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檻多多 大陸中等收入群人數難增

人氣 1120

【大紀元2016年06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默迪綜合報導)近一個月來,有關大陸「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的話題引發關注,包括體制內學者在內的分析人士普遍認為,在大陸要想由低收入變成中等收入人群,要面對很多門檻。

「擴大中等收入群體」 這個議題由習近平在今年5月16日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三次會議上提出,目的是使大量低收入水平居民成為中等收入人群。

5月4日,大陸官媒重提代表社會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基尼係數在1988年時是0.382,1994年是0.434,1997年是0.4577,2000年以後不低於0.5。

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等組織規定,基尼係數0.4是警戒線,高於0.4說明貧富差距等級高,超過0.6則為等級極高。

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調查中心曾在《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4》提到, 2002年中國家庭財產的基尼係數為0.55,2012年為0.73,中國的基尼係數世界最高。

中共治下提高收入的門檻多

6月6日每日經濟新聞文章表示,低收入人士轉變中等收入,要面對戶籍、房產、子女教育、社會保障等諸多門檻,就像數座大山橫在面前。

文章引述普通民眾反饋,要成為中等收入人群並不容易,各城市差異很大。比如有北京的白領認為,在北京家庭年收入至少要40萬元人民幣以上,或者個人年收入至少30萬元,才能算是中等收入群體。

外地來京、已為人父的打工者說,自己承受著住房和戶口雙重壓力,如無法解決,孩子只能回老家上學。

2015年12月中國社會科學院對中等收入群體進行調查發現,北京的中等收入群體年收入為25.6萬元,上海是21.98萬元,廣州最低,為17萬元。

陸媒引述體制內研究員王小魯的話表示,過去比較長的時期,一些因素阻礙了中等收入人口的增加。比如地方政府過度干預加上貪腐、戶籍制度、房地產市場、股票市場、稅務制度等多方面。

王小魯認為,「擴大中等收入群體主要不是靠政府『給錢』,而是靠市場發展」。

經濟界普遍認為,過去30來年中共地方政府大規模盲目貸款投資、不考慮市場規律,結果導致鋼鐵、煤炭等多個行業產能過剩嚴重,企業虧損致使工人收入得不到保障。

另外,過去地方政府壟斷土地市場,徵地賣地,推高地價房價,使很多普通民眾購房難。

公開資料顯示,從1990年代前後(江澤民執政時期)中共開始大規模圈地,最初從深圳擴展到全國,地方政府依靠賣地獲得巨額利潤,同時中飽私囊。

股市的大漲大跌也對於普通股民產生不小的衝擊。

王小魯認為,大陸小股民屢遭損失,源於大陸資本市場缺乏監管、透明度不高。

經濟學家吳敬璉曾表示,大陸股市成立於1990年代初期,當時就是一個為中共國有企業集資的工具,其中充滿了欺詐。

關於中共的戶籍制度,曾有多家外媒表示,戶籍制度嚴重控制了中國人口的流動,限制了公民生存和行動的自由。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張清溪曾表示,中共的戶籍制度把農民的身份固定在農村,加上土地制度(大陸城市和農村居民都無權擁有土地產權,房子土地隨時會被強拆強徵),造成大陸貧富差距越來越大。

再有,大陸民眾的收入當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支付了稅費。

公開資料顯示,美國政府對個人的稅收中以個人所得稅為主,但是中共治下個人要繳納的間接稅(關稅、消費稅、增值稅等)超出個人所得稅十倍左右。

此外,中共向老百姓徵收的各種政府性基金(用於專項用途的收費)多達500項左右,比如從1996年開始將養路費、車輛購置附加費、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農村教育費附加費等13項收費列入納入財政預算管理。另外400多項沒有納入的,屬於地方政府徵收的費用。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將來農村誰種地?中國農村現狀怵目驚心
中國銀行業面臨三大壓力 不良資產加速暴露
中共被迫上調工人工資的背後
南京人激烈搶房 1個半小時搶光252套房
最熱視頻
【微視頻】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傳統美國不再?
【新聞大家談】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預大選?
【珍言真語】廚房佬:青關會人就是政棍和間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