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韋拓:公僕以房賀歲 主人拒絕被愚

韋拓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1月28日訊】編者按:前面黨主席,後面黨市長,兔年還沒到,公僕們已上演了年前自我感謝節目。殊不知,2011年不比十年前,大陸人民已經空前成熟和幽默了,想愚弄我們?先看看黃曆,4月1日還沒到,除非你把兔年改成愚人年。

2010年年根兒底下,胡總率先出發親民,來到北京管莊一戶人家。

愚人大片開演

據央視12月30日報導,胡錦濤聽取了北京市保障性住房規劃建設總體情況彙報後,來到朝陽區管莊路常營項目麗景園社區的廉租房住戶郭春平家中看望。

胡錦濤先問了郭春平入住時間、平米數,隨後問「這個房子一個月要交多少錢(租金)?」郭春平回答稱「七十七塊」。胡錦濤低聲自言自語「七十七塊」,又問「一個月交七十多塊錢能承受得了嗎?」郭春平回答「能承受」,並補充讚美道:「我們特別感謝黨和政府把國家建設得這麼好,讓我們住這麼好的房子,我們心裡特別感動。」胡錦濤表態,「看到你們住房條件改善,我們也高興。」

大陸人都知道,臨近過年,公僕們一定抽功夫離開辦公桌、酒桌,一群一夥的上山下鄉、鑽胡同、串裡弄,白手大肚舉著一袋白麵或一床棉被,遞向手黑臉灰的農民,定格,喀嚓,明天見報——這就是黨創造的鏡頭公式,既能緩解官民矛盾、又可製造「河蟹」氣氛,一舉多得。如果房租真能便宜到這個不可理喻的份上也算是好事,可麻煩就麻煩在沒人信!沒有人活在三十年前。一時間,網上數萬好漢圍觀,有人稱「誰能讓月租七十七元的廉租房多『飛』一會兒?」

此時,人民網登出了〈廉租房『月租七十七元』是完全可信的〉一文,一個五毛(指受中共的行政機關僱傭或指導,全職或兼職在各種網站、討論版等處發表有利於政府的評論人員)批評說:「我看到網友對這月租七十七元都表示懷疑,說什麼的都有,這都是不應該的,因為網友們都不善於調查研究,都在網上胡侃,他們離社會太遠了。」我想問五毛,你在哪胡侃呢?在地洞裡嗎? 你調查啦?打哪兒知道月租七十七元是「完全可信的」呢?  

2011年1月9日,新華網刊登許林貴、孫曉勝、白旭的報導:在房價飆漲的北京,租一套小公寓至少要上千元。郭家房租因為聽上去實在太便宜而被廣泛質疑……郭家租的廉租房位於京郊東五環外麗景園社區,建築面積約十萬平方米的經濟適用房社區裡配建了二點二萬平方米的兩棟約五百戶廉租房。

記者發現,爭議中的七十七元只是廉租房住戶個人承擔的少部分租金。朝陽區房屋管理局副局長劉濤說,廉租房標準租金每平方米三十三點六元,按郭家租賃面積(四十五點九九平方米——據《北京晚報》記者調查)計算,每月租金一千五百四十五元,由於政府承擔廉租房95%的租房費用,個人只承擔5%,每月個人繳交的租金僅七十七元。

怎麼樣五毛,77元只是房租的5%,你的「完全可信」度只有五個百分點。記住以後別在網上胡侃。順便再給你個掙五塊的機會,去瞭解一下,另外的95%政府從哪列支?聽證了沒有?肯定不是從北京541造幣廠直接搬來的,也肯定不是哪個貪官牙縫裡流出來的。

在強拆遍全國、千萬訪民無家可歸、大學生幾百元住膠囊公寓、打工仔常年合租民居的今天,郭女士享受到的廉租房,有代表性、普遍性麼?胡總真要親民,最給力的安排是見幾個住橋洞的訪民。劉淇敢安排嗎?借他倆膽!我不相信胡總事前不知情,那不和他謹慎的風格。而明明可以貼金的「七十七元」親民秀,為什麼弄巧成拙,一夕成名,榮升2011年第一個敏感詞,演變成胡總愚人年賀歲大片的序幕?

喜迎愚人續集

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北邊胡A角的「新七七事變」剛演砸,南邊萬B角又匆匆登場,不知是救駕還是搶風頭。

新華網1月7日報導,廣州市長萬慶良在圍繞「幸福廣東」的主題的討論會上,大談市民「努力追求幸福、充分享受幸福、體會幸福」,可媒體沒有輕易「放過」萬市長:「房價高企廣州人能幸福嗎?」萬慶良沉思片刻說道,「我認為,我們的觀念要轉變,從有住房變成有房住,我工作了二十多年,還沒買房,現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一百三十多平方米,每月交租六百元,當然,政府會補貼一部分房租。」

看樣子是要學胡總,年前親廣州市民一把。沒想到,萬大人一個「市政府宿舍在珠江帝景」、「一百三十多平方米六百元月租」,親民沒成,反把民眾拱火了!

華聲在線有人問:廣州市長租便宜房住,憑何要老百姓改變住房觀念?在市長租房的地段,有市民租一間六十平米的房子月租金至少在兩千五百元左右,一年下來至少也要三萬多,而市長大人租個一百三十平米的大房子,月租才六百元,一年七千兩百元,政府還「補貼一部分房租」,照市長的收入水準,跟免費送房子也差不多了。市民買這樣一套房,少說也要二、三百萬元,萬市長租如此大的便宜房,住到下個世紀也只需要七十二萬元,有這等好事,傻B也不會在廣州買房了,房地產商們等著破產了。

想想公僕們每年底自編自演的親民大片,雖說年年陷落,馮導當年創出娛樂賀歲大片說不定還是受了書記們的啟發。不過「人民政府」沒有一次賀了人民的歲,我看倒是自己做一次戲減一次壽。而姜導今年一舉登上賀歲巔峰,愚甚麼呢?「槍在手,跟我走!」可憐七十七元房租都付不起的父老鄉親,不知有沒有錢看一齣《讓子彈飛》,過個反愚之年。◇

本文轉自第208期【新紀元週刊】
http://mag.epochtimes.com/b5/210/8981.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1-01-28 1: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