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音樂學院院長馬思聰出逃美國 啓示中國藝術家

中國第一小提琴家馬思聰是音樂界奇才 在美國自由生活最後二十年創作大量作品

人氣 92

【大紀元2012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綜合報導)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今年為方便大陸選手參賽,下月將首次在香港舉辦亞太初賽,但目前遭到中共政法委幕後的極力干預,以內部通知的方式傳達指令、禁止大陸選手參賽並要求進行抵制。據介紹,「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是唯一的一個世界性的中國舞藝術創作、展現和交流的專業賽事,大賽藉此將中國古老文化推向全世界,開創中國舞的新紀元,並為年輕的專業舞蹈人才提供走向成功的舞台。

有評論呼籲中國大陸的藝術家和舞蹈大賽的參賽選手,可以由當年從中國出逃美國的首任中央音樂學院院長馬思聰的故事中獲得啟示。

效仿當年馬思聰 讓自己再續輝煌

就中共政法委干擾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阻止大陸選手參賽,時事評論員劉曉對此表示,每個真正醉心於藝術的藝術家都希望有一個良好的尊重藝術的氛圍和環境,他們希望在有限的生命中通過藝術創造讓生命得以延續。

可惜,這樣的氛圍和環境自中共建政起藝術家就幾乎沒擁有過,即便在貌似開放的當今中國,藝術家也沒有真正的創作自由,因中共需要的是歌功頌德的創作。

因此他認為大陸真正熱愛藝術的、被困在籠中的藝術家們應該效仿當年馬思聰和傅聰,到更廣闊的天地追尋心中純淨的藝術,你將擁有更燦爛、更盡情的藝術人生!

讓我們將歷史鏡頭拉回到那個荒唐的年代,中央音樂學院的院長馬思聰先生,是如何死裡逃生,投奔自由後,在自己生命最後二十年再續輝煌。

被譽為中國第一小提琴家的馬思聰,是音樂界的奇才,當年抗戰他創作的《思鄉曲》一炮走紅成為其代表作,也被認為是中國音樂經典之一。

他是中央音樂學院首任院長,在文革中馬思聰遭迫害受盡凌辱後,被迫全家乘船出逃香港,後前往美國。並在美國自由的生活最後二十年,並創作了大量的作品,給後人留下豐富的藝術精品。

當年他被迫出逃還被中共冠以「賣國投敵」的罪名,蒙冤18年,80年代後中共又以所謂平反,先後多次邀請他回國繼續為共產黨服務,且使盡渾身解數,也沒能最終打動他,直到1987年5月20日在美國因心臟病去世,他沒再踏進中國大地。

文革中馬思聰飽受摧殘屈辱

馬思聰1912年出生廣東海豐縣,排行第五,上面分別有二個哥哥和姐姐,父親馬育航曾任廣州市財政局局長與廣東省財政廳廳長。在馬思聰年幼時,就喜歡音樂尤其是小提琴,11歲就隨大哥前往法國學習小提琴。

1931年初,馬思聰從法國學成歸國,在19歲那年他與陳洪共同創辦了私立廣州音樂學院任校長。1932年初,馬思聰和當時任教並大他二歲的王慕理結為連理。

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戰爆發,他先後任中山大學教授、中華交響樂團指揮、貴陽藝術館館長,並創作了大量的抗戰歌曲,包括:《自由的號聲》、《前進》、《游擊隊歌》、《趕走強蠻的兔子》、《保衛華南》、《黃花崗》、《不是死是永生》等,其中還有代表曲《思鄉曲》。1945年抗戰勝利後,他先後擔任台灣交響樂團指揮、上海音樂協會的理事長、香港中華音樂學院院長。

馬思聰是中國重要的作曲家,他的創作,包羅交響樂、小提琴獨奏曲、小提琴協奏曲、鋼琴奏鳴曲等,其中以《思鄉曲》、《搖藍曲》、《西藏音詩》、《塞外舞曲》為代表作。

據大陸相關資料顯示,1949年4月,馬思聰以報效祖國的心情,一家人從香港乘船北上抵達北平。1950年他被任命中央音樂學院院長,直到1966年馬思聰出逃美國之前。1953年開始他還兼任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

1957年全中國刮起反右風,上海音樂學院的學生因探討交響作品的文章被打成「反黨右派小集團」,押送至北大荒勞改;與此同時著名音樂家賀綠汀也遭到「深刻揭發和尖銳批判」。馬思聰本人也也受到批判:被認為是引導學生只專不紅,要把中央音樂學院辦成巴黎音樂學院。甚至當年「拔白旗、插紅旗運動」這樣批判馬思聰,認為他演奏的舒伯特的《聖母頌》,是將聽眾引入教堂,引到神像腳下。

1966年6月初文革爆發,中央音樂學院的學生們被煽動起來向院長開火,貼出了馬思聰是「反動學術權威」、「吸血鬼」、「三名三高的修正主義分子」的大字報。

6月中旬,他與中央音樂學院其他被批鬥的領導、各系主任一起被關在文化部系統的「集訓班」。那裏被關的還有北京藝術院校、電影院校、文藝界權威和知名人士,統稱藝術院校的「黑線人物」500多人,住進牛棚,接受軍管,要求學習有關的材料,並互相寫揭發文章和交代問題的材料。

8月3日上午,馬思聰等10多位中央音樂學院的「黑幫」,被紅衛兵押回學院帶高帽子遊行。他們下車腳還沒有站穩,一桶漿糊從頭澆下來,馬思聰身上被貼滿大字報,脖子上掛兩塊硬紙板,分別寫:「資產階級音樂權威馬思聰」、「吸血鬼」,頭戴「牛鬼蛇神」的高帽子,並被要求手拿破搪瓷盆,一邊走一邊敲,意思是「敲響了資產階級的喪鐘」。他們被紅衛兵押著在校園內遊行,狂熱的學生有的高呼口號,有的向他們身上吐唾沫。

8月9日,馬思聰等人被造反派從「集訓班」押回隔離審查後,以前學員的一排琴房成了關押他們的臨時「牛棚」。馬思聰他們每天6時起床,他們被強制勞動、反省交待問題、不許回家及跟外界聯繫。還要被迫唱著承認自己有罪的歌曲。

那些紅衛兵小將「一高興或一不高興」,馬思聰他們就受罪。輕則挨罵,重則挨打,或被命令低頭或學狗在地上爬,甚至還有紅衛兵拿尖刀,威脅馬思聰:「你要老實交代問題,要不然就拿刀子捅了你」;當馬思聰在地上拔草時,也有造反派侮辱他姓馬,只配吃草,真逼他吃草;也有紅衛兵拿有釘子的鞋子打他。

8月14日音樂學院的紅衛兵還到馬思聰家貼大字報,他家門窗牆壁上貼滿了「打倒馬思聰」的大標語,他家大門口也只留下一個一米高的洞口,人進出只能彎腰鑽進、鑽出。

馬思聰夫人王慕理還被要求每天掃街,並寫一份揭發馬思聰的罪行材料,紅衛兵還恐嚇說:「如不老實,死路一條」,王慕理被嚇得在廚師賈俊山的幫助下,帶女兒馬瑞雪倉促離開北京南下,想暫避風頭。

馬思聰痛苦抉擇:舉家出逃

王慕理躲藏在南京的妹妹王志理家,中央音樂學院造反派得到消息後,追到南京,她們又被迫逃到上海、廣州的親戚家。而當時馬思聰的兒子馬如龍則躲避在廣州。

被一路追查的王慕理感覺運動再搞下去,一家性命不保,因此躲到香港,委託他哥哥王友剛幫忙,同時讓馬瑞雪悄悄回北京一趟,在賈俊山的幫助下父女相見。突聞計劃的馬思聰剛開始不同意,後經過兩人商討、爭執後,萬念俱灰的馬思聰同意了。

隨後馬思聰以肝病復發為由告假休息一週獲批准。在廚師賈俊山和私人針灸醫生倪景山的資助下,馬氏父女化裝攜琴離開北京,住在郊區丹灶的親戚家。究竟是乘船出逃還是回北京繼續遭受迫害,馬思聰在痛苦中做出抉擇。

1967年1月15日夜晚,馬思聰全家登上偷渡船以5萬港幣代價出逃至香港,16日凌晨到達香港九龍,躲在大嶼山巖洞一天。

1948年美國邀請遭拒絕 1967年美國再伸援手

馬思聰一家人在巖洞與親戚見面,並確定投靠1948年美國定居的胞弟。這位親戚前往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求助,兩天後英國領事和美國領事到馬思聰這位香港親戚家中,與馬思聰會面,瞭解清楚情況,並作了錄音。

1月19日,香港的幾十家中英文報紙同時報導了馬思聰出逃的消息:《中國著名音樂家馬思聰逃抵香港》。

20日中午,兩位領事再度來到親戚家,將馬思聰全家送到莎士比亞大廈,梳洗換裝後再次乘坐美國領事館的轎車,直奔機場,很快馬思聰全家與美國領事坐上飛往美國的飛機的頭等艙。

4月,馬思聰與其胞弟出現在美國紐約,舉行記者招待會,發表了《我為甚麼離開中國———關於「文化大革命」的可怕真相》。引起全世界的轟動。

他說:「我個人遭受的一切不幸和中國當前發生的悲劇比較起來,完全是微不足道的,眼下還在那兒繼續著的所謂『文化大革命』運動中所出現的殘酷、強暴、無知和瘋狂程度,是17年來所沒有的……去年夏秋所發生的事件,使我完全陷入了絕望,並迫使我和我的家屬像乞丐一樣在各處流浪,成了漂泊四方的『飢餓的幽靈』。」

4月12日美國國務院公佈,北京中央音樂學院院長馬思聰逃出中國大陸,來美國避難。馬思聰全家都被批准避難。

而早在1948年,國民黨全面敗退撤離大陸,中共開始要掌控之際,美國政府曾經二次力邀馬思聰前往美國任教,都遭到馬思聰婉拒。

1948年夏天,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來到當時馬思聰在香港的家,直言不諱地說:中國要落在共產黨之手了,共產黨只要扭秧歌、打腰鼓,不要貝多芬、莫扎特;美國政府盛情邀請馬思聰先生到美國大學任教;五線譜是世界語言,希望能在美國聽到馬先生的琴聲。馬思聰當場謝絕。

數日後,一位西裝革履的美國人來到馬家,遞上名片,他的名字是「Newton」(紐頓)。紐頓說,他受司徒雷登大使的委託,已為馬思聰先生聯繫好了在美國工作的大學,聘請他當音樂教授,此次來訪是請馬思聰定下時間,以便他去預訂馬思聰和全家人飛往美國的機票。美國好意,當時馬思聰並沒領情,再度拒絕。

被譽為中國第一小提琴家的馬思聰與家人。(網絡圖片)
被譽為中國第一小提琴家的馬思聰與家人。(網絡圖片)

中共幾次三番邀請 馬思聰夫婦拒絕回國

馬思聰一家出逃後,中共專案組經過8個多月的審查結案,謝富治、康生批准結案報告,將馬思聰定為「叛國投敵」,造成了「文革」中的又一冤案。馬思聰在中國的親屬因此受到牽連十多人。

馬思聰在海外異國他鄉,譜寫了《李白詩六首》、《唐詩八首》等作品,借古喻今,表達蒼涼、悲切的人生。

中共第一次邀請是通過1980年6月,馬思聰胞弟夫婦在北京和上海舉辦獨奏音樂會,中共統戰部部長烏蘭夫向其胞弟轉達對馬思聰夫婦回國的邀請。

1982年,馬思聰老朋友、時任中央音樂學院領導的李凌,就馬思聰「問題」向中央寫報告,當時胡耀邦、鄧小平表示:可以歡迎他回來看看。

1985年2月6日,文化部發出《關於給馬思聰平反的通知》。1985年是中央音樂學院建校35週年紀念日,他受到邀請,但他沒有回去;第二年(86年)1月,北京國際青少年小提琴比賽委員會正式向馬思聰發出邀請函,他沒有回去;甚至馬思聰收到了對他有過粗暴行為的當年學生寫來的懺悔信件;馬思聰還收到了紅領巾班給他的信件,匯報「當我聽到中國少先隊隊歌的時候」的感想,他也沒回去。

《開放》雜誌上曾發表林淵的評論文章,對馬思聰拒絕中共邀請回中國分析說:「痛苦的親身經歷和血跡斑斑的親友遭遇,馬思聰對中共政權無疑心存恐懼,所以即使他在一九八四年已得到平反,恢復名譽,他仍遲遲沒有歸國。而跟馬思聰一起逃亡的馬思聰太太王慕理,在馬思聰死後十三年才逝世,在此期間,她沒有返回過大陸,也沒有安排馬思聰歸葬。」

1987年3月,馬思聰感冒住院,轉為肺炎並引發心臟病。5月20日,手術失敗,在美國費城賓州醫院逝世,中國一代音樂巨子馬思聰,與世長辭。終年76歲。

被譽為中國第一小提琴家的馬思聰。(網絡圖片)
被譽為中國第一小提琴家的馬思聰。(網絡圖片)

馬思聰最後二十年再創輝煌

據馬思聰後人寫的《赴美後的馬思聰》,旅美二十年,他創作了很多樂曲,有獨唱《李白詩六首》、《唐詩八首》、《熱碧亞之歌》;合唱《阿美山歌》、《家鄉》;小提琴獨奏曲《阿美組曲》;芭蕾舞劇《晚霞》;歌劇《熱碧亞之歌》和鋼琴協奏曲等。

馬思聰的後人說:父親和母親在美國各地開演奏會,有些華僑在欣賞《思鄉曲》時,情不自禁地哭了。父親說,他這首曲子要表達的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自豪:山嶽的雄偉,川流的秀麗,田園的祥和。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他要給人們帶來信心和安慰。

作為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他除了美國各地演出外,還前往東南亞、台灣等地進行演出,並堅持以自己的演出收入作為全家的生活費。

因此有評論認為,馬思聰的坎坷經歷值得藝術家們反思,希望有更多的藝術家能追尋廣闊的天地、追尋心中純淨,在追尋的過程中,將擁有更燦爛、更盡情的藝術人生。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組委會也發聲明表示,近年來由海外的華人藝術家創建的神韻藝術團,以純正的中國古典舞為主要創作和表演形式每年全球巡迴演出數百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中國舞跨越了種族和文化的界限而被世界各國人民欣賞和喜愛,在世界範圍內掀起一股中國舞的熱潮,為大陸中國舞的專業人士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演出、教學等發展契機,參加國際賽事意味著更多的機會和挑戰。我們在此也呼籲大陸選手不要再懼怕中共,不應讓政治左右你們的選擇。

新唐人第五屆全世界中國舞大賽

新唐人電視台已經成功舉辦四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吸引了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數百位選手參賽,每年發放獎金六萬美元。多位獲獎者已經加盟世界知名的神韻藝術團每年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

第五屆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將於今年10月25日至27日在紐約翠柏卡表演藝術中心舉行,報名已於今年1月開始。亞太賽區初賽也已定在8月18日在香港舉行,現正接受報名。

大賽的宗旨是為了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舞蹈藝術,把這種中國古老文化推向全世界,為中國舞演員施展才華搭設平台。

2012年大賽分男、女少年組與青年組比賽,各設金獎獎金一萬美元,銀獎獎金三千美元,銅獎獎金一千美元。大賽章程、參賽資格與方式等詳細情況請參考中國舞舞蹈大賽 網站:dance.ntdtv.com,也歡迎加入大賽的臉書 網址是http://facebook.com/ntddance.chi。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採訪小提琴家馬思聰的外甥女
馬思聰夫婦骨灰將回故鄉廣州
馬思聰夫婦骨灰返回中國故鄉安葬
從馬思聰魂歸祖國說到文革之罪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共產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時事軍事】卡梅爾在路上 梅卡瓦MK5還有多遠
【馬克時空】藉「機」摸透Su-30 印日年底進行聯訓
【舞蹈三劍客】意外發現:京劇挑戰
【珍言真語】潘焯鴻:港發人民幣債券 考驗富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