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當「性侵案」堂而皇之發生在校園裡

人氣 1004

【大紀元2017年06月06日訊】「六一」雖已過去,然而在此之前發生的一樁情節嚴重的兒童被老師性侵案仍令人無法平靜。就在兒童節的前一天,有媒體報道稱,河南某地一所小學有多名女童被發現都曾遭到她們的數學老師的性侵。儘管公安局有內部人員透露,「目前確定的受害女童為15人」,但有家長表示,「實際受侵害人數比這多得多」。由於擔心此事傳出去對孩子的影響不好,不少家長對自己孩子的情況隱瞞不報或矢口否認。

更令人憤怒的是,有孩子向媒體透露,該老師對學生性侵時「主要發生在上課期間」,他還恐嚇受害的女學生,不讓她們說出去。除了這名性侵者之外,校方在事發後也表現得極為囂張。據悉,為討要說法,一位受害女童的母親去找學校理論,卻遭到了圍毆,「頭髮被揪下一團,住院治療多日」。校方的圍毆者甚至還叫囂,「我教育局有人」。

截止到目前,這樁令人髮指的性侵案似乎就這樣,以涉事教師被刑事拘留、受害的孩子陸續被安置到不同的學校而畫上了句號。如此草草結案,不禁惹人猜度,若非教育局真的有人,長久以來縱容、包庇那位人面獸心的老師,對被害者家屬拳打腳踢的校方公職人員、甚至是負責人,又怎能相安無事?又怎會如此輕而易舉的息事寧人?

一位老師在課堂上,性侵了那麼多孩子,這事決不可能只是臨時起意。無論受害的孩子如何緘口不提,光天化日在學校裡發生如此獸行,又怎會沒有「穿牆而過」的可能?那麼多老師,還有領導,即便宣稱自己不知情,也逃脫不了「失職、失責」的罪名。事實上,對前來詢問情況的家長耍橫動粗,這本身就已表明,學校不可能不知情,只是不願意被人揭醜而已。

如此,作為旁觀者,我們也就再明白不過了:老師公然性侵學生,而其他包括校領導在內的所有教職人員,居然都在睜眼閉眼之間,選擇了甘當同謀。對於年幼的孩子及其父母來說,衣冠禽獸般的流氓老師固然可怕,但相比之下,那些集體保持沉默,縱容、包庇流氓的老師和領導們,豈不更令人膽顫心驚?放眼中國,如果孩子們每天進出的都是這樣的校園,豈不如同深陷魔窟一般,隨時都可能遭遇滅頂之災?

不要以為這樣的例子只是少數、極端,更不要認為這樣的慘案離暫時倖免的孩子相距甚遠。當我們看到更多類似新聞的標題中,醒目的寫著「寧夏一幼兒園12名幼女慘遭老師性侵」,「四川女童學畫時遭老師性侵致下體充血」,「福建寧德13歲女生被校務主任性侵至懷孕」,「陝西校長強姦女生致懷孕 師生讓女生忍耐」,「江蘇10歲女童多次遭其老師的丈夫性侵」,「山西8歲女童寫日記 控訴男老師強姦」等觸目驚心的內容時,身為父母者,有誰會無動於衷,完全不擔心孩子在學校裡的健康與安全?

更悲哀的是那些無辜的孩子,她們還處在「歡度六一」的懵懂年齡。對她們來說,除了父母以外,學校的老師就是最親近的、最值得信賴的人。如今,這些令她們從未想過有所設防的長輩卻打著愛的名義,做著對她們的柔弱身體以及幼小心靈足以帶來重創的禽獸之事。她們又該如何面對以後的人生,面對那些完全顛覆了自己思想中還未完全構建好的人倫、常理與基本認知的老師們?面對最親近的長輩的傷害,她們以後還能求助於誰、相信誰呢?

自古以來,師者的天職就是傳道、授業、解惑。將「傳道」放在首位的教師不僅自己要重視師道尊嚴,甚至其本身就是高尚道德的踐行者與守護者。借用中國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一句至理名言「德高為師、身正為范」,我們或許才會發現,如今堂而皇之存在於中國各所大、中、小學中的禽獸教師,早已離這樣的標準、要求差得太遠。

然而,更應該追究的是,這種連人都不配當的禽獸又為何會名正言順的走進校園,公然成了教師?原本崇高的頭銜,不容玷污的身分,又是誰在給禽獸進行錯位的加冕?想想由於中國沒有獨立的教師協會,老師的任免以及師資的分配、考核都是由他們的頂頭上司——教育部一手包辦的;再加上司法聽命於政治權貴、無法獨立審判,因此,只要說一聲「我教育部有人」,就能長期性侵別人家的女兒,並且對討要說法者還能肆意的拳腳相加。

突然想起在中國,「教育部直屬」這一名號一直是各類學校拿來彪炳權威、炫耀自身實力的招牌,如今,當我們從包庇性侵教師的同伴嘴裡聽到那句「我教育局有人」之後,或許就會對這樣的招牌刮目相看了吧!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小學校長姦淫數名幼童 受害學生日記曝惡行
禽獸校長強暴11名未成年女學生
又見禽獸校長 廣東校長多次強姦2六年級女生
科隆性侵案後 默克爾稱要加速驅逐犯罪難民
最熱視頻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奧及5部門聯合新聞會
【有冇搞錯】台獨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中)
【新聞看點】中共威脅台灣洩困境 打台恐很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