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神居書店:幻本之夏(2)

作者:三萩千夜(三萩せんや)

《神居書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

讀美滿腦子都是亂七八糟的念頭,她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綠色拱門的盡頭。

視線範圍內瞬間變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習慣強光。

然後,讀美瞠目結舌。

「好壯觀……」

蔚藍的晴空下,有棟在夏日艷陽的照耀下,如教堂般閃閃發光,金碧輝煌的小巧雪白建築物。抬頭一看,只有高處有一扇窗,不踩在梯子上,就無從得見裡面的部分。

讀美不由自主地將紙條握緊在胸前,沒想到在這種地方竟然會有這麼漂亮的建築物。

讀美提心吊膽地走向門口,在門邊看到一塊小小的招牌掛在牆上。深咖啡色的木製招牌上,以銀色的文字標示出這個場所的地址和名稱。

「裏道通三番地 桃源屋書店」

「請問有人在嗎?」

讀美戒慎恐懼地推開門,往屋子裡張望。

這時,有股令人神清氣爽的沁涼微風,以及在圖書室或書店裡感受到的獨特味道撲鼻而來。讀美很喜歡這個味道,就像置身於糕餅店裡一樣散發的甜甜香氣。對讀美而言,這股二手書散發的香味,總能讓她感覺自己有地方容身。

屋子裡井然有序地陳列著無數個書架,但是沒有堆滿了書的平臺,比起書店,更像是比較時尚的二手書店。

「咦?沒有人在嗎?」

踏進去一看,屋子裡開著涼快的冷氣,黏答答地貼在身體上的汗水一下子就冷卻下來,感覺好舒服。

讀美砰地一聲關上門,重新轉向室內……

「哇!」

讀美花容失色地往後彈開。

因為腳邊有隻小狗。

不僅是柴犬中特別小隻的豆柴,還是隻幼犬,牠正興高采烈地哈哈喘氣,尾巴搖得像螺旋槳,毛色有如枯草,毛茸茸又圓滾滾的。

好可愛,可愛到快要爆炸了,活像是令人愛不釋手的絨毛玩具。

不過在把玩以前,讀美的目光鎖定在小狗的頭頂。

「書……?」

小狗頭上頂著一本墨綠色的書,而且也是用指尖就可以捏起來的小書,正是俗話所說的「袖珍書」,從下巴用繩子綁在小狗的頭上。

「為什麼頭上會有一本書……不過,很可愛就是了。」

「汪!」小狗彷彿要回答她這個問題似地,精力充沛地叫了一聲,興高采烈地加快了搖尾巴的速度。讀美蹲下來,想摸摸小狗的頭。

可是,手才剛伸出去,讀美便愣住了。

手撲了個空。

應該要摸到小狗的頭,卻像什麼都不存在似地,讀美的手只抓住一把空氣。

「這、這是怎麼回事……!」

讀美輪流看著自己的手和被手穿過去的小狗,陷入混亂。

剛才明明應該要摸到的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了再確認一次,讀美慢慢地伸出手去,把掌心放在小狗的頭上。

指尖先碰到袖珍書。

書是可以摸得到,但小狗本身卻像空氣一樣,沒有存在感,宛若幽靈。

眼前一旦出現無法理解的現象,人類好像會停止思考,讀美當場就當機了。但是小狗又「汪!」地叫了一聲,讓她回過神來。

她頓時雙腿一軟。

「哇!」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汪!汪!」小狗在讀美身邊鬧著玩地叫個不停。

「豆太,你怎麼啦?有誰來了嗎?」

讀美茫然地看著小狗時,有個男人從裡頭走了出來。深棕色的頭髮亮度染得恰到好處,咖啡色的眼珠子看起來很溫柔。短袖的白襯衫上一絲不苟地繫著紫色的領帶,還繫上了皮帶。年紀看上去跟讀美的姊姊英子差不多大。

「哎呀,有客人來啦?妳不要緊吧?豆太有沒有嚇到妳?」

「沒、沒有,不是那樣的!」

男人露出柔和的微笑,把手伸出來,讀美趕緊站起來,端正姿勢,偷偷看著身旁的小狗。

「……不是那樣的,這隻狗……的身體……」

「哦,妳摸了豆太啦?」

男人不慌不忙地蹲下來,把手伸向他口中名為豆太的小狗,用指尖輕撫袖珍書的部分,於是小狗興高采烈地左右搖著尾巴。

「這才是本體,所以像這樣摸牠,牠就會很開心。很乖很乖。」

「是、是噢……問題不在這裡!」

男人一頭霧水地抬頭仰望讀美,小狗也一臉不解地歪著頭。

「這隻狗是怎麼回事?身體為什麼是透明的?」

讀美指著小狗驚聲尖叫。

她從沒看過這種生物,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害她的腦袋都快要炸開了。再不給她一個答案的話,她就要瘋了。

「咦?妳沒聽說過『幻本』嗎?」

男人眨了眨眼睛,一副沒想到她居然不知道的模樣。讀美反問:「幻本?」她還真的沒聽過這兩個字。

「呃……是有人介紹妳到這裡來的對吧?」

「是、是的。是個名叫事原典子的人……她是我們學校的老師。」

「哦,事原老師啊!請進請進,讓我來告訴妳幻本和這家書店的事。」

「好的……」◇(待續)

——節錄自《神居書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陳孟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眼前的祥和風景,儼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畫作,醒來時卻大吃一驚,赫然發現身旁有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兩者形成強烈對比。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傾,想看清楚他的長相。這名男子年約三十五到四十歲,一頭棕色頭髮亂糟糟的,臉上開始長出鬍碴子。這張臉孔,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 一開始只是我這年輕女子的簡單研究計劃,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個週末,我在西雅圖中央圖書館蒐集我出生時的資料,這個舉動後來卻帶領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塊又一塊的大陸,接觸一個又一個不同的語言,且花上許多時間理解我到底是誰,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為何而來。
  • 「漢娜!親愛的!」她有美國南方人獨特的緩慢腔調,說話時會拉長母音,柔和而久久不散,就像美味的焦糖。她摸索著找到我的手臂,然後把我拉進她懷裡,我胸口浮出熟悉的痛楚滋味。我聞到她擦的香奈兒香水,感覺到她的手在我背上畫圈。這樣的碰觸,一個沒有女兒的母親碰觸一個沒有母親的女兒,我永遠都不會厭倦的。
  • 蹬著時髦高跟鞋的顧客搖搖晃晃,佩赫杜非但沒有伸手扶她一把,還遞了一本《刺蝟的優雅》(The Elegance of the Hedgehog)給她。
  • 但他對蒙塔納路二十七號住戶懷著奇異的感情,知道他們平安無恙,他不知為何覺得比較心安──以低調的方式盡自己的一份心力,用書幫忙他們。除此之外,他留在背景中,做畫裡的小人影,讓生活在前方演出。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靜僻的街道旁,佇立著一家「解憂雜貨店」。只要在晚上把寫了煩惱的信丟進鐵捲門上的投遞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後方的牛奶箱裡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時空,雜貨店恆常散放著溫暖奇異的光芒……
  • 「紅色恐怖」這顆從毛澤東的權力私欲和共產黨專制政治理論中垂落下來的巨大血滴,很快就在中國政治的台布上擴展開來,染紅了社會生活的每一個角落。許多人在紅衛兵慘絕人寰的酷刑下死去,更多的人在精神和肉體的折磨下,走上了絕望的斷崖。人性在骯髒的血污中受到踐踏,而獸性則披上了共產主義的金色長袍,在太陽上作魔鬼之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