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仲維光談熱門話題:中共何時崩潰

人氣: 89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3月03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易如、陳漢採訪報導)美國加州克萊爾蒙特‧麥克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擔任政治學教授的裴敏欣3月1日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談到:很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到2030年時,中國的政府將和現在大不同,現行政黨體制中盛行的腐敗,會迫使它做出改變。腐敗將迫使中國結束一黨專政。

中國共產黨是2030年結束一黨專政?甚麼時間垮臺?長期研究共產黨國家,現旅居德國的著名政治學家、研究極權社會的權威學者仲維光先生藉此對記者談了他的看法。

記者

:就時下中國經濟、內憂外患、反貪及近日熱議的福建廈門集美大橋江澤民題字石頭斷裂,您認為中國體制轉型會在2030年嗎?要那麼長時間嗎?

仲維光

:中共在哪一天崩潰?說句實話,就目前也已經夠遲了。科學研究最好的方法,就是對比以前的案例。對於中共,最好的案例是1989年東歐集團崩潰。當時的主因正是民眾沒有人再相信,大規模的離心離德,導致整個東歐共產黨體制走到了死路。

而到今天,大家可以對比一下,中國現在的條件,所有中國社會的真相,都比1989年東歐的社會更加嚴重,民眾對共產黨的認識,從來也沒有現在這麼清楚過,對共產黨的拋棄,對共產黨的絕望和痛恨,從來也沒有現在這種程度。所以現在在中國積累了一切比1989年東歐共產黨崩潰更充份的條件。

但何時崩潰,又需要一些個偶發的觸機,或者用有信仰的人話說,需要天賜良機。它甚麼時候崩潰,只是大家在尋找,或者說在等待這個點。換成中國的一句俗語,「萬事具備,只欠東風」。

中共一定會倒台。中國古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西方社會不再像過去那樣,為了自己的利益,可能中共明天就垮。但如果西方社會繼續對共產黨採取隨意的態度,那麼他可能還持續些日子。另外,如果我們的民眾採取更激烈更有力的措施,那麼共產黨明天就會倒。如果外界的條件不具備,那麼就可能延續它一些時間,但是有一點,它一定會倒。

記者

裴敏欣認為,中共意識形態的衰退和統治精英的腐敗及內部分裂,通過鎮壓來維持一黨統治的經濟和道德成本,也達到了難以持續的水平,一黨統治在中國不可持續。

仲維光

:這麼大的一個國家,這麼大的一個集團,它不可能一下子就倒,它是要從內部亂起來,凡事一定要從內部殺起來,這樣最快。

大家可以看到,今天共產黨已經再次從內部殺起來了,而且這個殺起來使得他們自己已經停不下手來,因為誰要停下,誰就會被對方殺死。對於共產黨集團內部的分崩離析,為共產黨的倒台製造了又一個很堅實的內部基礎,而且這一點國內的民眾都已經深刻地體會到了。

記者

:另外,裴敏欣講到專制下,經濟上的成功不會長期持續。對這些觀點您怎麼看?

仲維光

:過去中國所謂的經濟上的成功,不過是因為世界的資本流向了中國,而不是因為中國的經濟秩序如何好,而這個資本流向中國,靠的就是剝削廉價工人和掠奪環境,中國經濟的這種繁榮不會持續很久,西方國家也在討論,中國的投資要不要做,還會延續多久?而這一天崩潰的到來,也已經夠遲的了,中國的山河也很難再恢復到以前那種正常狀態了。

大家看到,中國的山河已經很難在幾十年、百年內恢復到以前那種正常狀態了,所以現在中國經濟走到瓶頸,對中國人來說,已經是災難了。

記者

:裴敏欣的觀點激起了很多人的興趣,但也引發了大量質疑。您對質疑中共不會那麼容易垮掉的看法怎麼看,為甚麼會有這樣的質疑?

仲維光

:中共常常製造假象,擴大他的恐怖,這種質疑,當你慢慢跟他分析道理的時候,任何一個人都會承認共產黨只有死路。與其分析這種質疑,不如更具體地推進退黨,推進解體中共的這些做法,這些做法對民眾來說,甚至對中共幹部來說,也是一個安全的做法,退黨保平安。

大家可以看,89年東歐那些國家的做法,那些國家裡頭,凡在89年前退出共產黨的,或者離開共產黨的那些人,在89年以後,他們無論在現實還是心理上,都獲得了一個安全的、更好的生存機制。

記者

:另外,您認為討論中共解體的積極意義是甚麼?

仲維光

:討論中共解體的積極意義,就是要更積極努力地具體去做實際工作,可以促進更多的人選擇正確的道路,如果預言中共倒台,坐在那裡等,或者是在那裡爭論他是倒還是不倒,那麼說實話,只會延續中共的生命。研究問題是學者的事情,真正生活中的問題是大家的事情,真正的生活和未來是每個人具體的事情,所以每個人一定要對未來採取具體的行動。

—————————–

仲維光,1961年到69年在北京清華附中上初中高中,其間爆發了文化大革命,從此改變了他整個生活。從第一個紅衛兵在清華附中萌芽開始,他就和鄭義等人成為紅衛兵的主要反對者。1969年,他放棄了分配在北京工作,為了能夠自由成長而到吉林洮安縣插隊。

在插隊期間他開始自學哲學,由於探究馬克思主義的方法和認識論基礎,70年轉向近代洛克、休謨以來的經驗主義思想,並且同時開始自學數學物理和外語。72年,他返回北京後先後在北京86中和29中擔任物理教師。因為身患重病,在78年不得不放棄自學,考入大學繼續學習物理,83年考取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所近代物理學思想史許良英教授的研究生,畢業後留所工作。

88年他到德國,後在波鴻魯爾大學馬漢茂教授處研究當代中國知識份子和思想問題。90年代中期後作為自由思想工作者,繼續研究當代極權主義思想問題、波普和他的批判理性主義,以及其它當代科學思想和文化問題。#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6-03-03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