上工整的板書:

當你青澀,我已成熟;當你成熟,我已凋零!

兩年前余老師辭世了,而水漆林國小西圍牆裡的那六棵羊蹄甲,每年春三月,依然是花開滿園爛漫;大約四月中旬左右,炎夏漸近,群花則忽爾凋零。年年此際,徘徊其下,我總會油然地思想起那方手帕以及老師衣上那朵朵綻開的桃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廿餘年來,我一直和青少年生活在一起,我會調侃卻不失誠摯的問孩子:您愛我嗎?……
  • 孩子堅定的說,馬尾巴明天就修剪掉了,入學和畢業之前都遇著同樣的問題,真不好意思!「太好了,為了表示謝意,也許我該擁抱和親您一下!」我說罷正準備離開座位,孩子見狀笑呵呵地急著起身,並且匆忙後退的連聲道再見,一個轉身,便消失在視野之外了……
  • 一個十七歲的青春少女,兩年來,她的生活完完全全地變了樣……
  • 丁喜一向話少,但是,這兩回見面所經驗到的,卻深刻地激動我心……
  • 看到孩子的成長,我看到了生命影響生命的軌跡。我明白,教育不是抽象的名詞,她是美麗的動詞,在生命與生命的短暫交會中,因彼此真誠相待而綻放光芒,而看似緣分結束的那一刻,這道光,將引領他們開啟生命另一段的旅程。
  • 我是一名教師,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我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被一票否決競聘教師資格,得不到任何說法,被趕出學校大門。無奈,我便利用我的特長,開設了一個學生課後作業輔導班謀生。
  • 以前總認為要飽讀詩書,才能教書。後來有機會幾次上台授課,學生總有分心,甚至搗蛋者,這讓我上起課來倍感吃力......
  • 記得我的一位朋友,她每天都因公司的事忙很晚才到家,有一天,她那上中學的孩子就像瘋了一樣數落自己的媽媽,並像仇人一樣說道:
  • Richard Appiah Akoto是非洲迦納的一名教師,他在其課堂上面臨著令人沮喪的困境,然而,此困境並非他所獨有。
  • 佛羅里達學校槍擊案發生後不久,她第一次鼓足勇氣,和學生們談及有關校園槍擊案的話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