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北京「深層地下水」沒有問題?

人氣 790

【大紀元2016年04月16日訊】近日,水利部發布了2016年1月的《地下水動態月報》,該報披露出2015年對全國各地2103口地下水水井的監測數據。儘管「監測結果顯示IV類水占32.9%,V類水占47.3%」,「意味著,我國超過八成的地下水污染嚴重,無法飲用」,然而北京市環保局水和生態管理處處長韓永岐卻對外宣稱,經北京的環保、水務、國土部門監測,「北京淺層地下水,超過國家三類水標準的比例在40%至50%之間」,「北京的深層地下水沒有問題,符合飲用水源的要求」。

從這位處長對北京地下水監測結果的描述中,我們知道了「淺層地下水」和「深層地下水」這兩個專業術語及其差別。而這兩個概念之所以令人感到陌生、新奇,是因為長久以來官方在公開談及地下水的使用範圍以及以往受污染狀況的數據中,似乎從未提到地下水的淺層與深層之分。比如,在「全國657個城市中,有400多個以地下水為飲用水源」;「全國農村生活飲用水的水源75%為地下水」的數據中,我們無法了解,中國人普遍飲用的水到底是來源於淺層,還是深層?

又比如,在「我國90%的城市地下水,不同程度地遭受著有機和無機有毒有害污染物的污染」;「118個城市,約有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嚴重污染,33%的地下水受到輕度污染,基本清潔的城市地下水只有3%」的數據中,我們也看不出來,這些大面積被污染的水源,到底哪些是淺層地下水,哪些又是深層地下水?

除了北京及時提出這兩個界定模糊的概念之外,水利部水資源司也對此做出了回應,「全國4748個城鎮飲用水水質達標率為86%,這份數據作為對『淺層地下水』的監測結果,並不會對地下水飲用水水源主要取自『深層地下水』的城鎮地區帶來巨大影響」。這話聽起來就更讓人疑竇叢生了。如果說「86%」的結果尚屬樂觀,那也只不過是針對「淺層」,而非「深層地下水」;如果說「86%」仍屬低端數據,意即相比「淺層地下水」,飲用「深層地下水」的城鎮安全係數更高,那麼,到底哪些城市可算是這類幸運城市呢?北京,又能否算其中一個?

思來想去,人們根本無法從官方的「澄清」、「安撫」中放下心來。從國土資源部公報所描述的「5年以來,地下水污染的情況卻越來越嚴重」的態勢中,我們更將慘痛的發現,多年前出爐的《中國地下水污染狀況圖》早已表明,「華北地區地下水污染普遍呈加重趨勢,其中北京、太原、呼和浩特等城市污染較重」。可見,北京也未必能被納入「幸運」的範疇。

而事實上,類似悲觀的佐證、數據與說法還有很多。早在2013年3月,山東省濰坊市就曝光了一起當地一家企業「將污水用高壓泵排入1000多米深的地下,嚴重污染了地下水源」的事件。這裡的「1000多米」也就意味著,被排放的污水可直達「深度在地表之下1公里左右」的深層地下水。因此,我們無從判斷,北京深達1000米的地下水就不會以這種方式遭到荼毒。說到「1000米」這個數字,北京人或許更會條件反射一般的想到「地下水開採超過1000米警戒線」的專家敘述。對於生活在全國最「渴」的城市中的民眾而言,深達1000米的地下水被污染,早已戳不到那根最敏感的神經了。北京人最痛徹心骨的傷疤全在對超過1000米地下水進行開採的危機上。

就在2012年時,北京稅務局的一個負責人面對採訪時坦言,「北京10多年來超采的地下水超過56億立方米,相當於抽幹了2800個頤和園昆明湖」;「北京地下水水位已由1999年的平均12米左右,下降到2010年的平均24米左右,已形成了2650平方公里的沉降區」;「2000年以來,超過1/3的北京市自來水供水管線破損開裂是由地基下沉引起的」;「燃氣管破損、路面塌陷等市政設施的破壞事件,也有地面沉降的潛在影響」。這些慘烈的事實足以讓活在北京的人們深深感到,官方如今故意提出「淺層地下水」和「深層地下水」情況不同,實在是有點跑題。因為即便北京不像其它重工業城市那般遭到廢水、廢氣的污染,但無水可挖的困境卻也足以成為這裡所有居民的滅頂之災。

面對眼前的災難,無論是逃避、推諉,還是避重就輕的否認事實,於公信力已降至歷史最低位的中共各大部門而言,顯然都不是一個明智之選。在眾目睽睽、每個人都深受其害的污染面前,掩蓋數據、隱瞞肇因也只會招致更多的質疑。顯然,公開真相、正本清源才是正解。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北京污染全球之最:騎單車像鑽進煙囪
澳洲奧委會憂心北京污染影響選手表現
北京污染嚴重 奧運選手憂影響體能
民調:民眾多對北京環境狀 況不滿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囂張的轟-6 實戰中將淪為笑柄
一週軍情速遞:台產教練機試飛 美伊衝突不斷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財商天下】外星經濟產物?比特幣身世之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