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歸大法

科技新貴找到答案了

明慧記者鄭語焉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他是現代人所稱呼的「科技新貴」。黃明勝先生,自台灣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後,便即進入台北市一家電腦公司服務,三十歲出頭,即已經是該公司軟體研發部經理。

出身農工普通家庭,一路求學就業的歷程,難免有著努力以赴的酸甜苦辣,但整體發展可以說是既順遂又得意,可他內心總是希望能多賺點錢,讓家人能過富裕的生活。直到一九九七年一月,因緣際會修煉法輪大法之後,身心受益讓他的心境以及人生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黃明勝說:「修煉法輪功讓我內心有種喜悅感,好像得到了無上的智慧;我想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功,我不是得憂鬱(症)就是自我封閉。修煉之後,我日漸明白,人生原來可以過得這麼輕鬆愉快,這麼有意義。」

柳暗花明見晴光

一九七一年出生於馬來西亞的華僑家庭,黃明勝有二位姐姐、三位弟弟和一位妹妹,包括父母親的九口之家,全靠父親賺錢過活,母親是位單純的家庭主婦,孩子們從小的生活雖不豐裕,但也不缺衣食以及家庭的溫暖。在馬來西亞的華語學校一路讀到高中畢業時,父母親接受學校老師的建議,很想送黃明勝到台灣攻讀大學,可是家庭經濟只夠溫飽,哪有餘力供長子出國深造?就在逼近山窮水盡疑無路之時,父親意外獲得一筆彩金,正好解決了這個難題。也因此,大學時期每年寒、暑假,黃明勝都和僑生們一起打工,賺取生活補貼,由於年輕力壯,經常到工地從事較為粗重的工作,種下背痛的病因,也由此獲得人生轉折的契機。

一九九五年,鳳凰花盛開的季節,黃明勝在台灣頂尖學府台灣大學的熱門科系──資工系順利取得學士學位後,進入台北市內湖區的一家電腦公司擔任助理工程師。初入社會就業,儘管忙碌緊張,辦公室內的穩定工作,相對減少了四肢的勞動機會,不到一年光景,黃明勝背痛的情況越來越重,他求醫診治,幾個月過去,也不見好轉。

同事見他為病痛所苦,向他介紹法輪功。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打開自閉與憂忿的門窗

個性內斂的黃明勝,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有著很孤單的感覺,心情不好可說是常態。黃明勝說:「從小到大,我的朋友不多,仔細算來也只有一、二個而已。很多事情擱在心裏悶著難受,如果不得法,我可能會有憂鬱或自閉。得法之後,有了很好的學法環境,在學法點或煉功點上與同修們交流切磋,敞開胸懷講出自己的不足,以及如何去掉執著的過程,不會覺得可恥或不好意思。同修們只有真誠的互相勉勵共同精進,不會有人嘲笑或譏諷。法輪大法純淨的場,打開我自閉傾向的心胸。」

說到內斂,黃明勝因為個性使然,表面脾氣溫馴,實則很多枝微末節的小事都往心裏去悶燒,忿忿不平的情緒常在他內心攪動翻騰。看到同事做點成績出來,他不以為然,內心馬上就有個無聲的對話湧現:「有甚麼好,那樣做是應該的,實在沒甚麼,如果讓我來做,肯定做得比他好。」有同事獲獎,黃明勝表面沒怎樣,可是心裏酸溜溜的不是滋味:「為甚麼我做這麼好沒得到嘉獎,反而是他獲得嘉獎?」有陣子,很多次類似的事情讓他感覺心裏很苦悶,氣到想要辭職另謀高就了之,所幸那時剛巧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向內查找自己,發掘出自己那顆好強好勝、以及強烈的妒嫉心在作祟,因此忍受下來,並且在學法中一次次的去掉這些執著,剜心透骨地走了過來。

從負面思維到正向坦蕩

開發電腦軟體是個很花腦筋的工作,黃明勝切身體會修煉大法之後,比較容易靜下來分析問題,想想自己哪裏沒做好才出現問題,而不是像一般人或自己之前那樣,首先推責任。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讓他更有責任心,當向內查找自己後,問題往往就很容易迎刃而解。

黃明勝說:「我很幸運,出社會工作一年之後就得法,可說是在工作中修煉自己。修煉大法後,遇事遵循真善忍法理的指導,向內查找自己的不足,去掉執著,帶來相應的好處,使我心胸日漸祥和,能夠一改往習負面的思維,正面看待而且平靜的去處理問題,原本棘手難解的事情也很容易就化解掉,好像智慧大開,其實都是因為有了法輪大法這個法寶的原故。」公司的老同事和上司都知黃明勝是法輪功修煉者,待人處事真誠懇摯,不敷衍搪塞,不會講謊話,有幾次老闆還說:「我知道你們修煉人不講場面話虛應故事,因為都講真善忍嘛!」

也是因為這種的態度的關係,黃明勝在短短幾年內,從工程師、副理晉升到經理,他在大法中找到生命的真諦與人生的方向,活得明明白白有樂趣。他不再羨慕和企求富裕的物質生活,那是永無止境的慾念。家人親戚有困難,黃明勝樂於幫助他們度過難關。他在大法中修煉的境界展現在日常生活、尤其是職場上的點點滴滴中,深得公司的信任與倚重。

與眾不同的氣度與風範

二零零五年之際,上了年紀的父母想念長子,要求黃明勝返回馬來西亞陪伴過日子,黃明勝本於孝心向公司提出辭呈,老闆極力慰留,並且提出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現在網絡這麼發達,不一定非要在公司才能做事。工作你可以帶回馬來西亞去做,然後透過網路傳送與聯絡。」拗不過老闆的誠意,黃明勝答應了下來。

在準備回馬來西亞前夕,黃明勝向公司提出一些事情,公司高層和同事們很驚訝地發現,黃明勝跟他們談論的竟然都是:「這些我所開發的產品,以後要怎麼樣維護、怎麼樣發展。」完全都是站在公司的立場設想,對於往後自己每隔半年,往來於台灣和馬來西亞之間的工作條件與待遇,則是隻字未提,他們慶幸用人得當,真切地見識了法輪大法修煉者與眾不同的恢宏氣度與風範。就這樣,黃明勝半年在台灣,半年在馬來西亞,直到二零一零年,才又回到台灣,並且於去年六月成家,就此在台定居下來。

黃明勝說:「我因為背痛而走進大法修煉,沒想到在大法中找到了人生的意義與生命的真諦,心情感覺非常開朗輕快。從小想不通的很多事情,人家視為迷信、說甚麼都不敢碰觸的事情,在大法中都講得很清楚明白。我內心有種喜悅感,好像得到了無上的智慧。得法前,我優柔寡斷,凡事瞻前顧後地想太多,過於謹小慎微甚至裹足不前,遇事總是先往負面去思考,修煉之後,凡事有真善忍法理作為指導,能夠走出維護自我的私心,現在都能正向去思考與面對事情,內心非常平靜祥和。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活得明明白白,我的人生變得非常有意義,既快樂又精彩。」

背景簡介: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8/科技新貴找到答案了-254862.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shown)我悟到信師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當我們真正從法上悟上來,提高上來,形成整體之後,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時出現許多法輪的景象。在發正念時,還看到小紅、小君兩位同修的身體都被紅光罩著,接著看到三個單手立掌、腳踩蓮花的女佛緩緩升上天去。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好自己的使命。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蓮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以來,雨蓮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身背真相資料到親友中、到農村中去講真相救世人,幾乎走遍了全縣的山山水水,成千上萬的世人從她那裡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幫助下自己寫出來的一篇感人至深的體會。
  • 台灣宜蘭縣蘇澳法輪功學員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 但是她想,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況救人這麼十萬火急的大事呢。從那以後艷艷經常和同修們一起到外地鄉村去講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來,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時晚上到外地鄉村去散發真相資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來。聽說講真相小組在前後半年多的那段時間中,先後去了一百多個大小村落,有一萬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黨組織。艷艷和我說,她在和同修們一起整體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時間,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提高和昇華。
  • 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我和春梅的緣是何時結下的不得而知,接下這個緣卻是在大法修煉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體洪法煉功活動時相遇,雙方都有似曾相識之感,又有相見恨晚之憾。從人這層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為軍人;她與我又都在大學任教。故此親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學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長,「七•二零」 之後我即退休,無奈離開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與兒女們生活在一起。雖身居兩地,常有電話相連,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聽說春梅因印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構陷,邪黨將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後,我發現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與我倆十二年前臨別時相比(指外貌)沒有變化,甚至還年輕了。
  • 悲痛之餘,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總在腦海裏縈繞「大法能解心中憂」(《洪吟三》〈清醒〉),於是我開始認真閱讀大法書籍,當時的心豁然開朗,看法前後判若兩人,關心我的人看到我的變化,也寬慰了許多。從此以後,每當我有事或心裏感到苦惱時我都會拿起大法書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這樣大法幫我排除了無盡的煩惱,解開了我許多心結,伴我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使我的心死灰復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實修的大法弟子。
  • 1999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卻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數十萬之眾。在北美洲的美國和加拿大,成千上萬的人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在地處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法輪功煉功點遍布各大城市;在歐洲,從冰島到希臘,從法國到烏克蘭…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樣可以看到法輪功。跨越民族的語言阻隔、文化差異和宗教藩籬,各民族的法輪大法弟子收穫了修煉之福,當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們似乎都有著尋覓千百年,一朝親得見之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