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心:洪災與三峽工程

人氣: 10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7日訊】截至目前,國內的洪澇災害仍在持續加劇,多省市區縣已經發生洪災,每次洪災出現,老百姓都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三峽大壩,而中共卻從未承認三峽大壩是一個錯誤。

中共在長江製造的巨型、大型、中小型水電建設數以百計而不止,長江已經不能稱之為真正意義上的河流,而是一個水庫群。三峽大壩是其中最大一個,號稱世界最大水利工程。

1997年11月8日,長江三峽一期工程結束,開始進行大江截流。1998年發生洪災。

2003年6月,三峽水庫開始蓄水。當時三峽大壩表面出現80來條裂縫,中共對消息進行封鎖。

2008年三峽水庫首次試驗性蓄水175米,結果導致重慶市被淹,還出現大量滑坡等地質災害。

2009年三峽工程完工後,長江全流域於2010年7月中旬出現1998年以來最大洪水,而三峽水庫僅三天左右就不得不開閘洩洪,導致長江中游及武漢出現洪災。

三峽水庫建成後還曾多次出現逆調節現象。在旱季缺水時關攔強蓄,下游乾得見底,洪水季節又為降低水位而加大洩洪流量,下游洪災氾濫。有大陸水利專家明確表示,三峽大壩為了發電等經濟利益,逆向調節長江中下游的水流量。

真實的歷史說明,三峽工程不僅存在質量問題,並多次引發了洪災。

中共當局宣稱三峽工程「具有防洪抗旱、發電、航運、環保等巨大的綜合利用效益」。那麼,良心學者、專家是如何說的。

北京市水電工程師田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三峽工程真正落到實處的作用只有發電一項,發電卻沒給老百姓帶來任何好處,電費不僅沒降低反而升高了。所說的蓄水、減少洪澇災害等都是相反的,不但沒有減少洪澇災害,相反卻擴大了洪澇災害。

旅德水利專家王維洛也曾撰寫文章稱,三峽大壩的幾個功能非常矛盾,如果顧及發電就顧不了防旱,顧及大壩安全就顧不了下游防洪。三峽工程並無中共國務院所宣稱的防洪、發電、航運等綜合效益,真正實現的只有發電。

那麼,三峽大壩是如何由來的?

江澤民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踏著被殺害學生和市民的鮮血坐上中共總書記的座位。急於和總理李鵬結盟鞏固地位,匆忙將三峽工程推動上馬。

中共國務院於1991年7月6日至14日召開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會,期間江澤民再次表態支持三峽工程,並親自組織三峽工程決策前的宣傳。同意建設三峽工程的張光斗、潘家錚、李伯寧等人經常在媒體露面,而反對工程上馬的李銳、黃萬里、陸欽侃等專家的文章卻不讓發表,反對聲音全部被扼殺。李鵬在回憶錄中稱,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旅德水利專家王維洛回憶說:1991年的時候正好是六四以後不久,國內的三峽工程的反對派戴晴被抓到監獄裡去了,說戴晴是六四的黑手,三峽的反對派都成為政治上有問題的人,所以沒辦法再發表文章,也沒有報刊雜誌給他們發表文章。

由此可見,三峽工程不是一個簡單的水利工程,而是一個政治工程,深深刻著中共「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邪惡基因。不僅如此,三峽工程也淪為私人定製的牟利機器,是哪些人的牟利機器,不言而喻的指向江派貪腐集團。

旅德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的文章披露,1992年三峽工程的總造價為571億元人民幣。到了2008年底,三峽工程的總造價已經突破2,000億元人民幣,而且升船機工程還沒有建造完畢。三峽工程資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電費中支付的三峽基金,這是中共國務院特別為三峽工程開徵的特種稅,不用還本也不用支付利息。

有媒體估算,從1992年至今,全國人民交給三峽工程的錢超過5,000億元。三峽工程的總造價從571億元增加到5,000億元,這些錢都流入了誰家的口袋?建造三峽工程,中共及江澤民已經給中國人帶來了各種惡果,並對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這是中共與江澤民對中華民族犯下的又一個罪行。

責任編輯:蕭明

評論
2016-07-07 6: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