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個龍年到今天的世界偽案之謎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唐文綜合報導)2001年1月23日(2000龍年12月29日除夕)中共炮製了震驚中外旨在誣陷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成為它在國際上無法擺脫的夢魘。在此之前的1999年7月,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嫉,發起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但法輪功的「真善忍」理念深入人心,江鎮壓不下去,因而挑起「天安門自焚」事件,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強行繼續鎮壓,然而反助法輪功弘揚到全世界,十年來,國內外廣大民眾越來越認清中共的邪惡,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法輪功自1992年5月傳出後,以其「真善忍」的道德理念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在海內外民間迅速傳播。近二十年來已經弘揚至110多個國家和地區,全世界超過一億人都因此身心受益,法輪功廣獲各國政府與議會一千六百多項褒獎。

據中共公安部調查,1999年初,中國大陸至少有7,000萬人學煉法輪功,其人數超過中共黨員數目。法輪功學員中有中央政治局常委家人、部長級高官、軍隊實力派人物,還有教授、名人、富商及社會各界民眾。


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後,以其「真善忍」的道德理念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在海內外民間迅速傳播。圖為2011年8月27日上千名來自紐約、台灣和歐洲的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曼哈頓中央公園集體煉功。(攝影:戴兵/大紀元)

江澤民因妒嫉發動鎮壓法輪功受抵制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嫉之心,認為「法輪功在跟中共爭奪群眾」,他利用中共歷年來練就的邪惡手段,在1999年7月20日,不顧政治局其他常委的反對,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中共利用一切手段誣陷迫害法輪功,電視、廣播、報紙、雜誌,鋪天蓋地搞「大批判」,人們被逼表態與法輪功「劃清界限」。

不過讓江澤民大失所望的是,儘管動用了黨、政、軍、文教、外交、經濟等一切手段,採用了中共誕生以來的各種招數,但民眾對鎮壓法輪功並不感興趣,很多地方中共的迫害政策受到各方或明或暗的抵制;江澤民「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狂言徹底落空,並面臨國際社會的輿論壓力。中共騎虎難下。

為強行維持迫害 中共編造自焚偽案

為了煽動中國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強行繼續推行對法輪功的鎮壓,中共羅幹與專門鎮壓法輪功而成立的610辦公室,河南公安廳、中央電視台等部門,在2001年1月23日(2000年(龍年)12月29日,除夕)下午,炮製了「天安門自焚事件」,意圖誣蔑法輪功,以所謂的五人「自焚」謊言欺騙海內外人士。中共喉舌第一時間報導此案誣陷法輪功,但是漏洞百出。喉舌從開始報導的5人「自焚」在一週後增加為7人。

據中共高層人士透露,當時河南公安廳因連續出現火災死人等安全事故,被中共中央點名批評。為了挽回敗局、維護官位,河南公安廳主動找來幾個不煉法輪功的人,如在河南開封一夜總會作女招待的中年婦女劉春玲。劉春玲離婚後不但要養活12歲的女兒劉思影,還有老母要依靠她生活。年老色衰的劉春玲不但在夜總會收入低,而且被查出患有癌症;中共公安向她許諾,只要幫忙上演一齣自焚假戲,就能得到很多錢,她女兒還能上好學校。

2003年1月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發現,至少有三個重要因素與中共編造自焚偽案有關:中共在無效地進行了一年多迫害之後,仍然無法煽動起久經政治運動的中國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和對迫害的認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地到其自認為的政治中心、主要的門面天安門廣場請願拉橫幅、呼口號和煉功感到沮喪和憤怒,決心要來一次清場;同時中共也迫切需要借民意緩解國際社會的抗議和批評,尤其是幾個月後將要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會議。

「自焚」騙局漏洞百出

如果把中央電視台的「天安門自焚事件」錄像畫面進行慢鏡頭分析,以及觀察整個事件,便會發現很多疑點,證明這場「自焚」事件完全是一個精心設置的陰謀與騙局。

一、在「自焚」事件中被大面積燒傷的小女孩劉思影氣管被切開後,四天就能接受採訪並能唱歌。

二、「焦點訪談」錄影證實,劉春玲沒被火燒死,卻被警察用重物擊打頭部倒下。

三、天安門巡邏的警察幾分鐘內從兩輛警車裡拿出二十多個滅火器和滅火毯「應付」「自焚」突發事件。

四、北京積水潭醫院治療「自焚」大面積燒傷者,不作任何防護。允許記者近距離採訪,所有被嚴重燒傷的人都被緊緊的用紗布包裹,完全違反醫學常識。


央視天安門自焚鏡頭的慢動作重放證實劉春玲是被警察打死,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策劃的一場騙局。

五、王進東在自焚時衣服已被「燒」焦,但是最易燃燒的頭髮還在頭上,他腿間盛滿汽油的雪碧瓶卻完好無損。在他喊出那句似是而非的口號之前,警察手中的滅火毯卻在他頭上悠閒的搖晃很久,沒有絲毫滅火的急迫。

六、在央視和新華社的「自焚」報導中,先後出現了三個不同的「王進東」。台灣大學語音識別實驗室受「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委託,對王進東的聲音作了語音鑑定,得出明確結論:《焦點訪談》第一集中的王進東與後來的王進東不是同一人。「追查國際」經可靠途徑查獲:參與「自焚」的「王進東」是由一名現役軍人扮演。


2001年1月23日,中共江、羅集團在天安門導演了震驚世界的「自焚」偽案,用來構陷法輪功。中共先後披露的三個「王進東」,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大紀元資料圖)

不僅上述造假鑿痕太過明顯,《華盛頓郵報》在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頭版頭條發表了調查報告《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自焚的動機乃是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郵報記者菲力蒲‧潘親自到自焚身亡的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煉法輪功。


http://www.youmaker.com/

追查國際的調查

鑒於自焚偽案是中共對法輪功抹黑並煽動民眾仇恨的重要一環,追查國際在2003年1月20日成立以後發佈的第一個調查公告就是追查天安門自焚偽案。此後,追查國際陸續發表了4份相關的調查報告。其要點如下:

1. 現場質疑(此處不包括獲獎電視片《偽火》中揭露的破綻):天安門到積水潭醫院大約十公里的寬闊通敞的路,有警車開道的急救車卻花了約兩個小時才把傷員送到醫院。據新華社2001年1月30日對自焚事件的報導稱,1月23日14時41分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自焚,事件發生後不到7分鐘,3輛急救車就趕到現場,將傷者緊急送往北京治療燒傷最好的積水潭醫院。然而,追查國際和積水潭醫院多位工作人員確認,「自焚」者在晚上5點左右才被送到積水潭醫院。原本20多分鐘的車程花了2個多小時,中間急救車消失的2小時發生了甚麼?

2. 專業語音鑑定:結論是「《焦點訪談》錄像中第一集的王進東與第二集和第三集的王進東應可判斷不是同一個人」。追查國際委託全球公認的,在中文語音的辨識、合成、驗證等方面擁有先進技術的國立台灣大學語音實驗室,對在中國中央電視台的3集《焦點訪談》節目中出現的王進東的聲音等作了第三方語音鑑定。

3. 就劉思影突然死亡對收治她的積水潭醫院的調查:追查國際從積水潭醫院參與治療劉思影的醫務人員處得知,劉思影在燒傷基本治療得差不多了,身體已基本恢復正常,已打算出院的時候突然死亡。劉思影死前一段時間,包括死亡前一天,心肌酶譜和其他各項檢查均正常。然而3月17日星期六上午8、9點鐘時,積水潭醫院負責人和北京市醫政處處長曾到劉思影病房探視,與劉思影說了很多話,「劉思影當時還活蹦亂跳的」。此後,中午11至12點左右醫生突然發現劉思影已處於病危狀態,並很快死亡。調查還發現,劉思影的屍檢是在積水潭醫院做的,但屍檢報告卻由急救中心出具,而且報告沒有在病案討論中公佈,只說大概是心肌的問題。

4. 各主要中央級喉舌媒體自相矛盾的報導。追查國際比較了中共中央級喉舌媒體的五篇關於自焚案的報導,這五篇報導是,新華網日內瓦2002年4月24日《天安門自焚者王進東的女兒王娟專訪》,新華社鄭州2002年5月19日《天安門自焚事件參與者王進東的控訴》,《光明日報》記者王光榮寫的《在夢魘般的日子裡――原法輪功癡迷者王進東一家的追憶》,中新社鄭州2002年4月8日電《天安門廣場自焚者王進東、薛紅軍追述荒唐事》和新華社2003年4月7日發佈的《王進東自述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前後》。在這些報導中,關于「王進東」「一家人」開始煉功的時間、王進東喊口號的時間、王進東身上有無「烈焰」、王進東身上的汽油是怎麼澆上去的、王進東的頭髮是否被燒掉、自焚後警車的去向,以致王進東喊的甚麼口號,家人的情況等多方面,各媒體的報導都有不符合和自相矛盾之處,而且和央視播放的錄像不符合。


在近十年的嚴酷迫害下,法輪功學員仍百折不回地堅守正信,在揭示真相、呼喚良知的過程中展現和傳播著大法的美好。圖為2005年12月25日四千多位台灣法輪功學員排組法輪圖形。(大紀元資料室)

國際揭露騙局 中共醜行曝光

真相被披露後,中共精心策劃的這一世紀「自焚」偽案使中共的醜惡徹底曝光,成為它在國際上無法擺脫的夢魘。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對法輪功的構陷,涉及驚人的陰謀與謀殺。聲明指出:錄影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共代表團面對確鑿的證據,沒有辯詞。該聲明已被聯合國備案。

2002年1月北美中文電視台「新唐人」製作了揭露2001年「天安門自焚真相」的紀錄片《偽火》(False Fire),該片從各國參賽的六百多部影片中脫穎而出,於2003年11月8日榮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該獎項在紀錄片領域享有盛譽,其歷史僅次於「奧斯卡」。《偽火》影片以怵目驚心的畫面和精闢嚴謹的分析,揭示了「自焚」案的諸多疑點,從而證實了整個事件是中共企圖栽贓法輪功而炮製的造假案。


新唐人電視台製作之影片《偽火》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2002年1月製作)。(大紀元)

2001年1月23日,五人在天安門廣場自焚,新華社立即宣佈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中共在全國範圍發起了又一輪污蔑、誹謗和暴力的狂潮。十年後,追查國際認為有必要重新說明那個重大事件以及圍繞那個事件發生的事。

緊鑼密鼓的前奏

從2000年底到2001年初,中央級的各種和迫害法輪功有關的會議、事件出乎異常地密集,以下是部份公開的活動:

2000年12月26日,江澤民在中央紀委第五次全體會議上關於「法輪功」問題講話。在公開發表的講話中隻字未提法輪功。

2001年1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嵐清(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召集總工會、共青團、婦聯主要負責人開會,研究部署反「法輪功」鬥爭。

1月5日前後,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心組召開學習會,學習中紀委五次全會精神和江澤民講話。曾慶紅在會上強調加強與「法輪功」的鬥爭。

1月8日,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周強主持召開團中央書記處會議,學習傳達李嵐清1月5日下午在工、青、婦負責人會議上的講話精神和中共中央610辦公室關於元旦期間「法輪功」學員在北京的活動情況通報,研究部署貫徹落實措施。

1月10日,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周強主持召開團中央書記處會議,學習傳達全國處理「法輪功」問題工作會議精神和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關於同「法輪功」鬥爭的形勢和下一步工作意見。

1月11日,由中國反邪教協會發起的「反對邪教、保障人權」百萬簽名活動11日在北京大學啟動。

1月15日,人民日報以國務院新聞辦負責人答新華社記者問的形式發表污蔑法輪功的長篇文章,並將中共違法違憲的迫害法輪功說成是「中國政府根據群眾要求依法處理」。

1月16日,江澤民會見日中友好七團體時,大講他體重有九十公斤,不怕法輪功。

1月16日,在「中國反邪教協會」副理事長何祚庥等人主持下,發動中科院三百位院士加入百萬簽名。

1月17日,中國全國總工會發動勞動模範和工會幹部開會「深入揭批法輪功」。

1月18日,由全國學聯組織的首都14所高校學生在京向全國大中專學校的學生發出《崇尚科學,提倡文明,抵制邪教》的倡議書。

1月20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指稱法輪功「其險惡用心就是企圖在中國製造混亂,破壞社會穩定,進而實現他們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圖謀」,並且指責法輪功「已經成為西方反華勢力的政治工具」。

1月20日,羅幹主持全國「嚴打」會議,指示地方官員要多逮捕,並從嚴從重判決包括法輪功在內的「境內外敵對勢力、少數民族分裂和宗教勢力」。

1月21日一早,羅幹到北京市公安局刑偵總隊特警支隊、武警北京總隊六支隊和北京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慰問公安民警和武警部隊官兵。他對前段時間公安民警和武警在天安門廣場對法輪功學員的武力鎮壓表示了充分肯定,並要求民警和武警不怕疲勞,連續作戰,執行下一步的嚴打任務。

1月21日,全國婦聯開展了以「家庭拒絕邪教,倡導科學文明」為主題的宣傳教育活動。

1月22日,國務院機關管理局傳達了中紀委、中組部關於在同「法輪功」鬥爭中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和共產黨員作用的通知和中央國家機關紀工委、黨工委組織部的《通知》,並就深入貫徹落實兩個《通知》提出了五點要求。

1月23日,天安門廣場自焚。


法輪功在大陸持續受到中共打壓(圖:大紀元)

百萬簽名和自焚的巧合

一個和自焚偽案無法分開的組織「中國反邪教協會」(以下簡稱「邪會」)。邪會是一個專為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成立的組織,成立於2000年11月13日。成立以後的第一個大型活動,就是2001年1月11日從北京大學開始、16日從中科院正式開始的反法輪功的百萬簽名運動。

這個運動的目的是為了在當年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上為飽受國際社會批評和抗議的迫害法輪功政策製造民意基礎。該活動得以全面鋪開則顯然有賴於天安門廣場自焚案。而16日正式開始的簽名運動離自焚發生只有7天。

自焚偽案製片人陳虻遭惡報

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的陳虻是中共央視《焦點訪談》欄目《天安門自焚》紀錄片的製片人。陳虻積極主動的參與製作了這毒害億萬人的謊言。1961年出生的陳虻,原名陳小兵,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光學工程專業。兩年後因其母關係,調到中央電視台當記者,並改名陳虻。

2001年1月他擔任新聞評論部副主任,負責《實話實說》、《新聞調查》等欄目,在製作《天安門自焚》後的10月,就升任為《東方時空》主管。 不過這些晉陞都是建立在出賣良知的基礎上。正如2001年他在加州一個研討會上所說:「新聞在我看來並沒有甚麼真實性」,「誰給我飯吃,我就給誰賣命。」

2008年12月23日,正想官位往上爬的陳虻,在發現胃癌的9個月後,痛苦的死在北京腫瘤醫院,死時47歲。在胃癌治療中,又發現癌細胞轉移到肝部,隨後的肝癌更是疼得他死去活來。最後他自己都不想再活了,在被痛苦折磨了300多天後,他痛苦的離去,死前都沒有了人樣,身後留下沒有工作的妻子和一個11歲的兒子。


2001年陳虻因積極參與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作,毒害了億萬人,年僅47歲就當了中共的替死鬼。(合成圖片)

當這位47歲的中共副處級幹部暴死後,他的骨灰被放入八寶山,主要就是因為他在誣陷法輪功方面充當了先進。當時連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和解放軍前副總參謀長兼海軍政委李作鵬將軍的骨灰都沒獲准進入八寶山。知情人議論說,陳虻之所以「先進」了墳墓,就是因為他在鎮壓法輪功上太「先進」了。

當時跟陳虻一起在北京腫瘤醫院作伴的,還有央視新聞聯播的標誌性人物羅京。羅京充當中共喉舌,很多誣陷法輪功的謊言都是通過他的口中傳出。羅京得了淋巴癌,在治療後基本恢復健康。不過他一心想回去繼續充當謊言喉舌,結果一夜間病情惡化,當時羅京口腔潰瘍最為嚴重,靠麻醉藥漱口吃藥,連吃飯喝水說話都疼得要命。醫院知情人私下議論說,羅京靠嘴騙人,結果讓他嘴爛成那樣,真是報應啊!死時羅京只有48歲,比陳虻多一歲。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危害所有中國人

中共妄圖以其喉舌媒體加工的自焚錄像欺騙世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揭露其謊言的獲獎影片《偽火》卻在海內外廣泛傳播,無數海內外民眾正是通過瞭解「自焚」真相,從而明白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在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持續至今已逾12年的迫害中,謊言欺騙更是逐步升級、變本加厲,從「不讓吃藥」,到「自殺」「殺人」,他們企圖掩蓋對法輪功學員虐殺、活摘器官等罪行,持續欺騙並誤導善良的民眾。但這些栽贓陷害的卑劣伎倆卻不堪事實的檢驗,造假的醜行一再曝光,令中共顏面掃地。


沒有共產黨,才有真自由。(攝影:李願/大紀元)

據保守估計,江澤民及中共自1999年開始為迫害法輪功而動用的財力達國家經濟資源的1/4,使脆弱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更嚴重的是,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更摧毀了人類最根本的道德底線。中國人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這十餘年裡,在中共誘導、脅迫、謊言的愚弄下,在物慾橫流,為錢是舉的衝擊下,人的正義、良知已被泯滅。由此觸發的是道德的全面崩潰、普世價值被踐踏。

中共迫害法輪功所危害的決不僅僅是數千萬至一億的法輪功學員,而是所有的中國人。只有制止中共迫害,徹底拋棄中共,中國才有希望,中國人才有幸福生活。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中國大陸小學教材中的「偽火」
江打壓法輪功把中共拖入解體(2):偽火
十年後麻城老人透露「火燒活人」真相
〈十年後麻城老人透露「火燒活人」真相〉讀後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急武統 台軍力增 美議員籲除鱷魚
【秦鵬直播】阿里再被罰 習求助默克爾失靈?
【橫河觀點】中共承認疫苗效差 美軍蔑視遼寧號
【微視頻】習防螞蟻爆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重播】美參院聽證:情報巨頭談世界威脅
【新聞大家談】美信息反擊戰 推倒中共防火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