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傳神奇

沒有燃料的爐子燒紅了

內蒙古大法弟子 淨思
font print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我今年都六十九歲了,在大法中修煉已有十多年了,這些年來,在我的身邊,出現了很多奇蹟,總想把他們寫出來,讓更多的人見證大法的美好,可是幾次都沒有寫成。師父傳法已經二十年了,總覺得對不起師父。常人之間有點恩情,不能及時回報時,人前背後還要念叨念叨呢,又何況師父的再造大恩呢?我在大法中修煉,得到的太多太多了,十多年來沒有遭到多大的罪,即使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了三年,也沒有像其他同修那樣受到太多的折磨與迫害。我知道都是師父為我承受了,我修得太容易了,得到的太多了。我如果再不寫出來、說出來,那就真對不起師父啊。

一、到處都是的師父法像

我沒有修煉前,身體總有病,百藥無效。沒辦法,我三姑娘就找人把我送到廟裏住過一段時間,在廟裏學會了《大悲咒》,我天天背《大悲咒》,希望能因此解脫痛苦,可是身體仍然不見好轉。

一九九五年的冬天,有人給我介紹法輪功,開始沒有當回事,帶煉不煉的,心裏放不下《大悲咒》,還是天天背。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了師父的法像,是師父在《濟南講法》穿著西服的形像,影像特別清晰。我坐在家裏,牆壁上、棚頂上都是師父的法像;走到外面,一伸手,師父的法像就在我整個手掌面上出現。我內心受到了極大的觸動,感到非常震驚。

師父講過不二法門,是師父在點化我,我不能腳踩兩隻船,這是心性低的表現啊。我於是不再背誦《大悲咒》,而是天天背師父的經文,從此專心修煉法輪功,師父的法像就不再出現。我努力按照師父的要求煉功學法修心性。師父給我消了三天病業,三天三夜沒吃沒喝,給我淨化了身體。三天之後,我的身子也輕了,過去我的身子像背負一塊石頭,總是沉得抬不起頭來,一天天渾渾噩噩的。我臉上的肝斑也沒有了,從此無病一身輕。看到我身體的變化,我們家族中有五十多位親人,都陸陸續續的走進了大法之中。

二、房頂上的推車砸在我的腦袋上

有一年夏天,我家倉房房頂上放置一個手推車,兩個轂轤的車,足有一百多斤,我丈夫說沒有用了,賣了算了。我想也是,還壓著房頂。他爬到屋頂上去拿,他讓我在下面接著,他拿著車把,讓我順勁接著。可是由於車子很沉,他一失手,沒有拿住,整個手推車全都砸落在我的腦袋上,手推車順著我的腦袋掉在地面上,我丈夫嚇呆了,站在房頂上一句話也喊不出來。當時我心裏想: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不但沒有被砸倒,還站得挺直。只是感覺到脖子有點歪,腦袋缺了半個一樣。只是感覺而已,實際上脖子也不歪,腦袋也不缺啥,一點事也沒有,師父救了我。

三、沒有燃料的爐子燒紅了

你聽說過,爐子沒有燃料,就呼呼的著火嗎?那好,讓我告訴你。

二零零四年冬天,天氣非常寒冷。我家有二間瓦房,為了節省燃料,我們老倆口只在小屋裏燒火做飯,大屋關上門不生火,也不住人。我丈夫不修煉,天天抽煙、看電視,屋子又小,我沒法煉功看書。我丈夫又不讓我在大屋子裏生爐子取暖。沒辦法,晚上我只得忍著寒冷在大屋子住,這樣我能看書煉功。

大屋子很冷,牆壁上掛著霜,屋裏放著水都會凍成冰的。那天我三點五十起床煉功,感覺屋內的溫度有點異常,比往日暖和,聽到屋裏的火炕爐子呼呼直響,爐子燒得通紅通紅的。爐子裏既沒有煤也沒有乾柴,火苗子呼呼往外冒,還發出嗚嗚的響聲,屋裏一點不冷,溫暖如春。

以後,我雖然沒有再看到火,但我在屋裏住,一點也不覺得冷。是師父在給我溫暖,給我能量,時時在呵護著弟子。

四、坐在了大蓮花座上

我在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被非法關押到內蒙古霍林郭勒市看守所,有一天放風,我坐在放風場的空地上,閉著眼睛,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鏡湖水,狹窄的放風場、陰森的鐵窗鐵門都消失了,湖面上出現一個大蓮花,我清楚的看到自己坐在大蓮花台上,這個大蓮花台是粉紅色的,圓形,盛開著朵朵奇花,我感到自己身體輕飄飄的,當時我想起師父的詩「一潭明湖水 煙霞映幾輝 身在亂世中 難得獨自美」(《洪吟》〈遊日月潭〉),詩意與湖水相互交融,虛靜玄妙。我大約坐了四十多分鐘,直到巡視的看守喊我的名字,眼前的景象才倏的沒了,我又回到現實中來了。

五、上山並不難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關押在圖牧吉勞教所。一天早晨三四點鐘左右,我坐在床上,靜靜的坐著,看見了一座大山,山下有很多人,都想上山,可是畏懼山的陡峭,都在山下徘徊著,畏縮不前,因為這座大山像牆壁一樣陡立著,如一面鏡子一樣光滑。我已經沒有了在勞教所被關押的感覺,我想上山,腳尖剛要碰到山,就出現了兩個扶手,是白色的,每邁一步,就出現兩個扶手,就這樣,我借助這種方法,我已經上了很高很高了。我想,上山並不難啊,我想下去,跟大家說一聲,就這麼一動念,大山消失了。我出了神,又回到了勞教所裏的床上。

「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斷〉)。修煉並不難,去心難啊,心不去,就像那陡峭的大山一樣,永遠上不去,永遠橫亙在你修行之路上。我想:從山上下來,是不是讓我把師父講的法,告訴給所有至今仍然在山底下徘徊的人吧?

六、元神離體

我老伴是一個常人,經常租看黃色光碟。二零一二年正月,我把那張黃碟折斷扔了,他很生氣,就要毀我的明慧光盤,還說要拿到派出所去告我,我姑娘怕他造業,在家看著她爸不讓他去,他走哪裏,我姑娘就跟著他到哪裏。等到老頭清醒過來,我姑娘才回家,我姑娘走了,他又跟我生氣,罵不解恨,就打了我一頓。當時我覺得挺難受,向內找,也沒有找到是甚麼原因造成的。

一個同修告訴我背師父的《道法》,我開始背誦,自己心不淨(靜),怎麼也背不下來,我把《道法》這篇經文抄在一張硬紙上,坐累了躺在床上,沒有點燈,就打開手電筒,一個字一個字的背。背著背著,我就清清楚楚的看見自己從我的身體中走出來了,離開自己的身體,輕輕飄飄的就起空了,飛到一個廣大無垠的世界裏,這個世界到處都是琳瑯滿目、光燄無際,亭台樓閣、金殿銀瓦,這個世界不像人間一樣天與地相互交接,而是無邊無際的,沒有天地之分。還有許多寶物和叫不上名字的好東西,反正是無限的美好,沒有人類的語言來形容。

儘管這個地方如此美好,但我腦子非常清醒,我想起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決不能留戀這個地方,也不能用這種方式到這個地方來,我要回去,將來在人間,跟著師父以最光明的方式白日飛升,不然我扔下肉身就走了,常人也理解不了,認為煉功人怎麼無故死了呢?這不是破壞法嗎?

就這麼一想,我離開了那個世界,回到了人間。我看見自己的身體還在床上躺著呢,手裏還拿著那張硬紙片,如雕塑一樣。我進到了自己的身體裏,我恢復了原來的樣子,行動自如了。

七、安了新唐人老伴漸漸改變了

我老伴雖然不煉功,甚至對我的修煉也增加了不少魔難,對師父也不敬,經常口吐不敬之詞,雖然他親眼目睹我煉功後身體的變化,身體上一大堆疾病都好了,可是他嘴上從來不說這是我煉功煉的。一提這件事,他就岔開話題,引開你要說的主題。

這幾年歲數一大,身體開始有病了,吃藥也不怎麼好,我給他放師父在《大連講法》錄像帶,不管他怎麼難受,哪怕胃疼得嗷嗷直叫,疼得渾身出汗,只要錄像帶裏的法輪旋轉的圖形一出現、音樂一響,還沒等師父講法的法像出現,他就呼呼的睡著了。漸漸的他就接受了,今年家裏又安裝了新唐人電視接收器,天天收看新唐人電視節目,從此再也不看那些黃色的髒東西了,身體也就漸漸好起來。

八、我的孫子、孫女從小就沒有吃過藥

我孫女七歲那年,從遼陽往遼源用大卡車搬家,我孫女和她的爸媽都在駕駛室裏,半路上司機在轉彎時遇到一個障礙,急剎車之時,小孫女在慣力的作用下,腦袋撞到擋風玻璃上,擋風玻璃當時就撞得粉碎。玻璃雖然碎了,可是小孫女一點傷都沒有,也沒有射出窗外。小孫女就像啥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小孫子五個月的時候,他爺爺用小孩推車,推著他去外面溜達透風,當推到自來水淨水場,淨水場有一個大坑,因為爺爺要去廁所,就把車子停在了離大坑還有十多米遠的地方,孩子一動,小推車順著坡度往下滑,一直滑到大坑的深水裏,小推車沉到水裏了,孩子也跟著沉下去了,身子都濕了,只露出一個腦袋,按理說,小孩應該隨著鐵製的推車一沉到底的,爺爺回來,到把他撈上來,最少需要十分鐘,也就是說這十分鐘,孩子一直漂著的,只要孩子嗆一口水,就會危險了,孩子不但一口水沒有嗆著,臉上一個水點也沒有。爺爺把推車子撈上來,推車子已經沉底了。岸上圍觀了很多人,有的說上醫院吧,還有的把出租車開過來,沒有把孩子送醫院。抱回家,只給孩子洗一洗,孩子又歡快的玩上了。

我的小孫女、小孫子都聽我的話,都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會背《洪吟》,甚至還背會了師父的新經文《感慨》,(很慚愧,我都背不下來。)還會立掌發正念動作,唱大法小弟子的歌。歌詞是:「大法小弟子,立掌發正念,神通透九霄」等。

到現在為止,他們都沒有吃過一片藥。有一次我領著小孫子到親屬家串門。在上樓梯時,小孫子摔倒了,牙都磕破了血,嘴唇腫得挺高,親屬說上點紅傷藥吧,家裏也有消炎藥,我沒有給孩子用這些,只讓孩子念法輪大法好,孩子不一會睡著了,等醒來時,嘴唇全消了。親屬當場見證大法的神奇,當即表示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次,我用三個雞蛋、一點澱粉、一勺糖攪在一起,和成糊狀,炸雞蛋花餅,倒一點就炸出一朵,倒了幾次就炸了滿滿的一大盤子,還剩下一點,約有小半碗。心想,別炸了,這些就夠了,下一次再炸吧;第二天,我又炸了一大碗,還餘下一勺;第三天,用剩下的一勺雞蛋糊又炸了一大碗。我老伴看我天天炸雞蛋,說我不會過日子,這麼炸下去,家裏有多少雞蛋夠吃的?我說我只用了三個雞蛋,他不信。

不管別人信不信這個故事,怎樣理解這個故事,我只是想說大法無所不能,一切無求而自得。只要心在法上,師父甚麼都給你做。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2/沒有燃料的爐子燒紅了-259054.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代偉人孫中山先生於民國五年八月間,革命告一段落之際,偕同胡漢民等諸人同游普陀山,亦親眼見到令人不可思議的景象,並命隨從記下這一段奇遇…見其中有一大圓輪,盤旋極速,莫識其成以何質?運以何力?…
  • 我今年七十八歲,是退休幹部。我修大法十幾年了,不僅我自己深深受益,我的家人也都受益。這裡,向大家介紹幾件我和家人因修大法、相信大法而遇難呈祥的幾件神奇事。
  • 《轉法輪》這本寶書往屋裡一放,神跡就出現了…整整九個月我邊讀《轉法輪》,邊到修煉大法的人群中訪問,在交談訪問中,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談到修煉以後在自己身上出現過神跡:有祛病健身的方面的,有出現特異功能的,有開天目的,等等,確實使我震撼。
  • 丈夫常年有病,十年啞巴不說話,不能走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天到晚睡在床上,和植物人沒甚麼兩樣。我得法的第二年,他也走進了大法中,學法一段時間,他在煉功點開口說話了,和正常人一樣,身體比以前更好。這真是鐵樹開了花,啞巴開口說了話。
  • 我是大陸湖南山區農村的一名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七年八月得法。十幾年的修煉給我和家人帶來了非常大的福報,特別是今年七月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情,更讓我對大法的修煉堅定了信心。大雨過後整條衝裏,除了我家的兩塊秧苗沒被水淹沒,別人家的田地全部都被水淹著…巡看後回家途中只聽得頭頂一陣劈劈啪啪的響聲,我抬頭朝山上一看,一塊巨大的山體正在朝我垮塌下來。……
  • 得法輪大法前,我感冒發熱流鼻血,胃痛等等,學法煉功後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由原來的藥罐子變成一個健康的人,一路上感激師父的慈悲呵護與救度,使我能走到今天。下面就說說我修煉後在師父的保護下經歷過三次生死大關。
  • 當時我有高血壓(低壓110,高壓138)、腎病等病,兩條腿像灌了鉛一樣,沉重無力,腰痛便血,上樓都吃力,有時坐著就想一頭躺倒在地上,整天感到很累,一把把地吃藥,一種藥不管用再換一種,過一兩天又依然如故。可讀完《轉法輪》,症狀全無,當天就忘了吃藥,也沒感到難受,直到今年我七十歲了,十四年來一粒藥也沒吃過,身體每天都輕飄飄的,不僅能幹活,而且怎麼幹都不累。
  • 火一下從閥門噴出,眼看就要釀成火災,當時家裏只有我這個七十四歲的老太太和已經嚇壞的外孫。因我天天念大法好,一下想起只有大法師父能救我們了,便脫口而出:「大法師父快救火!」就在這時,腦子裏有人跟我說話:把它端出去。當時我甚麼也沒想,端起煤氣罐到屋外扔了出去,也不覺得沉,也不燙手,這時火還在噴著,我趕快用水潑,但無濟於事。這時又有聲音告訴我:去挖土埋。我拿來木鍬,只幾鍬土就把火滅了。
  • 一聲巨響,我的身體瞬間被衝起來撞在牆上。煤渣撲面而來,煤塊把下半身埋住,感覺前面整個疼的厲害,臉上血在流淌,但是人可以動。這時出現了奇蹟,看到洞裏亮亮的,以為是頭頂的礦燈還在亮著,就順著眼前的亮線吃力的往出挪動。走到二十米外的拐彎處,和點炮的人碰對面。我吃力的說了句:「你怎麼不打招呼,就點火了?」對方一看到我被炸成這個樣子,當時就嚇癱了。這時,我發現眼前黑黑的,一摸頭頂的礦燈,原來早就炸碎了,先前的光亮是師父在保護著自己。
  • (shown)說也奇怪,當我一進門看到錄像中師父的面容時,渾身就有說不上來的舒服,哪也不疼了,哪也不難受了。一講看完後,我已經能自己走回家了。等九講全部看完後,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臉色一天比一天紅潤。以前人們看到我,都說我的臉色比牆還白,而且還發灰。不到一個月我已經能騎上自行車和法輪大法同修們一起到三十里以外的農村去洪法了。我絕處逢生了,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得到了展現。是慈悲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一生以及我一家的命運,從此我跟隨師父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金光修煉大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