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到死的唐中宗(二)

子正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二、流放驚恐度日月,鬚眉男兒不如婦

則天太后自廢黜中宗,擺設睿宗以來,專權國事。為剪除異己,任用周興、來俊臣等酷吏佞臣,羅織罪名,冤殺忠臣和李家子孫無數。武承嗣、武三思等外戚多被封王拜官,權傾朝野,恐太后百年後歸政於李顯,與太后男寵張易之兄弟狼狽為奸,日夜詆譭李顯。

太后向有大志,人倫兒女之情皆為從屬,為達目的不惜殘害親子。當初,太子李賢被廢遷巴州,太后詔左金吾將軍丘神績至巴州,幽閉李賢於別室,逼令自殺。後來,太后又歸罪於丘神績,貶其為迭州刺史。為掩人耳目,大張旗鼓舉哀於顯福門,追封李賢為雍王。太后殘忍與作秀手段由此可見一斑。

李顯自是深知太后的性情與手段,自被廢以來,每日戰戰兢兢,唯恐重蹈李賢覆轍。李顯被遷房陵途中,生下安樂公主,特別憐愛之。這也為其後種下禍胎。

李顯在房陵的時候,與韋氏一同被地方官幽閉在簡陋的房子裡,備嚐艱危,情愛甚篤。那時,地方官多順著太后,對李顯夫婦非常苛刻毒辣。李顯夫婦在這樣的境況下度日非常艱難,有時連衣食都難以為繼。而最讓李顯驚恐的,就是太后的使者到來。每每聽說使者到來,李顯都驚惶到想自殺,多虧韋氏多方勸解,方得倖免。

那時韋氏尚如良婦,照顧李顯飲食起居甚為周到,其善解人意也每每讓李顯在艱難惶恐中感到一絲安慰。韋氏常勸李顯說:福禍無常,大不了就是一死,何必急在這一刻!死了甚麼都沒了,活著總有希望。

也許,韋氏就是衝著日後李顯的重新騰達才這樣忍辱負重的,這樣的心態比李顯可是強多了。那李顯根本就看不到未來,所以才屢次絕望到要自殺。不同的心態,錯誤的安放在不同身份的人身上,結果都是死於非命,真是讓人握腕。唉,這上天的造化真的讓人難以測度。如果把李顯和韋氏的心態或者身體互換一下,也許就是另一種結局了。

李顯特別感動於韋氏不離不棄、患難與共的恩情,於是,與韋氏私下說誓到:「異時幸復見天日,當惟卿所欲,不相禁御。」

這等誓約看起來很感人,但於太子李顯則大為不妥。這等誓約,等於把自己當作了普通百姓。君無戲言,這是古來名訓。想那一國之君,一言可以興天下,一言可以亡天下,怎能不慎言慎行呢。言為心聲,既然能如此戲言,心中必有此想。想當初,李顯就戲言把天下讓給丈人韋玄貞,可見,這李顯不把天下當回事是由來已久的,以後失去天下以至性命,也是自取的。(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張平是宋朝人,他在秦王府任職時,因為勤懇能幹而遭人嫉恨。幾個官史誣告他偷拿王府中的錢物,秦王報告到開封府尹。雖然經過審問沒有查到證據,但是秦王還是把他打發走了。張平也不喪氣,說:「雖然現在我命運不濟,但以後未必沒有福分。」
  • 清代後期,有個叫彭三的人,他因為幼年喪父,所以母親對他有些寵愛的過頭了,成了溺愛。結果,彭三便養成了好吃懶做,橫行霸道的性格,經常在外惹事生非,鄉鄰對他的印象都極壞。
  • 人們把用錢買官,叫做「銅臭」。東漢時的崔烈,曾名重一時;漢靈帝時,他花錢五百萬,買官當上了司徒,結果是很快名譽掃地。崔烈問兒子崔鈞說:「外面的人,對我議論紛紛,他們在講我什麼呢?」
  • 仁公心地善良,樂於施捨,視助人為其樂事,是位廣積陰德的志士。一生做了很多助人之事,同時是位遠近聞名的大善人。向仁公所居的山村出口處有一座涼亭,這裡是仁公常去的地方,很多有難回不了家的得到了盤纏,很多生病、無錢求醫的人得到了救助。
  • 長安有戶姓張的人家,一天,張氏在家獨居的時候,有只斑鳩突然從外飛入,落在床上。四周靜寂無聲,人鳥四目相望,似乎兩者冥冥之間有種說不出的聯繫。面對不速之客,張氏有點奇怪,又有點害怕,就打破沉默,請求斑鳩:「斑鳩斑鳩,你不會說話,那就用行動來告訴我。如果你飛來是為了給我帶來禍患,那就請飛上屋頂;如果你飛來是為了給我帶來福氣,那就請飛進我懷裡。」
  • 北宋人晏殊七歲就會寫文章,被地方官員以神童的名義推薦給皇帝。正好皇帝親試當年進士,就命晏殊和這一千多人一同參加殿試。晏殊一點也不害怕,提起筆來,一會兒文章就寫好了。
  • 南京僉都御史海瑞先生,不幸病死在衙門內。同鄉蘇民懷, 檢點他的遺物,只見竹籠中僅有俸銀八兩,葛布一匹,舊衣服若干件而已。
  • 郝質是北宋將領。貝州發生叛亂,副丞相文彥博領軍前來平定,命郝質駐守貝州西城外,見貝州城河上有一座亭子很雄偉,擔心被叛軍焚燬,就派郝質的副將前去駐守。郝質認為那座亭子不重要,派副將去營中督造攻城的戰具,副將推辭,郝質說:「如果亭子毀了,我來擔當責任。」
  • 東漢時,李郃為漢中太守府內的官員,精通預測學。大將軍竇憲娶親時,天下的郡守,紛紛派人前往祝賀,並送去很多禮物。
  • 北魏人拓跋楨,在孝文帝時累遷至長安鎮都大將、雍州刺史。拓跋楨本來是個孝子,母親去世時悲痛欲絕,結果有一隻白雉在庭前徘徊漫步,依依不去。人人嘖嘖稱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