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劇和音樂劇舞蹈演員Joseph Alexander Sebok說:真正的音樂家不僅是能敲動樂器上的弦或鍵,而最關鍵的是能敲動自己內心精神深處的弦,並以精神之弦帶動樂器的弦。神韻的藝術家們深諳此道。(滕冬育/大紀元)

多倫多神韻3天4場座無虛席 舞蹈界雲集觀摩

2017年03月03日 | 16:04 PM

【大紀元2017年03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滕冬育、李佳加拿大多倫多報導)「真正的音樂家不僅是能敲動樂器上的弦或鍵,而最關鍵的是能敲動自己內心精神深處的弦,並以精神之弦帶動樂器的弦。神韻的藝術家們深諳此道。」歌劇和音樂舞蹈演員Joseph Alexander Sebok對神韻樂團的演奏家們讚不絕口,同時,他表示,舞蹈演員們的優雅讓他以敬佩之心仰望。

2017年3月2日下午的演出,吸引了很多多倫多舞蹈界的名人前來觀摩。美國神韻世界藝術團在多倫多頂級歌劇院四季演藝中心(Four Seasons Centre for the Performing Arts)的演出持續爆滿,場場都是一票難求,創下了票房奇蹟。

更重要的是,神韻的藝術感染力讓眾多的觀眾對中國傳統文化升起了敬仰之心,對人生的思考受到了更深的啟迪,對生活的態度也受到洗禮。對很多觀眾來說,神韻不僅僅是一場演出,她是穿越時空的精神和力量。

歌劇和音樂劇舞蹈演員:天下無雙的藝術造詣

Joseph Alexander Sebok是一位歌劇演員和音樂劇舞蹈演員。兩年前他到Roy Thomson Hall欣賞神韻交響樂,感覺相見恨晚。因此,今天他買了最高票價的票,穿上最正式的燕尾服,以敬仰的心情來欣賞神韻藝術之美。

當談到神韻的節目時,Sebok反覆強調他喜歡神韻所有的節目,他很難從中選出他最喜歡的,就如同他無法從一個刺繡精美的地毯中挑出一根絲線。

同為音樂和舞蹈人士,Sebok對神韻的舞蹈和音樂有著很深的解讀。

「我被神韻的藝術所震懾,不僅僅是因為神韻的舞蹈演員們可以從天幕中飄上飄下,而是神韻舞蹈演員們本身的動作充滿著古老的東方神韻,他們的舞蹈動作更加古典,富有感染力。我很高興看到東方古老的藝術在現代的舞台上綻放光彩。」

Sebok列舉了很多精彩的舞蹈,比如關於《老子出西關》的舞蹈,《黃花仙秀》的扇子舞,蒙古族的《頂碗舞》等等。他重點談了上半場的《藏鼓豪情》。

「舞蹈演員們的優雅讓我以敬佩之心仰望」

「為什麼說《藏鼓豪情》這個節目這麼吸引我呢?因為這個舞蹈融合了舞蹈中所有的高難度元素。首先,他們不僅在跳舞,他們的背上還背著一個樂器,他們一邊需要不斷變化舞蹈隊形,還同時要踩準鼓點,還有他們的鼓錘居然是彎的,太有創意了!」

「舞蹈常常要體現內心情感的強烈衝突,就如同一個武士在打坐中所體悟的,如何付諸於舞蹈,戰場上的衝鋒者,如何面對他的敵人和友人。神韻的舞蹈演員們對這些都拿捏得很好。」

「作為舞蹈的同行,我只能說,神韻舞蹈演員們的優雅讓我以敬佩之心仰望,天下無雙的藝術造詣。這些舞蹈家們不僅外在的技巧完美無瑕,而是他們的外在就是他們內在的體現,他們內外是通透的,一致的。他們作為一個整體,能把每個鼓點踩得那麼準,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能從他們的舞蹈中感受到他們的內心,感受到他們所要講述的故事。有意思的是,他們的舞蹈情感不僅是從臉部表情表達出來,他們的整個身體都在傳遞同樣的情緒。」

Sebok對女舞蹈演員們的水袖舞也非常的讚賞。他說:「女舞蹈演員們非常輕盈飄逸,特別是她們的水袖舞,光彩奪目。包括手絹舞,也是非常精彩。我被吸引的不僅是她們的舞蹈,也不僅是她們舞蹈服裝的顏色,而是她們服裝的巧妙設計,讓她們可以行動自如。」

Sebok表示,最吸引他的是那個講述法輪功孤兒的舞蹈。他在觀看的過程中幾乎落淚。 「不僅是因為迫害的慘烈和持久,而是這個舞蹈傳遞了一種正面的信息,她告訴人們,在苦難和艱難中,哪怕幾乎看不到希望,希望就在不遠處。居然有這樣的政府想控制人的精神,而人類的精神是自由的,是不會被控制的。」

「神韻的音樂家們是在用精神彈奏」

Sebok對神韻的音樂有著精神深處的共鳴,他不斷提到神韻音樂對他的啟迪。「神韻給我的啟迪是全方位的,不僅是視覺上的啟迪,天幕的、服裝的、顏色的,還有音樂方面的。神韻的音樂完全是靈性的,我能聽出來,神韻的音樂家們不只是在用手指彈奏,他們是在用精神彈奏。」

「作為音樂人士,我知道,音樂演奏是分層次的。輕敲鍵盤、敲擊鍵盤、重敲鍵盤之間是有層次表達差異的,這取決於演奏者自己對人生的體驗,對音樂的解讀。所以,真正的音樂家不僅是能敲動樂器上的弦或鍵,而最關鍵的是能敲動自己內心精神深處的弦,並以精神之弦帶動樂器的弦。神韻的藝術家們深諳此道。當我們傾聽神韻的音樂時,有時音樂的力量很強,有時變弱,但是無時不在。」

「神韻的音樂之美無法用言語表達,沒有詞彙可以表達,客觀地說,音樂通常不是獨立存在的,它裡面有文化元素、口味元素、曲調元素等等,所以這些元素都融合在音樂中。如果真的要描述神韻音樂之美的話,我只能做這樣一個比喻,就好像是一首優美的曲子一直在演奏,一直演奏,即使演奏結束了,你的感覺是音止意未止,那音樂之靈一直還在持續。神韻的音樂中有最古老的曲子,也有現代的曲調,這是一種被遺忘的被埋藏的古老文化,重新復活,穿越時空而來,輕撫人們的靈魂。」

Sebok對神韻的男高音歌唱家也非常的欣賞。他認為,神韻的男高音歌唱家的唱歌風格有點像歌劇中的歌唱家,他通過他的歌唱表達了他的內心,表達了他的熱情,而且準確的傳遞給了觀眾。

Sebok相信神韻的藝術之美,是對觀眾永遠的啟迪。 「兩年前我去Roy Thomson Hall 觀看神韻交響樂時,看到了鮮活的音樂之靈,她走進我的內心,扣動我的精神之魂,讓我為之一震,因此我決定要買最貴的票,一睹神韻藝術的精彩為快。今晚,我發現物超所值,這非凡的體驗是無價的。」

「今晚的光輝片刻,將在我的生命中永存,激勵我做得更好。我相信這樣的感受也必然在今晚所有的觀眾的生命中永存,無論貧賤富貴。」

前編舞盛讚神韻:舞蹈天衣無縫

萊斯利•安塞爾(Lesley Ansell)女士也與母親一起前來觀賞了3月2日下午,在多倫多四季演藝中心的神韻演出。精通編舞的安塞爾女士表示:「我認為神韻的編舞很卓越,非常、非常出色。演出服裝非常秀麗。」(滕冬育/大紀元)

萊斯利‧安塞爾(Lesley Ansell)女士也與母親一起前來觀賞了該場演出。安塞爾女士曾是一名芭蕾舞演員,並曾擔任多倫多士嘉堡合唱團(Scarborough Choral Society)的編舞多年。她還為多倫多的城市輕歌劇公司(The Civic Light Opera Company)的多部音樂劇設計舞蹈動作,並在加拿大廣播公司(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的綜藝節目中多次出場。由她編舞的音樂劇包括《綠野仙蹤》、《國王與我》及《白色聖誕節》等。

精通編舞的安塞爾表示:「我認為神韻的編舞很卓越,非常、非常出色。演出服裝非常秀麗。」她說要挑出一個自己最喜歡的節目非常困難。

考慮許久之後,她表示自己最喜歡的舞蹈節目是那個黃花舞,因為編舞非常具有獨創性,而且扇子的運用方式非常與眾不同。「(扇子)居然變成了花朵。」 「整個舞蹈天衣無縫。(扇子)從一種形狀變成了另一種(花朵)」。

安塞爾喜愛的另一個舞蹈節目是水袖舞,因為她熟知這個舞蹈的難度是如何之高。舞蹈演員們做得非常出色。她們是具有高專業性的演出團體。

另外,非常注重舞姿等細節的安塞爾也非常欣賞舞蹈演員們跳舞時繃直的腳尖,「與芭蕾舞不同,但絕對美觀。」她表示,雖然中國古典舞與芭蕾舞屬於不同體系,但神韻演出的舞蹈動作中充滿「肢體技能」,讓她感到非常賞心悅目。

專業芭蕾舞演員觀神韻:喜歡所有的節目

專業芭蕾舞演員的柴克斯先生表示,即使以自己對舞蹈藝術的高標準眼光來看,神韻演出也是如此「美麗悅目」。圖為柴克斯和母親。(滕冬育/大紀元)

今天,許多從事藝術及創作工作的當地主流專業人士慕名前來欣賞神韻,並對神韻演出之美讚嘆不已。這其中包括來自多倫多的愛德華‧柴克斯(Edward Tracz)先生及母親達努塔‧柴克斯(Danuta Tracz)女士。他們結伴前來觀看此次演出。

身為專業芭蕾舞演員的柴克斯曾在數家北美最頂級的芭蕾舞機構進行培訓,也曾加入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團、奧蘭多芭蕾舞團和內華達芭蕾舞團,並成為馬里蘭州芭蕾舞劇院的主要舞蹈家。他曾在世界各地演出,包括法國的凡爾賽宮和德國薩爾茨堡等地,參與演出的芭蕾舞劇有《愛麗絲夢遊仙境》、《胡桃夾子》及《羅密歐與朱麗葉》等。

身為專業芭蕾舞者,柴克斯先生表示即使以自己對舞蹈藝術的高標準眼光來看,神韻演出也是如此「美麗悅目」。

他非常欣賞神韻的舞蹈演員們,「整齊劃一、非常精確利索,他們是非常優秀的舞蹈演員們,看起來專業性非常高。能看出來他們很認真地在跳舞。沒有任何人對演出掉以輕心,每個人都對很認真對待演出。這是非常重要的。他們一起演繹出了非常卓越的傑作。」

柴克斯說:「女舞蹈演員們才華橫溢,男舞蹈演員們非常出色,他們能夠表現很高的跳躍,非常乾淨利落,技巧非常傑出。」

柴克斯表示:「我喜歡所有節目。」他說自己對中國古典舞中使用的傘等道具感到饒有興趣,因為芭蕾舞中很少使用道具。

柴克斯先生的母親達努塔‧柴克斯女士是一名退休設計師。她對神韻演出也是讚不絕口,「精彩絕倫!我們非常喜歡這場演出。」

身為設計師的柴克斯女士也被神韻舞台動態天幕的神奇所折服,「我很喜歡天幕的運用。(演員們)在天幕上飛翔,然後登台。(演出)非常五彩繽紛。」

責任編輯:文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