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

痛 都是業力惹的禍

font print 人氣: 66
【字號】    
   標籤: tags: ,

莫尼卡是因為腰痛來就診的。她的腰疼了有兩年多了,最開始是發生於分娩後。分娩時她做了側切術,為止痛,生給她做了硬膜外麻醉,以阻斷痛覺的傳導。從那以後她就落下了腰痛的毛病,時好時壞,時輕時重。好的時候腰部發緊發沉,但不影響活動。壞的時候不能彎腰,甚至於大腿都跟著痛,坐臥不安的。這幾天氣溫驟降,她的腰痛也跟著重了起來。止痛片吃了一大把,效果卻沒見到多少。來到我的診所,不能坐下,連填病歷表都得站著。一番檢查之後,我讓她俯臥在病床上,按著配穴原則,在她的腰□部和腿上刺入了細細的毫針。然後讓她儘量放鬆,以使治療發揮最大的效果。

留針的時候,我坐在診室裡靜靜的想,類似這種因硬膜外麻醉而引起腰痛的病歷已經遇到好幾個了,以往只知道是屬於麻醉的副作用,學了法輪大法之後才有了新的認識。人的病痛都是來源於業力。業力是以前(往世或今世)做了不好的事而產生的,像傷害過別人或佔有了別人的利益等等。要想病好就得消去這個業力。

婦女分娩本應是一個很疼痛的過程,陣痛之後新的生命誕生了,母親會真正體會到生子的不易,更加珍惜自己的嬰兒,同時痛苦的過程也給母親消減去了一部份業力。這是上天的安排。古老正教不也說女人生育的痛苦是上帝對夏娃偷吃禁果的一種懲罰麼。可現在是怎麼個情況哪?有很多院採用了無痛分娩技術,讓產婦感覺不到分娩的痛苦。稍有疼痛就使用麻藥,或者乾脆來個剖宮產。在中國,有很多人甚至算著時間在所謂的良辰吉日來個剖宮取子,全然不顧孕婦是否已經臨產。表面上看是醫學進步了,產婦少受了痛苦,實際上是違反了正常的分娩過程,也剝奪了產婦還業的機會。就拿這硬膜外麻醉來講吧,依賴麻醉劑,分娩時你沒疼著,這個業力你沒還掉,那末將來你可能要以腰痛的形式來還,而且還起來可能更重,拖的時間更長。

當然不是說每個產婦接受了麻醉就要腰痛,還有其它的因素起作用。但確確實實這個業力沒還,它將來還要造成病痛或麻煩。而其它的業力又何嚐不是如此呢?有許多就是以病的形式表現出來的,以承受病痛來償還。西醫、中醫的療法再好也不過是將病的表面現象抑制住了,把病業推到以後去了,而業力太大的話,患者就得拿命償還,再高明的醫生也是束手無策的。

莫尼卡的腰痛針灸起來效果會很好,經過幾次治療就可以好轉。但是誰能保證將來不犯呢?那個病的根源――業力還在那裏,遇到一定的條件還會發作的。法輪大法師父教導說:「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轉法輪》)。理已經擺在這裡了,就看人們如何去做了。

–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第28期【醫療保健】欄目
  •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第29期【醫療保健】欄目
  • 安娜的三個孩子與前夫皆於一次飛機失事中喪生。她被一位有名的心理治療醫生轉到我的診所。那位醫生對我說:「安娜一到飛機失事的那一刻就發病,從感情上完全可以理解,但從理論上無法解釋,就更無從下手治療了。」醫生說時眼中流露著同情而又無奈的神情,表示盡了全力卻毫不見效,對其再也無能為力。
  • 凱絲是我的朋友,也是同事。她是個西醫大夫,工作的醫院離我的診所很近,我們互相之間經常互送病人。在7年中從她患病到去世,我看著這個與我同齡、曾經健康而美麗的女性離開人世。每當想起她,我心裡是無盡的遺憾。
  • 從中醫的陰陽五行的理論來看,人體有五臟六腑,五臟六腑可分為金木水火土五行,臟腑又分為陰陽,即髒為陰,腑為陽。而人尿是經過了人體五臟六腑後形成的,因此人尿含有陰陽五行的特性,也可稱為人體陰陽五行水,五行的關係是生剋制化,這種機制是自動運行的,所以人尿中的陰陽五行因素會自動發揮作用。明白了陰陽五行的理,也就能明白尿能止血的原理。
  • 說起來,西醫是挺迷惑人的,我最初也差點被西醫的科學性迷惑而認為中醫不科學。這種認識卻是後來被民間中醫高超的醫術所改變,使我走上了研究中醫的路。所以,西醫科學要想真正弄懂中醫,就必須接受中醫的思想,改變西醫科學傳統的觀念。
  • 神韻的演出,不僅音樂、色彩、光照、舞蹈都無比純正純善純美,而且神聖慈悲,那是五行音樂的能量無法比及的。神韻,一場演出下來,少則兩三千,多則上萬觀眾,無不深受其益,有的通過觀看演出,多年的沉疾不翼而飛。
  • 電子顯微鏡及生化技術的發展,讓科學家在鏡頭下,用肉眼就能證明進化論的失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