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絕處逢生 講真相分享幸福

湖北大法弟子程淨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藉這個機會說說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是多麼幸福啊!謝謝師父的苦度!謝謝同修的鼓勵和幫助!我們得大福了,心裏老想把幸福分給親人、朋友、所有能聽真相的人。

一、修大法絕處逢生

由於受邪黨無神論毒極深,當大法煉功點在家門前我都不看,還笑話煉功人是怕死,當時我已是一身病不能自理,全身找不到不疼的地方,心裏盼望著快死,醫院也判我晚期癌症,所以作好了服大瓶安眠藥的死亡準備。

一九九八年底,一位老年大法弟子手捧《轉法輪》勸我煉法輪功,她不放棄反復給我講大法好,我還不耐煩的接過書,心裏想著應付她一下,因為站不住、難受,想叫她快走。回到家心裏老想:我都病成這樣了還叫我看書,可是又想是甚麼書呢?當時疼得厲害,眼看不見字,心想只看看是甚麼意思。

戴上眼鏡,看到《論語》,我只看了前面一小段就不想放下書,爬到床上,開了大燈開始看,淚水像關不上的水管,把枕巾拉來擦,從下午三、四點鐘一口氣看到第二天天亮,整本書我都看完了。

這時自己都驚呆了,我怎麼能把這厚一本書看完了呢?我怎麼這麼長時間哪也不疼了呢?昨天我吃甚麼藥效果這麼好?平時不吃不喝還上廁所多次,今天怎麼連廁所也沒上呢?眼鏡也不知甚麼時候丟一邊也能看書了呢?甚麼答案也沒有找到,不想了,這書太好了,可不知好在哪?我還要看,我要把這位師父的話都記住。

就這樣,輕鬆的下了床(平時上下床很艱難的),像沒病的感覺,但我當時一點也不明白這麼大變化與這本書有關係。拿上錢找昨天送書的大姐,見了面我笑了,說不想還書還要買下行不行?她問我看了嗎?我連點頭,顯得很激動。她說:太好了,你緣分大,書送你了。我堅持給了錢才放心的回去接著看書。這次看得慢、仔細,只看了一半就出現了拉肚子,吐髒物的現象,這次明白是書中告訴的淨化身體,越來越明白了這寫書的師父是救命度人的神。

看到三遍時,心裏明白的理多了,產生了要修煉的願望,無神論徹底被從我身上清除了。從此,我精神起來了,學法不分白天夜晚,看書、抄書,在法中修得幸福、快樂,使了解我病情的人都稱奇,年紀大的都要求學功,見了面只問我身體好這麼快的原因,我說還沒煉呢,只看了一本書都好了,因為我沒有想治病的心,沒有求心,不少人明白了走進了大法,修得很不錯。堂兄八十多歲只三個月全身病好了,八百度的眼鏡不用了,了解我大病情況的鄰居、居委會、親人們都說這法輪功太厲害了。

有一些了解邪黨鬥爭邪理的人說煉的人越來越多,恐怕上面不會讓煉的。果然我煉功只半年,迫害就開始了,而且一天都上門幾次要收書、逼迫寫「保證書」等,我丈夫煉功不足三個月,頂不住交了書,寫了保證,他們硬要我在他的保證書上簽名,說甚麼他們完成任務了,以後再煉也不管了。我流著淚問,我快死也沒人關心一下,現在好了不讓煉還要「保證」,我「保證」要煉到底,把他們氣走了。因為邪黨人員經常上門騷擾,後來搬了家,我頂住了走了過來,任何場地無論是誰問還煉不煉?我會大聲說:「煉」!說完心裏美極了。

是師父的慈悲,是大法的神威,是同修的耐心才使我得到了這萬古珍寶。

二、講真相分享幸福

我得了這麼好的法,我要告訴更多人,讓他們和我一樣幸福。

我有一個83歲的姐姐一身病,還查出晚期直腸癌,痛苦極了,我接到自己家教她學法,因為知道我煉法輪功後全身病都好了,非常相信法輪功,她一學法,神跡就不斷出現。開始看《轉法輪》時眼睛看不清字,戴上眼鏡看了不一會兒,她叫著說這書上的字長大了(《論語》還沒看完一半),眼鏡也帶不了,大約一講沒看完就連跑三趟廁所,我問怎麼回事?她高興的說:「通了!」就是吃藥、灌腸都不通大便,這一下通了。我和姐姐面對面淚水直流,又哭又笑,這時我倆內心的感激、幸福無法表達……

姐雖沒甚麼文化,可她一學就能記住,五套功法的口訣一天背會,《洪吟》讀幾遍就會背了。師父講的法她看了就說「要求高又嚴格,但我能做到」。她說,我一生苦到了頭,今天遇到了活神仙,回去一定好好學法煉功,她說到做到。過去她玩麻將,她家是專用場地,她回去老玩伴都高興,可她善意拒絕了,從此沒再摸過一次麻將。

我有一個姐夫八十多歲,失眠,我幫他退了邪黨,還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三遍就張了大嘴打哈欠,倒頭就在床上睡著了,鞋還是我幫他脫下的,第二天姐姐說睡了二十多個鐘頭才醒,好了!

一個清潔工在聽我講法輪大法真相時說她甚麼也不信,只信有錢就好,正說著話呢,樓上掉下一扇玻璃門,掉在我和她中間,碎玻璃全紮在她身上,血直流,我一邊找肇事的人,一邊叫她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發脾氣說疼還念啥,我只好幫她處理送衛生院,然後又耐心的告訴她大法的神奇,信就得福,於是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馬上就不疼了。她問我:為啥我倆站一起,那玻璃全扎在我身上,你一點也不沾呢?我說你不信神,我信神,我天天念,當然不一樣了。她完全信了,開始念幾天後告訴我她的身體好了,她不打工了,回家叫大家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2011過年期間,我在馬路上走,一位不認識的老太太笑著迎面問我:老人家,多大歲數呀?我說七十過了,她說看你精神好,臉色像年輕人,走路有勁還唱歌,看你不像七十多歲的人,能不能告訴我身體這麼好的原因?我想這是有緣人,拉著是要聽真相的,就問:大妹子,為甚麼問這個問題?她說自己不到六十歲,感到全身不舒服,兩個乳房發硬、痛,沒工作,沒錢看病,只讀幾年小學,能認字,家在邊遠山區,從沒聽說過法輪功。針對這,我詳細的講了法輪功真相,並把我的經歷告訴了她,她馬上要求借書看。

三天後她找我,她手裏拿著錢而沒有書,和我當年一樣要買書,我沒要她的錢,要她繼續看。一個星期後,她開心的笑著告訴我:這次看書中途拉了四天肚子,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現在胸口不難受了,硬塊消了,真高興啊,師父是真神仙啊!看書就治病!老姐,我要跟你學功!我想她主動問真相,主動要學功,是師父安排她來求法、得法回去當種子的,我一定要帶好她。一個星期後她哭著告訴我:老姐,我把孫子帶大了,兒媳婦一直不讓我回老家,怎麼一學法她就要我回家呢,還不要我帶孩子。我一聽笑了,我說:你應該高興,我認為是師父叫你回家洪法的,你的責任大,是好事。

--摘轉自明慧網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2/修大法絕處逢生-講真相分享幸福-263740.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九九年7月20日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自己也不精進,到二零零三年五月份就不學法了。這一不學了,病都上來了,最可怕的是乳房長個東西,大夫叫我去化療,一個療程不行,得兩個療程,又開了一些藥,花了不少錢。按理說好了,等過了年開春又壞了。零四年四月份,乳房長個腫瘤,心裏發燒。我想完了,誰都救不了我了!這時我想起師父,想起大法能救我的命!就這樣,我又從新開始修煉。乳房疼痛,腫瘤長得很快,心裏發燒抗不住,我學法就能抗住,每天我都這樣想,我一定要好好學法煉功。
  • …這五套功法就是法輪功的煉功動作,這徹底粉碎了中共灌輸的無神論。從此不信神不信佛的我就相信法輪大法了,不管颳風下雨都堅持煉功學法。我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身心輕鬆極了。 我周圍的環境清淨而祥和。和煉法輪功的功友在一起,都是真誠善良,坦坦蕩蕩,沒有爾虞我詐,沒有陰謀詭計。真是一塊淨土!我終於找到了世外桃源。
  • 一次,我在路上碰到一個老婦,拿著一空袋子,夾到腋下走著,不時的停下來,將身體往後仰仰,手捶著背。看到這一幕,我覺得這老人活得太苦了,心想一定要告訴她真相,告訴她「法輪大法好」。…她竟然邊走邊跳,嘴裏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像個孩子似的開心地笑著,對我說:「你看我都能跳了!」
  • 老首長,你七十多歲的人有一顆二十歲的心臟,我多次為你做過心肌梗死的治療和搶救,上次住院到現在才兩個多月,你的病是怎麼好的?
  • 當丈夫讀完了一遍《轉法輪》後,他的身體就有了很大改觀:疼痛明顯減輕了,晚上能睡著覺了。要知道,丈夫有二十多年的失眠症,每天吃安眠藥也不過勉強能睡一會。我們又接著讀第二遍。神奇的是,在丈夫病情不斷好轉的同時,我的身體也發生了變化:我吃了二十多年的降壓藥,這時我試著一天沒吃,結果啥事沒有。這要在以前,哪怕一次忘記吃,血壓立馬就要升到二百八十了。
  • 我們村的老年大法弟子李桂珍,是個大腦炎後遺症患者,時常發病,修煉法輪功後,她完全康復,真是奇蹟。李桂珍沒有文化,她口述得法的經歷時,話未開口淚先流,整個過程一直是流著淚說的。
  • 我是一名醫務人員,一九九九年二月得法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堅定的走到了今天,在十幾年的修煉路上出現了許多神奇故事,以下我的親身經歷和所見,寫出來可能對更多的有緣人有益。
  • 但因為身邊環境的影響沒堅持多久他就掉隊了,就在2011年9月18日的那天,我去公公家時,聽公公講,他最近總是聽到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的聲音……但本小區中根本沒有死人的事,我想,大概是公公的天命已經到了。…
  • 我這個歲數的人自然早就滿頭白髮了。可自今年以來,我的白髮中有許多變黑了,這讓周圍不修煉的人感到更不可思議了,簡直太神奇了。現在我都快一百歲了,身體還非常棒,沒有病,生活能夠自理,自己一個人到街上去散步,別人見了都很羨慕,還總要問我:「您老是怎麼保養身體的?」我就驕傲的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
  • 我年逾七旬,是個多災多難的人:生下來就差點兒被狗叼走;成年後遇車禍臥床三十四年;半生百病纏身,負債累累,多次自殺未果;受法輪大法恩澤才有我的今天。…九七年年末,我躺在床上總能聽到一種優美的音樂不停的縈繞耳際,…我當時每天都得幾次服用二十二粒的藥丸,煉功後,由於身體不疼了,也忘了吃藥,也就再也不吃藥了。兩個月後,我生活能自理了,能下樓到同修家學法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