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真:「仇恨與復仇的讚美詩」

——列寧罪惡的一生之:二十七

人氣 340

【大紀元2017年02月19日訊】在大開殺戒的同時,列寧布爾什維克還把蘇維埃俄國變成了一個比沙皇時代更恐怖的警察國家

據《列寧紅色恐怖:「仇恨與復仇的讚美詩」》一文介紹,1917年12月20日,十月政變後不久,為了鎮壓政治反對派和社會反抗行為,維護布爾什維克政權,共產黨國家秘密警察的鼻祖——簡稱「契卡」的全俄肅清反革命和怠工特設委員會即應運而生。

在列寧的授權下,契卡被賦予了淩駕於法律之上的無邊權力,可以隨心所欲的對公民進行監聽、監視、恐嚇、逮捕、暗殺,不經任何司法程式判處罪犯流放乃至槍斃,成了布爾什維克實施恐怖統治的元兇。

契卡第一任主席捷爾任斯基對此供認不諱。1918年7月14日他明白無誤的告訴記者:「我們本身就代表有組織的恐怖,這點必須說得非常清楚。在革命時代,恐怖是絕對必要的。我們的目標是與蘇維埃政府的敵人作鬥爭,建立新的生活秩序。我們判案很快,在大多數情況下,在逮捕罪犯與作出判決之間只需一天。在幾乎所有的案件中,當罪犯面對證據時就坦白認罪了。還能有什麼爭辯比罪犯自己的坦白更有份量?」

1918年9月,以列寧和彼得格勒契卡頭子烏里茨基被刺為藉口,布爾什維克公開聲稱要製造一場針對資產階級反革命的「紅色恐怖」,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以國家機器全面強力推行的有組織的恐怖活動。

9月2日全俄中央執委會向全黨發出通電:「不許再軟弱!不許再有感情上的顧慮!所有的社會革命黨人必須立即逮捕起來。並從資產階級和白軍軍官中獵取大量的人質;只需有輕微的反對活動或有反抗的企圖,或白軍的擁護者中有什麼最小的活動,便須進行大規模的槍決。……契卡和軍事部門應特別努力搜索並逮捕一切改名換姓的人,並不拘何種形式地槍決每一個同白衛分子活動有勾結的人。」

為了給紅色恐怖造勢,布爾什維克的報紙上充斥著嗜血的叫囂。《真理報》宣告:「如果我們不想讓資產階級毀滅我們,我們就必須毀滅他們,這個時刻已經到來。我們的城市必須無情地清除腐惡的資產階級。所有那些紳士們都是算帳的物件,任何對革命階級構成危險的人都要毀滅……工人階級的讚美詩將是仇恨與復仇之歌!」

《紅色公報》誓言:「我們將把自己的心化為鋼,讓它在自由戰士的苦難和血液的烈火中得到錘煉。我們將讓我們的心變得殘忍、堅硬與不可感動,使得憐憫無法進入我們的心臟,使得它們在見到敵人的血海時絕不發抖。我們將打開那血海的閘門,絕不憐憫,絕不饒恕,我們將成百成千地殺死敵人。讓他們在自己的血裡淹死。為了列寧以及烏里茨基、季諾維也夫和弗洛達爾斯基的鮮血,讓資產階級的鮮血流成洪水——更多的鮮血,盡可能多的鮮血。」

根據《契卡週報》和其他官方文獻列出的集體槍決名單,紅色恐怖發動後的頭兩個月內便有一萬到一萬五千人被處決。

1919年2月至6月間,在哈爾科夫一地即有2千到3千次處決,同年12月,該城被布爾什維克再次佔領後,又有1千到2千次處決。

在頓河畔羅斯托夫,1920年1月的處決次數為1,000人。

在奧德薩,1919年5月至8月為2,200人,在1920年2月至次年2月為1,500-3,000人。

在基輔,1919年2月至8月間至少為3,000人。

在克拉斯諾達爾,1920年8月至次年2月至少為3,000人。

在庫班省的小城阿爾馬維爾,1920年8-10月間即有2,000-3,000次處決……。而這些只是部份名單。

五山城的契卡組織了「紅色恐怖日」,一天內便處決了300人。

契卡還發明瞭各種令人髮指的折磨「敵人」的酷刑:

奧德薩的契卡人員將白軍軍官用鐵鍊綁在木板上,緩慢地送入熔爐或盛滿沸水的儲槽,或是用絞盤撕為兩段;

在哈爾科夫,活剝頭皮以及活剝手上的皮成了家常便飯——將受害人手上的皮剝下來做成「手套」;

沃羅涅日的契卡人員將赤裸的受害人放進裡面全是尖釘的大桶,然後再滾動之;

葉卡捷琳諾斯拉夫的契卡人員把受害人釘上十字架或是用石頭活活砸死;察里津與卡梅申流行「鋸骨頭」;

波爾塔瓦和克列緬丘格的契卡人員將神職人員軀體刺穿,活埋暴動農民;

奧廖爾的契卡喜歡將受害人剝光衣服,把他們綁在冬天的街頭上,再向他們赤裸的身軀潑冷水,直至他們化為「冰雕」;

在基輔,契卡人員將老鼠籠子固定在受害人的肛門那兒,打開籠子門,再用火加熱鐵絲籠子,老鼠便不顧一切地齧咬撕開受害人的肛門,鑽入受害人的腸子逃生。這酷刑可以持續幾小時,有時甚至持續到次日,直到受害人死亡。

為了關押、折磨和屠殺反對十月政變、與蘇維埃政權為敵的政治犯、不同政見者,包括社會革命黨人、孟什維克及宗教界人士,1918年年9月5日,列寧還下令在索洛維茨基群島組建了第一個特別勞改集中營。

自此之後,這種集中營在全國各地越建越多。1920年底建立了首批84個集中營,共關押了約5萬人;到1923年已建成315個集中營,共關押了7萬人。這些集中營是列寧和布爾什維克實行恐怖政治的重要支柱,斯大林時代聞名全球的古拉格便是以它為前身的。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裘真:世界憲政存活最短的立憲會議(中)
裘真:世界憲政存活最短的立憲會議(下)
裘真:對待立憲會議的兩幅嘴臉
裘真: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極權制度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戰戰兢兢?中共博鰲自打臉
【秦鵬直播】王岐山博鰲給習報幕 被嘲林副統帥
【新聞看點】中共轟6演練投彈 美挺台放大招
【橫河觀點】小心中餐館攝像頭 中共監控侵世界
【財商天下】中國GDP增長18%?藏糟心帳本
【新聞大家談】習李連喊別脫鉤 陸驚爆公派殺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