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馬三家男勞教所的奴工產品

人氣 15

【大紀元2013年02月13日訊】李林(化名)曾經兩次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男勞教所,受迫害兩年。遼寧省馬三家男勞教所(馬三家教養院一所)是迫害男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一所三大隊專門非法關押奴役法輪功學員,一所共三個大隊,三個大隊所做的奴工產品以前不一樣,到二零一二年時都一樣,只做縫紉機活了。三大隊非法奴役法輪功學員,掙得巨額利潤。

二零一零年夏,馬三家男勞教所奴工產品有撮金屬(銅的)「二極管」,做縫紉機「一次性洗浴褲衩背心」,後來又有給西方國家做的手工品「聖誕節裝飾品」—「聖誕樹」,大約到二零一一年,專門都是做縫紉了,而且那時候做的都是成品,棉衣棉褲,「童人服裝(冬裝)」羽絨服,有一款非常有名,叫「波司登」羽絨服。

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三大隊,一般剛到那就被分到一分隊(小隊),叫撮「二極管」,是瀋陽一家金屬公司的產品,所謂的「二極管」,大約七厘米長,中間是金屬,一厘米左右,像個二極管,兩頭是銅金屬,各有三厘米左右,工廠送貨取貨是個小封閉白色車,車上寫著瀋陽某某公司,記不清了。

這個「二極管」都是彎的,要撮直,成一條直線。桌子上面墊個皮墊子,用塑料膠帶四周粘牢,放在皮墊子上面撮。是戴著手套撮,很厚的皮手套,夏天手熱得發癢,出很多汗,也不許停下。要一隻手(一般是右手)不停的撮,另外一隻手不停的擺放沒有撮直的「二極管」。時間長了,腰酸背痛,全身沒有舒服的地方,連骨頭都疼。脖子筋都疼,有時候抬起來還有聲音,剛站起來也是骨頭都響,還不許隨便站起來活動,怎麼難受讓我們怎麼幹。

我們越難受,警察於江越高興(《明慧網》有警察於江很多報導,曾經是最邪惡的警察,親自給無數法輪功學員上抻床,毒打法輪功學員。現在中共利用過後已經拋棄了他,沒有權行惡了,中共從來就是「卸磨殺驢」。奉勸看看《九評共產黨》。已經上任一年多的三大隊管教大隊長叫王瀚宇)警察於江曾經當眾叫囂:「我就要你們難受,你們要不難受我就難受。」一個人一天要撮一筐,長方體的帶眼的塑料筐,與經常看到的裝啤酒的箱子差不多少。一會兒手就出汗了,過一會兒手就酸疼,可是不許休息,即使這樣,一人一天也幹不完一筐。很多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是老年人,再就是被警察迫害折磨的身體非常虛弱的人幹這個,警察說是「最清閒」的工作了。李林剛到時,因為沒有撮直,達不到要求,被班長狠狠打了好幾個大嘴巴,警察看到也不管。

從早晨六點「出工」(就是開始幹活,中共文化叫「出工」),中午吃完飯就馬上接著幹活,一直到晚上五點,夏天更長時間到六、七點,很多時候加班到八點、十點,甚至把活拿到休息的宿舍樓,干到十二點,極個別的幹過一夜!完不成警察的「任務」不但要干到大半夜,還要受「教育」,夜深人靜,經常聽到電棍的「辟啪」聲。中共選擇在空曠的地方建造了這個人間地獄,四面是曠野,非法受刑人員無論怎樣慘叫,外人是聽不到的。何況四周還有高大的圍牆!外面是玉米地。有個警察王彥民曾叫囂:「甚麼是法律?我這兒就是法律,讓你幹啥你幹啥,不聽話,就打你了,愛哪兒告哪兒告去,聽不聽話!?不聽話還收拾你!你在這一天,就得聽隊長的話一天,在這裡隊長就是你爹、你媽,不聽爹媽的話就有權打你!」

做一次性的洗浴服裝背心褲衩,半透明的粉紅色的,一人一天要做二百到三百多褲衩,上衣工序多,也要做一百多。個別老年人,眼睛花了也得做。警察不管這些。有的老年人臉幾乎都挨到縫紉機上了,可還是連縫紉機的針都穿不進去。警察就只好安排他去撮「二極管」。其實警察這方面掙不來多少錢,據說那時一筐二極管就掙十元錢。可是警察對待縫紉機的活要求就高了!一天達不到任務量絕對不饒,第二天要補上。

哪天完不成任務,哪天就挨打,電棍,嘴巴子,甚至要上「抻床」(這是極刑,《明慧網》多次報導過,受刑人死了都驗不出傷痕)。那些花錢買當班長的勞教犯人說,「『抻床』是法輪功的『專利』。」幾乎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被上過「抻床」,但是絕對不會給勞教犯人上「抻床」的。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沒有一點人性,不講一點尊敬老人。五十多歲的算年輕的,也要上縫紉機。警察說,看你哪像五十歲的人(其實是修煉「性命雙修」的法輪大法才使這些人顯得年輕,卻成了警察加重迫害的藉口,毫無人性啊!)經常有人手被縫紉機針紮了,照樣要幹活,完不成任務照樣不行,照樣體罰迫害。警察張嘴就是髒話,罵聲不絕,和電影中黑社會差不多少。怪不得人家說,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

二零一一年,馬三家男勞教所三大隊生產的縫紉機產品是棉羽絨服,小孩的。包括棉襖和棉褲,裡面帶毛的。有一個是「波司登羽絨服」還有個「韋氏」商標,都是瀋陽一家公司產品,也許公司在遼中縣。老闆還把活放到監獄。李林懷疑「遼寧省瀋陽監獄城(又叫大北監獄)」也有他們的產品,只是那些法輪功學員判刑時間長,沒有揭露出來。

那時一件大約賣三百多元,要求往衣服上別商標,很多時候讓大家加班的都是警察王飛(小隊長,經常打法輪功學員)。「縫紉機活」所得的利益要比撮「二極管」高幾百倍。所以現在馬三家教養院包括二所在內,都在做「縫紉機活」,是因為利潤很大。粗略算一下,一件衣服十元錢,一天幾百件,就是幾千元?所以警察就變本加厲迫害勞教人員多加班加點。人員越來越少,到二零一二年春天,馬三家男勞教所一所只剩下不到一百人,可是任務量越來越高,警察們明知道完不成任務,也要天天加碼,就是殘酷迫害。

那些數十萬小巧玲瓏的塑料製品小葡萄似的「瑪瑙」,是怎樣製作出來的?是那些勞教人員手把手捏出來的。一根細鐵絲,大約二十厘米長,灰色長紙條,一、二厘米寬,用紙條往鐵絲上面粘膠,很粘的膠,很多人衣服上碰到根本洗不掉。用膠把帶把的像小葡萄大的各個顏色的塑料小球粘到鐵絲上,一個錯一個位置,像樹上結出來的樣子,五、十個不等,各個顏色大小球不一定。一個小時要人粘幾十個,當有人能達到五十,就叫到六十休息,到了六十,又說達到七十休息……警察就是這樣欺騙,壓搾勞教人員勞動,非法牟取暴利的!那個很小的是基礎,然後往大的支架上纏、綁,然後把幾十小的綁好,變成一個稍微大點的,再把這個往更大的上面纏,直到看起來頂天立地,巨大的一棵聖誕樹!上面得有幾十萬小塑料球!

這個活非常辛苦,手捏的酸疼,時間長了,胳膊,半身疼,更長時間全身沒有不痛的地方,邪惡的勞教所不許勞教人員隨便走動,不許隨便站立,不許閉眼睛等等。人的肉體和精神受到極大的摧殘,特別是法輪功學員,要遭受的不只是警察、勞教所規章制度迫害,還有無數來自那些勞教人員的殘酷迫害。(他們多是賭博、小偷、吸毒、淫亂、打架鬥毆、強買強賣、欺行霸市的人渣),一個班長可以隨便打罵、體罰法輪功學員,警察不但不管,還大加讚賞!更變本加厲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馬三家做過的很多手工藝品,多數是銷往國外,據說是當成聖誕節禮物。看到那些花花綠綠、玲琅滿目的裝飾品,善良的海外民眾,你們可知道這裡滲透無辜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多少血淚,那裏記錄著多少不被人知的人間的不平,記錄著多少中國勞教所的罪惡!那些無言的美麗背後,有多少滄桑的血淚!法輪功學員製作的禮物,正在向異國它鄉訴說著發生在您身邊的令人髮指的暴行!更有甚者,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

(責任編輯:謝正華)

相關新聞
農婦述在武漢何灣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山東六旬老人被賣做奴工 疑遭勞教所投毒
南周事件再證實大紀元準確預言中國局勢焦點
政法委扛不住了 甘肅法院副院長夜晚跳樓自殺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賓州「讓美國再次偉大」集會演講
【新聞看點】疫情嚴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萬
【拍案驚奇】李克強上頭版夾縫 中芯國際被制裁
【老外看中國】美議員克魯茲:台灣是自由燈塔
腿粗小腹胖?老中醫示範3動作 告別下半身鬆垮
【新聞第一現場】拜登兒子通中俄 疑涉賣淫人口販賣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