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經驗(下)

作者:羅蘭

人氣 1
標籤:

那麼,除此之外呢?像婚姻、子女,像事業、病痛之類,我敢說,我真的不是一帆風順的。

我和外子曾因兩人個性都強,而彼此不肯投降過。要說那經驗不痛苦,是沒有人肯相信的。至於說事業,我曾兩度放棄過我好不容易理出頭緒的“事業”。一次是由於戰亂,一次是由於自己糊塗。以一個把事業當生命般熱愛的人來說,那該也是夠大的痛苦。

此外,像繼母的冷待,子女的問題,身體上的病痛之類,其值得刻骨銘心之處也並不少。可是,這些痛苦,都已經被“征服的快樂”所取代。如果這些痛苦不是那樣的不易克服,我也許沒有機會嘗到這許多克服它們時的快樂。

“忘記痛苦”是上帝給人們的恩賜!既然已經過去了,還有什麼可說的呢?把已經在記憶中消失了的痛苦,再拉回來去刻畫它,會使我覺得自己像是在說謊。我真的沒有想到“痛苦”竟然是這樣容易消失的東西!我痛苦過,而且非常認真。可是,現在,我忘記它們了,我想不到自己這樣健忘。

“ 忘記”似乎不是一件好事。不但不是好事,而且它意味著對自己經歷的一種“忘恩負義”。但是,“忘記痛苦”卻似乎是上帝給人們的一種恩賜。我相信,人們大概都是容易把快樂記住,而把痛苦忘記的。至少,我認為人們應該練習把快樂記住,把痛苦忘記才好。

何況,如果我們終於克服了痛苦,而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境界,那痛苦就未嘗不是催逼激勵我們的一些功臣。如果不是我們那樣地希望戰勝痛苦,我們身心中的許多潛力也許就始終沒有機會被發掘了。我們也許就沒有機會多到幾處“柳暗花明”之後的“又一村”去徜徉遊逛了!

有人說,痛苦是深沉的,而快樂是膚淺的。

我不知道我這一生是深沉的時候多呢?還是膚淺的時候多?但是,我真怕我之所以總喜歡記住快樂而忘掉痛苦,是由我的膚淺所致。

就說現在,半小時以前。我還在為想不起“痛苦的經驗”而痛苦,可是,到這篇短文完成的這一刻,我卻覺得,被逼出這樣一篇文不對題的東西來,也是一件值得快樂的事了。

本文轉自【新紀元周刊】122期“自由評論”欄目

責任編輯:沈容

相關新聞
金所炫接演《感覺男女》飾朴有天妹妹
男當陽剛 女當陰柔
歐洲薪資男女不平等  德國更糟
亞省男女收入差別全國最大
最熱視頻
【細語人生】誠念法輪大法好 躲過大劫
【十字路口】大外宣改歷史?12證據緊咬中共
【現場視頻】山東威海一倉庫集散點突發大火
【直播回放】4.1疫情追蹤:白宮示警死亡超10萬
【直播】4.1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拍案驚奇】老任平安習總不妙?糧荒近逼全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