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悅來店》

何玉鳳義助落難的好人走上坦途
袁榮易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京劇《悦來店》、《能仁寺》是八本《兒女英雄傳》中精彩的兩析。此劇原為清初文康寫的小說,清末李毓如根據河南才子狄郁(號杏南)所编梆子劇本、整理成為京劇余玉琴「福壽班」的本戲之一。當年余玉琴演十三妹是武旦應工,以武功見長,是踩蹺演出。此戲後經王瑶卿重排,融合了花旦腔調、刀馬旦架式表演,不再踩蹺而改穿彩薄底(快靴)。


1. 《悅來店》安驥(王聲元飾演)上場時的身段,身穿湖色褶子繡梅花。


故事是:安驥之父安水心出任淮陽縣令,忤上司被參,需六千兩銀子贖罪。老僕與安驥攜銀三千兩自北京城出發,誤雇了驢夫白臉狼、黃傻狗運財,二賊私議害死安驥,被何玉鳳聽去。何玉鳳至悦來店見安驥,安卻疑懼何玉鳳欲劫己銀。……安被驢夫誆離出店,誤入能仁寺,被惡僧捆綁。何玉鳳踵至,彈打惡僧,救出安驥與寺中被擄女子張金鳳。


2. 《悅來店》兩驢夫:黃傻狗(左,毛復奎飾演)、白臉狼(右,周陸麟飾演)。

女主角何玉鳳(十三妹)扮像是穿红色打衣打褲、戰裙、扎腰巾子、戴風帽、插面牌,身背刀、弓、彈囊,英姿颯爽。她曠達灑脫、樂於助人,進悦來店内盤問安公子的一番對白,顯露北京人豐富的語言特色。而安公子相反,是個沒出過遠門的書呆子,謹守「逢人只說三分話」的原則,講起話可真夠彆扭。例如,何玉鳳問半天,安驥只有虛話,何玉鳳乾脆說白了:「你想想,我與你,是萍水相逢。剛才你也说過,咱們兩個人哪,又是男女有别。今兒個我即刻來問你這些個話哪,想必我心裏頭有我的事情,你就該據實相告啊,才是你的道理不是。怎麼,問了半天哪,跟我一味的支支吾吾離離奇奇的,你把我當作什麼樣兒看待啦」。


3. 《悅來店》何玉鳳(陳聲媛飾演)高舉馬鞭表示騎馬而行的意思。

「我本將心向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十三妹熱誠、安驥閃躲,兩個人湊不到一塊去。固然安驥心有急事,不易信任別人,但何玉鳳一身女大王的穿戴,也是令人望而生畏。這多少就像秀才遇見兵,各自著急而產生戲劇張力。

戲總要演的不露痕跡,才有真實感,有那個真的味道出來。在台灣,全才旦角徐露不但戲演的好,更懂「戲理」--戲是讓人喜聞樂見,而不是嚼不動的鐵板。當一個戲過份強調主題、強調目的、強調甚麼文藝為政治服務,那就在逼人啃鐵板,編劇程度可說拙劣不堪。徐露的見解高許多,她認為戲所以有主題、有情節,它們目的是給演出者一個引子,使演員交代出人生的各個不同情境,而讓觀眾得以品嚐到人生的各種「情味」。


4. 《悅來店》何玉鳳(陳聲媛飾演)在馬上自報家門。

徐露用三齣戲《悅來店》、《得意緣》、《販馬記》來比較說明:「戲曲的“主題”和“情節”經常不是緊密相關的,像是《悅來店》、《得意緣》,都是以“報仇”為主題,《販馬記》不那麼明顯,但也強調冤獄平反,可是報仇和平反的過程並不是劇情發展的主軸重點,《悅來店》裏十三妹和安公子性格的對比以及對情感的態度,《得意緣》裏的閨房之樂和語言趣味,《販馬記》裏一對新婚夫妻的進一步認識與心靈的進一層貼近,這些才是主軸,才是重點,至於報仇平反,只不過是引出情節的引子而已,戲要的就是由情節帶出的“情味”。可是大陸很多戲就死扣著“主題”,尤其是“報仇主題”,像劉秀榮、張春華的《十三妹》就抓緊了仇恨鬥爭的主軸,一意渲染平反的過程,從頭到尾劍拔弩張,結果反而了無餘味」。


6. 何玉鳳(陳聲媛飾演)幫助安驥搬運石頭進入室內。


徐露深入戲中三昧,戲是以「心靈」為重,是對人性產生深刻認識,涵蘊著精神的交流。如她說《悅來店》裏十三妹和安公子性格的對比以及對情感的態度,《得意緣》…《販馬記》…等,乃其有各自不同的獨特「情味」。如果硬生生按報仇主題進行,那有甚麼可看的?殺人報復、恐怖教訓使人墮落畏縮而已。每每中共的戲劇或電影,就是急吼吼某種意識型態的貫徹,人物身負沉重任務、滿嘴黨八股(騰飛不忘擋中央-艾未未),卻沒有真實的自我。更可比做一個特務,永遠偷偷摸摸,因為聽話,所以沒靈魂。你說這樣的劇中人會有甚麼真實感情?沒有個人「情味」的美,只有集體呆滯的醜。矯揉、機械的言論,使人呵欠連連,簡直的又貧又厭。貧,不斷重複同一個主題;厭,呲牙裂嘴、虛張聲勢。以前演戲最忌貧瘠加上灑狗血,中共卻拼命頌揚,還說是「又紅又專」,長期下來,剝削人的品味成為殘忍、低賤。


7. 安驥(王聲元飾演)疑懼何玉鳳欲劫己銀,跪地求饒。

中共專讓好人受害,旁觀者不由陷入恐懼。詹世輔(1919-1968)富連成科班丑行之天才,與李世芳、毛世來合稱「童伶三傑」。與侯喜瑞合演《普球山》飾竇氏、與尚小雲合演《昭君出塞》飾王龍很精彩。而與毛世來合演《小上墳》飾劉祿景、《小放牛》飾牧童更是巧妙。貴在他使丑角受人敬重,表演不髒不貧,不俗不厭。然而在文革中他被迫害至死,怎麼死的?沒人敢追究,只有「很慘」兩個字。


8. 安驥(王聲元飾演)與何玉鳳(陳聲媛飾演)兩人一問一答。


在中國傳統社會裏,安驥涉險江湖,十三妹見他是位好人,就願意幫助他、救他。而在中共吃狼奶的社會裏,好人只有等著被迫害、被吞噬,哪裏還有情味,只有可怕的魔性橫行。見義勇為的維權律師,例如高智晟,被冠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坐牢,生死不明,僅傳說他被酷刑虐待的「很慘」。人們如果都像高律師或十三妹有顆救人的心,中共邪靈即刻滅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順帝時期製作了讚美佛的樂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講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薩的容貌出現,迷惑世人,後來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顧名思義,「鼓」舞的舞蹈動作應當是圍繞著「鼓」展開的。而作為打擊樂器的「鼓」起源很早。傳說遠古時有伊耆氏用土製的鼓,鼓槌是用草紮成的。又傳說夏后氏有一種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鞀」字,此外還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遠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經有此樂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時將從那裡傳來的樂舞稱為《天竺樂》。《天竺樂》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傳入中原。
  • 唐朝文宗時,下詔讓太常卿馮定製作《雲韶法曲》。《新唐書·禮樂志》亦記載,這個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宮廷宴席時才表演。唐《樂府雜錄》記載,「樂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還有五個穿著繡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執著金蓮花在前面導引,意即「執金蓮花如仙家行道者」。
  • 《蘭陵王入陣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據唐代崔令欽的《教坊記》記載,起源於北齊,盛行於唐代,又稱《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現北齊蘭陵王高長恭作戰的勇猛英姿,為帶有簡單情節的男子獨舞。
  • 唐 周昉《簪花仕女圖》。(公有領域)
    唐懿宗時期,曾令宮中伶人李可及創作了《歎百年》隊舞,或稱《歎百年隊》。該舞蹈是為了悼念懿宗與郭淑妃的愛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種人生無常的思想。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礎上,又出現了被後世稱為《蓮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樂府雜錄》曰:「健舞曲有《柘枝》,軟舞曲有《屈柘》。」《樂苑》曰:「羽調有《柘枝曲》,商調有《屈柘枝》。此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於二蓮花中藏花坼而後見,對舞相占,實舞中雅妙者也。」
  • 柘枝舞的伴奏樂器是鼓。正是在歡快的鼓聲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場、起舞、謝幕,因此舞蹈節奏鮮明歡快,風格健朗。
  • 太宗故地重遊,感慨萬千,在隨後宴請大臣的酒席上,賦詩10首,抒發了 「況茲承眷德,懷舊感深衷」的懷舊之感和「垂衣天下治,端拱車書同」的喜悅。後由隨行的起居朗呂才製成樂曲,稱為「功成慶善樂」,所用音樂為西涼樂,並編制了舞蹈,故又稱「九功舞」。
  • 唐朝著名的舞蹈《五方獅子舞》緣於《佛說太子瑞應經》中的典故。在該經書中記載:「佛初生時,有五百獅子從雪山來,侍列門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