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悅來店》

何玉鳳義助落難的好人走上坦途
袁榮易
font print 人氣: 85
【字號】    
   標籤: tags:

京劇《悦來店》、《能仁寺》是八本《兒女英雄傳》中精彩的兩析。此劇原為清初文康寫的小說,清末李毓如根據河南才子狄郁(號杏南)所编梆子劇本、整理成為京劇余玉琴「福壽班」的本戲之一。當年余玉琴演十三妹是武旦應工,以武功見長,是踩蹺演出。此戲後經王瑶卿重排,融合了花旦腔調、刀馬旦架式表演,不再踩蹺而改穿彩薄底(快靴)。


1. 《悅來店》安驥(王聲元飾演)上場時的身段,身穿湖色褶子繡梅花。


故事是:安驥之父安水心出任淮陽縣令,忤上司被參,需六千兩銀子贖罪。老僕與安驥攜銀三千兩自北京城出發,誤雇了驢夫白臉狼、黃傻狗運財,二賊私議害死安驥,被何玉鳳聽去。何玉鳳至悦來店見安驥,安卻疑懼何玉鳳欲劫己銀。……安被驢夫誆離出店,誤入能仁寺,被惡僧捆綁。何玉鳳踵至,彈打惡僧,救出安驥與寺中被擄女子張金鳳。


2. 《悅來店》兩驢夫:黃傻狗(左,毛復奎飾演)、白臉狼(右,周陸麟飾演)。

女主角何玉鳳(十三妹)扮像是穿红色打衣打褲、戰裙、扎腰巾子、戴風帽、插面牌,身背刀、弓、彈囊,英姿颯爽。她曠達灑脫、樂於助人,進悦來店内盤問安公子的一番對白,顯露北京人豐富的語言特色。而安公子相反,是個沒出過遠門的書呆子,謹守「逢人只說三分話」的原則,講起話可真夠彆扭。例如,何玉鳳問半天,安驥只有虛話,何玉鳳乾脆說白了:「你想想,我與你,是萍水相逢。剛才你也说過,咱們兩個人哪,又是男女有别。今兒個我即刻來問你這些個話哪,想必我心裏頭有我的事情,你就該據實相告啊,才是你的道理不是。怎麼,問了半天哪,跟我一味的支支吾吾離離奇奇的,你把我當作什麼樣兒看待啦」。


3. 《悅來店》何玉鳳(陳聲媛飾演)高舉馬鞭表示騎馬而行的意思。

「我本將心向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十三妹熱誠、安驥閃躲,兩個人湊不到一塊去。固然安驥心有急事,不易信任別人,但何玉鳳一身女大王的穿戴,也是令人望而生畏。這多少就像秀才遇見兵,各自著急而產生戲劇張力。

戲總要演的不露痕跡,才有真實感,有那個真的味道出來。在台灣,全才旦角徐露不但戲演的好,更懂「戲理」--戲是讓人喜聞樂見,而不是嚼不動的鐵板。當一個戲過份強調主題、強調目的、強調甚麼文藝為政治服務,那就在逼人啃鐵板,編劇程度可說拙劣不堪。徐露的見解高許多,她認為戲所以有主題、有情節,它們目的是給演出者一個引子,使演員交代出人生的各個不同情境,而讓觀眾得以品嚐到人生的各種「情味」。


4. 《悅來店》何玉鳳(陳聲媛飾演)在馬上自報家門。

徐露用三齣戲《悅來店》、《得意緣》、《販馬記》來比較說明:「戲曲的“主題”和“情節”經常不是緊密相關的,像是《悅來店》、《得意緣》,都是以“報仇”為主題,《販馬記》不那麼明顯,但也強調冤獄平反,可是報仇和平反的過程並不是劇情發展的主軸重點,《悅來店》裏十三妹和安公子性格的對比以及對情感的態度,《得意緣》裏的閨房之樂和語言趣味,《販馬記》裏一對新婚夫妻的進一步認識與心靈的進一層貼近,這些才是主軸,才是重點,至於報仇平反,只不過是引出情節的引子而已,戲要的就是由情節帶出的“情味”。可是大陸很多戲就死扣著“主題”,尤其是“報仇主題”,像劉秀榮、張春華的《十三妹》就抓緊了仇恨鬥爭的主軸,一意渲染平反的過程,從頭到尾劍拔弩張,結果反而了無餘味」。


6. 何玉鳳(陳聲媛飾演)幫助安驥搬運石頭進入室內。


徐露深入戲中三昧,戲是以「心靈」為重,是對人性產生深刻認識,涵蘊著精神的交流。如她說《悅來店》裏十三妹和安公子性格的對比以及對情感的態度,《得意緣》…《販馬記》…等,乃其有各自不同的獨特「情味」。如果硬生生按報仇主題進行,那有甚麼可看的?殺人報復、恐怖教訓使人墮落畏縮而已。每每中共的戲劇或電影,就是急吼吼某種意識型態的貫徹,人物身負沉重任務、滿嘴黨八股(騰飛不忘擋中央-艾未未),卻沒有真實的自我。更可比做一個特務,永遠偷偷摸摸,因為聽話,所以沒靈魂。你說這樣的劇中人會有甚麼真實感情?沒有個人「情味」的美,只有集體呆滯的醜。矯揉、機械的言論,使人呵欠連連,簡直的又貧又厭。貧,不斷重複同一個主題;厭,呲牙裂嘴、虛張聲勢。以前演戲最忌貧瘠加上灑狗血,中共卻拼命頌揚,還說是「又紅又專」,長期下來,剝削人的品味成為殘忍、低賤。


7. 安驥(王聲元飾演)疑懼何玉鳳欲劫己銀,跪地求饒。

中共專讓好人受害,旁觀者不由陷入恐懼。詹世輔(1919-1968)富連成科班丑行之天才,與李世芳、毛世來合稱「童伶三傑」。與侯喜瑞合演《普球山》飾竇氏、與尚小雲合演《昭君出塞》飾王龍很精彩。而與毛世來合演《小上墳》飾劉祿景、《小放牛》飾牧童更是巧妙。貴在他使丑角受人敬重,表演不髒不貧,不俗不厭。然而在文革中他被迫害至死,怎麼死的?沒人敢追究,只有「很慘」兩個字。


8. 安驥(王聲元飾演)與何玉鳳(陳聲媛飾演)兩人一問一答。


在中國傳統社會裏,安驥涉險江湖,十三妹見他是位好人,就願意幫助他、救他。而在中共吃狼奶的社會裏,好人只有等著被迫害、被吞噬,哪裏還有情味,只有可怕的魔性橫行。見義勇為的維權律師,例如高智晟,被冠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坐牢,生死不明,僅傳說他被酷刑虐待的「很慘」。人們如果都像高律師或十三妹有顆救人的心,中共邪靈即刻滅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韻演出中演員們身輕如燕的功夫使人印象深刻,在接受訪問時經常聽見諸如:「他們的技巧如雜技般高超」或是「演員的軟度讓我想到了體操運動員」的評論。人們以為這些動作皆來自體操或雜技,其實不然,它們全都來自於中國古典舞,並且有著悠久的歷史。
  • shenyunmonkeykin01
    神韻主要演員黃景洲給人的第一印象一般是一個溫文爾雅的年輕紳士,但如果你有機會認識他,就會發現他俏皮好玩的一面。黃景洲扮演西遊記的美猴王孫悟空已經四個季度了,今天他透露了一個小秘密——神韻舞台上使用過的道具當中,他最喜歡的是美猴王的如意金箍棒。
  • 正當中共肺炎(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之際,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博切利(Andrea Bocelli)在復活節(4月12日)當天進行獨唱表演,為世界各地的人們傳遞愛、療癒與希望的訊息。
  • 在古代中國,上至天子,下至平民,敬天信神、遵行道德仁義、相信因果報應、知曉禮儀廉恥,是整個社會的共識。然而,自共產黨掌握政權後,通過暴力破壞、批判、輿論誤導,不斷毀壞著五千年傳承未斷的傳統精神文明及物質遺產。時至今日,復興傳統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民族存續的關鍵,也是中國人刻不容緩、義不容辭的使命。然而,誰又能承擔起這歷史賦予的使命呢?
  • 天上的一盤棋,相當於人間的一個世紀。神仙的一生,相當於人間無數次滄海桑田的變換。「爛柯」、「滄海桑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這些深入人心的傳說,成為含義深奧的詞彙與俗語,帶著不可抹滅的對美好天界的嚮往,銘刻在中國人的心底。
  • 現實中的人能夠進入畫中嗎?有人將這出舞劇歸類於奇幻故事而付之一笑,不與深究。其實,現代物理學發現,我們看到的所有物體是由分子和原子組成,而原子是由原子核與圍繞原子核的電子組成,原子核是由質子和中子組成,質子和中子則是由更小的粒子——誇克組成。量子力學是一門致力於研究微觀粒子的性質和運動方式的學科。然而,20世紀最傑出的物理學家之一的費曼卻說:「我可以說幾乎沒有人能瞭解量子力學。」
  • 元順帝時期製作了讚美佛的樂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講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薩的容貌出現,迷惑世人,後來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顧名思義,「鼓」舞的舞蹈動作應當是圍繞著「鼓」展開的。而作為打擊樂器的「鼓」起源很早。傳說遠古時有伊耆氏用土製的鼓,鼓槌是用草紮成的。又傳說夏后氏有一種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鞀」字,此外還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遠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經有此樂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時將從那裡傳來的樂舞稱為《天竺樂》。《天竺樂》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傳入中原。
  • 唐朝文宗時,下詔讓太常卿馮定製作《雲韶法曲》。《新唐書·禮樂志》亦記載,這個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宮廷宴席時才表演。唐《樂府雜錄》記載,「樂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還有五個穿著繡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執著金蓮花在前面導引,意即「執金蓮花如仙家行道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