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HBR:厚顏討好中共無用 外商應堅守原則

海寧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海寧編譯報導)上週是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的二十四周年紀念,也是我們重新審視在華外商同中共極權政府打交道時該肩負何種責任的一個良好時機。

《哈佛商業評論》總編輯伊格那提斯(Adi Ignatius)在社評文章中說:「過去,我曾見到硬漢型的執行官們在涉及中共及其潛在的巨大市場時,放棄了他們原有的審慎。這是個危險的陷阱,它不僅針對我所熟知的媒體公司,也針對任何想在中國開業或擴張的公司。」

他說:「1990年代和本世紀初當我在《時代周刊》供職時,萊文(Jerry Levin)是我們母公司時代華納的主席。他除了努力促成歷史上最糟的媒體合併交易(時代華納和美國在綫)之外,還犯了一個跨國公司執行官令人尷尬的經典錯誤:他自認同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關係親密。」

在1999年北京的「財富全球論壇」上,萊文介紹江澤民出場,發表主旨演説。萊文稱江為「我的好朋友」。聽衆們無不震驚,特別是中共剛剛將那一週時代華納的旗艦刊物《時代周刊》封禁,只因爲報導了中國的流亡異議人士。

萊文還落入了另一個經典陷阱中:他想比中國人還中國人。他把賭注壓在與江等中共領導人的良好關係上,認爲這才是最管用的,能帶來商業突破。

事實上,時代華納同其它跨國媒體一樣,在中國慘淡經營。因中共法律禁止外商控制電影行業,2006年時代華納退出了電影生意。過去中共在反擊盜版問題上無所作爲,給時代華納在亞洲的電影發行造成重創。現在一般相信,在中國看時代華納的電影,要麽是非法下載的,要麽是盜版DVD。

1997年英國將香港交還中共之前的末代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說的最精闢。他在香港移交之前在港督府告訴我們幾個人說:「如果任何人能證明給中共磕頭有效,那就磕吧。但是因爲磕頭似乎從來就不管用,外國公司就應該做正確的事情。」

對萊文而言,那就意味著向中共當局提出讓人不快的事實:《時代周刊》共被封禁兩次。一次是在「財富全球論壇」的那一週,另一次是因為又一次「犯事兒」而被封將近一年。儘管萊文多次去北京做高層訪問,他後來承認他從未提起此事。即使提出會有怎樣的效果並不明確。但是他不去嘗試卻無法原諒。

新聞集團主席默多克(Rupert Murdoch)得到了同樣的教訓。大概同一時期,當他在中國試圖擴張其企業時,他在大庭廣衆之下多次向中共磕頭。莫斯基在《紐約書評》上寫道,默多克嘗試過從他的業務組合中除掉任何中共不喜歡的生意。他出售了其在香港的報紙《南華早報》,因爲該報一貫對中共強硬。BBC播出了批判毛澤東的紀錄片之後,默多克將BBC從其衛星中剔除。他的出版公司為鄧小平女兒極爲乏味的回憶錄支付了一大筆定金。但因爲彭定康直言無諱,該公司卻取消了出版彭的著作的計劃。

這一切幾乎沒有給默多克帶來任何好處。他最終承認,他在中國撞上了「磚墻」,損失了一大筆錢。

媒體公司遠不是唯一在中國掙扎立足的行業。國家補貼、版權保護和網絡攻擊讓其它成功的公司愁眉苦臉。但是那兒的機會太誘人,無法忽略。因此執行官們仍會繼續努力推進,在一個政府惟我獨尊的艱難商業環境中找到把握機遇的辦法。

伊格那提斯說,他的觀點是生意人不需要介入中共(或任何國家)的政治。但是他們應當拒絕放棄自己的原則去討好中共的誘惑,更不應該去為中共的惡行辯護,比如以莫須有的罪名關押異見人士以及24年前在天安門廣場進行屠殺。

他最後總結:「生意人的目的不是交朋友,而是專注於商業原則。跨國公司應當在中國秉持其道德和商業標準。否則,這個市場只會讓它們失望。」

(責任編輯:張東光)

評論
2013-06-13 8: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