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行亮起來】正氣內存的女中醫師

作者:艷秋

陳乃菁近照。(圖:大紀元)

  人氣: 412
【字號】    
   標籤: tags:

陳乃菁是一位中醫診所的院長,畢業於中國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研究所,外表樸實、行動俐落的她,已經是3個小孩的媽媽了,但是看起來仍然年輕朝氣,總給人一種灑脫自在的感覺。從小就希望幫助別人、天生俠義的陳醫師,一心想著要幫助人們而走上學醫之路。後來在因緣際會下,進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從此對中醫的論理更加的通達領悟,她說現代人最佳的養生之道是:「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精神內守、病安從來。」

竹籬笆裡的小女孩

在陳醫師小的時候,母親是小學老師,而父親在調查局工作,一方面由於他們工作忙碌,另一方面由於調查局工作的父親覺得壞人很多,所以在他們外出上班時就把她和弟妹帶到外婆家。外公是位頗富盛名的建築師,除了擁有氣派的住家和事務所之外,還有大庭園,庭園內有石桌、石椅、小橋流水、池塘,外公的大庭園和事務所就是他們的遊樂場。不管當時流行什麼,外公家一定馬上就會有,像電視機剛一出來家中就馬上有一台。

儘管外公、外婆、阿姨、舅舅們都很疼愛他們,會買海砂、買魚、買玩具讓他們在庭園裡玩,帶他們去看秀、看電影、玩遊樂場、吃餐廳或小吃,但被關在竹籬笆內的她也常會覺得無趣、不自由,夜裡常常仰望星空,思索一些人生的問題。因為外公、外婆常常環遊世界,所以他們也擁有許多別的小孩所沒有的玩具、娃娃、首飾、裝飾品等,但唯一的缺點是他們不能出去外面和別家的小孩一起玩。

上了小學之後,出門身上從不用帶錢,去福利社買東西都是用簽帳的方式,因為福利社阿姨知道媽媽只讓他們吃甚麼,然後媽媽再去福利社跟她結帳,在長輩嚴格的保護下,外面的零食都不能隨便亂吃,看到別的小孩在柑仔店(雜貨店)吃零食,吃的津津有味時,常常羡慕不已。

從音樂家、科學家到醫師

從小就學鋼琴,本來想著要當個音樂家,但熱愛運動的她,偏偏一打球,就把自己的手指扭傷,只好東貼一塊、西貼一塊膏藥,就這樣,她離鋼琴越來越遠了。

到了國中時,由於她對於天文、數理、生物等等學科都覺得很有興趣,成績優異,常常被學校指派到校外參加活動,後來經由老師的鼓勵,進高中後選擇丙組就讀,這時她想,以後要當一名科學家。

到了高二那一年,有一次在拔河比賽中用力不當,又把自己的腰椎弄傷了,從此無法久坐,那段時間幾乎每天中午都要去保健室躺著休息,這樣才能撐著把下午的課上完,每天下課後,媽媽帶著她,由台南乘坐一個多小時的客運車到屏東就診。

高二時,由於每天都往診所或醫院跑,候診室就成了她青春日記裡的不可或缺的一頁,滿眼看的都是各種各樣被病痛折磨得痛苦不已,等待醫治的病人,她想到自己的症狀還是最輕微的,也就不覺得自己很苦,反而想著要怎麼做才能幫助病人解除痛苦。

高三時她剛好讀到史懷哲傳,覺得應該要像他一樣,要對人類有所貢獻,自己的人生才過得有意義,想成為一名醫生的念頭油然而生,沒想到才轉了這樣的念頭,不久自己的病痛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由於放棄保送,後來聯考又失利,那一年,真是人生中最愁雲慘澹的日子,那時面臨兩個選擇,其一是陽明牙醫(但心理排斥著,不想當牙醫,只是剛好符合錄取分數),其二是理工科。就在繳交志願卡的前兩天,突然身體不舒服,媽媽帶她去看家庭醫師,順便將填志願的苦惱向家庭醫師提及,醫師馬上說,妳填中國醫藥學院中醫系,當我學妹吧!之前根本不知道有這個系的,果然填了之後就錄取了。從此跟中醫結下不解之緣,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啊!

天生俠義 篤信善惡有報

小的時候她常常想︰怎樣才會沒有可憐的人,以後要如何幫助他們。在5歲時,因為吃太多糖果,長了蛀牙,媽媽帶著她去看牙醫,在門口看到一個衣衫襤褸的老婆婆,覺得她很可憐,便走過去跟她說:「老婆婆妳先不要走,待會兒我媽媽來,我叫她給你錢。」而那個穿的比較隨便的老婆婆,隨後跟她媽媽說:「妳這個小孩很好心,也很好笑。」有時看電視,看到有人吃不飽時,就覺得老天爺爲甚麼這麼不公平,她問媽媽說:「我要怎麼做才能幫他們?」媽媽說:「你不是神,沒辦法幫助那麼多的人。」

陳醫師的家族長輩都信奉神佛,她小時候常常跟隨著長輩到廟宇、佛寺拜拜,從小外婆就告訴她善惡有報的道理,也明白一個人的病痛可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陳醫師說:「外曾祖母還訂下兩個不成文的規定,希望每個晚輩都能奉行,一、如果學醫的話,絕對不能當婦產科醫師,因為必然涉及到墮胎、拿小孩的事情,那就會面臨殺生,而造成嚴重失德的問題,不管婦產科醫師可以賺多少錢,都不能做;二、不可以當律師,因為若一不小心幫了壞人打官司、訴訟也容易失德,所以也不能做;所以父親法律系畢業後爲了要娶母親,就因為這一條規定,沒能去考律師,只好轉考法務部調查局。」

這個從小住在竹籬笆的小女孩,長大了之後,有著獨來獨往的豪邁個性;陳醫師說:「我覺得自己是活在自己世界裡的人,一直到讀大學才去練習去看報紙,因為如果沒有看報紙的話,就找不到話題可以跟別人溝通,我不知道別人在想什麼,我是一個按照自己的思維在生活的人。」

從來就覺得朋友之間就是要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雖然也有談得來的朋友,但就是沒有閨中密友,她不喜歡看小說,就只對哲學、勵志的書和一些世界不解之謎的研究感興趣。本來立志終身不嫁,要到任何有需要她幫助的地方去服務,要去環遊世界。讀小學時同學送她的綽號是「伊麗莎白太冷」,讀國中的時候,同學們給了取了一個外號叫她「牧師」,高中時,同學叫她「神父」。

淡泊名利 情關難過

曾經想單身的陳醫師自嘲著說:「大學的時候,可能是因緣的關係吧,交了一個男朋友,後來就結婚了,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結婚之後,生了3個可愛的小孩。

陳乃菁全家福。(圖:大紀元)
陳乃菁全家福。(圖:大紀元)

陳醫師:「兒子、女兒都是我餵母奶餵到1-2歲,我們母子之間感情非常親密,因為我認為工作、職位是可以被取代的,可是當媽媽不行。」她認為名利這種東西自己是看得比較淡的,但是對家庭、對小孩卻老是操心不放。

完成西醫內科專科醫師訓練後,院長原本是安排她到台大受訓,準備受訓回來後成立次專科,之後由她接主任的位置。但因為當時她懷孕,而且想親自哺餵母乳,便放棄此機會回到中醫的領域。後來也有幾次職場規畫的好機會,也因為考慮到小孩的關係而放棄了。

她說:「在生小孩之前,我的人生沒有甚麼大的魔難,等生了小孩之後,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魔難。」視子如命的她,老大出生4-5個月就開始住加護病房,經一連串檢查發現是膀胱–輸尿管逆流,所以容易併發急性腎盂腎炎,且老大一發燒就出現熱痙攣,常常昏迷不醒,從孩子出生後,她時時刻刻都處在不安之中,不知道孩子甚麼時候又要住院。

等到老二出來,發覺他過敏很嚴重,有氣喘和異位性皮膚炎,不舒服時常常黏著她不放。爲了讓小孩遠離都會區,遠離過敏原,全家便在2002年搬到嘉義大林,住在鄉間。有一次醫學會安排到夫妻兩人到歐洲旅遊,行程十幾天,不能帶小孩同行,因為老大的一句「媽媽不要去!」就馬上取消所有行程。

她當年考研究所時以第2名甄試錄取,也因為老二開始吃手指(醫學上解讀是孩子沒有安全感),竟然跟研究所所長說她要休學陪小孩,為了這事還被學長叫去罵了一個多小時,學長還說:「哪家的小孩不會吃手指,這現象很快就過去了,幹嘛大驚小怪。」

修煉法輪大法

在2001年時,同樣身為中醫師的先生是成大校友,有一次在成大校園散步時,看到有人在煉法輪功,想說自己值班時,老是感覺很累,人家說煉法輪功很好,也許煉煉功會有幫助吧,當場就向成大的學生請教,學煉了起來;後來教功的學生告訴他,除了煉功之外,還要看一本叫《轉法輪》的書,要按照書中的要求去修心性,就這樣買回了法輪功的書。看完了之後,先生也把《轉法輪》拿給她看,她一看就接受了。

陳醫師說,一開始時她只有看書,因為忙,所以沒有煉功,只感覺這本書很好,放不下手,離不開身,書中講的法理對自己心性無形中在起著作用,那個時候她並不知道這是一個修煉的法門,之後先生又請了幾本各地講法的書回家,越看越欲罷不能。

陳醫師:「2002年時,我們搬家了,先生就去附近的大林國小煉功點煉功,他把看書之後的問題提出來請教輔導員,輔導員說其實各地講法有很多本,他們又借了最近的幾本給我們看,之後我們就把所有的各地講法都請回家,看了之後,那些不明白的問題,便都明白了。」

很多人都說修煉法輪功之後,身心靈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而陳醫師說:「我最大的改變是在心性上面。」對她而言,覺得病業關比較好過,反而是心性關難過,明知道卻放不下。

她說:「我的兩個兒子給我的關最大,不知道為他們哭了多少次,小時候除了身體很差之外,他們活動力、破壞力也很強,坐不住。有一段時間,他們兩個一天到晚都在打架,不管在家裡、在車上、還是在外面,帶出去也要有一個人盯著他們,不然就跑不見了,常亂跑不聽話。我學法後就體認到這是在磨我的情,後來當我把這個心放淡的時候,他們就不打了、好了。」

在修煉之後,她又生了一個女兒,修煉後才生的老三,身體就很好,什麼毛病都沒有,陳醫師:「老三上幼稚園時,每當遇到流行感冒盛行時,她看到別的孩子都在吃藥、戴口罩,就跟我吵著說為什麼我都沒有吃藥戴口罩,後來只好幫她買了一個口罩讓她戴。」

天生資質優異,讀書總是名列前茅的她,在她面前好像沒有什麼事情是學不來的,一直以來總覺得別人也應該跟她一樣,「以前是得理不饒人,我覺得大家都應該差不多,如果自己做得到的,別人也應該做得到;如果做不到,那是他不夠努力,會這樣要求人家。現在不會這樣了,因為本來大家都不一樣,師父說要向內找 但是要怎樣向內找,修煉這一段時間以來,才慢慢懂得什麼叫向內找。」

中西醫不可能結合

陳醫師說︰「中醫是王道,西醫是霸道,兩者不可能結合。中醫講的是和平共存,維持身心的平衡與調和;而西醫的方式卻是對抗,如長了腫瘤就切除、就殺死,如感染了,就把細菌全都殺光光,所以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醫療方式,不同的思維模式,怎麼可能結合在一起?」陳醫師無奈的說:「我讀的研究所是中西醫結合研究所,可是我卻明明白白的知道,這兩者是不可能結合的。」

正氣存內、邪不可干 精神內守、病安從來

曾經有一個20幾歲的女孩,西醫診斷多囊卵巢綜合症、乾癬,她全身皮膚都是皮屑和血痕,臉、手腳、身體到處都是,西醫宣布只能終身服藥。女孩求神拜佛、中西藥方都嘗試過了,因為全身都是,只好躲在家裡不敢出門,更無法上班。陳醫師看她這樣的景況實在可憐,除了開立中藥方外,還建議她來煉功。

女孩的家人想說既然都已經這樣了不妨試試吧,反正煉法輪功不用錢,在問診的過程中陳醫師知道這女孩老愛頂撞家人,心性不太好,就勸她也要修心性改改自己不好的個性。這樣一段時間下來,臉上手上的乾癬竟奇蹟般的不見了,因為她打坐始終盤不上腿,所以腿部的乾癬改善不大。

因為臉、手都奇蹟般的恢復了,女孩又重拾信心,找到了一個撥打電話的工作。隔一段時間女孩再次來看陳醫師時病症又惡化了,陳醫師一問才知道她上班一忙,功也不煉了,在工作中又跟同事勾心鬥角起了爭鬥之心。陳醫師不禁搖頭嘆息,也只能婉言勸她,希望她能真正明白法理,改變自己。

談到現代人如何養生去病,陳醫師認為精神面跟道德是最重要的,就像法輪功的師父說精神跟物質是一性的,要時時保持正面樂觀的思維,不要動不好的念頭。臨床上也看到很多病人,即使已被宣告活不長了,卻因為樂觀的思維或有什麼心願要完成,而存活多年;也有人拋下生死的懸念,以餘生去幫助別人,到現在也好好的活著;而有一些病人承受力比較低,當他一聽自己身體得了重症時,馬上就不行了、就走了,所以意志力是很重要的。

陳醫師笑著說,有些陌生的病人,他們說是自己去問神擲爻,經由佛祖指示,找到她這兒的,或許他們知道,陳醫師會介紹他們煉法輪功吧!接受科學訓練的她,對神佛堅信不已,相信冥冥中的善惡果報,身在這個紛亂的世界,唯有修心、重德才是現代人最佳的養生之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灣八點檔的電視節目,最常見的、收視最好的連續劇,莫過於女人之間的波波折折,許多有苦難言的婆婆媽媽,為了填補現實生活中的不滿,當她們看到電視裡的壞婆婆、壞媳婦得到應有的報應時,是多麼大快人心!那時她們的臉上掛著無法言喻的愉悅神情,不但暫時忘卻自己可憐的處境,也舒壓了長久以來的怨氣。曾幾何時,我也是那個婆婆被欺負的人,只能每天看著電視劇暗自哭泣、怨天怨地,每當想起自己的遭遇,一股油然而生的恨意,讓我久久無法自己;然而要去明白這些因緣關係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直到我修煉法輪大法後,那個殘破不堪的缺口,終究得到撫平。
  • 【360行亮起來】 用善念對待大地的模範農民(下)
  • 【360行亮起來】用善念對待大地的模範農民(上)
  • 陳柏湘看起來氣色紅潤、溫文爾雅,他是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的導覽員,笑容可掬又開朗健談,他的解說常常讓遊客聽得津津有味、意猶未盡;長時間以來,他抱著反饋鄉里、關懷社區的心,編輯烏竹里的地方志、擔任監獄教誨師、關懷社區老人、導覽員等等志工,為鄉民服務的種種善舉,使他受到當地鄉親的敬重。不僅如此,在二零零九年時,他還得到了台南縣永康市表揚,成為烏竹里模範父親的代表。
  • 陳漢昌是一位資歷長達二十幾年的補習班教師,相片中的他看起來健康開朗,全家人的臉上都綻放著幸福的微笑;但任誰也想不到,在十年前,他曾是一個遭受病魔折磨二十年的人,瘦得不成人形,每天都要去醫院掛號看病的老病號;今天的他百病全消,而且早就與醫院絕緣了,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讓他有這樣天翻地覆的變化呢?說到這裡,感性的他,眼淚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他說人間神話莫過於此。
  • 王中同船長縱橫世界三大洋,二十年的航海生涯環遊各國;數十年來為了解開心中對人生意義的困惑,看遍了很多不同宗教的書。這麼一位見多識廣的船長,為甚麼一接觸到法輪大法,就讓他覺得如獲至寶呢?
  • 王中同船長在海上工作了二十年,航行蹤跡遍在三大洋,他遭逢航海危難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講不完;雖然我們沒有親眼所見,但是可以想像必然和電影中的情節一樣驚心動魄。他相信必有神佛眷顧,才能讓他在二十年的航海生涯裡,尤其是當船長的那一段時間裏,從來沒有發生過嚴重的翻船海難或者船員遭受意外的事情,這讓他感到相當的欣慰。
  • 二次改變命運的旅行社經理 (下)
  • 二次改變命運的旅行社經理 (上)
  • 基隆市警察局還有法輪功社呢。台灣警察煉法輪功、大陸警察抓法輪功,這不是強烈的對比嗎?吳世澤有些激動地說:「全世界那麼多國家都有人在煉法輪功,哪個國家會迫害這些好人呢?中共邪惡政權無法無天,它不只跟台灣是強烈對比,跟全世界都是強烈對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