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普通農婦的修煉故事

黑龍江大法弟子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從小多病的人,特別是得了病毒性心肌炎後,早搏達到了一分鐘十幾下,常出現休克狀態。醫生都說最多能活三個月。這讓我心煩的要命,電視看了心煩,聽人說話心煩,每天渾身無力,打針、吃藥、睡覺、吃飯,實在無聊就隨便找本書看看,這就是我一天的生活。那時我把家裏所有的書全看了,就連修車的書都看過了。覺得生命太沒意思了,沒事就想吃最好吃的東西,可是吃甚麼也不香,也吃不下去。

我嬸是學醫的,拿我也沒辦法,全家曾為我操碎了心,嬸實在沒有辦法,就讓弟弟領我去學氣功,可是到了煉功點既沒人教我也沒人理我。有人動員我去信主,為了好病去吧,可是還沒走到教會,就有人把我追回來,痛斥一頓。那時為了治病,家裏還是供了一些低靈東西,就這樣一天天的打發日子,一步步走向生命的終點。可是過了三個月,六個月,一年我還沒死。

一直到九七年過年,妹妹從大慶帶回了寶書《轉法輪》。聽她同事說如果有緣份看了書病就好了,我順便翻了一下書,就看到了「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轉法輪》)

修煉就能好病,我抱著治病的目的,從第一頁開始看書,邊看書邊照著師父講的做。當看到附體一節時,外面還下著大雨,我起身就把供的牌位拽下來,扔灶炕裏燒了,香爐砸碎,跑著扔到廁所裏。當時往下拽那些東西時,我的手都抽筋,婆婆還阻擋著不讓扔,可我還是堅定的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不折不扣,堅決走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從此我走上了一條永不回頭的修煉的路,不知不覺我身體也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就在我剛走入修煉不久,丈夫有了外遇,經常回家大吵大鬧,一點都不像以前連大聲說話都不敢,有一次還打了我。我一直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是心裏還是放不下,覺得很委屈。一次正好是中秋節,他買了兩條大魚,婆婆做好了魚,可是全家誰嘗都說苦的要命,根本就不能吃。我嘗了嘗覺得味道好極了,一點也沒有苦味、簡直太好吃了。婆婆當時很抱怨,說苦膽搞的很乾淨,怎麼這麼苦呢?我想這是師父看我剛入修煉的門就做的不錯,在鼓勵我,獎給了我兩條大魚吃,修煉的人真是最幸福的。

有時也想修煉這麼久了,有沒有功能啊?有一天晚上,睡不著,我就看到一團團的像棉花和大朵的白雲一樣的白色物質往我的腦袋裏進,身體躺著慢慢的飄起來,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讓我更加相信師父講的都是真的。

在修煉的這些年中,我一直以法為師。有一年玉米地苗前滅草,可是苗出來草也出來了,雨水又大,根本就鏟不過來地,大夥一齊到農藥店找經銷商說農藥不好使,是假的、一點也不起作用。店主一再解釋這跟低溫雨水大有直接的關係,可是大夥還是不依不饒,硬是白要了苗後處理的農藥,我也跟著要了。回家後我越想越不對勁,這哪是煉功人幹的事,不失者不得,我怎麼能這樣呢?我把農藥給送了回去了。鄰居們都說我傻,不理解我,有的還挖苦我,白給的農藥送回去了,缺心眼。可是當我到地裏鏟地時,越看我的苗越好,草越少,不到一天我就自己鏟完了。而他們起早貪黑還雇人鏟了幾天。這都是大法的威力的體現。

還有一次剛下過雨,我從縣裏騎摩托車回家,道上有好幾個人告訴我前面粘車過不去,我想下午還要在我家學法呢,我一定能過去。一路上,每當有水和泥的地方,就有前邊的車上往下掉麥秸或幾棵青草甚麼的,摩托車壓著麥秸或青草一點泥也沒粘就到家了,正好趕上學法。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我一直都在想往高層次上修煉,我的生命中一直在等待靈性的發展。我接觸了很多種宗教和精神運動門派,但是每次嘗試之後我都失望地發現它不是我要找的。」「而我一看到法輪功的內容,我開始讀,就停不下來了,這感受太令人震驚了,因為我就像接通了電源開關一樣,我讀的越多,越覺得法輪功的教導很有道理,能夠走進我的內心深處。
  • 塞班島的天氣經常酷熱難耐,把他曬成了一個黝黑的水手,十多年的磨礪把懵懂無知變成了成熟練達。和其他八零後的獨生子來說,他的經歷簡直就像電影裏面的驚險故事片,但是這確實不是故事片,而是一段真實的經歷。
  • …裏面的犯人讚揚的笑著說:你這老婆婆被提審回來還笑瞇瞇的,我們要是被提審嚇得兩腿發抖。我就趁機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說回家也要學法輪功。
  • 從大學退休後,熱愛自然和運動的戴維選擇了這份愜意的新工作。在這裏,他發現了一個似曾相識而又全新的領域──法輪功,一種源自中國的能令人身心淨化、精神昇華的修煉。五年來,戴維從開始默默觀察、以學者的嚴謹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研究,到後來經常來煉功點幫助向遊人介紹情況、解答疑惑,成為法輪功的忠實支持者。對於中共用經濟、政治利益在海外收買大公司、媒體和政客以減弱國際社會的譴責聲音,對於迫害得以持續十二年之久,戴維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
  • 世界上一群修煉者在天之角、在海之角,足跡遍天涯。這些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每個人、每個家庭背後都有一本真真實實感人的得度的故事,他們除了修煉自己,並且熱情地把法輪功的祥和美好,帶給各方福地眾生,本版「修者足跡遍天涯」系列就是介紹這群世界各地修煉法輪大法的群相與故事。本文介紹台灣東北角宜蘭的法輪功修煉人的真實故事。
  • 為追尋佛法真理,釋證通吃盡萬般苦;為修煉還業九死一生的傳奇,彷如當代密勒日巴再現。在佛經中記載的優曇婆羅花開、轉輪聖王下世度人的此刻,釋證通的故事值得玩味。
  • 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網有幾篇修煉法輪功的學校教職工遭受中共迫害的報導。文章在揭露邪惡的同時,還不約而同地談到了他們日常工作、生活中的表現。那麼他們究竟是一群甚麼樣的人呢?
  • 學法輪大法之前,我和丈夫是經營洗衣店的。洗衣店這行業時常可能遇到洗壞衣服而與顧客之間發生爭執,…每當賠錢,咱心裏要難受好幾天 ,自己辛辛苦苦給人洗一件衣服才幾元錢,如果賠償一件洗壞的衣服,那咱們得無償幫人洗上百件啊!為此,與顧客發生爭吵是常有的事。自從學了法輪大法後,思想得到提高,遇事「以法為師」「事事對照」。
  • 記得在第三天講課中,恩師說了一句「大家都在想、都在問我是誰,那麼一會我就把罩打開讓你們看,僅一分鐘。」正講課中師父說打開了看吧。這時我向恩師望去,因我在第八排,只見一尊頂天立地的巨大無比的金光閃閃的大佛立在眼前,高看不到頂,平視只能看到佛的腳趾,我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識地打了自己一下,想確認是否是真正的我看到了。我看到佛了,一分鐘過去場內平靜了下來。但我的思緒無法平靜,過去只在小說電影中看到有佛,誰真見到了?沒聽說過,今天我見到了,我見到真佛了,恩師就是真佛呀!
  • 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喜得大法,至今已修煉十多年了,師尊!是您把我從一個疾病纏身,不能自理,業力滿身的人,從地獄中撈起來,洗淨、淨化,成了一個身體健康,看淡名利,遇事先為別人著想,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的修煉人。今生我能得到此大法,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