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花子拾金

范陶靈光乍現如同撿到黃金
袁榮易
  人氣: 42
【字號】    
   標籤: tags:

《花子拾金》又名《拾黃金》,是丑角的玩笑劇。內容很簡單,演乞丐范陶(倒過來念,諧音為討飯)撿到一塊黃金;乞丐高興的模仿京劇生、旦、淨各種唱腔,甚至其他的地方戲大唱特唱,逗得大家跟著樂和。用現代的話講,這是一種「模仿秀」,模仿的維妙維肖足以亂真。清末名丑劉趕三演《拾黃金》,他還自備文武場,能以两手拉胡琴,两膝各縛鐃鈸,右足趾夾一錘,左足懸一鑼,坐在桌上模仿唱《二進宮》,不只唱著生、旦、淨的唱段,同時胡琴、鑼鈸並奏,音節諧美,令人叫絕。劉趕三還有一齣也是「模仿秀」的《十八扯》(又名《兄妹串戲》),這是加上花旦由兩個人來演的。


1. 范陶戴煙毡帽、穿富貴衣、持竹杖(趕狗)、斜背布袋(裝物)、左足拖鞋、右足草鞋。李百歲之後,北有楊四立、南有呂月樵均擅此劇。

民國以後,更流行一齣多人演出的「模仿秀」--《戲迷傳》(又名《戲迷家庭》),將舞台炒得更是火熱,上海人特別喜歡這樣的氣氛。南方名丑何家聲,即以(1)獨角戲《拾黃金》、(2)對兒戲《十八扯》、(3)群戲《戲迷傳》聞名,並將此三戲傳給女婿呂月樵,呂月樵以名武生著稱,但他天生好嗓子,演這三齣丑角模仿戲,令人不可思議,對他高超的武功技巧、靈巧的唱功技巧無不同聲贊歎,他既是善搏擊的鷹隼,又是善唱歌的百靈鳥。
《拾黃金》顯示出:肯努力與善觀察的丑角很容易就成了戲包袱或戲提調。因為各樣戲都需要丑角來緩衝劇情,每戲都有他,但戲份委實很少,久而久之,在等演出的時間裏,戲看明白了,唱腔也熟稔了,加上好學多問,累積下來見識日增,就是一位戲包袱或戲提調了。「模仿秀」還傳達出丑角對整體戲曲藝術的精純、專注程度,認認真真的演別人,不演自己,突顯某種特色或細節,將其中蛛絲馬跡放大供人細辨,其實這是一件很艱難的任務,可算一種特殊的才能。


2. 范陶(臧其亮飾演)出門,希望今天有好運氣。

1929年高亭唱片收錄丑角金鶴年演的《拾黃金》,很有代表性,共錄了兩個段落。現在從網絡上可以搜尋來聽。第一段是范陶自述生平,其唱詞讓我們看到二十年代人活著的模樣,不禁覺得好笑:
范陶(上場,白)自幼! [數板]自幼兒生來我運不濟,我們家裏世代書香有根基。皆因我懶念詩書少教育,我是就講究是吃喝玩樂任著我的興兒為。從小入學堂,起心裏不願意。我念了五年書,我才記住了半本國語--什麼貓歡喜,一隻老鼠到嘴裏;狗歡喜兩塊骨頭丢在地。--是功課完畢那太陽西,手持著書包回家去。見了父母行敬禮,父母對我笑嘻嘻。……
丑角模仿眾人兒童時期的學堂經驗(讀國語),喚起一段忍不住發笑的記憶(怎麼如此幼稚啊!)。突然生命的某個片斷,你好像看清楚了,所以笑了起來;可是不久又陷入迷惘,你發現人生是迷離的。人一直迷迷糊糊的活著,只有剎那的「悟」讓你看清楚一下。有人稱這短暫的「悟」叫靈光乍現,例如眼前這個丑角使你清醒了一下下,但出了劇院,很快你就又恢復到渾渾噩噩過日子的狀態。
金鶴年《拾黃金》的第二段是模仿老生(帶著山東腔、個性直魯的某位老生,已不可考),唱起「老」京劇《焚紀信》,一個唱段有三、四十句(類似天水關、鳳鳴關、摘纓會的唱段,這些戲已少見演出),這是楚漢相爭的故事,項羽將劉邦困在滎陽,紀信假扮劉邦出降,真劉邦乘機逃走,氣得項羽將紀信架在柴上燒死:
紀信唱: [西皮流水]國家將興天降瑞,麒麟出現鳳凰隨。我主爺(指劉邦)起義在汜水,四路的人馬一齊歸。自從那黃河敗了隊,楚項羽人馬隨後追。我主爺兵敗滎陽內,小小的城池他又被那賊來圍。我家的軍師有計策,他命我這頭戴王帽、身穿蟒袍、腰橫玉帶、足蹬朝靴,假扮著漢王去哄羽賊。…………,得兒衣答衣、倉切台、衣答衣、台切倉、台台乙台乙台倉、     得兒台台乙台乙、頃倉本兒、冬咯龍冬,把我命來催。大膽闖進賊營內!


3. 范陶(臧其亮飾演)摔了一跤,發現地上有黃金,連忙感謝老天爺。

金鶴年這段唱的最後,用嘴加上鑼鼓經,是給紀信打氣,擴充膽量,表明紀信是一條不怕死的好漢,鑼鼓經宛如呈現紀信當時蹦蹦的心跳,說不怕還是怕,馬上要面對死亡了,做為一個人你能怎樣呢?這種旁白式的敘述倒像出自相聲演員的講話,有些兒不經,但又真實反映心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網絡上許多人談到郭德綱講的相聲,說他傳承自傳統文化。郭德綱《山東二黃》秋胡戲妻唱腔,就源自金鶴年這張老唱片。郭德綱《論中國相聲五十年之現狀》說,上個世纪八十年代以後,相聲被毁了。電視相聲演員、晚會相聲演員製作一些連他们自己都「不會樂」的相聲作品,既無内涵又無現實意義,只是迎合上面政策的需要,一段一段的黨八股,可憐的相聲演員在那表演智障呢。傳統的段子被拋棄的太多了,以前傳統相聲先生有一千多段,郭能繼承的只剩二百段(其中一百段還不被允許講)。如此歲寒凋零,中共卻要雪上加霜,有一陣子,甚至想用「反三俗」消滅像郭德綱這種尚存傳統「自由」的相聲藝術家(在文革時劉寶瑞甚至被鬥死)。過去,紀信猶可表達心裏的不願意;現在呢,只准喊「××黨萬歲」,然後「壯烈的」往火坑裏跳,這叫做「烈士」。
相聲、戲曲帶有靈光乍現的信息,吉光片羽,沙裏滔金,人生偶得的智慧,啟迪人生真相,是傳統所說「與人為善」的。
共產黨統治,不讓人說一點真話,它的官吏是中國有史以來最無恥的,所謂「三俗」:庸俗、低俗、媚俗恰恰是其尊容,俗到摸不著北,連乞丐的骨氣(不偷不搶)也沒有,是吃盡搶盡人的土匪流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順帝時期製作了讚美佛的樂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講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薩的容貌出現,迷惑世人,後來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顧名思義,「鼓」舞的舞蹈動作應當是圍繞著「鼓」展開的。而作為打擊樂器的「鼓」起源很早。傳說遠古時有伊耆氏用土製的鼓,鼓槌是用草紮成的。又傳說夏后氏有一種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鞀」字,此外還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遠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經有此樂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時將從那裡傳來的樂舞稱為《天竺樂》。《天竺樂》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傳入中原。
  • 唐朝文宗時,下詔讓太常卿馮定製作《雲韶法曲》。《新唐書·禮樂志》亦記載,這個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宮廷宴席時才表演。唐《樂府雜錄》記載,「樂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還有五個穿著繡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執著金蓮花在前面導引,意即「執金蓮花如仙家行道者」。
  • 《蘭陵王入陣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據唐代崔令欽的《教坊記》記載,起源於北齊,盛行於唐代,又稱《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現北齊蘭陵王高長恭作戰的勇猛英姿,為帶有簡單情節的男子獨舞。
  • 唐 周昉《簪花仕女圖》。(公有領域)
    唐懿宗時期,曾令宮中伶人李可及創作了《歎百年》隊舞,或稱《歎百年隊》。該舞蹈是為了悼念懿宗與郭淑妃的愛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種人生無常的思想。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礎上,又出現了被後世稱為《蓮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樂府雜錄》曰:「健舞曲有《柘枝》,軟舞曲有《屈柘》。」《樂苑》曰:「羽調有《柘枝曲》,商調有《屈柘枝》。此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於二蓮花中藏花坼而後見,對舞相占,實舞中雅妙者也。」
  • 柘枝舞的伴奏樂器是鼓。正是在歡快的鼓聲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場、起舞、謝幕,因此舞蹈節奏鮮明歡快,風格健朗。
  • 太宗故地重遊,感慨萬千,在隨後宴請大臣的酒席上,賦詩10首,抒發了 「況茲承眷德,懷舊感深衷」的懷舊之感和「垂衣天下治,端拱車書同」的喜悅。後由隨行的起居朗呂才製成樂曲,稱為「功成慶善樂」,所用音樂為西涼樂,並編制了舞蹈,故又稱「九功舞」。
  • 唐朝著名的舞蹈《五方獅子舞》緣於《佛說太子瑞應經》中的典故。在該經書中記載:「佛初生時,有五百獅子從雪山來,侍列門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