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病症無藥可醫 法輪功解難創奇蹟

法輪功學員 遼寧凌源學員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此時此刻我感激的淚水像斷線的珠子,我心中感激李洪志師父的救命之恩。

我姓孫,今年五十歲,是遼寧凌源市二輕系統的下崗工人,於二零零九年冬得了一種怪病,脖子強迫性右歪九十度角,下頜能觸到右肩膀頭上,大脖筋繃得僵硬,整天整宿地讓我睡不好覺。去北京各大醫院找專家,教授看了個遍,最後診斷為:痙攣性斜頸,在網上查無任何藥可治,這種病在世界醫學史上也沒有幾例,實屬罕見病症,只能依賴一種進口針劑來維持。打一針需人民幣四千元左右,每二至三個月打一針,這昂貴的醫藥費使我這個本不富裕的家庭一貧如洗。

二零一零年的十月一日,我們同學開了個同學聚會,說啥也要讓我參加,說實在的,自從我患上了這種病就已經很少出門了。一是脖子歪成這樣怎麼能與人交談,平時跟家人說話都要用手扶著臉才能直視對方,二是集體場合,看見我這怪怪的樣子我也很難為情。但是架不住妻子催,同學拽,我也只好去了。

席間我痛苦的表情和特殊的交流方式引起了一位女同學的注意,她很關心的問我得的是甚麼病。我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她聽後馬上對我說:「快煉法輪功吧。」接著她跟我講了甚麼是法輪功,人為甚麼來到這個世上等等,講了一個多小時,我一直聽得很入心,覺得很有道理。

於是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請了一本《轉法輪》,一看不要緊,越看越愛看,一口氣讀完,我決心就煉這個功了。我急切的找到一個煉法輪功的朋友,學會了五套功法。

那幾天我幾乎忘記了病痛,一心一意地學法煉功,我的思維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煩躁的性格改了不少,很少發脾氣了,心情也開朗了許多,身上有了力氣,大脖子筋不僵硬,不酸痛了,完全恢復了正常。

現在我做買賣騎摩托車從建平沙海到凌源往返一百六十里地是平常事。認識我的人見到我就問:「脖子怎麼正過來的?吃甚麼靈丹妙藥了?」我都會大聲說:煉法輪功煉的。對方往往很驚訝,都說:這麼罕見的病一煉就好了?真神了,法輪功萬歲。

這正是:世界罕見病症無藥可醫,法輪功解危難再創奇蹟。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丈夫常年有病,十年啞巴不說話,不能走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天到晚睡在床上,和植物人沒甚麼兩樣。我得法的第二年,他也走進了大法中,學法一段時間,他在煉功點開口說話了,和正常人一樣,身體比以前更好。這真是鐵樹開了花,啞巴開口說了話。
  • 我是雲南省的法輪大法弟子。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得法的經歷很不尋常。我現在的生命得之不易,是師父救了我的命,大法造就了我。我是在生不如死,痛苦萬分的情況下開始修煉,想想是多麼不容易啊。三次把大法告訴我,我才接受…
  • 這麼大的手術,醫生準備了上千毫升血,結果手術中一點也沒用。手術後一週就拆線了,傷口長的平平的,幾乎沒有痕跡。醫生說這是奇蹟,從來沒有的奇蹟。…兩個絕症患者,醫院判他們生命最多維持半年。可現在三、四年過去了,身體卻越來越好。
  • …這麼大的手術,醫生準備了上千毫升血,結果手術中一點也沒用。手術後一週就拆線了,傷口長的平平的,幾乎沒有痕跡。兩個絕症患者,醫院判他們生命最多維持半年。可現在三、四年過去了,身體卻越來越好。
  • 《轉法輪》中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確實是這樣的:有一次我在聽師父講法錄像時就聽見後背骨頭響,同修還說:「怎麼和破鼓似的。」第二天早起時肩胛骨縫內出現了一溜小黃泡,又痛又癢,我沒管它,照常煉功,結果只隔一天小泡就破了,但不流水而是結了血痂。從此我的肩周炎就好了,胳膊舉的又高又直,真是太神奇了。
  • 我把《法輪功》看了十遍,明白了法輪功是非同一般的功法,既修又煉,重德行善,要做世界上最好的人。第一次師父給我清理內臟,表現是拉肚子、流眼淚、流鼻涕等。我記住師父的話:「有的人還會連拉帶」(《轉法輪》)。我一週沒有吃東西,也沒有吃藥打針,照常學法煉功,一週就好了。這次淨化身體後,我的皮膚變得白裏透紅。
  • 當看到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後,這一講也就看了一半。在晚上睡覺的時候,剛有點睡著,腦袋裏突然像被白熾燈照射一樣,整個頭都是通亮的…就這樣我看一遍《轉法輪》身體就消一次業。時輕時重,反反復復。我也就越來越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了。
  • 早上醒來,我又拉肚子,雖然拉得很厲害,可我不難受,也沒影響我上班,反覺得精神百倍,而且我肚子裏的法輪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轉。我再接著學法,我全明白了。原來師父的法身給我調整身體,淨化身體。由於我的心性提高了,功也長了,業力也消了不少。也深深體會到,師父在書中說的都是千真萬確的。
  • 丈夫被強行送到醫院診斷結果為「肝癌晚期」,先後三次下病危通知。…在我丈夫可以坐起來後,夜間有機會就起來打坐煉法輪功。白天有時間就發正念。…後來醫生提出再做一次全面檢查,沒有危險再出院,讓醫生想不到的是,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這個結果讓所有參加會診的專家感到不可思議。
  • 大法不但改變了我,還為我們家裏節省了不少醫藥費,過去除住院消費外,每季還要花三千到四千買藥。修煉到現在一分錢沒花過。現在我家裏活,地裏活都能幹,有時騎車子走幾十里都不覺得累。如果不是大法救我,不是師父救我,我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到今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