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晚期前列腺癌 有藥可治

莫忽視身體信號 及時就醫很重要

林燕

人氣: 161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8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紐約報導)前列腺癌是美國男性排名第二的最常見癌症之一,也是醫生診所、家庭以及媒體經常提及的話題。但大多數都集中在前列腺癌晚期疾病的治療話題。

2015年,美國約22萬個前列腺癌新增病例,約佔癌症新增病例的14%,並有超過2.7萬名美國人因前列腺癌喪生,成為男性健康的第二大殺手。

但或許你不清楚,在初次診斷時,平均每 20個男性患者就有1個是晚期前列腺癌,且有約90%的患者癌細胞已擴散到骨骼(骨轉移),直接危害生命和影響生活質量。這不禁讓人產生疑問:為什麼會有這麼高比例的晚期前列腺癌?晚期前列腺癌是否無藥可治?

調查顯示 七成患者推遲就醫

最新的調查發現,很多患者意識不到甚麼時候該說出來、找醫生,從而延誤了治療先機。今年2~4月,由Harris Poll公司通過網絡和電話進行的獨立調查,共調查410名美國晚期前列腺癌患者,其中有近七成的患者都承認自己因忽略身體疼痛等症狀、而推遲就醫。

身體的症狀表現通常是人們的健康信號燈,當身體不適,人們才會意識到——我需要去看診(醫)。晚期前列腺癌患者最明顯的症狀表現是:身體疲勞(85%)、疼痛(局部疼痛比例71%、全身疼痛比例55%)、麻木或虛弱(55%)、痛得難以入睡(42%)、難以維繫正常活動(如坐臥行走,40%)。

但是患者往往不會把自己的症狀與晚期前列腺癌聯繫起來,有時候即使他們能聯繫起來,也難以及時採取行動、找醫生檢查。據調查,平均每5個晚期前列腺癌患者(骨轉移)中,就有1個(21%)經歷1年及1年時間以上的疼痛。並且有近三分之一(30%)的男性在確診癌細骨轉移之前,已經歷7個月或更長時間的疼痛。

靶向治療 鎖定癌細胞以除之

這些年來,前列腺癌的治療手段和治療方法都在迅速發展,手術、輻射療法、化療、荷爾蒙治療、靶向治療等這些新技術都在幫助前列腺癌患者走向健康或者最大限度的延長生命。

使用放射線的靶向治療癌症是治療晚期前列腺癌(骨轉移)的新方向,可以應對癌細胞骨轉移的數量較大、傳統放射治療處理不了的情況。

「鐳」在元素週期表上,跟骨骼合成重要成分「鈣」是同位素,它是最早被拿來做放射治療的元素。放射療法中,最早使用的鐳是Ra-226,半衰期超過1600年;而最新癌症治療的鐳Ra-223,半衰期只有11.4天。

鐳223發射的α粒子(一種高線性能量轉移LET射線)會選擇性地聚集在骨骼內,鎖定癌細胞;並在鄰近腫瘤(癌)細胞中引發高頻率的雙鏈DNA斷裂,產生強效的細胞毒效應,殺死癌細胞。其作用原理研發的放射性治療藥物目前已被美國、歐盟等國批准上市,用於晚期前列腺癌(骨轉移)臨床治療的藥物。已有醫學研究證明鐳223用於晚期前列腺癌治療的良好安全性。

作用原理 宛似保齡球砸玻璃

鐳223的作用原理是:其活性部分(active moiety)能模擬鈣離子,通過與骨骼中的羥基磷灰石(HAP)形成複合物,選擇性地靶向骨骼,尤其是骨轉移區域。

形象地打比方,就像用球砸玻璃。傳統放療藥物的粒子顆粒小(重約1克),釋放的能量低,用它來砸玻璃,可能在撞擊玻璃成千上萬次後,打破玻璃(殺死腫瘤細胞)。但鐳233發射的α粒子(約80千電子伏/微米),則像16磅(7,300克)重的保齡球。你可以想像當它砸下會發生甚麼事:玻璃都碎了,散的到處都是。

不僅對腫瘤微環境(包括成骨細胞和破骨細胞)有額外效應,同時也有助於體內(in vivo)的療效。此外,α粒子量程小於100微米(不到10個細胞直徑),也能夠最大限度地減少對周圍正常組織的傷害。

隨訪結果良好 安全性獲證明

2013年,瑞典卡羅林斯卡大學腫瘤科的Nilsson教授參與的ALSYMPCA研究(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骨轉移患者隨機對照Ⅲ期臨床試驗),證明了鐳223的良好安全性。

在進行安慰劑和鐳233治療組的分組實驗中,發現鐳233治療組患者的總生存期提高了3.6個月,至隨訪2年內,血液學不良反應的發生率仍較安慰劑組低。並且使用鐳233治療前列腺癌可使骨髓抑制發病率持續降低,且與二次轉移無相關性,從而可提升患者生活品質,減少止痛藥的使用。

「我們在I期和II期臨床試驗中發現,鐳223的安全性良好」。該論文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上,共調查921例患者。這一研究再一次給前列腺癌的晚期患者帶去治療的新希望。

前列腺健康專頁: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6173.htm

責任編輯:麗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