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新聞新視野

中共急推服貿協議玩命關頭的風險遊戲(下)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4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惠萱台灣台北報導)新唐人新聞新視野–中共急推服貿協議玩命關頭的風險遊戲(下)

主持人:新唐人亞太電視台主播張明筑
來賓:

反黑箱服貿陣線召集人賴中強
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
台灣寢具產業團結聯盟理事長黃光藝

那麼〈服貿協議〉它開放的項目,有第二類電信到廣告服務業。其實很多民間的聲音,都在檢討開放這些項目,到底對台灣的產業會帶來什麼樣利弊。或是可能會影響到人民的生活或國家安全。

主持人:請教黃理事長,一旦服貿生效以後,對我們台灣人民的生活上面,可能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黃光藝:有時候我跟朋友開一個玩笑,說如果有一天你的電話被人監聽,它都可以把你截錄。我的朋友那次去中國大陸,他跟我說從飛機下來,就有人在跟蹤他。他去吃飯旁邊都有中共的人跟著他。

有時候朋友要唱卡拉OK,或是去酒店,它都有專門人在幫你側錄,在監視你。如果你有稍微講話不慎,它就會拿那些證物來恐嚇你。所以如果台灣未來因〈服貿協議〉開放,台灣人如果每一天都過著這樣的生活,你想看看那樣的生活,我們能接受嗎?

我們自由民主習慣了,言論很自由,上街可以罵總統,可以去抗議,以後在台灣通通不行。這樣的生活是要怎麼過?我相信很多台灣人沒辦法接受。所以這個〈服貿協議〉,對台灣真的有很大的影響。

主持人:謝謝黃理事長。邱教授,真的是有可能像黃理事長講的這樣嗎?

邱俊榮:馬總統一再講說,中國、日本、韓國都簽了,那我們就會受到很大的衝擊。我特別要講的是,現在就日本、韓國跟中國來講,只有我們跟中國有ECFA,其他兩國都沒有。

我們雖然簽了這個東西,但我們現在經濟面對的問題,有比韓國、日本來得少嗎?我們現在面對的產業空洞化,或是產業沒有辦法升級的問題,其實是更嚴重的,對不對?所以今天看到產業問題,我們得想一想,難道是因為我們沒有跟中國簽協議,所以我們的產業不好嗎?我們的經濟不好嗎?事實上不是!日本、韓國都沒有簽,人家日本、韓國經濟,一樣非常的好。所以問題不在這個地方。那政府老是喜歡用沒有簽這個東西,台灣經濟就會怎麼樣來恐嚇。

但是我們不是不能簽,簽這個協議也許有利,也許有弊。那這個〈服貿協議〉裡頭,有四種可能的型態,包含了跨境提供服務;包含了境外消費;包含了商業據點的呈現;包含了自然人的呈現,這幾個部分,我要特別強調的就是,對台灣真正產業,比較有利的是前兩種。但是前兩種,特別是我們看到的,跨境提供服務這個地方,我們對它是幾乎全面的開放,但是它對我們是處處限制。包含福建、廣東,其他地方通通不能去。所以我們在〈服貿協議〉中也許可以看到好處的地方,實際上是沒有拿到的。

第二類的這種境外消費,是連談都沒有談。談最多的是什麼?談最多的是商業據點的呈現,我們開放它來;自然人的呈現。自然人的呈現非常可怕,我們對於這種投資移民,幾乎沒有把關。比起先進國家包含美國、日本、加拿大,我們是幾乎沒有把關的。你只要拿到20萬美元到台灣,就可以兩個人來,再加50萬美元,就可以多一個人來。

那麼來的人也許是負責人、高級經理人或是專家,他不需要任何認證,你很會包水餃也可以。所以在這種開放的條件之下,如果你真的內容談得好,那我們也許真的會覺得沒有談可惜了。但是重點是現在〈服貿協議〉整個談下來的內容,對台灣的這個經濟是不利的,是談得不好的。有利的地方沒有拿到,反而造成很多這個安全的限制,安全的危害的這個部分,反而我們照單全收。

所以不能以一句「人家如果日本、韓國跟中國談成了,而台灣沒有談成,就會很嚴重」。重點是如果我們從內容上面看,它其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的。還有很多其他產業的衝擊。

我舉個例子,很多文創產業他擔心的事情是什麼?他擔心的是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台灣印象、台灣品牌,一旦可以通過商業據點的方式來台灣成立一家公司之後。將來這些中國的公司也可以用MIT的方式出口回銷到中國去,對整個台灣的產業形象打擊相當大。我那我要特別強調的是,它其實很多潛在的問題我們是沒有辦法透過量化的數字看到的。而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的產業非常擔心的原因,所以政府不能不看到這件事情。

主持人:謝謝邱教授。所以同樣我也要拿剛剛問黃理事長的問題要問賴律師。真的是這個服貿簽了以後,對台灣整個國家安全,或者人民個人的生活安全也造成這樣的威脅?

賴中強:我想第一個衝擊的現象應該會是貧富差距的擴大,然後許多小生意人,台灣許多的小型的服務業,會被連鎖企業打垮。不管在美髮店,或者是一些餐飲,會有越來越多中資經營的連鎖店,因為它的資金比較雄厚,造成許多小型店家被迫退出市場。那其實是台灣中產階級的萎縮,然後貧富差距的擴大,這是相當令人憂心的現象。

再者,政治上當你喪失了產業的自主性的時候,其實你也就喪失了政治的自主性。我們有句話說為五斗米折腰,我們舉個例子。許文龍先生,他當年在中國經商,同時在台灣經營奇美博物館,是一個愛鄉土的企業家,但是當中國政府以各種的經濟手段打擊許文龍在中國的企業,許文龍被迫說出他支持〈反分裂國家法〉,這很顯然是違心之論。

那同樣的情況,過去受影響的到中國去經營的台商。將來當台灣的經濟自主性,因為〈服貿協議〉的開放,以及接下來貨貿、自經區的影響,讓中國的經濟勢力,進來到台灣的時候,不去中國的人也會為五斗米折腰。你不是台商,不是在中國的台商,你在台灣想經營自己的生意,也會受到中國產業鏈的影響,變成每一個人都是必須做違心之論的許文龍,這個是相當令人擔心的事情。

主持人:謝謝賴律師。我想〈服貿協議〉現在正在立法院,進行審查的階段了。不管最後結果是怎麼樣,看到這個中共是這麼積極的在推服貿。那麼我們想問,兩岸就是台灣整個國際競爭力,面對這種兩岸之間的政治角力,如何不被稀釋掉?就這個問題請三位來賓為我們做解答。

賴中強:我們是一個民主國家,我們絕對有權利,選擇我們的未來。包括經濟上我們要走的路。在目前情況下,〈服貿協議〉如果通過,會對台灣的基層民生產業,帶來非常大的衝擊,會對我們的民主體制,對我們的言論自由,帶來非常大的衝擊。那同時它也開放中資可以來台經營醫院、照護機構,對我們的社福體制、醫療,也會帶來非常大的衝擊。所以我們應該勇敢拒絕目前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讓我們能夠選擇自己的未來。

邱俊榮:剛剛討論這麼多服貿對於產業、國家安全的衝擊。我要強調的是,政府都知道,那它為什麼不願意做?這是我不知道的事情。我舉幾個例子,過去ECFA開放了我們的電影,可以到中國去,但實際情況是什麼呢?實際情況他不打你,但是他要審,他也不說不過,但是他就拖,拖得非常久。拖到大家都已經在網路上,看過了之後他就給你過了。

另外,我們看到過去這幾年,台灣的人才被挖角的情況非常嚴重。在任何兩岸會談的場合,我們抗議這件事情。他會告訴你那是市場行為,他管不了。這個事情政府哪裡不知道?在所有兩岸談判的場合裡面,政府都遇到這些事情。

我更擔心現在政府講的服貿不過會影響到貨貿進行,大家要知道,在談判的過程裡面,貨品貿易本來就充滿了很多的爭議性。舉例來講,我們都希望面板降關稅,但他們不願意降;我們希望農產品開放,但他也不願意開放。所以他本來就有很多的這個問題在其中。

我非常擔心政府下一步就會接著說因為服貿不過,所以貨貿遇到很多衝擊。此外,政府一直說,所有的中國產業、企業,要過來台灣的時候它會把關,誰審查?審查是經濟部的投審會,投審會放在經濟部底下。經濟部它本來的原則就是開放的,所以我們怎麼能相信一個本來原則上就是希望開放的經濟部來審查這些,或是相信可能來台灣投資的這些產業呢?所以在這個〈服貿〉的簽訂與審查的過程裡面,所有的問題大家都清楚,包含政府在內。而今天政府不願意這麼做,這是一件最痛心的事情。

黃光藝:〈服貿協議〉目前了解的人總是有限,我用較短的時間解釋〈服貿協議〉。服貿協議就是馬政府要把台灣所有的店面,超過3百萬間的店面全部開放。要開放給中國人來搶我們的生意,要開放給中國人來搶我們的工作。

如果〈服貿協議〉過了,你的兒子、孫子以後要在台灣找工作很困難。有時候你想到你的孩子、小朋友那麼小,以後找不到工作你會不會煩惱?年輕人如果找不到工作,以後怎麼敢娶老婆?少子化不就是這樣來的嗎?房子買不起。如果我們的孩子找不到工作,一定要去國外做外勞。你老的時候,要跟孩子一起吃飯,要等多久?請你們勇敢站出來,我們一起反服貿,救自己、救後代。希望台灣會更好!

主持人:謝謝三位來賓精采的分析。◇

(責任編輯:昱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