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情畫意——中華四大名樓(4)

山西永濟鸛雀樓
文╱圖 雯子
font print 人氣: 83
【字號】    
   標籤: tags:

鸛雀樓又名鸛鵲樓,位於山西永濟市蒲州古鎮西面的黃河東岸洲渚上, 即唐代河中府城西南黃河中高阜處。

北周時大將軍宇文護鎮河外之地,在軍事重地蒲州建瞭望樓是為鸛鵲樓。這是一座三層四簷結構的木質樓,高十丈,又因鸛雀常棲息其上而得名。六面木結構堆塔式依層而建,層層縮簷,角角伸挑,角面均以柱來承擔,簷上設有欄杆,樓身周邊欞格糊門與伸簷形成六棱式繞樓走廊。每層有斗拱承檁,構件扣依,瓦頂錯落交織,樓閣式挑肩屋頂,樓下台基高約三尺,登上臺基每面有斜坡外樓梯上樓,樓內有木梯可到樓頂。

宋時鸛雀樓被水淹沒,最終於元初(公元1272年)毁於金元戰火。明代以後,由於黃河改道,故址已經難尋了,但由於王之渙的《登鸛雀樓》成為千古絕唱,仍然吸引著時人前來憑弔,後人就將蒲州城西門樓當成鸛雀樓,留下許多題詠詩句。不過,這一座鸛雀樓又在嘉靖年間因為黃河改道而被洪水沖毀。1997年12月,重建鸛雀樓動工,在2002年8月落成。


圖27 鸛鵲樓前瞻中條山

永濟古時即為堯舜帝之都,鸛雀樓正處於華夏文明的中心地帶,立晉望秦獨立於中州,前瞻中條山,下瞰大河奔流,登高覽勝氣韻非凡。(圖27、 28)鸛雀樓高臺重簷,黑瓦朱楹,結構奇巧。


圖28 鸛雀樓下瞰大河奔流

唐宋之際文人學士大都登臨詠賦,不過北宋沈括在《夢溪筆談》道:「唐人留詩者甚多,惟李益、王之渙、暢當三首能壯其觀。」

當年王之渙辭官遊歷黃河登樓有感寫下《登鸛雀樓》:「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是為千古絕唱(圖29)。


圖29 王之渙詩意圖

李益《登鸛雀樓》:「鸛雀樓西百尺檣,汀洲雲樹共茫茫,漢家簫鼓空流水,魏國山河半夕陽。事去千年猶恨速,愁來一日即為長。風煙並起思鄉望,遠目非眷亦自傷。」歎古及今悵然思歸。

暢當《登鸛雀樓》:「迥臨飛鳥上,高出世塵間。天勢圍平野,河流入斷山。」意境壯闊高邁之極。

2002年竣工的鸛鵲樓為鋼筋混凝土剪力牆框架結構,四簷九層高樓,氣勢雄偉壯觀。(全文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位於山西省永濟市的中國四大名樓之首的鸛鵲樓經過近5年的重新修繕,主樓將於今年“十一”黃金周期間向海內外遊人正式開放。該樓高73.9米,總建築面積33206平方米,爲3層4簷的仿唐建築。修繕後的鸛鵲樓集中國古代建築藝術形式和現代鋼筋混凝土施工技術爲一體,充分體現了中國唐代建築的藝術風格和黃河文化內涵的精髓。圖爲鸛鵲樓內極具古唐風格的雕梁彩繪。
  • 在中國園林中有兩種形制相似的建築「樓」和「閣」,前者由「臺」發展而來,《說文》︰「樓者,重屋也」;後者造型較輕盈,平面四方形或對稱多邊形,常見於皇家御園,《園冶》︰「閣者,四阿開四牖。漢有麒麟閣,唐有淩煙閣等,皆是式。」
  • 黃鶴樓的起源有不少奇異的傳說,唐閻伯理〈黃鶴樓記〉和宋陸遊〈人蜀記〉中都記述有費瑋在此山修煉成仙,乘黃鶴飛升來往的事蹟。南北朝祖沖之《述異記》講述江陵人荀環在黃鶴樓遇見仙人駕鶴並與之交談的故事。《齊諧志》記載,仙人王子安乘黃鶴經過黃鶴山,後人在山上造了一座樓,就名為黃鶴樓。
  • 從閻公雅集王勃作序始,每逢滕王閣重修改建,或是慶典宴賓、接官送客、佳節會友,幾乎歷任洪州地方長官都會在此舉行盛大的歌舞文會天下,無論雅士、俗客莫不將參與其中,視為風雅榮幸之事。
  • 登上岳陽樓遠眺,江湖上煙波無垠,山水間波光雲影,或晴或雨氣象萬千。歷代有哪些好詩文好圖畫,描繪雄渾雋永的岳陽樓?
  • 好山水、好樓臺、好文收!唐才子王勃在滕王閣的勝宴上一氣寫就長序《滕王閣序》,視野宏大、博古繫今,序後短歌詩情富麗流暢、氣概蕩氣迴腸,讓滕王閣的盛名遠播,成了江南最早成名的觀景名樓,久久吸引後代之心。
  • 晚王勃一世紀的韓愈從小就心慕滕王閣盛名,他讚滕王閣臨水觀景之美「瑰偉絕特」,在江南「獨為第一」。滕王閣是江南歌臺舞榭,規模富麗桂殿蘭宮,規模有多大呢?
  • 鸛雀樓為何能成為中國歷史文化中的四大名樓之一?沈括薦賞登鸛雀樓三大名詩,氣象各是不同,各有何所長?想像黃河中矗立著壯觀奇巧的鸛雀樓,奔騰的黃河水、高遠的鸛雀,烘托鸛雀樓的高遠氣象。知道鸛雀樓和黃鶴樓有何相似之妙處嗎?
  • 幾千年歲月的滌蕩,黃鶴樓「天下第一樓」的地位屹立不搖!黃鶴樓矗立在浩湯長江之上的雄渾俊姿,如黃鶴展翅的律動之美,是視覺上一絕。此外還有什麼絕妙之處?
  • 回顧中華建築中的亭臺樓閣,典麗瑰偉數不勝數。觀光賞景的樓閣、啟示人生的教化亭臺、傳承文化的藏書樓閣、巧技偉構皇宮亭臺樓閣、萬夫莫開的關塞城樓、鐘鼓樓和佛道寺院樓閣。多少朝代的輝煌、多少文明的精神,都典映其中。亭臺飛簷幾度勾留風雲;樓閣軒窗來再連繫古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