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畢福劍說出了中共放不下的歷史包袱

人氣 661
標籤:

【大紀元2015年04月15日訊】主持人: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央視的名嘴畢福劍這兩天一定是非常真切的體會到甚麼叫禍從口出了。一個飯局上短短的即興表演,不僅讓他按現在的話說是「火到沒朋友」,而且還引起了餘波陣陣。

中共央視4月9日宣佈對畢福劍進行調查,稱他調侃毛澤東的言論造成了重大的社會影響。畢福劍自己的節目已經被停播,紀檢監察報則說,黨員畢福劍要講規矩、要按照黨紀處理。

這件事情網絡上大家有非常多的討論,我們現在聽聽橫河先生對這件事情怎麼看。橫河先生,畢福劍這個視頻大家都看過了,其實那個段子說起來根本是沒甚麼了不得的,能引起官方這麼大的動靜,您覺得他到底撞了那根紅線?

橫河:從錄像看的話,他實際上就是唱《智取威虎山》的一段嘛。一邊唱一邊評論,現在這個是滿流行的。如果把髒話去掉的話,實際上他講的就是三件事情,一個就是講毛澤東把我們害苦了,第二個就是諷刺中共的軍隊,第三個就是批評鬥地主,它就是三個部份。

地主應該不是主題,主要的是批毛還有諷刺共軍,這兩個是兩根撞了的紅線。這兩個紅線當中,應該是以批毛為主。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如果他沒有央視主持人的身份的話,可能也不是一件事情。

主持人:央視對他的處理,現在網絡上有很多人表示強烈的反對,畢福劍雖然說是央視主持人,他也在批評中共前領導人,但是他跟央視具體那個節目是沒有關係的,您覺得央視為甚麼要處理他呢?

橫河:央視有處理他的理由,央視它是個喉舌,處理它是跟喉舌性質有關係的。對央視來說的話,任何上央視的主持人,它必須要有中共要求的那些「偉光正」的形象。你不管在背後多糟糕、多腐敗,或者是多腐化,都沒有關係。但是正面形象必須保持。

那大家不是說央視後宮問題嚴重嗎?對央視來說政治不正確,要比後宮問題嚴重得多。在這些女主持人紛紛落網的時候,央視絕對不會去公開處理,也不會要求她們道歉。對於在政治上和中共不保持一致的主持人,它肯定要處理的。

但是我們從另一角度看的話,央視的性質裡面,喉舌和後宮是同一個性質的東西。它都是為黨服務的,從不同的角度為黨服務,喉舌是為黨的政治服務,後宮是為黨的官員的身體服務,所以都是為黨服務的。這跟中共那些文工團是一樣,它也是雙重性質,既有宣傳黨的偉光正任務,也有給黨的幹部提供服務的地方,這兩者是一致的。相比較而言的話,央視當然有充足的理由要處理(畢福劍)這件事,至於說這個處理對不對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主持人:就算它有充足的理由去處理,這件事情畢竟是發生在電視台之外,而且是跟電視台的工作沒有關係的。那央視它有沒有權力去處理電視台工作之外的事情,如果有的話,它的依據是甚麼呢?

橫河:這個就是體制的問題了,央視是有權力處理的,因為它已經處理了嘛。所謂的有權力處理和該不該處理這不是一回事,是它的僱員它當然就有權力處理,至於說它處理的對不對那是另外一回事情。

我認為央視在處理它的時候,它考慮的並不是在私人聚會上講了甚麼,而是以甚麼身份去參加這個聚會的。也就是說如果畢福劍不是央視的主持人的話,人家會不會請他去參加這個類型的聚會?這是一個問題,就是他是以央視主持人的身份,至少有這個名頭才去的。

主持人:所以他在外面的場合,雖然是在電視台外面,他還是代表著央視的一種形象。

橫河:至少他是借用了央視的名義,這跟在私人聚會上、或者公共聚會上差別還不大。現在我們不去爭論這次聚會是公眾的還是私人的,即使這是一個私人聚會的話,如果這個信息透露出去了,就是純私人的透露出去,央視照樣會去處理他。

這個很多人就說了央視沒有權力處理,是因為央視本身也是靠納稅的人的錢養活的,這個是兩回事情。你是這樣說它是納稅人的錢養活的,央視可不是那樣,央視不承認你養活它的,這個從大道理上來說是對的,就是整個共產黨它也不生產,它也靠人民養活。

但是在這個體制內,你是得益於這個體制的,因此你確實要受這個體制的制約,就是如果你不在這個體制裡面,你不得到他的好處,你也不通過它成名,也不通過它得益、得利,在這種情況下,你是完全自由的。這等於是這個人和這個體制所簽的一個合同。

主持人:如果從這個角度來分析,那這個紀檢監察報說要對他進行黨紀處理,您覺得是不是更有道理了?

橫河:這個當然更有道理,因為到今天還是共產黨員的人,應該是兩種人,因為現在沒有人相信共產主義了,這點是肯定的,也沒有人相信共產黨還是一個好的政黨、為人民謀利益的政黨,沒有人這樣認為了。

那麼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真正相信中共那套鬼話的人,我講是相信中共那套鬼話,不是講相信中共的理論,因為中共的理論自己是互相矛盾的。你信了毛澤東,你就不能信現在的這「三個代表」,這兩者是矛盾的,對不對?毛澤東「繼續革命」和「三個代表」絕對互相衝突的,所以你不可能去信理論,你只能說真正去相信中共那套鬼話的人,這是一種人。第二種人就是投機想要得到好處的人。

第一種真正相信中共那套鬼話的人,他不會在飯局上去那樣子調侃毛澤東和中共的軍隊。就剩下甚麼呢?就剩下第二種,撈好處的。你既然從這個體制裡面得了好處,你就要承擔後果。

這裡我就想談一談退黨了,一個人在入黨的時候宣誓把一生交給中共了,自然你就要受它的約束,不是說你想不受它的約束,就不受它的約束的。因為這個誓詞裡面你實際上是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了魔鬼了,人說話是要負責任的。在這件事情上,受央視的處分其實還是一件小事情,就真正把自己跟中共綑綁在一起的後果,還沒開始呢。

在這個問題上我認為,作為體制裡面,而且作為中共的宣傳喉舌裡面,其實是做了很大的壞事,就是為中共去歌功頌德,去宣傳的時候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不好的。僅僅在私下裡或者是在非正式場合進行一定的調侃,實際上是沒有用的,就是說真正要拋棄中共才能夠擺脫這種厄運。

主持人:這件事情在網絡上,在中國的網絡和海外華人的網絡上,也有了非常廣泛的討論,大家的討論一般是集中在幾個方面,比如說其中之一就是說畢福劍他說的這些話在民間是有相當廣泛的基礎的,一般的老百姓也經常說。比如他說的那個段子不是他創造出來的,是大家流傳出來以後,他只是學唱而已。這樣的情況其實央視也是知道的,黨內的紀檢部門也是知道的,所以為甚麼大家私下裡可以說,放到檯面上就不行了?

橫河:這就是中共統治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特點,它是洗腦,洗腦以後並不是說所有的人都相信洗腦的內容,但是你在檯面上必須這麼說,因此就把人培養成了一種人格分裂的,在中共的統治下,它需要的是人格分裂的人。

你看歷次政治運動搞的宣傳,還有政治學習,誰都知道這是在造謠、這是謊言,真正相信的人並不多,至少有相當一部份人是不相信的,中共也知道民眾很多人都知道這是謊言,但是為甚麼還是能夠照說不誤?就是它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你們知道它在撒謊,就是因為你只要在表面上能夠維持住裝做相信的樣子就夠了,因為所有的人都在表面上裝做相信的話,就會營造出一個氣氛來,這個氣氛就讓人覺得中共是有道理的,是有理的,它的統治也是有理的。

很多人就會被這種氣氛、這種場合給迷惑住,有的人就不敢動了,有的人就嚇著了,大家都這樣,對不對?從眾是大多數人的一種弱點嘛。這就是在中共統治下,人人必須說謊。

那麼用甚麼方式讓人人都說謊呢?就是政治學習和政治考試。你知道是錯的,但是你不回答,你就得不到分。怎麼辦呢?就必須寫。這個歷史上所說指鹿為馬,其實中共一直做指鹿為馬的事情,它並不是鑑別人的智商怎麼樣,你究竟能不能認出來這是鹿還是馬,不是這樣的。

是鑑別在這個權勢面前,在那種可以壓倒你的權勢面前,你能不能睜著眼睛說胡話,這是指鹿為馬的目的。造成了在中國社會裏面,相當比例的人都有兩面性。在家裏面是一面性,在人背後是一面性,在人前又是一面性。

其實你看那個貪官,被抓之前基本上都在那裏講清廉,居然還有這種貪官,徐才厚說我最大的缺點就是清廉嘛!這個在中共其實它是知道的,但是它必須讓所有人都做到這種兩面性,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它的統治才是安全的,實際上是為了它的統治安全。

主持人:從剛才您講到的說,這個指鹿為馬只是看大家在權勢面前能不能背叛良知,事實上它這個體制要求你的是隨時可以背叛良知。從這引伸到畢福劍這件事情上,也曝光了一個就是中共的告密文化。這種告密文化,其實我們看到現在在共產黨國家所特有的,在其他國家、正常國家倒是沒有。也就是說在這種國家裏頭生活的人,每一個人其實都生活在無形的恐懼之中。

橫河:是這樣的。人是社會性的,不是像魯濱遜那樣子,一個人在孤島上生活,他要跟別人在一起生活的。要讓人的社會能夠生存下去的話,他就有一些底線,這個底線是人必須保持最起碼的互相信任,所以仁、義、禮、智、信,最後一個是信,到了信都沒有的時候,人類就沒辦法在互相在一起生活了。

有一些底線你是不能突破的,一旦突破這個底線以後,社會就會崩潰,所以那個最起碼的人與人之間的某種程度的信任是必須有的。告密文化,實際上就是打破最低的底線,人與人之間的互信。

共產主義政權它基本上都有,最著名的就是德國電影的《竊聽風暴》,講的就是互相之間告密嘛,這個告密它是統治集團鼓勵的,而且是統治集團組織的。中國共青團最近要組織一千萬的網絡輿論甚麼引導,這種人就是網絡訊息員,就是很多告密別人,是統治集團鼓勵組織的。

在中共統治下或者其他共產國家統治下,告密者圈子裡面,就形成了一種被圈內認可的文化,也就是說在這種文化裡面,他去告密的話,不被認為是恥辱。其他國家,像美國有一部電影艾爾•帕西諾演的,叫《女人的香味》,Scent of a Woman它講的就是美國學生抵制這個告密文化的。

主持人:你講的是《聞香識女人》,國內是這麼翻的。

橫河:對,《聞香識女人》,我沒有看過國內電影。本來那件事情跟他沒有關係,那些人都不是他朋友,但是要去揭發別人,他就拒絕了。這個是一個底線,在美國學生文化裡面很明顯。其實在中國以前文化裡面也是這樣的。

你像大學的信息員制度,他就公開招募,使得在中共這個系統裡面,告密者不是一種恥辱了,這就是很大的問題了。但這個告密文化,它其實反映的是甚麼呢?反映的是統治集團的性質,就是說這個統治集團,這個政府或者這個黨,它不是為這個社會服務的,而是居高臨下統治的。因為服務的話,它不需要告密。

這個告密不是說有犯罪份子在這裡和執法機構配合,這個不在我們今天講的告密文化裡面,它這個性質是統治的,它和被統治者沒有利益相通的地方,只有對立,所以才需要為了維護它的統治,在被統治者中間培養和安插它的線人。

這實際上是一個統治者沒有信心的表現,不是說它有信心了,有信心不需要告密,只有沒有信心才要告密。所以實際上是中共統治沒有合法性的一種外在表現。告密文化它造成一個甚麼惡果呢?就是人人互防,這個社會就要崩潰了。

以前講一盤散沙就是互相之間有排斥性。中共製造了一個互相排斥的社會,然後用它的強權,把這個社會攏到一起。就是這個社會本身,互相之間由於告密,而不存在黏合性,而中共這個高壓自上至下把它黏合在一起,所以得利是中共。

主持人:畢福劍這件事情到現在為止,他本人已經道歉了,民間對他該不該道歉有不同的意見,80%的人都認為他不應該道歉。那您剛才講,他既然在這個體制中他得到了好處他應該付出代價,那您覺得他應該道歉嗎?

橫河:當然不應該道歉!向誰道歉?向毛澤東道歉?毛澤東自己都不在乎;向央視道歉?這事跟央視一點關係都沒有;向《環球時報》、《中青報》?跟它們一點關係都沒有。這就是魏京生講的,你曲久了總算有個機會可以伸一伸,你乾脆伸直做人。

我認為他不應該道歉,因為他說的話其實沒有錯。至於是不是他的真心,那我就不知道。他前面說的和後面說的,就是他道歉和他前面餐桌上總有一個反映的是真心,究竟哪一個是真心我們不知道。但是從民間對這件事情的爭論來看的話,不管真實的支持者和反對者的比例有多大,它確實反應了中國社會在一些基本問題上有嚴重的分歧,沒有這個事情可能還看不出來。

另外一個,是官方的論調和民間的觀點在重大歷史問題上嚴重對立,這件事情可以突出的顯示出來。比如微博上認為不該道歉的比例特別高,那麼在另外一些地方,認為他道歉的人更高,但我們不知道。認為不道歉多半是發自內心;認為他要道歉的,現在組織一千萬網軍,共青團網軍,還不算其他的,你怎麼知道那是真實的民意?所以畢福劍這件事情是把中國社會根本的分歧,一個從來沒有癒合過的傷口又重新撕開了。

主持人:您剛才也提到這個件事情,反應了中國社會在一些基本問題上、歷史問題上,官方和民間有嚴重分歧。畢福劍評論的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是前任前任的領導人,而且他講是抗戰時候的一些事情,那為甚麼那麼久以前的歷史問題,還會對現在中國社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橫何:嚴格的說,他講《智取威虎山》當然是中共和國民黨內戰時期的事情,實際上這個影響力應該從文革算起,因為《智取威虎山》這本子是文革時候的。文革或者文革之前遺留的歷史問題,到現在沒有解決,原因是在於官方從來沒有打算解決它。

官方定論是從十一屆六中全會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這個決議留下了今天爭論的空間。就是對毛澤東的兩大政治遺產,第一奪取政權,這個政治遺產六中全會是100%的肯定,第二大政治遺產文革是基本否定。中間的銜接部份就所謂前17年,就中共建政以後到文革的這17年,是基本肯定。對像鎮反、土改、三大改造、反右、大躍進等等,基本上沒有否定。

所以這個決議就留下本身是分裂的,這個決議本身是分裂人格,它充滿對歷史的篡改或錯誤的解釋,由於這個結論,又造成這個結論出來以後,繼續對中國民眾進行欺騙和洗腦,包括篡改歷史。這原因是甚麼呢?因為中共的合法性、這些權力集團的利益和他們的權力,都是來自毛澤東的革命。

文革當中被打倒的官僚集團、權力集團,他們也是毛澤東革命的受益者,而且他們也是毛澤東建政以後,每一次政治運動的劊子手和凶手。鄧小平為甚麼不去否定反右,因為他就是反右主要操盤者,就是他們的權力來源他不敢否定,這樣就造成非常矛盾的一個後果。

從文革結束以後到現在沒有一代中共領導人敢於去觸動禁區,甚至被正式否定的文革,也變成研究的禁區。因為你一研究文革,最後找根子還是在共產黨,因此這個根子還是中共合法性的來源,所以造成中國社會現在如此大的分裂。

主持人:您剛才講這個決議它充滿對歷史的篡改或錯誤的解釋,您能簡單的講一講嗎?

橫何:這很多的,比如反右,它明明是毛澤東的一個所謂陽謀,引蛇出洞然後再打人家。他堅持說反右是當時有右派份子向黨進攻,黨是反擊。實際情況,右派份子所謂向黨進攻,是毛澤東自己號召人家向黨提意見嘛,怎麼樣定義意見?它仍然把它說成是向黨攻擊。不瞭解歷史的人去看它的話,完完全全就會被迷惑掉,就以為真的有一個甚麼右派份子向黨攻擊了,結果是肯定了中共的反右鬥爭,只是說擴大化了。鄧小平為了肯定這個反右鬥爭是必要的,全國就留了這麼幾個右派份子,就不給人家平反。

主持人:留了5個。

橫河:5個是中央級的。就留一些來證明這個運動還是必要的。官方說55萬人,民間說200萬人,結果只有中央5個,全國加起來50個左右的人,就打了55萬人到200萬人,你說這個政治運動怎麼可能是對的?它還是要說這是對的!這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代表。這個比比皆是,你知道任何一場中共肯定的前17年的政治運動,每個都是如此。

主持人:中國人還有一種說法是說對歷史人物和歷史問題,其實你是很難去客觀評價的,因為評價的標準和評價的立場都不同。那麼在其它國家有沒有這樣類似的問題呢?

橫河:其它國家其實也有類似的問題,其它國家我認為主要怎麼解決這些問題呢,是沒有一個全國統一的政治正確的解釋,它不去這樣做。像美國的「南北戰爭」,「南北戰爭」已經結束150年了,一般的情況下你其實是看不出來的,但是時不時有一些事件會引發出來。

最近很典型的就是德克薩斯州的車牌風波。你知道美國都有那種賣特製車牌的,你可以設計一個車牌,然後被車管所(DMV),被州的車管所承認了以後,車管所就可以發行這種車牌,州政府從這種特製車牌裡面賺錢,普通車牌你按照標準去是賺不到錢的,州政府可以賺特製車牌的錢。

德州引發爭議的是一個帶有南方邦聯旗幟標記的車牌,車牌上面還有一句話叫做「邦聯老兵之子」,有這個文字。這個車牌受到爭議,就是一些非裔美國人和一些民權團體認為受到了傷害,就要求州政府禁止頒發這種車牌。後來州的車管局代表州政府就禁了這個邦聯旗幟的車牌。後來有一個叫做南方傳統組織就起訴州政府侵犯言論自由,這個官司先輸後贏,現在進入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可能最遲在今年的6月份可能會做出裁決來。

爭論的焦點是這個車牌,就讓人一看到以後就想起了奴隸制和種族主義,而主張用這個車牌的人就說這是代表了南方士兵的犧牲,南方的獨立精神和傳統。這是一個爭議。

另外一個爭議就是州政府有沒有權力禁止某種言論?它的標準是甚麼?州政府說州政府是沒有權力來禁止任何言論的。你說甚麼,州政府沒有辦法的。但是因為這個車牌是州政府頒發的,所以車牌就代表了州政府的意見。所以現在這個爭論就是車牌上的文字是代表個人觀點,還是代表頒發這個車牌的州政府觀點?這是一個爭議。

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對於「南北戰爭」本身解放黑奴,大概現在沒有甚麼爭議,爭議的是某些標誌性的東西。這是一個。

第二個是,言論自由可以到甚麼程度,到甚麼範圍?因為對於言論自由,第一憲法修正案,這個是沒有爭議的,任何一個政府,聯邦政府也好,州政府也好,它不能干涉你的言論自由。但是這個言論自由要用到政府車牌上了怎麼辦?如果你禁了這個的話,其它也有一些車牌上面所宣稱的東西,比如說上帝保佑美國(God bless America),也有人會覺得被冒犯了,那怎麼辦?

這裡我覺得是這樣子的,它不需要有一個、也不會有一個非常權威的結論,但在法律上可以有,最高法院可以裁決。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觀點,言論和思想不入罪,但是如果你傷害他人就違法了,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原則。

現在發生的畢福劍這個事情,在美國是不可能成為問題的,就是說它的歷史問題是由另外一種方式表達出來的,最終能不能用這個車牌,其實跟最終能不能表達自己的自由,我覺得根本就沒有關係。州政府最後就取消這個特製車牌,誰都不要,不就解決了嗎?州政府也不要從當中賺錢不就解決了嗎?

主持人:您剛才雖然說他的思想和言論是不入罪的,言論只是不能攻擊他人,但我們知道在美國經常有很有名的脫口秀,它的任務或者它一個主要的賣點就是取笑總統或者名人,就是他不可以攻擊一般的人,但是他是可以去取笑或者攻擊名人的。

橫河:你是公眾人物,公眾人物你的目地就是讓大家關注你,你不能說你只關注說我好話,不能說我壞話,這是不行的,所以作為公眾人物是完全另外一種對待,因為公眾人物就是要引起大家注意的。

主持人:其實不管怎麼說,畢福劍並沒有攻擊當今的領導人,也沒有攻擊現在還在世的前任領導人,也不算攻擊,他只是說調侃一個去世的前任領導人。你看,前共產黨國家烏克蘭它都可以說做到把共產黨判定為罪犯,它就可以做到「去共化」。那麼為甚麼中國現在不可以說「去毛化」?

橫河:因為在中國「去毛化」就是「去共化」,因為毛的第一個所謂政治遺產就是領導共產黨奪取了政權。共產黨到今天沒有建立它的合法性基礎,到現在為止,它的合法性基礎還要從毛澤東的革命當中去找,因此共產黨不可能讓你去認真反思歷史,不可能讓你去理清歷史上的是非曲折。

但是對一個民族來說的話,這卻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這個民族不敢去,或者不能去正視歷史的話,他是沒有辦法前進的,這是一個歷史包袱,這個歷史包袱分裂這個民族、這個國家。

現在怎麼辦?第一步就是每個人都可以去尋找歷史真相,不管是家庭的、家族的、朋友的、民族的,尋找真相的過程就是「去共化」的過程,也是解體中共的過程。但是全社會真正徹底的「去共化」、「去毛化」又必須在中共解體以後才能夠真正的實現,不能指望共產黨能夠在它統治的時候去「去毛化」,這個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好,今天的節目時間已經到了,在這次節目時間結束之前,我想唸一段我在網絡上看到的一位網友的文章,他說:「老畢終於道歉了,有些人滿意了,但我卻從中感覺到一絲悲哀,我們和老畢一樣仍然生活在某種恐懼之中,誰該為此而道個歉呢?」

畢福劍這個事件絕對不是畢福劍一個人的遭遇,他其實是關係到我們每一個人的,那麼到底誰應該為這個事件而負責呢?好,這次節目時間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新聞
多倫多聲援二億中國人 「三退」
順口溜:勸畢福劍及其粉絲三退
苦膽:「畢」其功於一役
畢福劍諷毛被查 朱軍將暫代其主持節目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場冷遇
【時事軍事】台海周圍F-35數量驚人 中共豈敢妄動
【橫河觀點】孫力軍為誰推磨 中紀委不談的話題
吳呂南:李貞駒如何走上中共間諜之路
【舞蹈三劍客】神韻七團全球巡迴演出 精采幕後
寒山碧:北京冬奧 西方國家與中共互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