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師見證「保健」神跡

歸心
font print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我今年六十八歲,中醫副主任。十幾年沒見過面的人都驚訝地問我:「你咋越活越年輕,走路那麼輕、那麼有風度,哪像快七十歲的人哪?你是中醫師,給我們講講怎麼保健的。」

我告訴對方:「要想和我一樣,那就煉法輪功。法輪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當然就出現神跡。」我從九六年學大法以來身體健康,沒吃過一片藥。

生老病死這是人的規律。以前我為名、利、情爭爭鬥鬥,四十多歲時就病症滿身。貧血,只有七克血(正常十二克左右)、心臟大,腎盂腎炎、低血壓,有時昏倒、有時不明原因高燒。十幾歲時就滿臉雀斑、四十幾歲就滿臉小細皺紋,口舌耳都淡白無血色、面色萎黃無光澤,面部肌肉下垂,用我二姐的話說:「老妹子,你才四十多歲簡直像個小老太太。」

學大法後,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去做,看淡並去掉了很多執著心。逐漸我臉上雀斑沒了,沒有老年斑,臉上白裡透紅光亮,皺紋很少很少,所有疾病都沒了,家族性遺傳白髮,現在從根上也變黑了。

學大法後,我看病一不收紅包,二不該開的藥不開,三能開小方不開大方,四能用便宜藥不用貴重藥。為患者著想,並且堂堂正正地告訴患者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有的患者說:「我見過傳單,但沒見過大法弟子,這次見到了。」也有的說:「我知道你是修大法的,我們就奔這個來的。因為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也有的說:「看到您這麼年輕、這麼精神沒有病,又善良可親,我們都想學大法了。」聽到這些我以我是大法弟子而自豪;以我有最最偉大的師尊而驕傲!

患者身上的神跡

例一:大約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我所在醫院西醫主任給我打電話說:「我姐(許老太)八十二歲,得肺癌了,西醫沒辦法,你能否用中藥緩解症狀?只要她不痛苦就行了。」我馬上答應去了她家。給許老太號完脈後,我告訴她吃藥效果也不一定好,我告訴你一個好辦法,你要誠信會受益,就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迫不及待地說:「我信!我信!」當時她的幾個兒女都在場,我就開始給他們講真相,他們有的當場就明白了,也有以前就明白了。

吃幾付藥後,許老太甚麼症狀都沒了,許老太不想吃了,但女兒不讓,我就告訴她看師父講法錄像,一天看一講,許老太點頭答應。又過了一個月,許主任打電話說:「我姐肺癌奇蹟般好了,你醫術太高了!」我在電話裏說:「我沒這本事,是我師父救了她。」我還告訴她把以前所有化驗CT片子和現在的都拿來我看,現在全部正常,CT片子只是肺紋理增多,均屬正常,她的子女們都親眼見證大法的神奇。

例二:二零零三年一名病患家屬找到我,請我給他母親針炙。我去她家看到她母親是個胖老太太。七十六歲了,左側肢體不能動,得的是腦血栓。我給她針炙,留針時間,她女兒說:「我母親住院從三樓到二樓,請大夫針炙給五十元一次都不幹,我就讓母親出院了,只好麻煩您了。」我說:「那我就收十元,連車費在內。」她女兒很驚訝,說:「不行,這只夠打車錢。」我說:「我坐環路車。」我告訴她:「我是學法輪功的,師父讓我們按真、善、忍標準做人,遇事為他人著想,有了問題找自己,病人有病到處需要錢,我就象徵性收點就行了。」接下來給她們講「四二五」真相,講天安門偽案真相,講修大法的美好,她們認真的聽。半小時後啟針,我握老太太左手腕部說:「你的手能動,你動一下。」她的手就真能動了,家人都樂壞了。我第二天去針炙,她女兒說:「你走後,別人誰讓她動動手,她也動不了,太神了!」

他們親眼看到了聽到了大法的美好。老太太說:「我皈依了,能不能學?我胳膊抬不起來能不能煉功?」我看到她屋裏一大堆佛教的書和錄像帶,我告訴她把這些東西送廟裏就可以,左胳膊能抬多高抬多高,只要你心誠師父會管你。母女倆當時就學功又請了大法書。老太太偏癱好了。母女倆都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

有一天她們母女倆去洗澡,她母親先走,女兒鎖門時,聽「撲通」一聲,回頭一看老太太坐在水泥地上,她女兒趕緊扶起老太太,問:「摔壞了沒有?」老太太說:「沒事。」走到澡堂一看,連一塊青都沒有。老太太說:「我當時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看見一個金黃色的蒲團,接著她慢慢的坐在地上。」女兒感嘆地說:「那麼胖的身體一下摔在地上,要不是師父保護,那就癱瘓了。」

這樣例子很多,因篇幅有限,就不一一例舉了。

實踐證明中國傳統中醫也是無邊宇宙大法最低層一部份,只要誠信大法甚麼問題都能迎刃而解。因為法輪大法是最高的科學。

--轉自正悟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多年減肥無效驗 將軍肚子失雅觀 煉功剪我煩惱絲 修佛神妙不可言
  • 隨著我的思想轉變,我的身體半個月明顯見好,有食慾了,有力氣了,臉色由灰暗變白淨了,眼睛在有光的地方能看法了。有一天晚上,似睡非睡時,好像有人從我的胸部往下推,伴隨我一生的難忍之痛一掃而光。
  • 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半年多過去了,經歷兩次魔難與向內找修心性,如今我的頭上又長出一頭黑髮,皮膚也由黑紫變成白的。現在我這個六十五歲的人,學法寫字不用戴眼鏡…
  • 我的心臟換了金屬人工瓣膜,需終身服抗凝藥「華法林」,並根據凝血指標隨時調整用藥劑量,否則就有生命危險…後來通過修煉,身體完全康復,至今十幾年來,我沒去過一次醫院,不需要服用一粒藥。
  • 戴宜葳是一個出生在台灣的女孩,她考運奇佳,越大考試運氣越好,高中、大學就讀的都是人人稱羨與讚嘆的台灣最好的學校--台北市立北一女中和台灣大學。出國留學一帆風順,可是這一帆風順的人生在三十歲那年,突然來了個大逆轉。
  • 下面把我家的親人在修煉中的一些神奇的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見證法輪大法的超常。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歲。煉功前我的體質很差,人倦怠無力,消瘦得厲害,胃潰瘍和胃下垂,去過幾家醫院診治,化驗單子合起來有百張之多,還在市醫院住了幾次醫院,但一直治癒不了。那時的我常常頭暈眼花,走起路顫顫巍巍,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說在陽間的日子屈指可數了,而我自己也覺得走到了生命盡頭。在我走投無路時,有人介紹我修煉大法,並捎來一本《轉法輪》。記得接開寶書的霎那,我的身體猛然顫動了兩下,眼前呈現一片金光。…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二零零一年春,我全身浮腫,脖子、手腕子、腳脖子,凡是身上能轉軸的地方都紅腫,腳脖子腫的看不清踝骨,手腕子腫得看不見腕骨,膝蓋腫的像葫蘆頭一樣,脖梗子硬得像木樁子一樣,看東西大轉身,右半身肌肉萎縮,心慌,氣短,出冷汗,手腳冰涼,醫生說這是「不死人的絕症」,只能吃藥維持,在醫療界也沒有醫療好的病例。…零七年春,我扔掉了拐杖,右半身都長出了新肉,現在各種農活都能幹了,不但沒有衰老,反而還年輕了許多。我的康復震撼了街坊、鄰居和我的親人們,他們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 我今年61歲,是2010年春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雖然我得法晚,很多的法理還悟不到,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法輪大法的美好與超常在我身上不斷展現。現在寫出我的親身經歷,目地是揭露中共媒體製造的謊言,讓人們正面了解、認識法輪功,擺脫疾病的折磨,從中受益,真正得到大法的救度。正如我周圍的一位老年同修所說:「咱們做事不能昧著良心,受益了就得敢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