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陣:捅破中共存活百年的祕密

人氣: 291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1月19日訊】時常聽到一些大陸朋友說,共產黨給你發工資,黨培養了你,為什麼要反黨?這個邏輯很荒唐,只因為真相未解。到底誰養了誰?回頭看一下中共起家的歷史,沒有錢,它能活下去?它的錢何來?一直至今天,又是誰養大了中共,是誰今天仍在養它?每個人都該反省反省了。

要解釋清楚這個問題又讓人心服口服,我們有各方面的資料可以支持說明:中共起家從靠共產國際輸血到靠燒殺搶掠,又搞走私及做鴉片生意等不擇手段,抗戰時則靠國民政府養活。而其建政後,黨附體社會,超級龐大的黨政軍機構全靠老百姓養活。

一、中共早期由共產國際扶養 一開始就是賣國政黨

眾所周知的是,中共政權和已解體的前蘇聯,均是以馬列主義為宗的紅色政權。因斯大林統治下的蘇聯要「將紅色旗幟插遍全球」,中共作為共產國際的一個分部,自然是其援助的對象。

2016年4月,陸媒共識網專題文章《革命經費從何而來》介紹說,1923年6月中共三大,陳獨秀報告中稱:「黨的經費,幾乎完全是我們從共產國際得到的,黨員繳納的黨費很少。……」1931年6月22日,中共總書記向忠發被捕供詞稱:「國際幫助中國共產黨每月一萬五千元美金,(相當)中國五六萬元。實際上國際的款是俄國共黨供給的。最近經濟的支配權操在周恩來手裡……」。更翔實的考據,不僅在中共,在共產國際均有相關記錄。

中共靠暴力起家,搞暴力也需要錢。根據中共黨史學者楊奎松的考證:以1927年為例,莫斯科在國共關係破裂後對中共暴動的支持態度和力度都是很大的,中共黨史上有名的大行動均獲其資助,如上海工人武裝暴動、開辦黨校、湖南農運、秋收暴動、建立軍隊、南昌暴動、京漢粵漢鐵路罷工、廣州暴動等均有詳細數額列載。

因為把控了「錢袋子」,蘇聯對中共具有強大操控權(如兩度撮合爭議盈天的國共合作)、季米特洛夫之所以對確立毛澤東為中共最高領導有重要一票、毛澤東在延安整王明也有所顧忌……。

靠吸蘇共的奶水長大,1931年,中共在江西瑞金成立了聽命於共產國際的「國中之國」蘇維埃政權,與中華民國對立。中共一開始已明擺是一個賣國政黨。

二、與共產國際內訌後被逼籌款 燒殺搶掠堪比ISIS

1927年7月寧漢合流,國共關係徹底破裂,中共轉入地下,形勢不妙,中共對俄援的要求也明顯提高,共產國際主管向中共發放款項的代表嚴厲批評中共不斷要錢,中共與共產國際為此發生衝突。中共不得不自己籌款。

《革命經費從何而來》一文介紹說,周恩來1927年5月祕密組建軍委特務工作科,特別任務之一就是籌款。

對紅軍如何籌款,陳毅曾寫了一篇文章有詳細說明:紅軍每月至少要需要五萬元左右,這筆款項大部分出在土豪身上,小部分出在城市商人,有時可以借光敵人輸送一部分來。

籌款的祕訣限期三天讓商人代表自行攤派;對地方豪紳的勒款,就是估量豪紳的房屋的價額,貼一張罰款的條子,如可值一萬元則貼一百元,余類推,限兩日內交款,不交則立予焚毀,每到期不交,則焚一棟屋以示威。紅軍的經濟大批靠這個方法來解決。

還有就是稱為「挖窖」,即將豪紳藏在地下的現款挖出,……「紅軍一到他房內便要搜查槍彈或現款,牆壁內、室內之低洼處,或有新痕的地方,都要去試探一下。有時用一盆水傾在房內,某處的水先浸沒,則可查知該處土質松疏,從那裡挖下去,每每得到現款或金銀首飾。紅軍前後挖得之金子不下三四百兩,挖得之現款常常可得著數百元、數千元或至萬元不等。」而且,還會以「獎勵來報告土豪窩藏處或其地窖的所在的方式」,常常很有效。

中共早年紅軍頭目方志敏據說有對中共的「革命」如ISIS般的極端狂熱,他在江西老家領導農民運動,帶頭抓捕並處死了地主——親叔叔方雨田。又曾率領紅十軍洗劫景德鎮、兩劫廿八都,殺雞取卵的殺人的做法,恐令今天的索馬里海盜相形見絀。

1930年7月,方志敏領導的紅十軍偽裝成國軍,洗劫了只有一個營守衛的瓷都景德鎮。此行綁架多名外國商人,押往「省會」葛源,得到其家人巨額「贈款」才將其釋放。著名瓷器美術大師鄧碧珊的家產被洗劫一空,鄧本人因替被搶掠的受害者討要財產,也遭紅軍槍殺。

廿八都位於浙江省衢州江山市,曾是富甲一方的千年古鎮。1932年6月,方志敏所部紅軍廣豐獨立團會同游擊隊、花槍連五百多人,帶著大批「挑夫」奔襲廿八都,掠走數萬元財物。(《衢州文史資料》)

方志敏的「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還綁架了美國傳教士師達能(John Stam)及妻女,索要巨額贖金遭拒後,將夫婦倆砍頭。此種匪幫暴行,曾令當時的國民政府和中外人士震驚。(《慷慨成仁:殉道的師達能夫婦》,1935年中文版)

筆者在1月31日發表的文章《親歷者曝「長征」祕事昭示亡共定數》,引述一位親歷中共紅軍「長征」的老人講述的祕聞說,被國軍圍剿,紅軍被迫北上大逃亡的路上仍不忘搞事,暗地奸淫擄掠,並惡意栽贓嫁禍於國軍。

老人回憶說,這幫人往往是明的宣傳一套,暗中又指示另做一套,說人話不幹人事。有一天的夜晚,連隊突然接到了上級的命令,說「今晚有特殊任務,要搞一次政治攻勢。」隨後拉來一車國軍裝備,又經過一番動員、布置,讓全連人換上國軍的軍裝和裝備,摸黑到了幾十里外的一個村子裡,二話不說就闖入民宅去姦淫搶奪,胡鬧了一通回去了。第二天,又換回紅軍軍裝,仍然齊唱「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紅旗飄飄,歌聲嘹亮。

九評共產黨》一書中也記述:「中共的一切都是搶來的。拉起紅軍搞武裝割據,軍火彈藥、吃飯穿衣需要錢,而籌款的形式是打土豪搶銀洋,與土匪沒有區別。李先念的紅軍在鄂西一帶綁票縣城裡的首富人家,不是綁一個,而是家族中每富裕家庭綁一個,叫『綁活票』『綁活票』『撕票』,即不殺人質,留下活口,目的是要家裡人一壇一壇不斷地送大銀元去供養紅軍。直到餵飽了紅軍,或是家破人亡,無油水可搾,才把奄奄一息的人質放回。有人因此被驚嚇折磨致死。」

此外,毛澤東兄弟還曾共同走私弄錢。1930年5月後,毛澤東在江西創建「國中之國」紅色政權,打下漳州,繳獲105萬大洋。錢交給中央銀行首任行長毛澤民。毛兄弟千方百計「把蘇區出產的桐油和鎢砂走私到國統區賺錢」(《革命經費從何而來》)。

三、抗戰期間:靠國民政府養活遭斷供不擇手段

據《革命經費從何而來》披露,1937年後,國共密切合作,至皖南事變前後,國民政府曾撥發給八路軍和新四軍相當數量的軍餉。實際上,早在1937年初,蔣介石就開始向紅軍提供軍費。西安事變後,蔣介石繼續向紅軍提供軍費。至1937年7月,國民政府每月向紅軍撥款約30萬元。但此時的經費還不是由國民政府按照軍隊編制和統一規定正式撥發的,而是實際由國民政府提供、形式上從地方領取的帶有臨時性質的「暗中接濟」。

1937年8月,國民政府開始正式向中共軍隊提供經費。國民政府的軍餉實際發放到1941年初,即皖南事變前後。八路軍每月領取軍費數額不少於60萬元,新四軍軍費每月最初約為7萬元,後為13萬元。除常規性經費外,國民政府還曾根據中共要求和作戰需要撥發給中共一些臨時性補助、善後費和獎勵。據1938年7月中共中央給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書記處的電報指出,蔣介石每月撥給八路軍60萬,新四軍13萬。據1940年2月22日,中共中央給季米特洛夫的電報指出,蔣介石每月撥給中共73萬元,八路60萬,新四軍13萬。

皖南事變後,國民黨中央停發軍餉,繼而對邊區進行封鎖,中共財政經濟陷入了極大困難。籌款方式開始多樣化,據指早期就重視籌款的周恩來,通過黨產公司「以錢生錢」,上海赫赫有名的廣大華行就是黨產公司之一,此外南方局情報部長劉少文等人創辦了一批黨產公司,一邊收集情報,一邊賺錢。「這些黨產公司就是黨的提款機,要多少給多少,不打收條不記帳。」這些當年的前例,印證著今天遍布世界的央企等海內外中共機構,事實上都是中共的情報線。

中共為了籌款,還搞所謂「特貨」貿易。《九評共產黨》書中披露,中共早期就搞鴉片生意。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任弼時在抗日戰爭期間曾任鴉片專員。鴉片是列強侵略中國的象徵,敢冒違背民族大義之大不韙而大片種植鴉片,確實需要點黨性。因為極為敏感,中共用「肥皂」作為「鴉片」的代號,輸往境外賺取經費。

四、建政後中共附體人民隱藏60年的祕密曝光

一直以來,被中共刻意宣傳洗腦所迷惑,人們既不知道中共掩飾過的發家歷史,更認為是這個「黨媽」養育了自己。《九評共產黨》一書已揭露中共邪靈附體社會的特徵,指中共尤如吸血鬼般不勞而獲。而自2016年以來,這一祕密開始由體制內人士揭開。

2016年2月,知名地產商任志強在批「黨媒姓黨論」時發表言論稱:「人民政府啥時候改黨政府了?花的是黨費嗎?」「別用納稅人的錢去辦不為納稅人提供服務的事。」

另外,針對號稱中共接班人的共青團,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2016年3月27日發微博表示,共青團不該由納稅人供養。

在2016年3月11日的中共人大記者會上,中共首次被迫承認中共本身並不是靠黨費養活。人大的發言人在回應陸媒提問有關黨務部門預算何時能公開時,回應稱「這個問題有點難」,並承認中央預算包括黨務部門預算。這一回應引發網友熱議。網友認為,這是當局公開承認,黨花的也是老百姓的錢……

海外民運活動家魏京生據此指出,共產黨隱藏了六十多年的祕密,就是共產黨花的是老百姓納稅的錢,屬於貪污,或挪用公款,是嚴重的刑事犯罪,而且是犯罪團伙。從反腐的角度講,中共是中國第一貪,天下第一腐敗。

魏京生指,中共黨國一體公私不分,這是法西斯體制,甚至可以說是政教合一體制。但是,即使是政教合一,教會花的也是教會的錢,不是政府的錢;就是古代的皇帝,政府的公庫和皇帝的私庫也分得很清楚。從這一點看,中共的體制可以說是超級政教合一,超級法西斯體制。

美國之音援引評論人士章立凡認為,「在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納稅人都不會養活政黨和社團」,這種社會成本遠遠高出封建專制時代的那種一家一姓的君主制。「這是很可怕的事情。」

五、「萬稅之國」官滿為患國人當醒了

中共政權是「萬稅之國」,百姓還要承擔舉世無雙的巨量官員。

納稅是國民應盡的義務,以維持政府開支。但人民賦稅的多少直接影響到官員的收入和百姓的負擔。著名經濟學家郎咸平在一次演說中說過:上海菜市場2元一斤的菜,農村菜場收購價為0.1元/斤,菜販賺0.3元/斤,餘下1.6元/斤都給政府抽走了。在香港就沒有這種事情。中國是世界上稅種最多的國家,可稱「萬稅之國」!

而中共官員人數之多舉世無雙。黨政雙線,兩套馬車,各派安插自己的人員,互不信任,互相扯皮、互相監視。因而效率奇低。這是中共制度的死結。

香港《爭鳴》2016年4月號曾有數據對比,2012年世界各國政府行政費用占財政總收入:德國2.7%,埃及3.1%,印度6.3%,加拿大7.1%,俄國7.6%,中國30%。中國將近埃及的十倍、印度的五倍!

2012年中國(未包括中央官員)地方政府供養的公職人員(包括街道、村委),以2000縣市為計約6000萬人,從這一年起每年還要增加約250萬人。

以一個人口300萬的某市為例,其GDP為46億美元,中共市委書記1人,副書記4人,常委11人,市長1人,副市長9人,市長助理3人,人大主任1人,副主任7人,政協主席1人,副主席8人,還有20名處長級祕書長,還有計生辦、維穩辦、精神文明辦、城管,更有許多成年甚至未成年的掛名「官員」在領乾薪。

而紐約人口1800萬,GDP為26000億美元,市長1人,副市長1人,議長1人。東京人口1300萬,GDP為11000億美元,市長1人,副市長1人,議長1人,副議長1人。

據此,中國每百萬美元GDP要養10.8官員,美國1.56人,日本0.95人,德國1.33人,英國2.8人。是日本的十倍,美國的七倍,德國的八倍,英國的四倍。

各國行政費用占GDP比例的比較:中國為25.6%,印度為6.3%,美國為3.4%,日本為2.8%。中印兩國人口相近,行政費用卻相差四倍。

以上有關中共官僚系統的數據還是保守統計,實際上中共所屬的所謂機關、企事業單位,還有歷年退休官員,待遇都很驚人,形成龐大的開支,全部壓在老百姓身上。

看看以上對比,身為中國公民,我們還不清醒?共產黨迫害同胞,你不作聲,它時時刻刻都在迫害著你,你也不作聲?面對中共百年來天大的祕密被揭,相信你會重新思考這一切。

文章來源:看中國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01-19 8: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