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經歷的神話(2)

作者:湖南法輪功學員

以真善忍法理爲基礎的法輪功修煉對祛病健身和提高人們道德水準有奇效(大紀元)

  人氣: 70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8日訊】(接前文)踏進家門的那一刻,我一下子完全崩潰了!孩子的父親,我的丈夫,在孩子得病一星期之後,就因為承受不住那種突如其來的強大打擊,導致曾經治癒多年的癲癇病復發,而且病情相當嚴重,一天可以復發數次。孩子生病期間,我丈夫臉上、頭上、四肢上,幾乎沒有干過血漬和傷痕,經常被摔得鮮血淋漓,鼻青眼腫,腿歪腳跛的。我帶孩子住院期間,孩子父親只好託付孩子的大姑、大姑夫,幫忙照顧。

從醫院回到家裡的第二天,一早我就感覺到我精神上一直緊繃的那根弦被崩斷了。我表現出一種無法抑制的煩躁不安,我感覺到了這種不安已經是生理和精神方面的病態表現了,決不僅僅是心情和心態方面的那種不安!那一刻,我好恐懼!好恐怖!

我已經無法承受身體和精神上那種超強負荷了。從孩子開始得病,從丈夫癲癇病復發那天起,我始終獨自一人在醫院煎熬著,每時每刻面對著我那每天都高燒爆表,骨骼變形過程中撕心裂肺,疼痛無比的孩子,我沒有躺下身軀睡過任何一次覺,每天都是到了實在無法支撐的時候,就靠著床檔打一會盹,每次打盹從來都沒有超出過20分鐘,每次都是眯幾分鐘,最多十幾分鐘就會突然驚醒。那一刻,我切身體驗到了現代漢語詞彙中「絕境」的深刻含義!

我陷入了絕境!

我卻一刻都不能逃避,一分一秒都不能懈怠,我的孩子還活著!我的丈夫需要我支撐和照顧,我的責任無人可替代!那一刻,我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死亡,對於我,是多麼令人嚮往的美好解脫,可是我卻不能去死!我絕對不能丟下孩子和丈夫獨自解脫。可是我已心力交瘁,身心疲憊,已經無法承擔起面前這副責任了!我連給孩子日常的照顧都做不下來了。我該怎麼辦?!蒼天啊——我長嘆一聲,淚水奪眶而出。冥冥之中,一個聲音告訴我,你必須堅持!於是我用最大的意志,把自己立即調整過來!我趕快衝了個澡,依然用笑臉去面對完全癱瘓的孩子及我的丈夫。不過我心中隱隱有了一個念頭:如果孩子不能留下,我一定要隨他而去!孩子前一分鐘走,後一分鐘我一定走,我絕不比孩子在世上多停留兩分鐘。我感覺到這一念很堅定,突然感覺自己好輕鬆。

三、大法弟子

也許是命不該絕吧!就在我決定放下一切想念,陪著孩子快快樂樂的過好孩子最後的那些日子的那天,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我家來了一位素不相識、面容慈祥的阿姨。她告訴我,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只要真信,就有起死回生的效果。

阿姨說,不過現在法輪功正遭受殘酷迫害,一旦被暴露了,就可能要被開除工作,被勞教,被判刑,被送精神病醫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送洗腦班酷刑迫害。她問我敢不敢煉?我說現在孩子都這樣了,骨骼全變形了,嘴巴都張不開了,吃東西只能用吸管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吸入一點了,醫院根本不治了,這還能好嗎?她說,能!法輪功是佛法,佛法無邊!只要真信,什麼奇蹟都可以出現。好多得各式各樣癌症的,得白血病的,得各種稀奇古怪,疑難雜症的,好多被醫院判了死刑,甚至已經準備後事了的,都完全恢復健康了,現在都可以上班掙錢了。

聽到這裡,我仿佛看到了希望。我當即答應我要煉。我說我都決定去死了,我什麼都不怕!我豁出一切,一定帶孩子煉煉試試。

我告訴她,我們教育單位的領導、同事都知道我孩子得了現代醫學上的絕症,被醫院判死刑了。他們都很關心我、同情我的處境。我們學校的校長在我帶孩子住院期間,幾乎每天都給我打電話,非常關心我孩子的狀況。中心校的校長也經常打電話關心我孩子的狀況。校長還親自到醫院來看望我和孩子。

我告訴她,如果我們單位領導,中心校領導,甚至教育局領導知道煉法輪功可以挽救我孩子的命,可以挽救我瀕臨崩潰的家庭,他們一定不會阻止我,更不會迫害我。我們教育單位的領導都很善良,很有人情味,他們都只希望我好,希望我孩子能出奇蹟。

就這樣,我走上了佛法修煉之路,成為了一名大法修煉弟子!

四、法輪功祛病健身堪稱神奇

我問阿姨:孩子現在這樣子,全身只有眼皮和眼珠子能動了,怎麼煉功?阿姨說,法輪大法是佛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修煉原則,主要是修心性,做好人,動作只是輔助部份。孩子現在煉不了動作,你就這樣做:一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就能見效,因為「法輪大法」、「真、善、忍」就是佛法,誠心敬念就能遇難呈祥,孩子一定會好起來的;二是你可以讀法給他聽,並儘量按書上的要求修心,做好人,不要有求治病的心。大法師父是來救人的,度人的,不是來幫人治病的。但是當人的各種私心、各種不好的心越來越少了,心越來越純淨了,越來越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的時候,人的身體就自然會沒病了。阿姨當即就送了我一本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

阿姨走了,我和孩子立刻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地念,不停地念。當天奇蹟就出現了——近一年來孩子每天都高燒爆表的高熱症狀那天沒有出現。不出現高燒,孩子全身的疼痛就減輕了許多。從那天起,孩子的高燒症狀就被控制住了,以後再未出現過高熱症狀了。這法輪大法也真是太神奇了!我由衷的感激!

第二天,孩子的嘴巴能張開了,還吃了一支香蕉和一串提子。

大法的神奇讓我對孩子的康復充滿了信心!我爭分奪秒地讀《轉法輪》給孩子聽,給孩子擦洗、餵飲食的過程中,就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清楚的記得,在我們學法還不到一星期的一天上午,我給孩子接便的過程中,把孩子痛得尖叫(孩子全身骨骼僵硬變形,哪怕最最輕微的動一下,他都會撕筋拆骨般疼痛),我情不自禁大喊一句「師父——救救孩子」,然後就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孩子在我懷裡睡著了,我也恍惚入睡。

似睡非睡之中,我聽到一個聲音,「給孩子消業來了」,然後我清楚地看見一隻大手握起孩子的右手,突然冒出一股象打火機發出的火焰,從孩子的手指尖一直燒到肩膀。火滅了,我一驚,醒了。我這一驚又把孩子弄得好疼。他醒來又要撒尿,並很自然的自己把褲頭往下拉。我們母子倆都突然意識到,孩子的整個右手從手指到手臂到肩膀,全恢復了功能。他能夠自己拉褲子提褲子大、小便了,能夠自己喝水吃東西了。

就在孩子右手恢復功能的第二天下午,我放孩子午睡的過程中,孩子又被痛得尖叫大哭。我哄著他說,寶貝不哭,等下師父給你摸摸,你就不疼了。孩子止住哭不到兩分鐘,他真的感覺到他的右腳踝關節被一隻溫暖的大手,撫摸了一下,這時我們立刻看到那腫大變形的踝關節恢復正常了,形狀功能都恢復正常了。

就這樣,我的孩子逐漸恢復了健康。

孩子發病時是八歲,那時是二零零五年,在上小學二年級,現在孩子已二十歲了,在讀大學。自修煉法輪功那天起,我孩子就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這中間在消除業力、清理身體的過程中經歷不少波折。現在孩子身體強壯,他能跳能跑,打籃球,踢足球,游泳,什麼體育活動都能參加了。

五、法輪功能開智開慧

孩子由於生病,小學二年級還沒讀完就去湘雅住院了。隨著病情的惡化,孩子的精神也出現了問題,由自卑逐漸到完全封閉。當他身體完全癱瘓的時候,他自閉到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能見,包括他爺爺奶奶等最親近的親屬,甚至拒絕跟他爸爸交流接觸。家裡的門窗必須嚴密關閉,外門關了,連房間的門都不能留一點點縫,門打開一會,都會讓他感到異常恐懼。甚至窗戶都不能開,還要把窗簾拉上。孩子已經身心俱殘!現代漢語裡沒有任何詞語能夠形容我那時的心情,我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和情感無時無刻不在烈火中焚燒、煎熬!

(待續)

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的生命撿回來了!感謝師父救了我!賦予我新生命。」台灣的羅美華女士說:「真正修煉法輪功之後,我實質體驗了甚麼叫重生。」
  • j法輪功學員在伯明翰NEC「身心健康節」(Mind Body Spirit Birmingham Wellbeing Festival)上廣受讚譽。
  • 張子敏,河南理工大學特聘教授、國家安全生產專家,獲國務院特殊津貼。在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張子敏教授在長期受到傷害和壓迫的環境中,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離世。明慧網報導,張子敏的妻子、現年六十七歲的丁項瑛女士,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向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公佈江澤民的刑事罪責,讓民眾看清這場迫害。
  •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隆重召開,來自三十多個國家的部份歐洲法輪大法修煉者(法輪功學員)出席了這個盛會,並在法會前兩天舉辦了一系列向當地民眾講述法輪功無辜遭受中共殘酷迫害的反迫害活動。
  • 兩千年前,古羅馬暴君尼祿故意縱火焚燒羅馬城,嫁禍於基督徒,並散佈謠言稱基督徒殺人、喝嬰兒血、吃人肉等,使整個古羅馬人民陷入了對基督徒的仇恨與瘋狂迫害當中。善良的基督徒被投入競技場餵獅子、被做成火把活活燒死……被謊言欺騙了的羅馬人面對這慘絕人寰的場面卻大聲的叫好。
  • (大紀元記者方曉綜合報導)今年5月13日是第十六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大法洪傳世界23週年紀念日。目前法輪功已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並受到外國民眾和政府的歡迎和讚譽。今年的「世界法輪大法日」同往年一樣,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大量褒獎無數。讓我們回溯二十多年來,國際社會對法輪功的正面認識和褒獎(因篇幅有限,我們只能列舉眾多褒獎的小小一部份)。
  • (大紀元記者李子嫣台灣採訪報導)筆者有幸約訪一位服務於台灣基隆市警察局的警官吳世澤。我來到了基隆,走出車站,耀入眼簾的是水面粼粼閃爍的基隆港,昔日進出繁忙的商船少了許多,從這裡可以看到台灣出口產業逐漸凋零,但卻多了漂亮豪華大郵輪悠閒停靠港邊。藍天中有一只老鷹,自由自在盤旋翱翔。這裡是一個山和海靠得很近的地方,由於腹地狹小,市中心主要街道都集中在港口附近,走不了多遠就到了基隆市警察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