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高位截癱 冤獄十年後又遭秘密關押

—— 武漢當局對法輪功學員周建剛的迫害
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本應是已遭冤獄十年、被迫害致高位截癱的武漢法輪功學員周建剛離開冤獄的日子,但他的家人並沒有等到他的歸來。據悉,他被武漢當局秘密轉移到某處繼續非法關押。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剛,在修煉法輪功後,不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昇華,還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開始變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中共邪黨迫害後,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周建剛先後數次被非法抓捕、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斷口監獄重管隊,周建剛被暴打致高位截癱。武漢市「六一零」和監獄方為了封鎖消息,在周建剛刑滿到期之日,將他秘密劫持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並且威脅家人,不許將周建剛的去向告訴法輪功學員。

十年冤獄,周建剛遭受了非人折磨,幾近喪命。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周建剛戴著手銬腳鐐被逼迫面牆而立,獄警肖衛華、秦林指使犯人從身後用重物猛擊他,致使他第六、七頸椎粉碎性骨折,當場昏死過去。送到醫院後,監獄派獄警對周建剛進行二十四 小時嚴密監控,以防虐殺真相外泄。獄方還以換取保外就醫的條件,威逼誘騙他及家人在「周建剛繫自己畏罪自殺」的材料上簽字。但當騙取了簽字後,監獄方立馬變臉,將他轉移到洪山監獄醫院,並且從此再不讓家屬見面;後來又將他劫持回琴斷口監獄監護室專管,不許其他犯人接近,還將他的雙腳用繩子捆住。

周建剛修煉法輪功,修心向善做好人,卻遭誣判冤獄十年,並被毫無人性的迫害致殘, 武漢市「六一零」和琴斷口監獄本已是罪責難逃,現在為了掩蓋罪行,不顧周建剛需要擺 脫魔窟,靜心治療,反而將他秘密劫持,強迫關押,所為已是罪上加罪。

武漢市「六一零」和琴斷口監獄的相關人員,你們以為騙取了「周建剛繫自己畏罪自殺」的簽字,就可以僥倖抹掉罪行嗎?你們以為將周建剛秘密關押,就真的可以掩蓋罪行嗎? 其實,不過是掩耳盜鈴罷了。人做事,天在看,做了惡事終究難逃惡報的天懲。剛剛落網的王立軍和薄熙來就是最好的證明。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0/被迫害高位截癱-冤獄十年後又遭秘密關押-255924.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三位波蘭年輕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法輪功。瑪麗亞看到靜坐的平和,還有免費教功的無私,因此嘗試了法輪功,她感受到能量場很大,所以就開始修煉了,煉法輪功後,瑪麗亞找到了內心的寧靜,她加入遊行、講真相讓更多波蘭人民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能夠採取行動來幫助;托馬斯有一些奇異的經歷,他在尋找答案,找到了法輪功,他參與將《轉法輪》中文翻成波蘭文出版;馬丁在尋找生活的意義,法輪功書中的哲學幫助打開了他的心…他說法輪功來自中國,法輪功無條件的幫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幫助中國人,他建立了網站,並向中國人發送刊載法輪功訊息的報紙。
  • 經營歐式餐坊的一對年輕夫婦,呂升財和簡嘉美,每天開門總是滿面笑容迎接客人,男主內(掌廚)女主外(招呼客人),生意火熱的很。除了美食,店內還提供法輪大法修煉相關訊息給客人。來過一次的人,幾乎就成為歐式餐坊的常客,客人都很喜歡來這溫馨祥和的小餐館用餐,總覺得在這兒用餐,心情有說不出的美好感覺。六年前這對夫婦的處境可不是這麼相敬如賓的溫馨,一天見面經常是你罵我一句,我就回你十句…
  • (shown)用現在網絡上通用的說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後「草根」出身……半輩子在工廠勤懇工作(一直是「勞模」)卻弄得一身病的母親在買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煉氣功(法輪功),聽這音樂怎麼就這麼舒服呢?再聽輔導員說可以強身健體,就也想跟著煉功祛病。這看似偶然而簡單的念頭,徹底改變了家人和我的命運。從在大法中受益,沐浴著法光,感受著師父的慈悲,到邪惡強加迫害後證實大法,我和母親分別在拘留所、勞教所、監獄等黑窩裡遭受過迫害(這些故事以後我也會寫出來)…我從向同修尋求援助,到現在年收百萬,在突破舊勢力經濟迫害,大法的無邊法力和對生命的改變就這樣看似無聲無息,卻又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展現在我們的身上。
  •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誣陷,我和同修集體進京被截;集體走出去煉功被抓,被騙進洗腦班。幾進幾出黑窩,都以法為師,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反迫害講真相(法輪大法洪傳慈悲救度世人的真相、法輪功受誣陷的真相、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真相…)。
  • 一個德國人用德語譜寫的歌詞所傳達出的心境,與使用中文的中國大法弟子們的心境,沒有甚麼不同:法輪大法使修煉者越來越清澈,越來越與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實,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們,都可以在法輪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體驗。 因為法輪大法的原著文字雖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澤之力是從來不受語種制限的。
  •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沿著通往國會的通道鋪上了50多個玻璃盒子,每個盒子裡都有一個加拿大人親屬、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證據和故事。國會議員安德斯先生來到集會現場並與在場每一位曾遭受中共當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握手、擁抱。聽了法輪功學員講述的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經歷時,他落淚了。
  • 我和春梅的緣是何時結下的不得而知,接下這個緣卻是在大法修煉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體洪法煉功活動時相遇,雙方都有似曾相識之感,又有相見恨晚之憾。從人這層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為軍人;她與我又都在大學任教。故此親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學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長,「七•二零」 之後我即退休,無奈離開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與兒女們生活在一起。雖身居兩地,常有電話相連,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聽說春梅因印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構陷,邪黨將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後,我發現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與我倆十二年前臨別時相比(指外貌)沒有變化,甚至還年輕了。
  • 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 但是她想,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況救人這麼十萬火急的大事呢。從那以後艷艷經常和同修們一起到外地鄉村去講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來,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時晚上到外地鄉村去散發真相資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來。聽說講真相小組在前後半年多的那段時間中,先後去了一百多個大小村落,有一萬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黨組織。艷艷和我說,她在和同修們一起整體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時間,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提高和昇華。
  • 台灣宜蘭縣蘇澳法輪功學員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