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恐怖烏托邦: 共產主義曾在美國有一次秘密實踐

原題:認識邪教 從「人民聖殿教」看「人民民主專政」

人氣: 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3月03日訊】(作者:大陸著名法學專家張贊寧)有意思的是「人民聖殿教」教主瓊斯,他信仰的根本不是甚麼宗教,他自稱是個唯物論者、是個無神論者,他信仰的是馬克思主義,最崇拜的人是毛澤東,並自稱是毛澤東的「共產主義者」。瓊斯讀過《資本論》,他將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原教旨奉為人民聖殿教教義。1977年他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曾直言不諱地說:他最崇拜的偶像是毛澤東。他在傳教過程中,聲稱自己是列寧的轉世。瓊斯從不否認自己是狂熱的社會主義者,聲言他傳教的目的就是要實現自己的共產主義理想。

根據邪教的要素和特徵,法國將邪教定義為:「邪教是一個極權制性質的社團,申明或者不申明具有宗教目的,其行為均表現侵犯人權和危害社會平衡。」(引《「維維安報告」出台 法國繼續加大打擊邪教力度》,http://www.sina.com.cn 2000年2月17日文匯報)。1999年10月28日,『人民日報』曾將「人民聖殿教」教主瓊斯、日本「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大衛教」教主考雷甚三大邪教教主並列。為了加強人們對邪教的認識,提高對邪教的識別能力,現不妨在這裡首先介紹一下「人民聖殿教」:

一、 恐怖烏托邦——人民聖殿教

有意思的是「人民聖殿教」教主瓊斯,他信仰的根本不是甚麼宗教,他自稱是個唯物論者、是個無神論者,他信仰的是馬克思主義,最崇拜的人是毛澤東,並自稱是毛澤東的「共產主義者」。瓊斯讀過《資本論》,他將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原教旨奉為人民聖殿教教義。1977年他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曾直言不諱地說:他最崇拜的偶像是毛澤東。他在傳教過程中,聲稱自己是列寧的轉世。瓊斯從不否認自己是狂熱的社會主義者,聲言他傳教的目的就是要實現自己的共產主義理想。

人民聖殿教教主吉姆•瓊斯(Jim Jones)出身低微。1931年出生在印第安納波利斯附近一個小鎮林恩。父親詹姆斯•瓊斯是個鐵路工人,曾是當地三K黨骨幹分子。父親因身體不好很早去世,留下母親莉娜塔帶著他艱苦度日。母子倆生活在一間只有薄薄一層錫制頂棚的小屋裡,母親經常一清早就要趕20英里外的工廠打短工,工作時有時無,孩子只好托付鄰居照管。貧窮加沒文化常常使農村婦女篤信宗教。吉姆•瓊斯的母親就堅信靈魂轉世,常給兒子講述自己「前世」的故事。瓊斯與他母親感情深厚,常以父親的三K黨背景為恥,稱父親是「卑鄙的種族主義鄉巴佬」。

瓊斯於1953年在美國印第安納州印第安納波利斯市創立人民聖殿。初時只是一個以主張平等、消滅階級差別、維護窮人利益、反對宗族歧視、倡導博愛為宗旨的獨立宗教團體,在1960年代中期以後才開始變質。1978年11月18日,瓊斯在槍殺了因為接到投訴而前來調查事實的美國議員之後,命令900多公社成員集體去「為社會主義的革命」而獻身(自殺),有拒絕自殺者均被他下令實施槍殺或刺殺而死。這件慘案震動了科學和物質文明高度發達的全美社會。

瓊斯的太太瑪瑟琳(Marceline Jones)在1977年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瓊斯18歲時的偶像就是毛澤東,瓊斯的目標就是希望通過馬克思主義來改造社會。1977年11月22日的《芝加哥論壇報》報導,一位曾跟隨瓊斯的前教徒萬達•約翰遜(Wanda Johnson)夫人說,「瓊斯在很多場合都說他是列寧轉世。他說這一次他將在美國建立一個社會主義州」。

洛杉磯時報(1978.12.10)報導,記者提問「在馬克思主義和基督教之間瓊斯認為哪個更優先」時,自殺慘案的倖存者之一斯里巫(Silver)說,Jim was a socialist first and an atheist second (瓊斯首先是一個社會主義者,然後是一個無神論者)。

瓊斯的馬克思主義傾向使他強烈的反對美國的所謂的「壓迫制度」,立志要建立一個「正義之國」。他的觀點吸引了一些生活在底層的黑人和少數涉世不深比較孤僻的白人婦女,他們對社會現實不滿,對前途感到渺茫,對核戰爭恐懼異常。1977年,瓊斯帶領近千名成員移至南美的圭亞那,他向成員許諾在那裏實現他們的社會主義理想。於是,在圭亞那的一處叢林他們建起了一個社會主義的農業公社(agriculture commune),取名瓊斯敦鎮。

在與世隔絕的瓊斯敦,教徒們過著清貧的生活。住宿分成孩子們的房子、單身男人的房子、單身女人的房子、結了婚的人的房子。上下鋪,傢俱簡單粗糙。每對夫婦之間僅簡單地隔一塊不大的薄布。一日三餐很少有葷菜。

教徒們還必須給瓊斯寫一些「感謝信」、「效忠信」、「悔過書」等等。71歲的路瑟•凱頓寫道:「謝謝你為我們這個美麗的社會主義大家園的所有人提供的這些美好的機會……我們將敬愛你,因為你是我們最好的父親。……我絕不背叛您和您創造的事業。我只會為這個事業而獻身……」

然而,在這個獨立王國中,瓊斯卻享有至高無尚的不受約束的權力。他獨佔了三間臥室,冰箱、彩電、小轎車樣樣不少。伙食是「特供」的。他有權自由地選擇女性做愛,而別人要想相互建立性關係,不經他的批准是絕對不行的。更有甚者,他還要求女信徒們開會,交流與他做愛的體會。會上女信徒們不得不說:「我曾與吉姆•瓊斯做愛……,姐妹們,請相信我,這是我所經歷的最棒的體驗。」

在這個叫「瓊斯鎮」的地方,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的一切。第一是「人民公社」,公社成員的護照和財產被沒收,幾十個警衛白天晚上都在公社周圍巡邏,人們與外界完全隔絕,沒有聯繫。

第二是「高音喇叭」,瓊斯還特別採用了中國毛式共產主義最常用的高音喇叭技術,天天給公社成員洗腦。把公社外面的世界描繪得很可怕(很像中國那時宣稱台灣和西方資本主義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一樣),宣稱來自美國的法西斯主義和各種敵對勢力正熱衷於破壞這一場社會主義試驗,從而讓人們感到根本就不能離開公社。瓊斯還在喇叭裡威脅「背叛的出路只有一條,就是死亡」(there is only one punishment for treason:death)。

第三是批評與自我批評,公社成員白天工作12小時,晚上圍著篝火進行互相批判。《洛杉磯時報》(1978.12.10)還提到,一位叫金•布朗(Jean Brown)的倖存者說,「聖殿採用批評和自我批評,即白天勞動,晚上圍著篝火進行互相批判和揭發,一種被毛澤東提倡的技術來來給人洗腦,增強紀律的自覺性。」誰要是沒有完成任務,或者對公社的成功表示出了懷疑,就要受到懲罰。或者被剃頭,被戴黃帽子遊街,用車輪戰、疲勞戰給異議人士洗腦,甚至幾天不許說話。毆打、虐待和處死時有發生。這些行為同中國的文革如出一轍。

為了控制信徒,瓊斯大呼世界末日來臨。鼓勵社員們相互監督、告密,還成立了所謂「革命保衛委員會」,結果把對「外面敵人」的警惕,變成了人們彼此間的警惕。

在圭亞那,他還多次組織過「集體自殺演習」。瓊斯告訴他的社員,搞自身演習的目的是為了考驗公社成員的忠誠。瓊斯讓人們喝了(假)毒藥以後,讓他們一個一個的站起來,回答「為社會主義而死是自豪而榮幸的」。一名公社成員在給美國政府的調查證詞中說,瓊斯在自殺演習時告訴他們「集體自殺是唯一的出路,是為了社會主義的光輝」.

美國加州聯邦眾議員瑞安(Leo Ryan)他原是支持瓊斯的,當他接到瓊斯鎮農村公社社員的匿名信,指控教主瓊斯對他們「施加種種強制他們放棄財產,強迫他們參加稀奇古怪的性儀式……」的投訴後,才感到問題嚴重。但瑞安仍以一種懷疑的心態,於1978年11月14日,帶領一些新聞記者和部份公社成員的親屬來到瓊斯鎮,打算作一次非正式的調查。

到達農村公社,瓊斯敦為瑞安議員一行舉辦了歡迎會,表演文藝節目。調查中,被調查對象都發表了對公社的讚美之詞。第二天,記者強行闖入一間老年婦女宿舍,引起爭執。在爭執中,記者們看到了一個患偏執妄想症的瓊斯。這時有人來報告,又有一些人要求離開公社時,瓊斯沮喪地說:「讓他們走,讓他們都走。走的越多負擔越輕……每個人都有走的自由……」議員瑞安還安慰瓊斯道:「這麼大個公社,走20來人,沒甚麼。」

四天後,議員一行被要求回凱圖馬港過夜。然而,就在汽車臨行前,有人偷偷塞了字條,請求議員帶他們回美國。臨行時,突然有位瓊斯的年輕助手用刀逼住議員,被律師等人拉開。瑞安一行急忙帶上那十幾個敢於要求離開的人,乘車奔往凱圖馬港。在他們等待和登機的時候,瓊斯敦開來一台拖拉機衝上飛機跑道,車上的六名槍手向議員和判逃者猛烈開火,而在要求離開的人當中竟然還有一個是奸細。瑞安和三位最出色的記者及一名叛教者等5人當場死亡,另有12人受傷,傷者中包括一名美國駐圭亞那使館官員。

當瓊斯得知,瑞安等人雖被打死,但仍有多人逃脫可能報告當局時,自知罪責難逃,於是開始著手他的為革命獻身的計劃,脅迫914名追隨者,其中包括276名兒童與他一起為「社會主義的榮耀」自殺。

《洛杉磯時報》(1978.11.26)的一篇由查理斯•伽瑞(Charles Garry,「人民聖殿教」的律師)寫的文章中提到,死亡前的人們嘴裡喃喃自語,「讓我們為革命而死。用我們的死去曝光這個種族主義和法西斯的社會。」並很豪邁地高呼:「在這種偉大的革命犧牲中而死是多麼美好啊!」為了社會主義的革命,人民聖殿教集體自殺,現場慘不忍睹。

恐怖烏托邦——人民聖殿的轟然倒塌,無疑是給美國的一些對社會主義尚抱有幻想的國會議員送上了一付清醒劑。

看完上面的故事,我們再來回顧一下認識邪教的基本知識:

甚麼是邪教?

簡言之,邪教是一個極權制性質的社團,申明或者不申明具有宗教目的,其行為均表現侵犯人權和危害社會平衡。有的在宗教教義中就規定:必須以生命來維護教義、捍衛其組織或者它們的教主。這是邪教的最極端的表現。

「邪教」——構成四要素

儘管根據不同人士所持的不同價值觀,會對邪教有不同的認定,但是從下面的案例不難看出,邪教不同於普通宗教的特點和構成「邪教」所必須具備的的基本要素。現在國際上公認的構成「邪教」的基本要素主要有四個:

一是行為控制。例如主要決定不能自主,必先取得批准;須要匯報思想,感受與行動予教長;存在行為責罰制度;團體思維高於個人;強硬的規條;須要依賴和服從,如不允許退出邪教組織等等。

二是信息控制。使用謊言,包括不發放消息,歪曲信息;做成教「內」和教「外」對壘的局面,由教主決定誰人可知甚麼,誰人不可知道甚麼;鼓勵教徒互相舉報;成立「夥伴」制度(buddy system);以過犯作為控制手段,不隨便寬恕等等。

三是思維控制。將教義定為「真理」——黑白分明的思維;善對惡的思維;教內對壘教外的思維;使用特殊語言代替正常的思想表達;只容許「好」及「正確」的想法;壓制思考——只許「好」的思想,否定批判、理性想法以及建設性的批評;不能批評教主或教義;不容納別的信仰等等。

四是情緒控制。使人的感受受控制;相信所有問題都是自己的錯而永不是領導的錯;過度誇大罪惡感;過度誇大恐懼——怕自主;怕「外」界;怕敵人;怕失去救贖;怕離開教派;怕遭否定等等。(引《邪教》,來源:http://baike.baidu.com/view/)

邪教教主多有共同的特點:

一是他們多出身低寒,早年志向遠大,卻不得志。像希特勒、毛澤東一類野心勃勃、才智過人,甚至可說「雄才大略」卻又久居社會底層的「邊緣人」的「通徑」。

二是都宣稱世界末日將要來臨,或者第三次世界大戰將要暴發,將發生核戰爭,人類將毀滅。如毛澤東就多次聲言:「要準備打仗,而且要準備大打、打核戰爭」;「為了世界革命的勝利,我們準備犧牲三億中國人。」(毛澤東,1957年,在莫斯科與蘇聯領導人的談話)。「打原子彈沒有經驗,不知道死多少,最好人口剩下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全世界十九億人,還有九億多人,九億人也好辦事,幾個五年計劃就發展起來,換來個帝國主義滅亡,資本主義全部消滅,取得永久和平。所以說,真打原子戰,不見得是壞事。」(毛澤東,1958的5月,在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

三是都自詡為「救世主」,只有教主我才能拯救人類,拯救世界。如有歌唱道:「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文化大革命中,“革命”派別瘋狂屠殺群眾。(圖為:文革中一個屠殺場面)
文化大革命中,“革命”派別瘋狂屠殺群眾。(圖為:文革中一個屠殺場面)

四是教主永遠正確,聲稱自己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錯誤永遠是他人的,那怕由於瞎指揮,造成4千萬人因飢餓而死,其錯誤也是他人的。

五是對教義和教主是不可以懷疑的,故對教徒們的洗腦是教主的最為重視的日常工作。教徒必須對教主表示效忠,教徒對教主如有不忠或懷疑,輕則關集中營和肉體懲罰,重則被處死。

六是普通宗教與邪教還有個重要分水嶺是:所有的邪教的教義(道德與法律),都是針對別人的,像斗私批修,性禁錮等,而對自己卻窮奢極欲(如毛澤東在全國到處都有他的行宮,御用文工團等以供其享用)。相反,普通教,像基督教、佛教等,其教義是要求自己的;而對別人,則採取愛和慈悲的態度去包容。

還有許多,如都崇尚武力與暴力,視生命如草芥,都有偏執、多疑、好走極端等病態心理…… 不一一列舉。

(文章轉自作者博客,對原文有刪減、調序)

責任編輯:高謙

評論
2013-03-03 4: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