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深明大義的奇女子

作者:鄭重

人氣: 61
【字號】    
   標籤: tags:

春秋時代,晉國公子重耳流亡在外。重耳在齊國待的時間長了,齊桓公便將宗女(史家稱齊女)嫁給他。他漸漸地留戀起這種生活,幾乎忘記了先前確立的「除奸復國」的宏願大志了。

追隨重耳的那些忠僕和義傑,對於公子(重耳)醉生夢死的生活相當不滿,而且有點擔心。有一天,他們在後宮的桑樹林下聚在一起討論:

「現在齊國動盪不安,無法幫助公子回國,最好的辦法,還是逃往他國。」「是呀!我們正想把這個想法向公子表明,無奈公子朝夕歡宴,不問外事,十天都見不著他一面。」「這可怎麼辦才好?」

眾豪傑,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最後,狐偃想出了一個辦法,他說:「我們先把各種遠出行裝準備好,只等公子一出來,我們就說邀他出去打獵。等到出了齊國的都城,我們就強行將他帶走,不就可以了嗎?」「此計甚妙!」

大家討論完了以後,認為這個辦法非常可行,便又商議了一些細節問題,過了很久才解散。

眾豪傑散去後,自以為很機密。想不到他們離去不久,桑樹卻微微地搖動起來,從樹上跳下一個婢女來。她是奉命在桑樹林中採桑,看到眾豪傑來了,覺得可疑,便躲在桑樹葉叢中,把他們計議的辦法,都一字不漏地聽進去了。回宮後,就急忙稟告給公主(即齊女)知道。

公主卻把她給殺了,這件事在《左傳》和《史記》中都有記載。她之所以殺死婢女,是殺人滅口,以防她把秘密洩露出去,對公子重耳(齊女的丈夫)及其隨從們不利。

當天夜晚,公主對重耳說:「聽說您將要投奔到他國,這個計劃不密,被我的婢女聽到了。不過,我已殺死了她。你可以放心地離開了。」

「人生苦短,知足常樂。還有甚麼生活比現在更愜意的?我將在這裡終此一生,永不考慮除奸復國的打算。」重耳如此回答。

「大丈夫應該以國家為重!」公主不停地勸說重耳逃走,但是,重耳卻迷戀著公主,不肯離去。

第二天,狐偃求見重耳,說是要邀他一同去打獵。公主就笑著對他說:「你們這番出獵,不是去宋國,便是去楚國吧?」

狐偃大驚,正要辯解,公主就把左右的人全部屏退,悄悄地對他說:「你們想把公子騙出齊國,以便完成除奸復國之大業。我都知道了,再也不必隱瞞。其實,昨夜我也曾經苦勸過公子,無奈他不肯聽從。現在只有一個法子,我今晚將勸他喝酒,把他灌醉,你們就可以乘機將他劫出去了。」

狐偃聽完後,恭敬地向夫人叩頭說:「夫人能夠如此深明大義,割捨房閨之愛,一定能幫助公子成就大業。夫人的賢德,真是千古罕有!」

於是辭退,急忙將此事告知趙衰等人,將車馬衣裘收拾好。一切都準備妥當,然後駕著小車兩乘,埋伏在宮門外,只等著公主下命令。

當天晚上,公主果然在宮中設宴擺酒。重耳滿腹狐疑,就向公主問道:「這個酒,究竟是為誰而設?」

公主嬌笑著,柔聲地對他說:「知道你有『四方之志」,所以設宴為你餞行。」

重耳說:「這是甚麼話?我並無離開此地的意思。」

公主認真地說:「苟且偷安,不是大丈夫之所為。公子的從人都是忠心耿耿,具有遠見卓識的英雄豪傑。他們的謀略,公子應該言聽計從才對!」

重耳聽了,很生氣,臉緊繃著,將酒杯擱在桌上,許久都不說一句話。

公主見他變了臉,不敢再勸下去,輕輕地問他說:「你真的不想走嗎?」

「不走就是不走,難道騙你不成!」重耳不高興地說。

「好極!」公主裝出一副欣喜的模樣,向重耳撒嬌地說:「其實剛才我只是試探你一下,看你到底是愛國家,還是愛我。你走,表示有志氣;不走,是戀著夫妻之情。這個酒,本來是要替你餞行的,現在卻是為了留下你而準備的。那麼,就讓我敬你一杯吧!」

重耳聽後,喜出望外,便一杯又一杯地痛飲著,公主頻頻在旁勸酒。一會兒,又招來女樂、歌舞助興,把重耳灌得酩酊大醉。呼喚半天,都叫不醒。公主知道時機成熟,就親自在他身上加上毛毯,吩咐狐偃等人,將重耳抱上車去。公主(齊女)看著車子遠去,她的淚珠奪眶而出…

狐偃等人趁著天黑,急急忙忙地趕路,大約走了五六十里路,只聽到雞叫聲四起,東方泛白,已是黎明時分了。重耳才在車上翻身,覺得睡榻動搖不安,自以為還是在宮中,就叫宮人說:「來人呀!快扶我下床。」

狐偃覺得好笑,回答說:「這是車,不是床!」

重耳睜眼一看,見是狐偃,知道自己「中計」。但他已是無可奈何了。

後來,經過幾年時間的奮鬥,重耳勵精圖治,為晉國除奸復國,果然做了晉國的君主,把齊女(齊國的公主)迎來。由於齊女深明大義,能夠幫助丈夫「除奸復國」,受到了人們的廣泛尊敬!(事據《左傳》等書)@*

責任編輯:梁馨

評論
2015-06-06 10: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