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得法修煉的故事

北京大法弟子 欣欣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歷盡魔難得大法

九十年代初,當時我出國歸來,工作事業一帆風順,職務提升,前程一片光明的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病魔讓我一蹶不振。北京名牌醫院給出的診斷結果是重症肌無力,在治療期間,因體質虛弱引起肺結核復發,治療肺結核的藥物又引發了過敏綜合症,不能吞咽東西,心跳總在每分鐘120次以上,那時候真是天昏地暗,我完全懵住了。

西醫、中醫、針灸、按摩、氣功和找氣功治病,所有能夠治病的辦法全都用上了,病不但沒有治好,而是越來越厲害,我已經感到人生沒有了希望,我絕望了,遺書準備好了。同事們、朋友們都嘆息遺憾,這麼能幹的一個人垮掉了,可惜呀。家人們都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我的老父親無助的告訴碰到的我的同學們,你們有時間去看看她吧。

1996年6月,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個朋友的親戚向我介紹了法輪功,並送給我一本《轉法輪》。當時的我不但不相信氣功,還很怕氣功,怨恨氣功。因為為了治病,花了幾千元錢學氣功、找氣功師治病,不但沒治好,反而更厲害了。在愛面子的情況下,我把《轉法輪》這本書帶回家,根本不想看,想放幾天,再還給人家。此時身體狀況非常不好,而且,身邊已經不能離人。

有一天,當我想到要把書還給人家時,覺得書放在家裏這麼長時間沒看,還之前看看吧,就這樣我開始讀《轉法輪》了。我的心好像一下子就被這本書抓住了,我覺得活在世上的人就是應該按真善忍做啊。真善忍三個字重重錘在我的心上,使我一口氣看完,尤其感覺師尊的很多話好像就是針對我講的。當時我就發了一願:按真善忍做,修心性。

從那以後,這本書就一直在我身邊,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人生病的真正原因。自己從開始的只修心性不煉功,到後來認識到,師尊傳的是性命雙修功法,性命雙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煉,否則就不是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這樣就真正開始了自己的修煉路程。然而當自己真正放下心想修煉時,也碰到了干擾和考驗。在初煉時的一次睡夢中,有一個聲音大聲問到:「法輪功,你煉還是不煉?」我說:煉,就是煉。」雙手馬上就像是上了電刑那樣痛,醒來後,手疼得還不能動。我悟到這修煉中考驗的第一關過去了。而後,我記住師尊說過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我說我這次就要當一把神,煉功人沒有病,我把醫院開的藥全部停用了。一心要跟定師尊修煉,在修煉兩年以後,我重新返回了工作崗位。而且在當時根本就顧不過來的6×7公分大的卵巢囊腫在修煉中,也不知不覺消失了。

大法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

在中共邪惡謊言中,現在還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輪功,從而有意無意起到迫害和傷害法輪功的作用。我想說,通過法輪功的修煉不僅僅是使我的身體痊癒恢復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淨化昇華,知道了我們人活著的真正目的。

我從小受到正統教育,心地善良,愛憎分明。喜歡看神話故事,但同樣受黨文化無神論的影響,不相信也不敢相信有神佛的存在。尤其經歷的文化大革命,在我幼小心靈中留下了破除迷信的烙印。所以對神佛方面的知識、書籍從來沒有去研究學習過。在國外學習期間,參觀過基督教堂,看到基督教徒的虔誠禱告,只是認為是一種外國人的信仰。在國內到過一些寺院道觀,也沒有仔細的思考過,更多看到的是人們表面對神佛的求助。在掀起的氣功高潮中,我更是認為人們是為了鍛煉身體祛病而練。那時國內各個單位都有組織氣功的學習,我們單位是個科研單位,也有不少人在工間操和占上班時間組織學功、聽氣功報告等。當時的我對氣功沒有一點感覺,也不想接觸。

在我生病期間,我抱著治病試一試的心態接觸了氣功,對另外空間,特異功能等一些名詞現象有了一點點的了解,但很多東西不明白,不能得到解釋很迷茫。在我讀了《轉法輪》後,我心中許多不解得到了答案,我知道氣功是修煉,法輪功是至高的佛法,知道了人來世的目的,人為甚麼有苦有難,修煉是甚麼等等等等。在我被迷信封閉了多年的心靈中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也領悟到神佛是存在的,真善忍是佛法的最高體現,真正修煉的人、向內修自己的人、先他後我的人才是世間最好的人,而不是我們現在人類給出的標準等等。

我慶幸自己得到大法、慶幸自己能夠從無神論的謊言中走出來,慶幸自己身體健康心性得到昇華、慶幸自己能在危難中得度。

放下名利情,活的輕鬆

從1996年步入大法修煉到今天,我在師尊的呵護下一步步走過來。現在見到我的老同學、老同事、老朋友以及工作中接觸到的人們,都不相信我曾經是個在死亡邊緣走過一次的人,都為我的精神狀態感慨,其實我想告訴大家的是,這是表面看到的,更重要的是心靈的淨化和心性的提高。

我是個事事爭強好勝不服輸的人,幹甚麼事情都要爭個第一。在常人看來是個強者,有事業心、有能力的人,殊不知這背後有多少名利心、爭鬥心和妒嫉心等不好的心呢。下面就舉幾個自己跌跌撞撞去執著,心性提高的例子:

高級職稱在技術人員中一般都是看得很重的,其中有名有利有身分的體現。在我重返工作崗位後,碰到評職稱的事。我是86年評上的工程師,做過很多科研課題,也有獲獎課題。在評定高級職稱的過程中,從心性考驗魔煉中得到提高。

當時在準備評職資料的過程中我的心態很穩,沒有想太多。在評定會後,老院長好心地告訴我:評委們對你的答辯講評很好,但因你生病時間太長,這次不能評上,不要有思想負擔時,我的心態也比較好,覺得是正常的,而且那時對高職稱的事也確實沒有看得很重。

第二年評職稱的工作又開始了。這一次很順利的評上了高級工程師。可是心性魔煉開始了,就在我辦公室有個人,在我天天忙課題作項目的時候,她只是個拿拿報紙的文書,整天閒來閒去的,在我生病期間,她參加了一些管理工作,這次評高工中據說是托關係一次過關(我是兩次)。這下我的心裏不平衡了,心想我雖說病休6年,可我工程師的6年我幹了那麼多的課題,很多還獲了獎,她連個獨立承擔的課題都沒有,論文還是別人幫忙的,她有甚麼資格當上高級工程師,而且一次過關?當時我就是心裏憤憤不平,而且還委屈極了。

後來在學法過程中,我明白了從這件事中找到了自己要去掉的妒嫉心,不能受委屈的心、看不起別人的心、認為自己比別人強等不好的心。也從中悟到自己生病的原因,其中也有妒嫉心所致。

這次評職稱的風波,妒嫉心、看別人不如自己的心,別人不能超過我的心等都不同程度的得到魔煉,心性得到提高,對高職稱的心放淡了,對同事寬容了,在後來教授級高工的評定中,對誰評上我都能做到自己心不動,而且自己能坦然地放棄了申報。

自己從小到大都是個小官,所以說名利心、顯示心也是很重的。通過修煉自己從看重名利這方面的心淡化了。在通過修煉病癒上班後不久,領導就任命我做了一個部門的部長,從市場諮詢到合同簽訂到收款以及各項目合同客戶的管理聯繫,從培訓計劃安排到會議的籌備組織以及大大小小別人不管的事都落在我這,整天忙得一路小跑,可心裏挺舒服。因為聽到的更多是誇獎,是別人對我能力的認可,是領導們對我的重視。後來機構實施了整合,人員多了,幹部多了,安排有了問題。這時我面臨的就是如何選擇。

經過一段時間的內心鬥爭,最後我選擇了放棄,體悟到了身心的輕鬆。開始時我想,我的工作是得到大家認可的,有管理經驗又有技術,在哪個部門做個部長都沒問題,得心應手的。後來看到很多人都想當部長,領導也很為難。我開始考慮放棄部長,到一線去做一個普通職員。可又一想這樣一來,經濟上的損失會很大的,搖擺不定。

學習師尊的講法,我悟到,名和利都是常人撒不開手的東西,是不惜代價要爭奪的,一個修煉人就應該做到放下名和利。這樣,我放棄了部長位置,並推薦了一名年輕人。對當時我的做法很多人不理解,包括老領導都勸我,千萬不要離開管理崗位,並有很多人勸我,別那麼傻,你不當了,新領導會認為你不想給他幹了,以後不會有好日子過的等等。那時我的心態很穩,沒有動心,我想我會按修煉人的要求做好一切工作的。在後來的工作中感到:做一個普通一線員工真的是工作累,工資收益小,還要聽從別人的指責等。我沒有後悔,做到了坦然捨棄,感到輕鬆。在修煉以前我是絕對做不到的。

在女兒結婚那年,我們沒有舉辦婚慶,而是在女兒、女婿的邀請下,我們到美國西部旅遊。在這期間,對自己疼愛女兒的心也著實魔煉了一番。女兒的身體曾做過幾次大手術,比較弱。所以我們都比較溺愛她。在來美國啟程的頭一天晚上,女兒發燒到39度,當時機票已來不及改簽、接機的地接也無法通知,只好讓女兒服藥退熱,安檢前,還吃了退燒藥。就這樣到達了美國。

女婿是湖南人,吃飯很簡單,有辣椒和米飯就成,可這在美國就成了問題。女兒的熱度到美國後,仍然不減,總在38度以上,可還要為女婿的吃飯問題跑來跑去,我的心裏就開始不痛快了。再有女兒喜歡攝影,來美國背了一個專業相機,很沉。而我經常看到的是,這個相機總是在女兒的肩上,我的心裏就更難受了。

一天,旅遊團安排我們到奧特萊斯購物,女兒高燒一夜,早上真起不來,可女婿想買名牌衣服,我心疼女兒,我說讓她休息,我陪你去,他說你又不懂,一定要女兒陪去,我當時真是來氣了。想我女兒嫁給這樣一個不心疼人的老公,真夠她受的。晚上就在日記上,把自己的怨氣全寫上了,打算回家後,給我先生看,討個說法。那時就真的像一個常人一樣,氣憋得鼓鼓的。

誰知這個日記無意間讓女婿看到了,馬上就給我沉起臉來。說話也不客氣了,甚至講話嗓門都很大,當時我真是又傷心,又沒了面子。我的眼淚流下來了,我知道是自己的問題,自己真的沒有做好,沒有利用這些提高心性的環境,而正因為自己有對女兒太重的情,而出現了關難。這一切就是針對太重的情安排的,要自己放下情,用修煉人的心胸、心態處理好和女婿女兒的關係。悟到了,心就放下了,氣也沒有了,在後來在美國的日子裏,我儘量主動多幫女兒找女婿喜歡吃的餐食,相機只要有機會,我就主動背,也不去指責女婿。真的這樣做了,女婿也改變了,吃飯也不挑了,相機和重的東西也主動搶著背了。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自我修煉以來,我的家人也同樣感受到大法的慈悲並身心受益。

我的女兒在20歲時,得了惡性腫瘤,經手術化療後,醫生講如能挺過六年,復發的可能性就很小了。家人提著心過日子。然而五年後的複查中,發現有復發的可能性,醫院要求再次手術。聽到這個消息,全家人真的不知如何才好,不願發生的事終於發生了。自己知道又一次心性考驗來了。我對女兒和我先生說:是我們的難躲不過,我們要勇敢地面對,女兒還要受罪,我們還要受累並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我是個修煉人,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女兒也同樣會受益,師尊會幫助我們的。全家人親眼所見我的變化,也都從心裏信服大法,一家人虔誠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兒在術前、術後一直都在聽師尊的講法,手術順利,而且病理檢驗的結果顯現腫瘤的性質已有趨於良性轉變,醫生們都覺得不能理解。女兒現在生活得很好。

我的媽媽因高血壓得了尿毒症,她人胖血管細,為血液透析做的自身血管瘘都不能用,後改做人造血管瘘,人造血管瘘又因媽媽是屬於高凝血類型的病人,故血管多次形成栓塞,多次進手術室通栓造瘘,真是遭了好大的罪,每次術前,我去簽字時,醫生都告訴我,非常危險,搞不好,下不了手術台,但都是全家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使媽媽一次次闖過來。特別是有一次,媽媽手術出來後發生了昏迷,我在媽媽耳前告訴她,您知道大法好,法輪功的師尊好,大法是受迫害的。您在心裏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尊好,請師尊幫助」。這樣我從晚上九點念到早上三點鐘的時候,媽媽在昏迷中說了一句:「別停,繼續」,就這樣,早上七點鐘媽媽從昏迷中醒過來了。

2011年8月,媽媽的人造血管瘘再次形成栓塞,實施通栓手術失敗,醫生講只能開胸插管,但風險非常大,即使手術成功仍會形成栓塞,造成生命危險。麻醉師們幾乎勸我們別簽字,讓老太太遭這麼大的罪不值得了。就在這一刻,血透室的主任派人匆匆過來與我們談話,並極力主張在走最後一步救命的辦法前,試試腹透。正常情況下腹透插管要在術後2週後才可使用,為救媽媽的命及時把毒排出,媽媽下了手術台就開始使用,腹透成功了。目前媽媽已經腹透7個多月,狀態還好,別人都說看不出是個透析中的人。這是全家人了解真相,知道法輪大法是佛法,是修心向善為別人好的法,是受到當今共黨迫害的,從而得到大法的保護,全家人知道是慈悲的師尊一次次救了媽媽的命。

選擇是最後的抉擇

回顧自己修煉歷程,在師尊的呵護下,去掉了太多太多不好的為私為我的東西,不斷的修去名利情仇,妒嫉心、顯示心、好勝心、爭鬥心、歡喜心等執著心,不斷捨去各種慾望,身體健康,心性方方面面都得到提高。而江氏集團出於對法輪功的妒嫉,不惜一切代價造謠污衊、抹黑法輪功,編造出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醜劇,拍錄出切開喉管還能唱歌,記者在無任何消毒措施下在現場採訪以及為迫害法輪功編造的1400例謊言和萬人圍困中南海的荒謬報導等,其目的就是矇蔽世人,挑起世人對法輪功的仇恨,這也是中共的一貫手段和伎倆。

我當年親眼見證了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位於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信訪辦公室集體上訪事件的全過程,在「四二五」上訪過程中,法輪功學員非常的平和安靜,沒有打標語,沒有喊口號,有人看書,有人煉功,有人默默無語,並互相告知不要站在盲人道上,對當地的行人和車輛交通沒有造成任何影響,根本沒有甚麼「圍攻」,更沒有甚麼「圍攻中南海」,當時總理朱鎔基親自接見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申訴了三點要求:(一)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二)給法輪功修煉群眾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三)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當時朱總理很快下令天津警察放人,重申了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當晚十點,學員們靜靜離去。整個上訪過程秩序井然,離開後地上無一片紙屑,我看到有空瓶子掉在地上,後面的學員馬上主動撿起放到垃圾箱處,連警察扔的煙頭都被學員清掃乾淨,以至有在場警察感慨的說:「看,這就是德!」

自99年在中共打壓法輪功以來,很多大法弟子冒著被抓、被勞教判刑的危險,紛紛走出來告訴世人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揭穿中共造謠抹黑法輪功的險惡用心,很多人可能不理解這是為甚麼。我想說的是:我的自身經歷證實了法輪功和自己以前接觸的氣功是不一樣的,他是高德修煉佛法,是教人向善的功法,具有神奇的祛病健身的功效,讓修煉者身心受益。

我是千千萬萬受益者中的一員,在我生病無助的時候,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人們經常會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即使一個醫生把一個病人的病治好病人都會感激一輩子,而師尊、大法不僅僅給了我們健康的身體,而是身心的整體淨化昇華。證實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真相,揭穿共產邪黨的謊言,助師救度世人是我們每個弟子必做的。請每一個有機會接觸到真相的有緣人能認真的看上一眼真相資料,靜心聽一聽真誠善意的告知,作出您的最後抉擇,您會受益無窮的。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7/工程師得法修煉的故事-261207.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是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普天同慶。我想藉此時機把我們全家人在法輪大法中如何受益的和大家說說,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危難中大法能救命。一九九九年三月,有人介紹母親煉法輪功,說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有奇效,於是母親就開始看《轉法輪》這本書。誰也沒有想到,母親只看了三天《轉法輪》,全身的病就一掃而光!就這麼快,你說神不神!
  • 我把自己家裏親人在恩師的呵護下,受益於法輪大法的幾個奇蹟般的故事與大家分享。
  • 我在國家機關工作,在單位擔任主要領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法輪功被邪黨誣陷,上級領導打電話到單位問我,你們單位誰煉法輪功?我堅決果斷的告訴他:我煉!當時,我真有一種在向神佛表態的心態。那領導二話沒說撂下了電話。說來也怪,他們再也沒打電話問我甚麼或讓我寫甚麼所謂的保證書。1999年「七二零」開始了,烏雲壓頂。放假在家,一天,我打開電視一看,全是誣陷大法的節目。我看了兩眼,覺得不在理,一派胡言。我學了四年《轉法輪》,這本書的內容就是讓人做好人,豈有電視裏講的那些?我關掉電視,雙盤於床上,自言自語道:我就煉!那一刻,我的全身心溶入了法中,感覺無比殊勝。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邊陲的丹麥小鎮(Town of Denmark)。她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年,親身經歷了修煉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
  • 【大紀元2012年08月04日訊】在德國拜羅伊特(bayreuth)市舉行瓦格納歌劇節期間,每逢週六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舉辦反迫害徵集簽名活動,向世人揭露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三年的迫害,尤其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惡,很多人了解情況後表示,回去要告訴親朋好友中的外科醫生不要去中國大陸與大陸醫生合作,不要邀請大陸醫生來德國培訓器官移植術,要遏止中共醫生殺戮法輪功學員牟取暴利。
  • 還沒等我弄懂大法法理時,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而我竟被抽調到「六一零辦公室」,還是主要負責人之一。開始我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很快就利用這個職務,及時向大法弟子傳送信息……講真相。然而由於自己(shown)放鬆了學法,修煉出現了漏洞,被邪惡鑽了空子。他們開始跟蹤我的行動,竊聽我的電話(當時並不知道),並設下陷阱對我進行迫害。……二零零三年一家服務企業請我做公司總經理,我便把我被迫害的經過告訴了老闆,我說:「你如果不怕受牽連我就來。」他說:「只要你能把我的企業搞好,我甚麼都不怕。」就這樣我又一次走上了領導崗位。
  • (shown)就在我修煉大法整十年的時候,萬沒想到十年前被我斬斷十二截的大蛇竟然找到幾千里之外的東北來報仇。我打坐入定,在心裏請求師父幫我「善解」這段仇怨…,前後只用了十分鐘。十年的仇恨終於妥善解決了,我心裏特感動。幾天後又傳來好消息:母親突然發覺自己能正常吃飯了,而且不胃痛不吐血了。家人趕忙帶去醫院複查。看過X光片子,醫生驚訝的喊著:「完全好了!怎麼好的呢?」…
  • 就在我修煉大法整十年的時候,萬沒想到十年前被我斬斷十二截的大蛇竟然找到幾千里之外的東北來報仇。我打坐入定,在心裏請求師父幫我「善解」這段仇怨…,前後只用了十分鐘。十年的仇恨終於妥善解決了,我心裏特感動。幾天後又傳來好消息:母親突然發覺自己能正常吃飯了,而且不胃痛不吐血了。家人趕忙帶去醫院複查。看過X光片子,醫生驚訝的喊著:「完全好了!怎麼好的呢?」…
  • 回首十餘年的修煉歷程,感慨萬千,用盡人間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無盡感恩。「真善忍」的法理使我心胸開闊,放下了難解的恩怨情仇,從一個滿身業力常年臥病在床的廢人成為笑口常開的健康人,使我的家族和眾多親朋好友、有緣人都感受到佛恩浩蕩、恩澤四方。
  • 談到自己如何從一個死心塌地的中共黨徒走進法輪大法修煉,陳女士感到這真是一個脫胎換骨的變化。從善與惡的對比中,她選擇了自己正確的人生道路。她說,中國大陸的迫害還在繼續,在三千多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就有兩個她熟悉的朋友,她不能求自己的安逸,必須到國際舞台發出聲音,讓全世界知道,共同來阻止迫害,也是讓全世界的人,在邪惡橫行時,有一個選擇良知正義的機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