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旅遊與前世

夏言

人氣 3
標籤: ,

【大紀元2011年06月11日訊】旅遊是當今的社會時尚,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也開始成為了該時尚的遊子,美其言是提高生活品質,而真正的原因還是囊中不再羞澀。

我自小酷愛旅遊,腹內沒啥文字,袋裡沒啥鈔票,可就有一種衝動,喜歡走南闖北,飽覽一下純樸的大自然,一個真實的世界。那時候,中國的旅遊業還不懂發財,景點服務僅限於提供住宿和飲食,交通也不方便,所以旅遊很辛苦卻很實在。

長城內外、孤山清水、長江黃河、名剎古蹟,我從不放過任何可以出去走走的機會,回頭數數,我還真是到過很多地方。有的是自掏腰包,隨著修行者的足跡,尋找神佛的影子;有的是假公濟私,根據公差的途徑,穿流在城鎮之間,體驗鄉土民情。

不知道甚麼緣故,從小生長在大上海的我,極其厭惡都市的喧嘩,總是神往高山孤寺、原野落日,對清靜似乎是情有獨鍾。記得初中時登黃山,在半山寺小息,與主持老和尚一見如故,他硬說我有佛緣,帶著滿口的安徽口音和我聊了老半天,我似懂非懂,不過他那祥和認真的模樣至今記憶猶新。我曾踏足南京棲霞山,巧遇一位出家人,她作伴向我介紹山寺神跡,我望著滿目皆是被當年紅衛兵砸爛首級的佛像雕塑,掩不住內心悵然。

我曾站在眾小販叫賣聲四起的嵩山古剎前,想像一代禪師頓悟的艱辛歷程。我也曾拜倒在普陀山漫漫香火中感歎觀世音菩薩時隱時現的法身。每每走在香火古道上,心中不曾牽掛惦念甚麼,總能隱隱感受到一股生命之外的力量,一種難以言表的舒暢,一點似曾相識的痕跡,每到這時刻,我總要回想起那位半山寺老和尚的話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佛緣吧。

旅遊讓我知道了越是沒有開發的地方越純潔,也領略到了公共媒體皆謊言。中原大地區域間有很大差別,文化差別早被紅色口號整沒了,只是生活水平的不同造就了大腦中夢的差別。廣州、廈門燈紅酒綠,晚間的路邊排檔林立熱氣騰騰,性感姑娘一邊吃喝一邊遙望海峽對岸,恨不得插上翅膀飛過去。鄭州郊外國道邊,一派雜草叢生的荒田,貧困的景象讓人不敢正視一眼,母親帶著二個五、六歲赤身裸體的女孩站在草屋門口的一棵樹邊,呆呆地望著來往的車輛,我猜想姑娘們的夢應該是一個饅頭一件衣裳吧。

愛好旅遊的人,我相信不會對大陸的旅遊片感興趣,影視與現實有很大的距離感,不是親眼所見,不會相信真實的世界有多麼純樸,有多麼殘酷,而生活在純樸與殘酷之中的生命,幾十年的政治運動讓他們學會了忍耐,他們以為生活本來就這樣,能夠一邊呼吸一邊看國道,已經是很幸福了。

離開中國時,我一直帶著一個不曾解開的懸案,那是1988年的8月,我去瀋陽出差,一位軍區醫院的保衛科馬科長接待了我,他問我想去哪兒玩,我說能不能去看看古蹟?於是,馬科長開車就近帶我去了瀋陽故宮,這是一幢坐落在市裡的大清宮殿,建於1636年,為清太祖努爾哈赤和太宗皇太極所擁有。出乎我意料的是,剛走入宮殿大門,我一下子覺得很熟悉,我幾乎知道廳與廳之間的銜接方式,還沒看就已經知道牆上畫的是甚麼,八旗的各種圖案與標誌,幾乎就像自己曾經擁有過一般,有一種回歸故里的感覺,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我肯定自己沒來過,也沒見過照片。朋友們都說我是古蹟見多了,產生了幻覺。

記得多年後,有一位法學教授從中國投奔自由來到澳洲,在一次聚會上,該教授對著我左看右看,他說,夏先生,我看你應該是位蒙古人吧,可能還和八旗有關。我說我祖輩土生土長在南通一帶,和北方沒有關係,可我心中也詫異,我對江浙沒感覺,倒是對北方更眷戀些,如果我夜間有夢,永遠千篇一律,要麼橫刀立馬與人廝殺,要麼騎馬奔馳在沙塵飛揚草原上,儘管現實中,我連牛背羊背都沒有爬上去過。

一直到幾年前,我獲得了一個不信不行的答案,也算是有了一個了結。那是在美國的亞特蘭大市,我在一家賓館裡遇到一位來自日本的奇女子,女子眼中帶著難以揣摩的深沉,幾位萍水相逢的遊客一同在咖啡台前閒聊,她突然低聲對我說:「這位來自澳洲的朋友,咱們有緣,告訴你一個秘密,信不信任由你,你的前世曾經是蒙古的一位武士,一位大將領。」有人說,她有功能,叫做慧眼。

常常回想自己當年的旅遊,與其說是在尋找聖賢的足跡,倒不如說是在尋找自己的記憶。我曉得,六道轉世前要喝孟婆湯,是為了消除一切記憶。我幾乎懷疑我喝的是山寨產品,以至再世人間時留下了一些前世的痕跡,不過還是很感激那些殘留的信息,一直引導著我避免沉溺於紅塵醉夢中。

如今大陸的旅遊業蓬勃興起,現代的科技也很發達,景點舊貌換了新顏。傳說依然是那個傳說,古蹟可能已經不是那段古蹟,祖國邁入了山寨年代,別說祖宗的基業真假難辨,連周圍快樂的紅男綠女,誰能分清是過客還是演員。只苦了那些憑著一點點記憶尋根的癡心漢們,呵呵,真能找到故里,那才怪呢。

以前影視媒體是虛假的,現實是真的,而當今現實中幾乎沒有真的,除了花錢的,就是收錢的,看不見的是數錢的,當然還有挨餓的。

話又要說回來,在我來到澳洲後,看見過一部由台灣攝製的大陸旅遊片系列非常成功,叫作《八千里路雲和月》,主持人是台灣藝人凌峰,影片以真實的場景,真實的人物,旁白帶著濃重的山東口音,生動詼諧。畫面不美麗,卻純樸,剪輯不細膩,卻也流暢,許多我未曾去過的地方,從他的影片中獲得了彌補,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回想起來依然感覺深刻。

(責任編輯:鄭正芬)

相關新聞
探尋前世今生 催眠改善健康 改變人生
夏小強:「讓子彈飛」緣何不敵「前世今生」?
玄奇小說:「禽獸派」的前世今生
美旅遊業興旺 中國觀光客預計暴增232%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選拜登的人後悔了?習色厲內荏
【時事縱橫】習批新冷戰 拜登織網遏中共?
【西岸觀察】大法官退縮 彈劾勢必難產?
【財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飾背後故事
【遠見快評】中共舞劍意在拜登 習喊話投石問路
【珍言真語】劉銳紹:人大將改香港特首選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