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數萬幅毒地悄悄建樓 真相令人吃驚

據專家們估計,在整個中國,可能有數萬幅被污染的土地被用來房地產的開發,可是那裏的居民對此毫無概念,而中共官方為了財政收入,刻意隱瞞,向公眾封鎖消息,令問題更加嚴重。(合成圖)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春秋綜合報導)最近幾年,中國大陸從各大城市中心地帶搬遷出許多污染性的化工企業,空出的土地由於地段優越,地價高昂,被直接開發建造住宅樓。而土地一旦污染,其毒素的釋放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可長達幾十年甚至上百年,這將對住在這裡的居民的健康造成嚴重威脅。據專家們估計,在整個中國,可能有數萬幅被污染的土地被用來房地產的開發,可是那裏的居民對此毫無概念,而中共官方為了財政收入,刻意隱瞞,向公眾封鎖消息,令問題更加嚴重。

英國《衛報》6月6日報導,中國兩位公民高勝科和王凱近年來致力於調查和揭露中國城市受污染土地,並寫出一個由三個部份組成的系列報告,獲得了「中國對話」的最佳調查獎和2013年《衛報》的中國環境報導獎。中國在受污染的土地上建築住宅樓的問題再一次引起媒體的關注。

「這是一個全國性難題」

大陸在房地產開發過程中,許多原來位於大城市的高污染、高耗能企業逐漸搬出中心地帶,同時,許多原來位於東部沿海的企業遷往內陸,空出許多價位高昂、位置優越的地段,成為中共政府賣地獲取財政收入的最佳機會。

「這是一個全國性難題。」中國科學院南京土壤所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駱永明說,有的地方農藥廠剛搬走,土壤還來不及修復,就被開發樓房賣掉了。

據南京媒體報導,2010年10月南京一個叫「樂居雅」的樓盤開盤被抵制,因為它建在原南京化纖廠舊址上,未經任何土壤修復。

據專家介紹,這類工業污染場地、垃圾填埋場地等「有毒土地」,國際通用說法是「棕地」,最早由美國界定。因潛在的污染,這些場地的重新利用受到很大限制。

徹底治理這些被污染的土地,存在許許多多的技術問題,而且費用高昂。然而不治理,則會嚴重危害居民健康。

美國曾發生著名的棕地事件:拉夫運河小區案。上世紀70年代末,該小區陸續出現婦女流產、死胎和新生兒缺陷等現象,成年人體內也長出各種腫瘤。調查發現,該小區曾是一個堆滿化學廢料的大填埋場。該事件推動了美國對於棕地的立法出台。

專家:土地一旦污染,毒性釋放長達幾十年甚至上百年

武漢黃埔人家‧長江明珠經適房小區,緊臨長江,風景優美,但是,這個小區土地存在嚴重污染問題。

1951年到1965年,武漢久安製藥廠建設在此,主要生產硫酸、冰醋酸等。1965年,在製藥廠基礎上成立了武漢市長江化工廠,並逐漸擴建廠區。生產車間、污水處理車間、廢物資源化車間,均分佈在地塊的西部。

小區物業部門介紹,小區共2,400多戶,主要安置武漢幾大修橋、修路項目的拆遷戶,另外一部份經適房,則通過搖號出售給符合條件的市民。目前房屋已全部售罄。

武漢市環保科學研究院總工程師李琳表示,這類存在污染風險的土地作為開發居住利用時,應進行風險評估。但是,對於這塊原先屬於化工廠後決定用於住宅建築的土地,其風險評估和具體內容,中國地質大學環評所、武漢市環保局和江岸房地產公司,均拒絕透露。

據悉,這個小區的土地存在金屬銻污染和局部有機物污染。銻會刺激眼、鼻、喉嚨及皮膚,持續接觸可破壞心臟及肝臟功能,吸入高含量銻會導致中毒。

土壤和環保專家駱永明解釋說,土壤污染具有隱蔽性,容易被忽視。土壤污染物的吸收與釋放過程漫長,一旦土壤「中毒」,其毒性釋放可達幾十年到上百年。

大城市和老工業區是土地污染的重災區

中科院土壤高級專家駱永明(音)展開的研究顯示,從2008年起,在江蘇、遼寧、廣州、重慶等區域的無數家污染企業進行了搬遷,空出了超過2萬公頃被污染的土地。

從2004年到2012年,重慶搬遷了137家污染工廠。此外,這些廠區現在大多變成了主要的房地產區。連續三年,江蘇搬遷了4,000多家污染嚴重的化工企業,留下了大面積污染情況尚是未知數的土地。

在中國,這個問題究竟有多普遍目前還不清楚,但業內資深專家指出,在全中國,肯定有數萬幅受污染的土地,其中農藥廠佔據了相當高的比例,但獲得土壤修復或做過處理的數量微乎其微。

例如,在北京,2001年和2005年間,搬遷了142家工廠,空出了878萬平方米可重複用地。據中共北京環保局污染土地管理部門負責人李京東(音)說,從2004年到現在,只有幾十個污染場址被確定,其中只有8個受到修復處理。

大陸原國有的那些老工廠,由於缺乏設施和意識,對污染物的處理非常簡單原始。那時,農藥廠通常是把農藥殘留和有害化學殘留物現場掩埋到地面以下五、六米深處。被這樣處理的土地,仍然具有高濃度的污染物,有時甚至超出允許標準的幾百或幾千倍。

被污染的土地直接用於房地產開發 危害公眾健康

中科院土壤研究所研究員程孟方(音)指出,在中國有很多被污染的土地未經處理就直接用於開發利用。

受到污染的土壤會直接和間接地危害人體。間接的途徑是通過地下水、地表水和大氣。直接的渠道是通過空氣中的灰塵,或者兒童玩耍時,沒有注意吸入一些受污染的土壤。

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中國污染的場地導致了過量的急性中毒事故。隨著土地開發速度加快,這樣的各類事故越來越頻繁。

2004年4月28日,在北京的南三環宋家莊地鐵站施工現場,三名工人在地下作業時中毒。他們被送往醫院,病情最嚴重的那名工人必須接受高壓氧治療。此前,那裏是一個農藥廠。

在2006年7月,在江蘇蘇州南二環路附近,一家化工廠搬走後,留下了20畝受污染的土地,現場的6名建築工人在挖土時昏迷。

2007年中國新年期間,在武漢鶴山的施工現場,當開挖到深層的土壤時,一股刺鼻的惡臭越來越強烈。工人們一個接一個開始感到頭暈,呼吸困難。因為他們不知道是甚麼問題,仍繼續工作。最後,數名中毒的工人被送往醫院接受緊急治療。那是一個農藥廠的舊址。

一名從事污染整治的專業人士參與了北京第二化工廠的取樣,他描述了從一個管道裡排放的有毒氣體有多毒。該氣體能用打火機點燃,這表明,污染物的濃度高到足以引起致命性中毒。

中科院環境生物修復中心主任陳同斌(音)說,根據污染物的種類和濃度,可能存在比較長的中毒潛伏期。「急性中毒時,它表明在現場的污染已經達到了嚴重程度。那些在受污染的土地上的長期居民,可能是慢性中毒。可能5年、10年,甚至幾十年不出現症狀。」

為保護利益中共官方對污染保密

中共官方為了維護從開發被污染的土地中獲得的利益,受污染的土地即使被曝光,消息也會被嚴密封鎖。這類消息只是供中共「御用專家」和中共政府閉門決策時進行內部討論。一位曾參與廣州許多土壤修復項目的專家,舉出了一個例子:在廣州,一棟商業住宅的前身是一個重要的化肥廠,那裏的重金屬和石油類污染物均超過安全水平。那塊土地曾經被選作廣州的亞運村。經過調查,發現有土地污染問題之後,亞運村被轉移到廣州番禺。然而,該建築現場的居民從來沒有被告之真相。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透露,在深圳的一塊特別的工業用地,原來那裏有大量的電子公司。這些公司被拆遷後,留下了一個嚴重的固體廢物污染環境。現在那塊土地上的所有辦公和居住的人都不知情。這個問題嚴重到甚麼程度,由於中共官方的刻意隱瞞和信息封鎖,公眾根本沒有一個清晰的概念。

(責任編輯:謝東延)

評論
2013-06-13 8: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