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達激進組織向伊拉克監獄罪犯「募才」

【大紀元2014年02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萬平綜合報導)近來伊拉克監獄發生了一系列大胆的越獄事件,數百名久經戰鬥的武裝份子越獄逃亡。這些戰場老將不但加入鄰國敘利亞反抗軍的遜尼派激進團體,成為領導人員或戰士,同時也在伊拉克展開活動,製造混亂紛爭。

自去年7月起,恐怖份子就以發動對監獄的攻擊,製造機會讓被關押的受刑同夥藉機越獄,再重回恐怖集團中。越獄犯動則數百,在利比亞班加西的越獄犯更超過千人;在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劫獄犯,不但以迫擊砲、手榴彈、衝鋒槍等武器劫獄,還攜帶擴音器呼叫特定高級頭目名字,指名劫獄。

《紐約時報》報導,這些激進份子攻擊監獄,劫出同夥,致大批恐怖份子重回社會,增長了社會安全危機,也助長的周邊地區新一波遜尼派聖戰活動,不但瓦解伊拉克執政當局的權威,也反映出自2011年美軍撤離伊拉克以來,安全真空狀態已經在整個區域蔓延。

恐怖組織恐襲監獄吸收罪犯入夥

其中一個恐怖組織「伊拉克與敘利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ISIS),更將劫獄拉人的行動定為「破牆行動」。從2012年7月開始,到2013年7月巴格達西部的阿布格萊布監獄(Abu Ghraib)的大規模越獄事件,行動持續了12個月。美國官員估計,總計有數百名越獄者加入了ISIS,其中數名還擔任了高級領導職務。

一名自稱叫艾沙(Abu Aisha)的越獄犯,目前正待在家鄉弗盧杰市(Fallujah)帶領著一批武裝份子與政府軍對抗。他不願公開自己的全名。2012年夏天的一天夜裡,恐怖份子劫獄,一名認識獄卒打開牢房,讓他逃跑。他從被炸開的牆洞裡逃出,跳上接應的汽車。

ISIS的領導人物讓艾沙選擇,要麼到敘利亞與他們並肩作戰,要麼繼續留在伊拉克戰鬥。如今,艾沙許多昔日獄友,都在敘利亞參戰。

越獄事件層出不窮,官方並未追究。有議員說,他們試圖調查阿布格萊布監獄越獄事件,卻受到了安全部隊和政府高層官員的阻撓。

伊拉克最重要的遜尼派政治人物、國會議長努加菲(Osama al-Nujaifi)說,逃脫的武裝份子「去了敘利亞,在那裡領導了大型的作戰團體」。「於是人們開始思考,阿薩德和蓋達組織,那個更好一點呢?」

越獄事件,以及它們在敘利亞幫助引發的混亂局勢,改變了許多西方官員對敘利亞境內戰爭的考量。努加菲的說法也是西方大國遲遲不願出手相助敘利亞反抗軍的原因。

而自2013年以來,中東教派、宗派間的暴力衝突激化,更為激進組織在整個中東地區的活動創造了新的機會,令美國情報和反恐官員更加憂慮,與蓋達組織(Al Qaeda)相關的武裝分子可能在敘利亞紮下了根,進而有能力威脅以色列和歐洲。

如據守在伊拉克安巴省(Anbar)弗盧杰市(Fallujah)與蓋達有關的伊拉克伊斯蘭國雷萬特(Levant,ISIL)恐怖組織,在敘利亞內戰正酣時,打著反獨裁旗幟開拔到敘境,藉戰場與各方勢力交戰擴權,最終觸怒老長官,被蓋達頭目勒令回家(伊拉克)發展。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敘利亞的僵局難以化解,這些以對抗阿薩德政權幌子,發展勢力的各個激進組織使得西方國家進退失據,幫助他們將危及世界安全,與阿薩德獨裁合作也非西方強權所願,而且此舉需與殘暴的阿薩德達成和解為代價。

不過,也有一些越獄人員並未回到戰場,一名31歲的杜拉米(Ahmed al-Dulaymi)從阿布格萊布監獄越獄後,現在以偽造的身份在迪亞拉省(Diyala)務農,那裡也是蓋達組織的一個重鎮。他說,他的很多朋友都是好人,指責什葉派當局,縱容安全部門大肆搜捕遜尼派男子,許多無辜的遜尼派男子,以恐怖份子身份被關進監獄,因當局的不公行動,催生了蓋達組織,他的許多朋友現在成為蓋達組織的頭目。

國際刑警組織(IPCO)於去年8月3日發出全球安全警告,稱近期多國發生的越獄事件疑與蓋達組織有關,各國需對可能發生的恐怖襲擊提高警惕。

總部設在法國里昂的國際刑警組織去年8月初說,一個月來,伊拉克、利比亞、巴基斯坦等9個成員國相繼發生越獄事件,數百名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出逃。該組織懷疑蓋達組織參與了這些越獄事件,要求各成員國,防止恐怖分子再度越獄。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大批恐怖份子越獄 國際刑警警告恐襲風險增
伊拉克爆炸連連 至少52死
伊拉克攻擊四起 至少200死傷
敘利亞稱西方就對付伊斯蘭激進組織與敘接觸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前軍報記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創3奇蹟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脅 利用網紅當外宣?
【羅廚尋味】鹹魚雞粒茄子煲
【珍言真語】王岸然:美制裁林鄭 中資銀行割席
【老外看中國】回應港大學生會 郝毅博籲助香港
【薇羽看世間】不再稱一尊 習夢斷北戴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