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緒(二十一)閱讀

作者:梅花一點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有次,很吃驚的看到一位流浪者默默的在閱讀一本小說。書還算乾淨,人兒卻不見得那麼乾淨,路邊喧嘩的車流人流照樣刷刷的嘈雜而過。流浪者在閱讀自己內心祕密的安靜。

實際上說來,對於每個人的閱讀,都是一個個內心的祕密。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為何千面之人對於瀏覽的相同書籍卻讀出的都不同感受?有時感覺,讀到的每個字都如同靈性的精靈。就怕是虎狼毒蛇從裡而躍出,流浪者會被追逐入惡魔設計的虛假惡毒的暗夜。流浪者在流浪著內心的祕密。

可是,幾乎所有的閱讀都在到處流浪著,看不見的起伏波濤,照樣平靜在無聲的外表。沒有任何言語,對語只在內心,名字的呼喚更是無影無形,想像的頭腦穿過所有的時間和神祕的世界。閱讀在鍛造自我,慢悠悠的把流浪的心緒轉成人世的滄桑和變幻。流浪者在用一無所有的一切閱讀著這個世界的時間。

閱讀也是一種緣分,不是所有的書籍都被讀到都被讀懂。當我們挑選其中的一本來讀的時候,另外一本只能在旁邊等候。是怎麼樣的緣分吸引著眼球的轉動?學識?身分?情緒?感覺?年歲?追求?不願意閱讀的流浪者或許讀到更多更複雜?如果說是藥,一首好詩也會治療好那隱密的心傷。

唯獨行者遵行並讀到的是那天國照耀下的光,因為神有云:「光」,於是就有了光芒。表面絲毫沒有任何異樣的閱讀,卻得來行者自在的奔跑,並伴隨著天使的飛翔。@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話不多,也許一切盡在不言之中,沉默也是微風拂面,窸窸窣窣的歡唱內心的自由,流浪者邊走邊無聊,時而自言自語,時而螞蟻對語。
  • 無所事事的人們依然在睏倦中打著哈欠。流浪者尋找好自己不乾不淨的窩,以天為帳,以地為床,照樣睡著了疲倦。
  • 如果親愛的你,在思念,那麼思念成為了你的衣裳,在你思緒裡到處遊蕩,游動著你的幻覺和即將結下的新因緣,即使那條絲線連接的不是很緊湊,脈脈的無形之中,構造了你歷史的未來和可能。
  • 食物是上帝的恩賜,可是飢餓屬不屬於上帝的恩賜呢?說來我們的肉體不就是上帝的恩賜麼?肉體裡的物質循環,帶來了飢餓,也帶來了煩惱。所以,流浪者和行者一樣,繼續前行乞討。
  • 輕輕的邁一步,不是跑步,也能前行。雖然在某瞬間裡的某人的一小步,是全人類的一大步。然而,流浪的前行沒有任何語言,更無法在我們知道史書裡記載。
  • 匆匆而過的面龐們的打過照面,沒有任何言語,卻步伐不停,前視而無左右顧盼,那會是心思在追尋或者走向的喧鬧麼?可惜,沒有一字言語就恍然而去。這不是安靜的沉默無語,而是心思的延續流淌。
  • 安靜的代價,是能夠細細聆聽到草叢裡的蟋蟀的叫聲,還有草兒撫摸搖擺著微風的經過。微微的聲音代替了自以為的安靜與迴避般沉默的結局,耳朵們繼續歡樂自己擁有的福氣。
  • 有些所謂的現象,那不需要推理,花開花落,吃飯睡覺,行走坐臥,人們在面對的反應都很正常,如何需要推理呢?就如同風雲莫測的天氣,難道預報了陰晴那定是陰晴麼?如
  • 似乎很偶然,一連串的雨滴打落幾片樹葉,夾著細細的寒意,確立了我們頭腦裡偶然的異象。偶然是真正不知道的無法解釋的原因麼?偶然發生在哪兒?為何雨點選擇那片被打落的葉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