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醫大一院涉嫌活摘7名法輪功學員器官

人氣 8

【大紀元2013年0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張明健報導)近日,大紀元記者瞭解到,「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在2006年涉嫌對至少7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摘取器官的罪惡。該院一位工作人員表示:「醫生做手術不是救人,是在殺人,滿地是血,要用水沖2小時才乾淨」。

2006年,在一連串媒體人、主刀醫師家屬和老軍醫的指證下,中共活體摘取、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被掀開,讓國際社會震驚,並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目擊器官移植活供體被押進醫院 屍體從暗道運出

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位於重慶市渝中區袁家崗友誼路1號,是國營三級甲等綜合醫院。在其簡介中稱:本院是重慶市唯一一家同時獲肝、腎移植技術准入的地方醫院,形成了器官移植等優勢技術。

2006年冬天,李金珍(化名)小姐因事在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停留了3個月左右。她說:「2006年冬天,我看到從醫院內靠近操場的一個側門開進來7輛警車,從車上下來20多個便衣警察,又從警車押下來7名法輪功學員,雙手在身前帶著手銬,其中有男有女,年歲從30至40多歲不等,看上去身體很健康。」

「這些人被押進一棟2-3層矮矮的廢舊獨體小樓裡,小樓安了鐵門,樓門口站著兩排便衣,一直把這些法輪功學員全數押進去。」

她表示,當時一位重慶醫科大學英語教授對她稱「這些是犯人,從監獄押來治病的」,但如果是來治病,就該去門診,而不是被關押在廢舊的小樓裡。

這名重慶醫大教授有兩個學生同在該院做醫生,其中一個說另一個:「他(一個常做手術的醫生)都成屠夫了,整天就知道拿手術刀殺人,都麻木了。」

數日後,醫院一位40多歲的男保潔員對李金珍說:「這裡的醫生哪裏是動手術,簡直就是在殺人,血噴的到處都是,手術室的地上全是血,我們用水管沖,都要冲兩個小時才乾淨,那哪裏是在動手術嘛,簡直就是在殺人嘛,他們(手術醫生)經常這樣的。」該保潔員稱,手術地點就是對面大樓的3樓和4樓手術室。

記者向一位醫生詢問,給病人做器官移植手術時是否會經常弄的滿地都是血,這位醫生表示:「一般不會這樣,做手術時醫生有止血方案,比如用止血鉗子等止血。」她還表示,「如果弄的滿地是血,那就是醫療事故,更不會經常這樣」。

李金珍還告訴記者:「我有幾次在半夜很晚的時候看到,從醫院大樓禁用的電梯裡4、5個40多歲的男人往外推死人,那個電梯平時是禁止使用的,可能連著暗道。我看到推出來的屍體很奇怪,都用醫用綠布包紮著,包的非常緊,也非常厚,超過對普通屍體的處理程度,這些屍體很可能就是被活摘器官後死亡的法輪功學員。平常死的人,都從普通的電梯裡往出推。」她說:「我還看到過幾次,從外面往禁用電梯裡推人的,用布蓋著,不讓看。」

該院一位牙科醫生身邊的工作人也向李金珍證實:「這個醫院有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發生,那7個被關進小獨樓的人是法輪功學員,等待做器官移植的供體。」

李金珍向記者表示,那7名被押進醫院的法輪功學員,是做為器官移植的活供體,而在手術過程中,由於醫生的野蠻摘取,使器官供體的血大量噴濺出來,其遺體在午夜從密道偷偷運出去銷毀。

2006年器官移植噴發 2天就找到匹配供體

2006年3月4日,《長春城市晚報》報導了一則離奇的百里「摘心」術:2月27日,浙江28歲的心臟病人謝抱時在弟弟陪同下乘飛機來到吉林大學第二醫院。入院檢查後才發現,他患的是「終末期擴張性心肌病」,必須馬上做心臟移植,否則性命不保。可上哪去找願意把心臟捐獻出來而自己去死的人呢?

報導沒有透露心臟的來源,只說醫院在第二天就找到了免疫匹配的心臟。「28日早上10點多,吉大二院腎病內科主任苗裡寧乘救護車趕往距長春50公里外的地方去取供體心臟,十分鐘就摘下一名男子的心臟,放在專門的心臟冷凍保護液中,然後以180公里的時速趕回吉大二院,3小時後,那名男子的心臟就在謝抱時的體內跳動起來了。」

2006年5月19日,《南方日報》在報導轟動全國的齊齊哈爾第二製藥廠的「亮菌甲素」假藥造成數十人死亡的同時,還報導了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如何搶救中毒患者的事。

報導說,5月16日,專家在會診後給中毒患者任貞朝開出的治療方案是:馬上進行肝腎聯合移植。「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僅隔一天時間,省外就傳來好消息——配型與病人吻合的肝腎找到了。17日下午6時,肝腎被火速空運到了廣州。8小時後,手術順利完成。」。

就在普通民眾為這些神奇高效的移植手術感到欣慰高興時,國內外的醫學專家們卻疑惑深重:作為常規外科手術,器官移植技術本身並不難,難點主要在於匹配器官的找尋。國際社會上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肝臟腎臟一般要等好幾年,為甚麼「找尋奇蹟」卻在中國頻繁發生呢?不同人種的器官匹配機率是一樣的,中國人口多並不是關鍵原因,哪怕人口基數大,最終能匹配的器官數量也應該是非常有限的,況且中國人有即使死了也要保留全屍的傳統觀念,恰恰是最不利於尋找匹配器官的因素。

中共活摘器官罪惡被曝光

2006年3月17日,原蘇家屯血栓醫院工作人員安妮在美國向國際媒體證實:其丈夫(蘇家屯血栓病醫院陳姓主刀醫生)在大概2年的時間裏,就親手從2千多位活著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了眼角膜。這些包括老人和孩子在內的無辜的人們,在被活摘了眼角膜、肝、腎、心後,遭焚燒滅跡。

隨後,一位瀋陽老軍醫多次從國內投書《大紀元時報》,指證有至少36個類似蘇家屯的集中營,其中吉林的代號為672-S的集中營曾關押法輪功學員超過12萬人; 摘除器官很普遍,焚燒屍體、甚至焚燒沒嚥氣的活人也很普遍。器官移植的實際數量遠遠高於公佈的統計數字。

迫於國際壓力,中共衛生部副部長2006年11月被迫承認,有移植醫生在牟利犯罪,但卻推脫說與政府無關,並稱器官來自死刑犯。但國際社會立即駁斥了這一說法:依據中共官方數據(源自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不完全統計),2000~2005年中共政府公佈的死刑每年約1,700例,與1994~1999年類似,而器官移植卻從18,500例急劇上升到60,000例。

國際社會質問,2000年至2005年這6年間激增的41,500個器官從何而來?更何況,即使是把所有死刑犯器官全部摘除、且完全合格移植,也不夠前六年的18,500例的手術數字,更不用說最近6年劇增的4萬多例移植手術。 

中共從1999年7月開始迫害法輪功、逮捕學員;數百萬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勞教所、監獄和洗腦班裡。無數法輪功學員或神秘失蹤或被捕、判刑後失去聯絡。大量曾經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有系統的驗血和體檢;而驗血和器官健康與否正是器官移植的先期步驟和先決條件。

(責任編輯:姜斌)

相關新聞
美中關係急待重塑 副總統拜登3接涉薄熙來案指控
700歐洲政要及名流等籲查中共活摘器官 聯合國收函
《費城問詢報》刊登揭露中共活摘器官信件
玉清心:誰丟了台灣人的臉?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準駐華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新聞大家談】鋼琴王子李雲迪奏紅歌 還是栽了
【拍案驚奇】從北京到瀋陽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未解之謎】託夢破奇案 震驚英國
【百年真相】刑場上的婚禮 是杜撰還是歷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