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靈感 千錘百煉迎新生:6

有序的身心淨化與提升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宣布失聰又復得

剛得法三個多月時也發生了一件奇事,剛開始時是我的右耳開始疼痛跟流黃黃的臭水,因為我覺得那是種淨化身體、消除業力的表現,所以我就把這症狀拖了一陣子,結果到我耳朵流很多膿跟嚴重腫痛,晚上睡覺都必須要小心的右側睡並在耳下墊布接膿的時候,實在覺得狀況拖的太長就去看醫生了。醫生當時責備了我一番,說他最怕這種拖病不治的病患,現在都已經耳膜破裂穿孔、是末期中耳炎了,癒後也會嚴重影響聽力,非常不好治了才過來求診,那又有什麼用呢?…當時看醫生這樣講我很擔心,所以看診回去後把這個嚴重性說給我們煉功點的輔導員聽,我還告訴她說我現在再不吃藥就慘了,我說我要回去好好吃藥、接受治療。

結果我下次再回到醫院複診時,醫生卻很明白的告訴我,說我的右耳狀況顯然已經無法挽回,今後這隻右耳應該是聽不見了,也就是說醫生當時就宣告了我已經右耳失聰。那好吧,既然我知道我右耳耳聾了,那再吃藥有什麼用?我一回家就把那些藥丟掉了,反正我已經耳聾了,那就不用再管它了,反正都這樣了,再管也沒有用。

我就這樣每天平心靜氣的仍然學法煉功,每天照舊墊著布在耳下睡覺,它也就這樣繼續流了三個月的膿,結果不知道從哪一天起,那些膿漸漸的減少了,我睡覺可以翻身了,而且我竟然發現那隻耳朵也慢慢的變乾爽了,難道說已經好了嗎?更奇怪的是,這時發現我的右耳聽力,也很正常呀,好像一點也沒聽力喪失?這怎麼說?不是說連耳膜都已經嚴重破裂了嗎?可是透過這幾個月來我平平實實的修煉,想不到這一切竟然神奇的全都回補過來了!

有序的身心淨化與提升

一直到後來我還發現我自己什麼藥物都不用再吃了,不吃藥竟然還一天比一天健康,我的身心煥然一新;這對我那十幾年來都命在旦夕的身體簡直是天方夜譚!我過去那一種必須要換卡的健保卡,長年都要用到M卡左右,而現在從修煉以來,從聽力失而復得之後,我就只有一次的就診紀錄——哈哈,那是到眼科去測老花眼鏡的度數啦!

過去健保卡用到M卡是家常便飯

沒錯,就是靠著這完全公開、免費、動作簡單的法輪功,竟讓我領略到了這麼多年來,我從來也不曾再體會過的「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夢想也夢想不到的狀態——我不再氣喘、不再心絞痛、不再高血壓、甚至於我也不再是癌症病人!我更不再是一個對生命悲觀絕望的人!!這就像我重新有了第二次生命一般,每當我想到這兒,真的都會忍不住掉眼淚,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我現在健康的活著!

修煉以後的三、四年間,我陸續都還在有序的淨化身體之中,我後來還排了兩次的血便,甚至於第二次排血便時,是黑黑的血用噴的,以大量噴出的方式來排毒,不過間隔的愈來愈短就過去了,我的全身發癢也還出現了一兩次,第二次我全身抓出來的每個毛孔是浮現著鮮紅的點點,而最近的一次,抓出來的皮膚呈現的毛孔顏色已經變成淡紅點點了。當然咳痰跟流鼻涕也是,循序漸進的每隔一陣子就會讓我清理一次,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法輪功慢慢的將我所有的病症都連根給消去了。

雙盤考驗煉功人

當然煉功也有考驗,就拿我們功法要求的是雙盤這樣的姿勢來說,在我修煉了半年多之後,我開始堅持要雙盤上去,剛開始真的是怎麼盤都盤不上,一盤上就痛不可當,可是我堅持至少要先盤上半個小時煉靜功後才要拿下來,那時我痛的簡直腳踝跟腿骨都要四分五裂了,天天都是痛到發抖。一直到我修煉了快一年,我終於用雙盤能盤上一小時;那時因為痛到流汗,所以全身衣服常常是煉完功就濕了。

記得那剛開始雙盤的三個月,我不但煉完功後站不能站、坐不能坐、晚上還幾乎腿痛到不能睡,甚至每天晚上要出門煉功時心裡都會怕,但是這跟我以前因為病痛所吃的苦比起來,現在能夠因為修煉而痛,實在是太幸福了,因為那是天壤之別呀——以前的痛是我將一步步走向地獄跟病苦的痛,而現在的痛則是我要走向純淨跟脫胎換骨的痛,我怎麼能夠不珍惜呢?如果說堅持這樣雙盤就能轉化本體跟真正修煉的話,那腳痛又算的了什麼呢?

所以我就跟我自己說:「痛到我的腳都可以給人家,腳都給它們﹙業力﹚拿去好了,我也要堅持!」(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的外祖父早年精通術數之天文地理、陰陽八卦,一生經歷了很多神奇事情,最讓人感到驚奇的是他竟然親眼看到了神話故事中的「南天門」。
  • 他從口袋裏掏出來一看,全是給去世人燒的紙灰,還有沒燒完的破紙片。
  • 英國人哈德溫(Lee Hadwin)極具繪畫天分,但每次都會在夢遊時才能發揮,尤其是酩酊大醉後的夜裏。
  •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人所獲得的外界信息,90%以上來自眼睛。可是,眼睛見到的,一定真實麼?
  • 現代的科學雖然給人們帶來了日益發達的物質世界,可是,人類的本能也在日益退化。西醫學的困境實質是現代人類及其科學發展的困境。
  • 宋代歐陽文忠先生曾經出使河朔,路過高唐縣,晚上旅店中聽到鬼神在空中經過,車馬人畜的聲音都可以聽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