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驚人揭秘

文:米問天

人氣 39717

唐山大地震發生過後29年後,在2005年5月,中國大陸《報告文學》雜誌社推出長篇調查《唐山警世錄》(禁書)揭密。作者張慶洲的姊姊死於唐山大地震,他的調查揭開鮮為人知的一幕。唐山大地震的背後掩蓋著官僚「人禍」何其大乎!

事後調查揭露「震前曾被準確地預測出來了 」

世界上發生在20世紀百年中的大地震,死亡人數最多的屬中國河北省唐山大地震。這場地震發生在1976年7月28日凌晨3時42分53秒,近震規模達里氏7.8級。據中共當局三年後的公布,死亡人數24萬多人,重傷者超過16萬人。

據9年多前出版的《唐山警世錄》揭露,唐山大地震在「震前曾被準確地預測出來了 」,這個說法對受害的家庭、聽聞者而言,比「唐山大地震」造成的震撼更大。

《唐山警世錄》是唐山作家張慶洲經過長時間調查向世人披露的「震彈」。他援引中國1986年《地震報》統計數據,以及幾十位當事人的採訪錄音,講出1976年唐山大地震發生前被冷處理壓下,事後「怕負責」被模糊了的一段往事。

據他的調查報告,該年上半年,唐山地區絕大多數監測點都發現不同程度的臨震異常,至少十幾個點向中共上級單位發出短期臨震預報,卻都被冷處理、不予處理。

當年唐山地震監測網的預報被冷遇

1976年唐山大地震發生前,監測網的預報被冷遇,其中以開灤馬家溝礦地震臺的馬希融被冷處理的報告最令人震驚。他曾兩次發出臨震預報,而且事後看來是極度精準的預報。可是卻被當事主管官僚冷處理了,造成的死亡人數名列20世紀地震中的第一位。

地震發生二個月前,也就是從1976年5月28日開始,馬希融發現,一直平穩的地電阻率值出現急速下降的現象。他一邊加緊觀測計算,同時一邊注意觀察地下水和動物變化。為慎重起見,馬希融還與其他地震臺站進行溝通,最後確認監測結果無誤。7月6日,馬希融正式向國家地震局、河北省地震局、開灤礦務局地震辦公室,發出短期將發生強震的緊急預報。

7月14日,國家地震局派來兩位分析預報室負責地電的專家到當地。據《唐山警世錄》記錄了馬希融與專家那天的對話,專家卻以地電阻率值下降是「干擾引起」的作結。還對馬打官腔說:「以後我給你寄一些資料來,你好好學習學習吧。」

地震前的最後一個傍晚,馬希融因連二日又觀察到電阻率再次急劇下降,思慮再三,27日18時,馬希融又拿起電話,向開灤礦務局地震辦公室發出強震臨震預報,指出嚴重的可能性:「比海城7.3級還要大的地震將隨時可能發生」。事實上,9個小時後就發生了至少失去24萬條生命的唐山大地震,偵測到的震度規模達到里氏7.8級。

當年北京市地震隊監測的的預報被冷遇

據張慶洲《唐山警世錄》的調查,訪問當時屬北京市地震隊監測的耿慶國,回憶起29年前的那段經歷,情緒依然非常激動。他們地震隊多日奔波焦急如焚的預報在當局官員「首都預報要慎重」的裁定下化為烏有,喪失了救人的契機。

大地震前晚,耿慶國正在三里屯的岳母家。家裏人說屋外晾的衣服爬滿了螞蟻。耿慶國低頭一看,地上一層潮。耿慶國直覺的判斷是:「地下水往上漲,要地震!」他馬上跑到三里屯派出所,借用那裏的電話跟地震隊進行最後的溝通。

大地震那年進入7月後,各種異常非常明顯。7月14日,北京市地震隊緊急給國家地震局打電話,提出震情緊急,請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立即安排時間聽取彙報。國家地震局說,先到天津、唐山等地了解情況,21日再聽彙報。到了21日,國家局並沒來人。

再次緊急去電摧促華北震情的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請求立即聽取彙報。但地震局副主任梅世蓉把彙報時間推遲到26日。到了那天,地震局梅世蓉沒到。地震局其他來員聽取了整整一天的彙報後,只傳達了梅世蓉的意見。

據耿慶國的回憶,當時梅世蓉的意見是「四川北部為搞防震已經鬧得不可收拾,京津唐地區再亂一下可怎麼得了?北京是首都,預報要慎重!」

聽取北京市地震隊彙報的國家地震局分析組長汪成民也說,以他為代表的國家地震局預報室京津組一批年輕預報員堅持認為唐山、灤縣一帶會有大震,但他們的意見始終得不到重視。

耿慶國說:「國家地震分析預報室是一個決策部門,大震迫在眉睫,但我們過不了那道關。」

他又說:「事實上唐山地震前6個小時就出現地聲、地光,如果給老百姓打個招呼,減輕人員傷亡是可能的。」

「越軌」預報 青龍縣在塌天大禍中躲過一劫

在這場大地震中,有個縣奇蹟般在這場塌天大禍中躲過了一劫,一個縣根本沒有死一個人。這是距唐山市約80公里的河北省青龍縣。

可知唐山發生大地震當年的7月14日,中共全國地震群測群防工作經驗交流會就在唐山召開。中共國家地震局預報室京津組分析組長汪成民要求在大會上做震情發言,但主持會議的地震局副局長查志遠沒同意,只讓他在晚間座談時說,且強調不能代表地震局。

汪成民利用17日、18日晚間座談時間,說了「7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灤縣一帶可能發生5級以上地震」的震情。當時青龍縣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聽到後,火速趕回縣裏,7月25日,青龍縣三級幹部800多人都聽到了震情報告,在26日之前將震情通知到每一個人。這個縣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無一人死亡。

張慶洲在《唐山警世錄》中記載在唐山半徑200公里範圍內有60萬人死亡,然而在距離唐山不足80公里的青龍縣全縣47萬人無一死亡。試問:在災情那麼大的涵蓋範圍中,為何就這麼一個縣倖免一難?

中共體制以政治思維對待震災預報,考量政治上的不方便,所以就人為控制災情的發布,結果一場本來可以減輕的大傷亡卻無法倖免。聞之可不令人戚戚:在共產黨的思想箝制之下,多少人能掙脫政治箝制看到真相而免於難?@*

責任編輯:謝秀捷

 

相關新聞
又一份“6.4”密聞材料傳出中國
【專訪】趙紫陽喪事前後密聞大披露
唐山大地震密聞(1)--國家職責何在?我該起訴誰???--致唐山、河北、京、津律師
唐山大地震密聞(2)--我在人類最危難時的功勳和下場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誰贏了
【時事軍事】核動力潛艇 將平息一切爭論
【熱點互動】程曉農:拜習通話 美中關係如何變?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機會近乎零
【思想領袖】布魯爾: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