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茶鄉 吳德亮始得普洱真味

作者:文、攝影╱ 朱孝貞
  人氣: 61
【字號】    
   標籤: tags:

〈夜飲百年普洱〉這首茶詩道盡與百年普洱茶湯邂逅的心滿意足,詩中一段「紅濃明亮的茶湯,在舌尖舞動輕轉,喚醒油膩滿覆的味蕾」正是品茗普洱茶的最佳寫照。這首詩出自《德亮詩選》,作者吳德亮。

詩風抒情婉約而不失霸氣,花蓮好山好水孕育才情早發的吳德亮,高中時期即開始寫詩並創立詩社,大學時代與同好創辦的「主流詩社」為70年代詩壇注入了新活水;80年代與管管、羅青等發起「詩人畫會」,打開詩畫交融的藝術新局。

吳德亮手中是一顆團茶叫人頭茶。
吳德亮手中是一顆團茶叫人頭茶。

不僅愛好文學,寫詩、作畫、著書,吳德亮也愛茶成癡。他以包普洱茶的茶紙作畫,以普洱茶汁染畫。從走進吳德亮工作室,看到牆上掛滿他創作的茶畫與各種普洱茶葉的標本,櫃子擺放著刻有他寫的茶詩的茶壺、茶盤,還有種巖茶的土、茶葉壓成的茶甕、茶匾額,以及已失傳的客家人早期捻茶用的板凳,這兒簡直是個小型茶博館。

詩畫才子找「茶」二十年

吳德亮展示於武夷山帶回種植巖茶的岩石。
吳德亮展示於武夷山帶回種植巖茶的岩石。

吳德亮說,外來的咖啡竟然征服中國人三、四千年的喝茶習慣。他為了一口氣,找「茶」20年,無論烏龍茶、東方美人茶或普洱茶無所不探討。

生活處處與茶相依,但不喜歡被稱為茶達人,接受採訪當天,吳德亮爽朗的笑稱自己只是一個茶藝文學家,不買賣茶,稱不上達人。他喜歡品茶、研究茶,但他不做只收藏好茶而捨不得喝茶的「茶奴」。

不當「茶奴」,吳德亮卻為了普洱茶跑到大陸遍訪雲南六大茶山,與當地人一起生活,娶了雲南溫柔美姑娘為妻;也與3200年普洱古茶樹對話深入探討普洱茶,還曾摔傷了膝蓋、摔斷了好幾萬元的鏡頭,陸續寫就《普洱找茶》系列茶書。

明辨真偽茶票。(吳德亮提供)
明辨真偽茶票。(吳德亮提供)

開朗好客的吳德亮,說話爽直,談起茶來欲罷不能,他指出,人類自有茶歷史以來,從來沒有一種茶如普洱般,可以緊壓成形、或散裝沖煮、或研磨成膏,充滿豐富多樣的型制、品項與典故。

他形容普洱茶的滋味,具有「厚、醇、稠、甜、甘、香」六大特色。然而,普洱茶這般美妙的滋味,絕非來自於吳德亮與普洱的第一次接觸。他回憶說,曾被同學請客,到廣東茶樓飲茶,第一口喝到普洱茶竟然急噴而出,「怎麼這麼『臭曝』(霉味很重)!」從此與普洱茶拒絕往來,再也不喝普洱茶。

直到90年代,朋友泡了一壺收藏的老普洱茶請他喝,告訴他,普洱茶會臭曝是因為受潮。嚐到了甘醇茶韻,從此一改他對普洱茶的觀點。

吳德亮於雲南帶回最原始的普洱古茶葉。
吳德亮於雲南帶回最原始的普洱古茶葉。

他在《普洱藏茶》一書中這般描繪品陳年普洱的感動——沖泡後的茶湯則呈褐黃色,與其他古茶常見的棗紅色明顯有別,表面且泛起明鏡般的濃亮油光。入喉後口舌生津,餘韻更可以「蕩氣迴腸」來比擬,且衝至第十泡後仍不減茶性,抒揚的茶氣與甘醇依然洋溢,彷彿滲透至靈魂深處的精靈,令人難以忘懷。

普洱優劣之分

在天然環境下,茶是少數民族生活的一部分,他們抱著感恩的心製茶,老婦人在太陽底下跪著揉捻茶葉。對茶樹非常尊敬,每年舉行茶祖祭,景脈山的茶農祭巴巖冷,西雙版那的茶農祭孔明。敬天愛茶的茶農生產的茶,每個環節都很用心。加上喬木茶樹不需農藥化肥,與自然共生,品質當然好。

相較於企業化經營、一眼望去看不到地平線的一大片噴灑農藥施用化肥的茶園,消費者自然喜歡喬木的茶,但是森林大量砍伐後喬木茶樹少了,不法商人開始被利益所趨,而以灌木茶冠上喬木茶魚目混珠。

吳德亮說,喬木的千年古茶樹的茶湯微苦但茶氣強,灌木的茶湯較澀。甚至喬木茶打滿足嗝透的香氣,也不是灌木可比。

探訪普洱茶前世今生

吳德亮收藏的藏茶。
吳德亮收藏的藏茶。

「雲南的瀾滄縣景脈山是現今唯一完整的萬畝古茶園。」這是吳德亮深入探討之後的發現。相傳一千多年前有位叫張巖冷的布朗族酋長,他告訴後輩,留下金銀財寶會花掉,留任何東西都會被用掉,留下臘種(布朗族茶的意思)子孫生生世世享用不盡。

雲南哈尼族祖先在一次篝火會狂歡時在茶樹下煮水,茶葉飄進煮水的鍋裡,煮出的水湯既香又甘,從此哈尼族人開始懂得將茶葉用日曬並以溫火炒茶煮水喝。到今日雲南當地人都喝這種沒經過擠壓的普洱生茶。

普洱市有4萬5000平方公里,比臺灣大的普洱市原本只有兩家茶廠。到了2005年激增到5000家茶場。吳德亮笑著自首:「臺灣茶人是幫兇,自己是共犯。」不少茶迷往往為搶購陳年普洱而「一擲萬金」;甚至還當成理財投資工具,這種奇特的現象,至今沒有任何一種茶品能超越。

普洱茶的價格於2007年被炒到每件人民幣兩萬元。當時普洱茶的大葉種的茶青價格一日三市,商人以部分小葉種濫竽充數,加上急趕貨省去嚴謹的製茶工序,導致茶餅無法長久保存,一堆普洱茶賣不出去導致普洱茶市崩盤。到2008年初普洱新茶的價格下跌約七成。

吳德亮樂觀看待普洱茶崩盤這件事,普洱茶崩盤後反而打破大茶廠的迷思,讓製茶回歸到茶品質的基本面。茶廠又再回頭做好製茶基本功,注重原料與製作工序。◇

普洱茶的挑選與保存

買普洱茶要如何選茶?吳德亮建議:「買茶還是找認識的茶商買,不追高,不追老,第一泡茶倒掉。」20年的老普洱茶保存得好不會有臭曝味,茶湯泛著一層油光的湯韻,不管多老的普洱茶湯是透亮清澈的,湯色混濁的肯定是山寨版。吳德亮叮嚀,聞到臭曝味要丟掉,表示有黴菌,喝了對身體不好。

普洱茶製程中需用「渥堆」方法把普洱生茶堆高,灑上適量水分,蓋上布帛,茶葉在濕漉的環境與特定溫度下發酵而成普洱熟茶。吳德亮提出忠告,熟茶渥堆數月之久,建議煮開後喝較衛生安全。

普洱茶宜存放於通風無異味的地方,溫度約攝氏25度最佳,相對濕度大約80%,濕度太高,茶葉會發霉。普洱能否愈老愈值錢,就看存放是否恰當。

本文轉自第302期【新紀元週刊】「人物特寫」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88/11065.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白亞士台北報導)台灣茶界近年來興起了日本鐵壺(鐵湯瓶沸)的熱潮,探究鐵壺之所以能打動茶人之心,在於其兼具了實用、提昇〔沏茶的穿透力提高〕、美感與收藏保值等特點:鐵壺能吸附水中的氯離子,讓水變得甘甜順口,釋放有益於人體的二價鐵,而經養過的壺造就出來的紋理、鏽色相當迷人。「御水行風」老鐵壺一期一會展,即日起在台北新生南路紫藤廬展出,展期將至明年的一月十三日止。
  • (大紀元記者陳文敏台灣苗栗報導)苗栗藝文推廣協會週歲了,即日起至18日止在竹南美術館展出學員繽紛多元的成果展,4日上午舉行開幕茶會。該協會共展出184件作品,有書法、國畫、油畫 、陶藝、竹雕、篆刻、紙藝、版畫、水彩----等,期勉持續努力發揚文化藝術,提升苗栗縣藝文水準,提高民眾的鑑賞力。
  • 在我學習日本語的教室裡,老師們特意為我們外國人舉辦了一次茶道的講座,而且還特意準備了日式的房間為我們展示茶道。日本的茶道起源於13世紀,最初是僧侶用茶來集中自己的思想,後來才成為分享茶食的儀式。現在日本的茶道分為抹茶道和煎茶道,今天學習的是抹茶道。
  • 第一碗茶敬佛,其餘施於眾人,最後一碗歸己。茶之禮先人後己,茶之義清濁自知。茶入肚可以解毒,入心使人清醒。酒像糾糾武夫,茶如謙謙君子。如果女人像茶,男人快活似神仙。夫妻恩愛,愛可一時,恩可一世。相互牽手,彼此交心,情只為你濃。濃極而苦,再美也不能失去理智。幸福必須經歷無數誘惑,仿佛茶之清氣絕不可汙。
  • 與著名茶人談到,「茶可清心,心清似玉」時,茶會結束,意猶未盡。茶是水寫的文化,不僅能洗胃,更能洗心。茶香,水甜,壺古;人靈,景幽,物雅。環環相連,一塵不染,可以洗心。水為茶母,壺為茶父。壺剛水柔,茶性畢露。茶道森嚴,沒有深切的呵護,何來四溢的靈氣?茶是水中至善,為什麼不去喝,不去品,不去悟呢?
  • (shown)為什麼農藥的出現,否定了千百年的自然農耕?從科技的迷思中覺醒,魏麒麟用19年的時光,擷取老子的自然哲學,將生態失衡的荒地,還原成動植物的最佳自然棲息地,「它們」在此共生、共存、共容,自然中達到永續,當然這兒生長的茶——別有芬芳……
  • 為感謝台灣在日本三一一大地震時伸出援手,6名日本人來台傳授茶道,希望透過綠時代精神表達感恩之情。
  • (shown)彷彿水結晶實驗,孩子們的純淨之心預告了一壺好茶, 去年在台北花卉博覽會開幕和史博館法門寺文物展中一群小小茶人優雅又嫺熟地注水、奉茶,廣袤中華茶道文化,在21世紀是發揚或沉寂?在小小茶人氣定神閒中看出一點端倪。
  • 南投縣茶葉運銷合作社「茶與生活」系列講座,16日由王宏銘擔任壓軸,主講「生活中的茶道」,分享近40年從旅遊、四季花開及家庭聚會等方面學習生活茶道的歷程,並鼓勵民眾以茶道創造和諧的氣氛,增進人我的關係,提升生活品質。
  • (shown)在台灣現正興起一股禮儀學習法,以禮示茶,以茶學禮,將茶由物質層次提昇至精神層面,藉由茶藝的薰陶變化學生氣質。茶藝課程藉由靜心、冥想及禮儀態度,能使學生情緒穩定下來,守紀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